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恐怖——虚幻的真实
    ,

    尔娜姐姐的双手,也轻轻的搂在我的脖子上,当我以安静下来的时候,下一刻,她却骤然用力的箍住我的脖子,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以为我是在说刚刚的事情?”

    莎尔娜姐姐从我脸颊上抬起头,紧紧的面对着我,琼鼻几乎就要顶在我鼻尖上了,那微微呼出的如玫瑰般高贵的香湿呼气,不断的钻到我的鼻子里,两个人四目相对着,此时的她横着柳眉,眼神凶狠,不过配上俏脸那两道还未干透的泪痕,差点又让我看的入迷。

    “你这个笨蛋,竟然一声不响就跑出去了,难道不能先找姐姐商量一下,你究竟有没有脑子,你这个笨蛋,傻瓜……”

    她责备的看着我,怪我三翻几次都不能理解她的意思。

    我心里苦笑着,并不是我逞能,当时救人心切,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呀!怎么找。

    但是我没有反驳,顺从的点了点头,我做出了一副忏悔的神情,然后伸出双手,轻轻的在她脸上擦拭着,素来坚强的姐姐,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流过眼泪了,那冰冷的泪痕,让我又是心疼后悔,但是心里却又抑制不住的有些高兴——这是不是代表着我在姐姐心目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呢?

    “好美啊!!……”

    我的手在她脸上轻轻滑过,情不自禁的感叹道,一双近在咫尺眼睛,如同大海一般深邃迷人,在经历过暴风骇浪以后,此时已经风平浪静,那湛蓝的眼眸,美的几乎要将人的灵魂给勾走。

    莎尔娜姐姐显然不是那种喜欢害羞地女孩,听到我发自内心的赞美,她的眼睛更加的闪亮迷人起来,她似乎变的相当之开心,不但如此。为了让我看的更加清楚,更加深刻,她把脸再凑前了一些,额头几乎都贴了过来,从那丝质的金色长发中,顿时传来一股子清雅地发香。

    “咳咳……”

    不适时宜的咳嗽声传来,不用回过头看,只听那古怪的音调。我就知道是卡夏了,也难怪,此时莎尔娜姐姐那柔软火热的躯体正紧趴在我上面,脸部更是几乎贴在一起。任谁看到了也要误会。

    “……”

    不过,姐姐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姿势在别人看来有多么的暧昧,或者说,即使她意识到了,也不会在乎,大多数时候,她性格就是这样,我行我素,从来不会去理会别人的眼光。

    “刷——”的一声,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双手离开了我地脖子,轻轻一展,瞬间,两手便各自握着一把长弓和箭矢,然后搭弓,背射,一气呵成。凌厉的箭矢“嗖”的一声,朝发出声音的地方射了过去。

    在这个世界,背射对于弓箭手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难就难在如此地速度,而且与莎尔娜姐姐紧贴着的我。在她攻击的时候丝毫没有感受到上面柔软的身子有丝毫晃动,这一箭完全是她依靠灵巧的控制自己的肩臂和手腕完成的,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是我这个弓术白痴,多少也能看出一点难度。

    不过,莎尔娜姐姐即使再怎么厉害。要做出这个动作,也必须有个支点,可想而之,当她的双手从我脖子上离开,然后抽弓射箭的时候,那整具的玲珑玉体,自然难免贴在我身上。

    莎尔娜姐姐地身材相当之火暴,这一点仅从外观上看就可以了解,而且她在室内也根本不可能穿上那些坚固的装备,可以想像,我现在面临着怎么样的一个局面——那火辣的身体贴我我身上,特别胸前那两团柔软的存在,我甚至能微微感到两点凸起,让既是弟弟,又身为男人的我,深刻的体验了一把痛并快乐着地感觉。

    “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丫头,难道就不记得我是怎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抚养成材了吗?”

    我艰难的转过头,看见卡夏正单脚靠在门口,两只手指轻轻夹着一根箭矢,正无奈的挠着她那把火红地短发说道。

    “哼——”

    莎尔娜姐姐那双刚刚平静下来的眼睛,又有刮风的趋势,不过她好歹还是从我身上下来了,仿佛当卡夏不存在一般,正眼也没瞧她一眼,气呼呼的就离开了。

    “呀呀,可怜我这个老人家,以后大概是没人养老送终了。”

    卡夏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卡夏大人,姐姐生气,是因为在乎你,有资格让她发脾气的,可不多哦。”

    我在后面躺起身子,轻笑着说道,虽然叫她快点嫁人生个孩子也是个不失偏颇地答案,但是我想那不叫安慰,而是刺激……

    “可恶,别装出一副很了解那丫头的样子,就是因为你这个小子,出现了以后,她对我更加无视了。”卡夏翻了翻白眼,吃味的说道。

    “我出现以前,莎尔娜姐姐和你的关系很好吗?”

    我好奇的看着卡夏,因为我实在想像不出这两个某些性格方面,几乎完全是一个模版子里印出来的女人,能够和睦相处的样子,光想像一下她们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笑着聊天或者吃饭时的景象,不知为什么,我就有一种毛刺悚然的感觉。

    “哈?怎么可能?不过以前她最多是不在乎我,现在已经是无视我,更严重了,可怜我含辛茹苦了十几年呀……”卡夏哎声连连的说道。

    这不是一个样吗?关我鸟事呀,我不以为然撇了撇嘴。

    “算了,不提那个没良心的臭丫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卡夏看着我,话题一转。

    “呃,似乎非常的不好呀……”

    她这么一问,我才想起自己现在的状况,刚刚莎尔娜姐姐趴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似乎根本没有力气抱着她起来的样子,即使是刚刚的起身,也是比较勉强,一句话来形容,我现在虚弱的可能连走路都困难。

    “怎么会这样……”

    注意到自己的状况,我失神的喃喃自语道,一时之间。那些武侠小说因受伤而武功尽失的情节不断在我的脑海里膨胀着,如果有人能体会到在暗黑世界里力量地重要性,那么他就可以理解我此时的内心,是多么的慌张失措。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在离我而去,失去力量,对我来说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

    “放心吧,只是透支战斗以后的虚弱期而已。”

    看出了我内心的彷

    夏在一旁笑眯眯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松了一口气。

    “对了,纱拉真的没出什么事吧?”

    虽然昏迷之前得到了答案,在事后一想,也觉得不大可能。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我骗你干什么?”

    卡夏对我地不信任有点恼羞成怒:“也只你这个笨蛋,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中了贝利尔的幻术而已。”

    “幻术?”

    “没错,你去到那个湖里以后,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贝利尔布下地‘场景’而已!”

    卡夏用看白痴的眼神,理所当然的看我一眼,从腰间解下那个标志性的酒壶。

    “那其他的村民呢?”

    我突然想起这次让我几乎丧命的行动的最终目的。

    “大多数都被我和法拉救了下来,当然,也有少数……毕竟我和法拉的能力也有限……哎!”卡夏略为惆怅的大喝了一口酒。

    “大部分村民都被救了下来,那就是说。我刚刚开始看到地那个血湖就已经是假的,而以后看到的一切,也都只是贝利尔的幻术而已,也就是说……”我又惊又喜的喃喃自语道。

    “也就是说,维拉丝那一段,也是假的罗?”

    “……”

    卡夏并没有回应我期待的眼神,而是在那默默地喝着酒。直到我就要忍不住的时候,她才冷冷的抬起头问了一句。

    “你真的那么认为吗?”

    她的话让我顿时如堕冰窖,我不由又回忆起了那让我悔恨不已地一幕,那凄美绽放的微笑,那温柔坚定的眼神。那从来没有失去分毫的盲目信任,哪怕是死,也没有……

    一幕幕深刻的画面,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打破了我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不。不可能是幻术,即使是贝利尔地正体,恐怕也不能将人心模拟到这种程度,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自欺欺人的想法而已,我依然是那个无能的我。

    看到我失魂落魄在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卡夏也难得的安静了下来,一时之间,屋子里的气氛寂静了下来,直到……

    “大……大人……!!”

    一道黑白相间的人影从远处急奔了过来,不一会儿,就冲到了门口,然后……

    然后一脚挂在门槛上,整个人直直的倒下,趴在地上,发出了异常响亮,让别人都为她觉得疼痛的“碰”的一声,那脚摆上修饰着白色蕾丝花边的黑长裙,随着她这一跤高高的扬起,然后仿佛默哀一般,慢慢的飘落,翻过来遮盖在她那趴在地上不动的娇小玲珑的上身,而下身则是露出半截纤细修长的**。

    “疼……”

    好一会儿,她才动了几下,从地上爬起来,委屈的摸着那摔得通红的可爱鼻子,乌黑透亮的大眼珠蓄满了晶莹的水花。

    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过来,简直比喝了全面回复药剂还要快,她的俏脸上重新绽放出欣喜的笑容,站起身子,两眼含泪的看着我,然后用那柔美清脆的嗓子大喊着扑了过来。

    “呜呜~~大人……”

    意料之中的拥抱并没有来到,在半路上,她那被激动冲晕的不顾一切的脑袋,似乎就已经清醒了不少,脚步自然而然的慢了下来,然后用力的搓动着双手走过来,似乎在抑制着自己的情绪一般,只是那双乌黑美丽的眼睛,越发激动的闪烁着。

    最终,她小步的走到我面前,眼睛中含泪的看着我。

    “大人,你醒过来了,真是太好了,我都快担心死了……”

    说完以后,她的俏脸一红,然后唯唯诺诺的低下了头。

    “对了,大人刚刚醒来。肚子一定很饿了,我去弄点好吃的,请放心,很快就好……”

    说完以后,不等我会答,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以后,就立刻回过头,小跑了出去。经过门口的时候,以一个优美可爱地小跳跨过了那道门槛,真是个灵敏的好孩子……

    由始至终,都是那个女孩一个人在自导自演。我在一旁惊愣的说不出话来,卡夏默不作声的喝着酒,似乎想用酒壶挡住自己脸的样子。

    “卡夏,这是怎么回事……”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是呀,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卡夏附和着。

    “别装傻,你刚刚不是说……”

    “我刚刚说什么来着?什么也没说吧?”卡夏掂着脑袋,做出一副深思的表情,然后反问道。

    “……”

    混蛋,明明在故意误导我……

    “不过,怎么你的表情还有一丝失望呢?”卡夏玩味地看着我问到。

    这家伙的神经。总是在不该敏锐的时候,变的特别敏锐……

    维拉丝没有死,我心里当然高兴,但是想到她那临死之前,那深深打动着我地一幕,都只是幻术而已,就如同一个女孩子告诉你。我以前的对你的一切感情,其实都只是在演戏而已,我想只要是男人,都不可避免的会有一丝失落的感觉吧。

    “哦,该不会是在贝利尔的幻术里。你们两个发生了点什么,现在意识到了那只是幻术,才会变的如此失望吧……”

    我真怀疑这个bt老女人是不是会读心术!

    “不过……”

    卡夏看咯咯笑了几声才停了下来,这次她的神色很淡然,和她打过几次交道的我知道,她是要说点什么严肃的话题了。

    “如果你们在贝利尔地幻术里。真的发生了点什么,我劝你最好负起这个责任……”

    “什么,你刚刚不是说那是幻术吗?”

    我怀疑卡夏是不是脑子被烧坏了。

    “你知道贝利尔的幻术,叫什么吗?”卡夏并没有回答我,而是一句接着一句的说道。

    “它的幻术,又叫虚幻的真实,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是一种亦真亦假地恐怖技能。”

    “什么叫亦真亦假?”我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所谓虚幻的真实,其实其最大的作用不是幻术,而是窃取人心。”

    不待我发问,卡夏接着说道。

    “别误会,所谓的窃取人心,当然不可能是读取人地内心,而是复制而已,贝利尔会复制人的内心,然后将其通过幻术的形式表现出来,在整个幻术施展的过程中,她只负责利用这些窃取来的人心,布置一个‘场景’而已

    好场景以后,接下来的发生地事情并不受它控制,而所复制过来的人的内心继续发展下去。”

    卡夏前面的话我到是听懂了,毕竟读心术是属于灵魂魔法的范畴,要是连贝利尔的投影都能用,那还了得?所谓窃取的意思,就如同把人心比喻成一个打包的数据,而贝利尔只会复制,却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吧。

    但是后面的话怎么解释呢,贝利尔窃取人心也有个范围吧!比如实力,像卡夏和法拉这种高手它是绝对不能窃取过来的,再说距离,维拉丝还好,当时她可能就在附近,所以给贝利尔利用来对付我,但是纱拉呢?难道它连远在罗格营地的纱拉,也能‘复制’过来?

    “当然不可能!”卡夏立刻答道。

    “它只是提取了你内心最重要的人的形象而已。”

    “所以说,它施展的幻术里面的所有人,都是其本人的内心的真正体现,或者是你心目中的他(她)应该会有的表现,因此,如果你不知道这是幻术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从幻术里的人的行为中分辨出一丝真伪,因为他们的表现都是‘真’的,而贝利尔则是借着‘布置场景’的优势,玩弄你的感情,这才是虚幻的真实最恐怖的地方……”

    卡夏一口气说完,看到我仍然傻傻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是对我的智商已经有了彻底的觉悟。

    “用句简单的话来说,虚幻地真实里面,发生的一切,可以理解为都是真的,只是没有发生而已。这样你总该明白了吧。”

    “不必特地强调,我没你想像中的那么笨。”看到卡夏一副无奈的表情,我恼羞成怒的大声嚷嚷着。

    “嘿嘿,所以我才说,你最好负起这个责任嘛,在幻术里出现的那个叫维拉丝的小丫头,她地所有表现,可都是发自她真正的内心哦。而且,说不定由于当时贝利尔复制了她的内心,你经历的幻术还会浮现在当时昏迷地她的梦中,来个神交呢。哎,多美丽的爱情故事啊。”

    “别说什么责任不责任的,我没对她做过什么……”我瞪了失望之极的卡夏一眼,这个混蛋果然只是想看好戏而已。

    “是这样吗?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对于像你这样轻而易举的就中了幻术的笨蛋来说,的确不大可能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别一口笨蛋笨蛋的,要不是太多不利地因素,我才没有那么容易中贝利尔的幻术呢?”我不服气的说道。

    “哦,说说看。是什么不利的因素。”卡夏淡淡的问道。

    “第一,迷雾,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贝利尔先用那迷雾迷惑我,让我的情绪变地不稳定起来。”是的,在这样的大雾下,任谁也会变的焦急不安吧。

    “第二。当时我救人心切,而贝利尔正是利用了我这一点,制造了一个大血湖,让我以为全部的村民都已经被它残忍地杀害了,心情自然会更加的痛苦浮躁。然后是维拉丝的出现,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然后贝利尔却利用‘布置场景’的优势,将她杀死,让我的脑子彻底的混乱起来。”没有比先给绝望地人看到一丝希望,然后再狠狠的将其敲碎更加痛苦的事情了。

    “所以说在当时。即使纱拉出现的那么不自然,我也没办法辨别出来,这分明是一个连环的诡计,根本就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抵抗得了的。”

    这样一说完,我的心里不禁也打了个冷颤,仔细一分析,贝利尔的阴谋可谓是一环连着一环,让人根本就无从抵抗,投影尚是如此,那它真正的实体呢?我实在不敢想像,不亏是以智慧和阴谋而让三界都为之恐惧的“虚幻与谎言的魔王”,异世界的人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怪物都不能蠢上一些,让我能英雄上一把呢?

    “不合格,完全不合格……”

    卡夏完全的反驳了我的解释。

    “首先,只是因为身在迷雾中眼睛看不见,就变的焦急起来,这一点就已经完全不合格,再有,看到血湖之后,即使没能识破那是幻术,你也不应该被那些尸体骸骨所迷惑,要知道,居然他们在那里被杀害,那极有可能敌人就潜伏在附近,你当时就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如果能将内心的悲痛压制下来,将整个血湖探索一遍,那么即使没能发现贝利尔的存在,至少后面维拉丝的出现,多少也能让你感到一丝不协调,从而识破这个幻术。”

    经验老道的卡夏,一眼就从我的解释里找出漏洞。

    “归根到底,还是你的意志太不坚定了,你以后必须在这方面加强锻炼才行。”

    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苦笑,卡夏说的话没错,我的意志的确是在平均水平以下,但是我也没错,因为卡夏并不知道我是穿越而来的,我以前并没有接受过什么磨难,能成长的那么快,已经是进步神速了。

    看我低头不语,卡夏走过来,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

    “吴,我说的那些话,并不是为了打击你,而是为了让你明白,你的不足之处在哪里,记得我曾经跟你谈到过的,那些堕落的冒险者吗?好好想想你的那些朋友,还有你最心爱的纱拉,或许有一天,堕落的你,会用自己的双手,亲手将他们杀死,那是多少可悲的事情啊,而这对于你来说极有可能会出现的一幕,你能接受吗?”

    说到这里,卡夏仿佛回忆起什么一般,眼睛里闪着让人触目惊心的悲哀,那股悲哀浓烈的甚至让我认为,她一定是有着类似的惨痛遭遇。

    “我明白了,即使为了他们,我也一定会努力的。”

    我感激的看了卡夏一眼,一直以来,这个经验丰富的战士,都是用自己最宝贵的经验,指引和教导着我走向正确的方向。

    “好了,虽然还有许多问题,但是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修养,等能站起来以后,我们再好好聊一聊吧。”卡夏说了句大实话,我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欠缺。

    我知道她要问的,大概是我丧失理性以后发生的事情吧,当时的情景我并没有遗忘,此刻正如同录象般,一点一滴的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那个血红暴虐的妖熊,真的是我自己吗?我恐惧的抱紧了身体,微微的点了点头,或许,我也有很多疑问,等待着他们解答呢。

    [ www..com]百度搜索“.com”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