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拜见大魔王蒜书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秘密
    “请选定视线内的目标”这是螟写下的话,他的精神集中在“癫痫术”的方块上,这行符号就会出现。

    沈欣很诧异,她没想到螟能写出这么多字,上一次的“癫痫”两个字可能是从哪看到的,那这些字呢?

    虽然疑惑,但沈欣却没有询问,她知道螟听不懂,要解释好半天。

    好在这句话并不难解释,选定就是选择,视线内的目标就是看到的东西,非常简单。

    所以螟很快就知道了这句话的意思,再联想从王兆田那里看到的手机视频,他心中暗道:“是不是被我看到的人,就会变成画面中的那人一样,全身抽搐,口吐白沫……不可能吧,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

    “那这个癫痫术是干什么用的?要不回头试一试,找谁呢?”螟的脑子里自然而然出现了多隆那张猥琐的笑脸。不过他马上摇头,他有好多东西都要从多隆那里了解呢。

    这个时候,沈欣站起来,从自己的头发上解下头绳,来到螟身后,又给他把披散的头发扎了起来。

    走回螟身前,沈欣左看右看,感觉这样的小乞丐比披散头发更好看一些。

    螟对着沈欣笑了笑,又拿起笔,看看本子这一页没地方写了,就学着沈欣又翻过一页,然后写下“疗伤丹”三个字,不过“丹”字还没来得写,房门推开,满身泥水的王兆田走了进来。

    “沈欣,你妈妈来了,回去吧!”王兆田说。

    沈欣的笑容消失了,她有些舍不得跟小乞丐分开。明天王老师就要把他送到福利院,很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了。

    “等等啊!”沈欣拿起本子看了看,对螟说:“疗伤就是治疗伤势,就像你身上的擦伤,一会儿王老师带你去卫生所……”

    沈欣给螟解释疗伤的意思,王兆田也走了过来,看到本子上的两个字,心中暗道:“这孩子的求知欲真强,不知这次又是从哪看到的……”

    想到这,他脑子灵光一闪,上次是癫痫,这次是疗伤,这孩子的活动区域难道跟这些有关系……

    没过一会儿,螟理解了疗伤的意思,他身上就有伤,沈欣解释起来并不困难。

    “王老师,我先走了!”给螟解释完疗伤的意思,沈欣收拾书包,又看了看螟,转身往门外走,眼圈不知不觉就红了。

    王兆田把沈欣送到门口,说道:“福利院在新县,你以后在县中学,可以去看他的。”

    沈欣马上露出了笑容,对着王兆田点了点头,朝着校门口跑去,散开的头发飞扬……

    王兆田回到宿舍,指了指床铺,对螟说:“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做点吃的。然后咱们去卫生所。”他从上午一直忙活到现在,实在饿的受不了了。

    螟看了看床铺,跟沈欣家客房里的长方形台子差不多,不过是蓝色的。看王兆田的意思,好像让自己躺下。

    螟试着倾斜身体,背后是软绵绵的感觉,他这才发现,躺在这上面要比坐在上面更舒服。

    王兆田转身往外走,到了门口又停下,把电视调到儿童频道,里面正放动画片。

    看到螟被电视吸引,他这才放心走了出去。

    螟其实并没有看动画片,他也看不懂。王兆田刚走他就把画面调了出来。

    “原来那个圆圆的东西是治疗伤势用的,可那东西怎么往伤口上涂抹啊?”螟还是弄不明白。

    “还有癫痫术,到底是啥意思?回去一定得试一试……誓言卷轴呢,该怎么用?”螟一伸手,把誓言卷轴拿了出来,入手的触感冰凉无比,根本不像兽皮。

    他慢慢把卷轴打开,就见“誓言”两个大字占据了整个幅面,右下角的位置上,写着“名字”。除了这些就什么都没有了。

    “名字”螟笑了,这两个字沈欣刚刚教他,否则他又该懵了。

    不由得,螟想起了沈欣给自己讲解的情形,还有那些图画。那些图画是早就画好的,说明沈欣一直想着给他解释誓言的意思。

    就在这时,螟突然想到,自己的情形跟图画很像,他也有取之不尽的食物,甚至还有武器和衣服,这也是秘密。秘密的意思沈欣已经给他讲了,就是不能让人知道。

    螟的表情逐渐凝重,以前他从没考虑过换来的物品需要保密,就连画面他也是下意识不想让人知道,具体原因他都没想过。

    可现在沈欣的那些图画给了他提示,让他猛然醒悟。这就像自己知道一个很好的猎场,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猎物,如果被别人知道,一定会抢走。也就是说,他不停拿出食物和衣服,很可能让人想到他有个宝藏……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让任何人知道。

    “可是现在紫发女孩,多隆,还有青萝都知道了。青萝可以相信,但紫发女孩和多隆呢……誓言,让他们做出保证!”螟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誓言卷轴。

    “名字,应该就是做出保证的人。”这一点很容易猜到,但螟想知道违背誓言会怎么样。如果违背誓言没事,那誓言还有什么用?誓言卷轴又有什么用?

    螟想到这往外面看了看,天阴沉沉的,不过他判断应该快要黄昏了。

    “我是上午来的,快要一天了吧……第一次时间很短,第二次的时间长了一些……看来需要的记数逐渐增加,在梦中世界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螟的心里平衡了一些,记数增加是值得的,如果还是那么短时间就回去,他根本不可能救下沈欣,也没法弄懂誓言,疗伤,还有那句话的意思。

    “这次救了沈欣,应该又有十个记数了吧?”螟心里想着,目光投向仓库,誓言卷轴,疗伤丹,癫痫术,都是有用的,但都需要尝试……

    螟所在的世界,此刻已经是下午了,山洞内青萝正在烤肉,时不时看一眼洞口,螟又过了回来的时间了。

    她很担心,显得心不在焉,洒在烤肉上的盐都不太均匀,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

    多隆坐在洞口旁边,懒洋洋地挥动着石块,好久才砸一下木柴。只要螟不在,他就极度懈怠,今天一天都没挖下去多少。

    开始他还有些担心暗黑族少女会削他,结果人家一直看着火池愣神,根本不理会他。青萝更胆小,只要他别往前凑,就不会有事。所以他的胆子大了很多,一会儿多吃点肉,就不怕晚上挨饿,青萝是不会虐待他的。

    紫发女孩依然看着火池发呆,现在她已经彻底绝望了。这么多天,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说明她真的废掉了。虽然已经有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但从一名大魔爵变成普通魔众都不如,还是让她无比颓废,甚至冒出了自我了却生命的想法。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是洞外传来:“鳄!这里有族人的山洞,快来!”

    无论是青萝,多隆,还是紫发女孩都没有挪动石头的力气,所以螟每次外出都会留下一条缝隙,方便他回来挪动石头。正是这个缝隙的存在,三人都听到外面的声音。

    青萝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惊恐,她不久前刚刚经历了全家被杀,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偏偏这个时候螟还不在。

    下一刻,青萝彻底慌神了,小声招呼一声多隆,连烤肉和地上的盐袋都顾不上,一把拉起火池边的紫发女孩就往里面的山洞跑,上一次他们一家就没来得及逃进去。

    山洞外,三名黑瞳族人围在洞口。

    “洞口竟然藏在大石头后面,还真隐蔽!”中间略高的说道。

    右边一个略矮的准备开口喊话。他们是来抢食物的,不是拼命的。如果硬推开石头,很可能会有好几根木抢扎出来。直接报出猛的名号,让对方自己把食物交出来最安全。

    不过这人还没喊,左边的一个突然抬手拦住了他。指着洞口左边:“有缝隙,应该是预留的,里面的人可能外出了。”

    “有可能!”中间的人点点头,挥手道:“那就直接进去。”

    山洞内,多隆看着洞口呵呵轻笑,低声道:“你们终于来了,我等这一刻很久了。”

    此刻的多隆看不出一点害怕和紧张,对青萝的招呼也没在意,他一直盼着猛的人来呢。这样暗黑族女孩就会出手,现在螟不在,他稍微挑唆一下,女孩就会反杀回去,捕奴队的人谁都跑不了。

    多隆扶着墙,吃力地站起,然后掸了掸身上的土,脸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然后扭头看了一眼……

    “咔!”多隆的脖子发出一声轻响,就像被谁猛掰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急剧变化,在他震惊和恐惧的眼神中,两女跑进了里面的山洞。

    “怎么会这样?你是暗黑一族,七大高等魔族之一,杀掉这些小喽啰如同斩瓜切菜啊,你他么的跑个屁啊?”多隆都懵了。

    下一刻,多隆反应过来,迈步就跑,留在这他就死定了。

    然而他的腿都迈出去了,才想到那是条伤腿,又赶忙一收,然后碰的栽倒在地。

    脸和地面接触,但多隆感觉不到疼痛,两只手和一条好腿飞快爬动,那条伤腿则高高抬着,就像条土狼正在跑着撒尿。

    里面的山洞,青萝和紫发女孩同时用力,推动圆形石板。也幸亏是圆形石板,她们才能够推动。

    “砰!”石板封住了洞口,就在洞口被封住的前一刻,多隆飞快地爬了进来,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就在里面洞口封上的同时,外面的石头也被挪开,三个人影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山洞。

    “好香!”刚进入山洞,三人就闻到了烤肉的香气,接着看到了火池上烤的焦黄的肉块。

    “奇怪了,山洞没人这烤肉哪来的?”左边的人警惕地端起了木抢。

    “鳄,刚才我好像听到山洞里有动静……”右边的人也跟着端起木抢,对中间的人说。

    鳄摆了摆手,小声说:“你们去柴堆那里看看,是不是藏着人。”

    另外两人点点头,端着木抢,弯着腰,一点点靠近柴堆。这个山洞不小,靠近里面光线很暗,什么都看不清楚。

    鳄站在原地四处观看,洞口那里有块石头,还有根木柴,地上是个坑,旁边有一些土。显然有人在挖坑。

    别的地方很空,没什么东西。

    “咦?”鳄一低头,突然发现就在火池边有个巴掌大小的白色的东西。

    “这是什么?”鳄弯腰捡了起来,是个袋子,入手滑滑的,上面还有些奇怪的符号。袋子上开了个口,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鳄摇了摇头,然后伸手把烤在火上的肉拿过来咬了一口。

    “嗯?”鳄一愣,烤肉竟然是咸的。

    “他们有盐石……不对,不是盐石,盐石发苦!”鳄又咬了一口,接着看向另一只手上的白色袋子。

    “烤肉是咸的,这东西就在火池边……”鳄思索了片刻,放下烤肉,用手指在盐袋里蘸了一下,然后把手指放在嘴边,舌尖轻点。

    “果然是这东西!”鳄的眼睛发亮,赶忙把袋子揣进怀里。

    “鳄!柴堆没人,只有三块肉和六只尖嘴鸭。”前面的两人回过头来。

    鳄重新把烤肉拿在手里,大声道:“把肉都拿上,咱们走!”

    两人看了看更里面,空荡荡的,便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回来。接着三人离开了山洞。

    里面的山洞,青萝靠在封堵洞口的石板上,紧紧抓着超级武器,虽然这个山洞预留了出口,但她根本打不开。她更担心螟回来会不会碰到外面的人。

    就在这时,虚弱地声音传入耳中:“他们应该走了!”

    青萝闻声回头,就见多隆正从地上爬起来,他的一条腿还是抬着的。而且歪着脑袋,脸上都是血,模样吓人。

    与此同时,山洞外面,螟正麻利地穿着衣服。他正在王兆田宿舍的床上躺着,突然就回来了,直接躺在了雪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