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三十五章 牵水珠就位
    然而龙宇寒却执意坚持.面无表情地说道:“小面团有儿子照顾.我负责照顾你.”

    罗挽音无力了.她是真的快崩溃了.她发现似乎自己和龙宇寒这个家伙是无论如何都解释不通的.反正他就是跟定自己就是了.

    算了.他要跟着就跟着吧.反正也赶不走.就算他真的答应不跟了.说不定也是偷偷摸摸跟在后头的……

    因为有龙宇寒跟着.罗挽音总觉得好像还是在牢笼里一般.随意地逛了逛便失去了兴趣.

    回归自由的心情冷却下來之后.罗挽音便想起龙宇寒身上的伤來了.她顿住脚步.转身看着身边的某人.撇了撇嘴说道:“手伸出來.”

    龙宇寒二话不说把手伸了过去.然后才问道:“怎么了.”

    罗挽音沒有回答.专心用异能疏导着他身体的经络.发现他内里并沒有受什么伤.不过是有一点轻微的内伤之后.这才满意地抬头他说道:“沒什么.检查一下你出去的这段日子有沒有好好照顾自己.”

    龙宇寒微微挑眉.感受到一阵温暖的感觉从她握住自己的地方传至自己身体各处.那一阵暖洋洋的感觉所到之处都会变得舒适无比.沒过一会儿他就发现自己的经脉变得通畅无比.浑身舒适地令人忍不住想叹息.

    “好了.”罗挽音感觉到他身体的经络被完全修复之后.便松开了他的手.

    龙宇寒暗暗有些可惜.伸手把人揽入怀里.低头看她.眉眼含笑道:“想听听补阵之事的进展吗.”

    因为想让罗挽音静心休养.这些日子以來有关阵法的事情他们都沒有和她说过.因此她目前对于事情的进展一无所知.

    罗挽音指了指前边的一座亭子.懒洋洋地说道:“去那里坐着聊吧.”

    虽然她身体已经大好了.但她还是属于能坐着就不站着的类型.

    龙宇寒揽着她來到亭子里.这座府邸曾经被罗挽音找人重新修缮过.她画好了设计图让龙宇寒找人监工的.这座亭子也属于她的杰作之一.

    亭子是四方形的.四周沒有栏杆.但是正中间吊着两个秋千.是有靠背那种椅子.椅子并不大.一个人坐着挺宽敞.两个人却到了拥挤的地步.因此龙宇寒只能遗憾地松开怀中娇妻.把她放入秋千里面.自己却沒有在旁边的秋千落座.而是在罗挽音所坐的秋千后面轻轻地推着.

    “这些日子以來大家还是轮着出去打探消息.不过牵水珠已经找到了.三国玉玺也被龙宇宣重新炼制成为了引雷玉.如今唯一缺少的东西.便是燃火石了.”龙宇寒简单地说道.

    “牵水珠找到了.”罗挽音有些诧异.不是说那玩意儿下落不明么.怎么这么轻而易举地被找到了.

    龙宇寒淡定地点头.有些无奈地说道:“说來其实是机缘巧合.那日我收到你告知要发动的消息.于是便立马往回赶.在那个时候对于牵水珠的线索还是一无所获的.但就在我往回赶的路上.那边忽然又遭遇了地震以及泥石流.因为躲避泥石流我不小心滑进一个瀑布里面了.却偶然发现了里面有一个山洞.我进去一探之后发现原來这个瀑布里面还有一个瀑布.只是里面这个瀑布的水是由这个山洞里流出的.”

    龙宇寒一边说着话.一边不间断地轻轻推着秋千.让罗挽音倚靠在里面比较惬意舒服.

    他继续说道:“我随着水流往山洞里面进去.闯过一些机关之后來到山洞的最深处.然而我进去之后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沒有.只有一面墙壁.而这些水流仿佛都是凭空冒出來的一般.不断地从石壁里面冒出來.我试图拿武器破坏石壁.然而却沒有任何作用.那石壁仿佛刀枪不入一般.不管如何都不能伤及它半分.”

    罗挽音眉心一跳.脱口而出:“是阵法.”

    龙宇寒赞赏地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沒错.是阵法.我也是后來试过很多办法无果之后才想到的.”

    其实是他尝试无果之后.忽然想到她了.才会联想到阵法的.因为她就是阵法师呀.

    “那然后呢.破阵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罗挽音紧接着问道.

    “呵呵……”龙宇寒却低笑几声.笑声低沉磁性.令人听了忍不住脸红耳赤.

    他挑眉看着罗挽音.逗趣地说道:“娘子你就这么相信为夫一定能破阵.”

    罗挽音翻了个白眼.沒好气地说道:“你堂堂的圣品武者.若是连一个阵法都破不了.那才真的是奇了怪了.”

    “哦.原來不是对为夫信任.而是信任为夫的品阶啊……”龙宇寒佯装失望的样子.忍笑说道.

    罗挽音横了他一眼.沒好气地说道:“好了.别扯远了.赶紧回到正題上.”

    龙宇寒最爱看她骄横的样子.低笑一声才又语带笑意地说道:“后來我就想办法找到阵眼了.也破阵了.然而却发现了一件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

    “什么事情.”罗挽音转过头來.好奇地问道.

    龙宇寒看到她美丽的脸庞露出好奇的模样.看起來格外的动人心弦.他忍不住弯腰低头.先在她红唇上印下一吻.然后才含笑说道:“后來我才发现.那石壁根本不是石壁.而是一只石龟.”

    “石龟.”罗挽音惊奇地说道.连被突袭了也不放在心上了.

    “是的.”龙宇寒见到罗挽音很有兴趣的样子.脸上也不觉得露出了些许笑容.这十多天來她总被关在房中不许出门.想來定然是闷坏了.他也很久沒看到她露出这样鲜活的表情了.看到她如今好奇心满满的样子.他便详细地多描述了一下那天的事情.

    “那墙壁刀枪不入.怎么都无法损坏.其实就是那只石龟的壳.也不知道那只石龟是怎么活下來的.居然会长的如此之大.我一开始沒看出來是因为那山洞里还设置幻阵.迷幻了我的眼睛.因此一开始才沒发现不对劲.后來阵法解开之后.便能看到那只石龟四肢紧紧地攀附在墙上.背部的壳正对着山洞入口.嘴巴正不断地喷着水.而它的壳也如石壁一样.是土褐色的.一个不觉察.就会忽略它的不对劲.”龙宇寒说道.

    “那只石龟现在在哪儿.”罗挽音想了想.问道.

    “死了.”龙宇寒淡定地说道.“它嘴巴里含着牵水珠.所以它才会喷水.我把它的头砍了.才拿到了牵水珠.”

    他沒告诉挽音的是.那只石龟不是一只普通的石龟.它非但巨大无比.而且四肢都有着如一般刀刃那样长而又锋利的爪子.轻轻一划.便能在石壁上划开一道深深的裂缝.

    他虽然武力完胜它.但奈何这只石龟很识时务.当它要受到的时候它就拿自己的龟壳來挡.自己的头和四肢就全缩进龟壳里面.而它的龟壳又无比坚硬.他一时之间根本來不及想办法打碎它的壳.

    三番四次攻击无效之后.因为希望能尽快赶回來陪伴她生产.他只好以身诱敌.故意让自己落于下风.诱它出手.后來以自己被它爪子割了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的代价之下.才找到机会一刀砍下了它的头颅.把牵水珠挖了出來.

    “原來如此.”罗挽音点头.又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只石龟里面含着牵水珠.”

    龙宇寒摸了摸她的乌黑的青丝.声音低沉地说道:“一开始并沒有猜到.不过是看到有水的地方便不放过一丝机会.后來看到那石壁无端冒水.才忽然直觉跟牵水珠有关.再后來看到那只石龟吐水的时候.隐约看见它嘴里含着一个透明的晶体.才确认那就是牵水珠的.”

    罗挽音了然.“按这么说的话.那么燃火石定然也应该在有火或者温度较高的地方寻找了……”

    “暂时是这个思路沒错.”龙宇寒说道.“千幻和虞城一直在找线索.龙宇宣把玉玺炼制成引雷玉之后.也跟着出去找消息了.”

    罗挽音想了想.说道:“要不然我把小面团托付给虞夫人照顾.我和你也一起出去找找线索吧.反正我现在也沒事了.”

    龙宇寒有些犹豫.“小面团现在还小.她需要你的照顾……”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是有些担心她的身体有沒有恢复好.

    人家都说生孩子是在鬼门关走一趟.以前的他听说过这样的话.却丝毫不放在心上.然而他亲历过她生孩子的时候.见过她痛苦到极致却仍然不愿意喊叫出声的模样.那样子的她太坚强.也太令他心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她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罗挽音虽然也有些舍不得小面团.但她还是说道:“现在最重要的赶紧解决补阵的事情.唯有世界安定了.小面团才能拥有一个宁静的环境.才可以在平安的世界中健康成长.如今世界太乱.我不想有一天忽然阵法完全崩坏了.然后真正的乱世就出现了.到那个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能不能保护她健康成长.”

    龙宇寒沉默了一下.终于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