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九章 狡兔死走狗烹
    果然.那侵略者见到纳兰海棠如今这个模样露出的楚楚可怜的表情.只觉得厌恶不已.有些不明白自己以前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怎么会觉得她是朵温柔的解语花呢.她分明就是个恶心的搅屎棍.

    侵略者越想越恶心.高声喊來侍卫.命人即刻把她拖出去处决了.

    纳兰海棠脸色大变.不可置信地拉高了语调.“你要杀我..你凭什么要杀我.别忘了是谁带你侵略这皇宫的.是谁让你当上九五之尊的.你有沒有良心.你不能过河拆桥.”

    侵略者冷笑一声.懒得搭理她的胡言乱语.直接让侍卫把人拖出去杀了.

    笑话.他是三千小世界來的强者.他能当上这皇宫的主宰者都是凭靠自己的本事所得.这其中又哪里需要她出什么力气呢.

    从头到尾.她就只是个暖床的工具罢了.

    纳兰海棠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个男人是说真的.她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狠心.说翻脸就翻脸.完全不给她缓冲的时间.直到了现在.她才看清楚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他是个比毒蛇还要毒的男人.她根本不该招惹他.更不该借他的手來报仇.以至于现在要把性命丢在他手上……

    不.她不甘心……

    纳兰海棠的眼神里充满了求生的yuwang.她还不想死.她要赌一把.

    她疯狂地甩开了按住自己的侍卫.竭尽全力地反抗他们的攻击.企图在这绝境中求得一线生机.

    然而她的努力却是枉然的.侵略者不耐烦看到她一直垂死挣扎浪费他的时间.直接抢过身边侍卫的刀剑.冷笑一声加入战圈.三两下就把利刃插入了纳兰海棠的心脏.

    纳兰海棠的动作僵住了.她感觉到自己心口的剧痛.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她极缓慢地低下头.看着插入自己心口的刀.眼泪忽然簌簌地掉了下來.

    她癫狂地笑了.不顾自己身体的剧痛.大笑出声.

    她一边笑一边吐血.笑了好半天.她停住了.然后满脸狰狞地看着侵略者.一字一句怨恨地说道:“我……诅咒你……你不得、咳咳……不得好死……我的……国……这是属于我的国家……你这个侵略者……你该死……咳、咳咳……该……该死……”

    侵略者不耐烦听她怨恨的遗言.直接把刀抽出來.又补了一刀在她心口.这回儿确认她连气都沒有了.直直地倒在地上睁着眼睛死透了.这才命人把她拖下去了.

    纳兰海棠这一生沒有想过.到了最后她竟然后悔了.到临死之前那一刻.她才感觉到后悔.

    明明在之前.罗挽音还在的时候.她是丝毫不后悔的.她在被刺中这一刀的时候还坚定地认为.她沒有错.她要过的是人上人的生活.这纳兰皇朝中的所有人都愧对了她.所以她这么做是沒有错的.她沒有对不起别人.

    可是临死这一刻.她后悔了.真真切切地后悔了.

    她反省了自己这一生.发现罗小宝竟然沒有说错.纳兰皇后和纳兰雪晴虽然把她当奴隶使唤.但到底沒有取她性命.而她的父皇虽然不关注她.但从來也沒有短了她的吃喝.只不过是自己沒有力气护住这些东西罢了.说到底……终究是自己太弱了.所以才会过的如此可怜……

    可是这个国.沒有对不起她……

    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引來外人夺了这江山.换了这皇朝的姓……

    纵然父皇和纳兰雪晴他们有千错万错.她都不该把这属于纳兰皇室的江山拱手相让别人.她不该.不该做这罪人……

    她输了这江山.还丢了自己的性命……

    她……死不瞑目……

    纳兰皇宫发生的事情罗挽音并不知道.她也沒有兴趣去了解接下來的发展.他们拿到玉玺之后便出了皇宫.找到这里最好的客栈休息下來.

    养足了精神补充好体力之后.第二天一早他们又启程.往蓝雪国而去.

    到了蓝雪国的时候.罗挽音的肚子已经有六个多月了.明显到别人一看就知道她有孕了.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天生的还是怎么样.她肚子竟然不会很大.比起其他六七个月的孕妇來说.她这肚子却像是四五个月的一般.

    为此罗小宝忧心忡忡.很是担忧娘亲肚子里的小宝宝会不会营养不良.会不会生出來太小.然而他爹龙宇寒却很淡定.

    他说:“小一点沒关系.出來再补.总能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在肚子里的时候还是小点吧.免得你娘生的时候要受罪.”

    罗挽音不否认自己听到这个话的时候心都甜了.她眉眼弯弯.带着甜蜜又无奈的笑容说道:“体质问題吧.生小宝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不管我吃的再多.肚子都不怎么显怀.当初我还担心兔崽子生出來会小个不好长.沒想到出來却还是个小胖子.”

    龙宇寒闻言皱眉.“按照这么说.你以后还是少吃点了.你看你每天吃那么多.万一里面的又是个胖妞.生的时候又要受罪.”

    罗挽音含笑摇摇头.却沒有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龙宇寒是为她着想才会这样说.然而只有为人母亲的人才会懂得.哪怕是再受罪.身为母亲的总是会希望自己的子女更健康一些.不管自己多么痛苦.

    因为在龙族之地的时候便已经听说三国的皇宫都被侵略者控制了.因此罗挽音他们以为这一次进宫面对的也将是侵略者.沒料到这一次却是他们猜错了.

    “诸位.许久不见.”蓝雪国皇宫的书房中.蓝子墨看着罗挽音等人.笑容温和淡然.如谦谦君子久逢知己一般.

    罗挽音眨了眨眼.反应过來说道:“是你啊.蓝公子……额.不.我都不知道该称呼你为什么了……”

    “我是蓝雪国的太子.不过若是罗姑娘不介意.可称呼我为一声子墨.”蓝子墨无奈地轻笑.

    罗挽音笑着点了点头.“好吧.既然是这样.想來这蓝雪国的危机定然已经解除了.”

    看蓝子墨如今的修为已经是天品中阶了.有他守护着蓝雪国.在世界恢复之前这里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变故了.

    蓝子墨含笑点头.说道:“世界融合之后.我心中忧虑蓝雪国.便从三千小世界赶回來.发现皇宫被其他世界來的武者控制了.因此便击杀了他夺回了皇宫的控制权.”

    罗挽音见他沒有提起皇宫原來主人以及他的亲友的下落.想來应该已经遭遇不测.因此也沒有揭人伤疤.转而说道:“对了.我们來此是为了取一样东西……”

    额.说起來玉玺对于三国的皇室來说还是挺重要的.尉迟皇朝有婉妃帮忙.她拿了就拿了.纳兰皇朝如今被侵略者掌控.她拿走玉玺也无所谓.但是蓝子墨是他们的朋友.若是他觉得玉玺很重要.不肯叫出來.那么这个事情可怎么解决啊……

    罗挽音只烦恼了那么一瞬间.她马上又觉得自己真是庸人自扰了.

    虽然和蓝子墨相处的次数不多.但是她却从他的举手投足之间看得出來.他不是个自私之人.若是和他说明缘由.想來他应该会答应把玉玺借给她的.

    只是罗挽音还沒有开口解释.蓝子墨就爽快地应了.“要什么.你说.”

    罗挽音愣了一下.迷惑地眨了眨眼.“你都不问问是什么吗.”

    “不管是什么.都沒问題.”蓝子墨淡然一笑.

    罗挽音心中微动.倒是沒有想过经别重逢.他对自己这个只有几面之缘的人还有着如此的信任感.思虑至此.她坦然说道:“我这次來.是为了贵国玉玺而來.世界融合.产生了许多无谓的争端矛盾.很多底层生活的百姓生活受到了莫大的影响.而要消除这种影响.唯有使世界恢复它原來的模样.而三国的玉玺都是其中的关键之物.如今纳兰皇朝和尉迟皇朝的玉玺都在我手里了.因此我们所來就是为了这最后的玉玺.”

    “原來如此.”蓝子墨若有所思地颔首.

    他想了想转身來到龙椅前.在扶手的位置扭动了几下.然后扶手的位置便出现了一个暗格.他从暗格里拿出一个盒子拿到罗挽音面前.“这是你要的.收起來吧.”

    罗挽音打开盒子.见到里面放着的果然是蓝雪国的玉玺.

    她把盒子盖起來收进空间里.对蓝子墨真诚地说道:“谢谢你.子墨.”

    蓝子墨摇了摇头.“不必谢我.如今世界大乱.我也希望能够回到从前的太平盛世.只可惜我有自己的国家要守护.不能助你们一臂之力.唯有尽我所能贡献一份力量.并祈祷你们此举能够顺利.替这天下苍生结束如今的灾难日子.”

    罗挽音弯唇笑了.“我可沒有那么伟大.若不是为了我在乎的人.我才不管这世界的死活呢.”

    蓝子墨无奈地笑了.不知道有沒有把她的话放进心里.笑容依旧温柔道:“不管如何.还是要谢谢你肯想办法补救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