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七章 纳兰海棠
    罗庸已经不是相爷了.对她们來说并沒有什么用处.不过是累赘罢了.梁秋怡沒必要再顾着他.

    何况这些日子以來.他还总当自己是一家之主.总要让她们迁就他.把他当老爷子一样伺候.连吃的穿的他都要最好的.她早已经受不了他了.如今银子已经到手了.她才不再管他的死活呢.

    而她的两个女儿一个手上拿了看着就不少的钱袋子.一个女儿还未出嫁.长的又是貌美如花.说不定以后还能靠她的美貌找一个家世好的公子哥儿.到时候她不一样还能享受荣华富贵么.

    不得不说.梁秋怡的一番计算很精明.罗庸这人虽然老谋深算.但是却是个极度要面子的人.之前他被夫人说动放下面子來找罗挽音就已经让他十分难堪了.再看现在她竟然为了银子竟然撇下自己率先跑了.这让他又气又怒.还尤其觉得丢脸.

    若他还是相爷罗庸.他回去定然要狠狠地责罚他们一顿.并把他们臭骂一脸.但是如今他自身难保.所有的钱财也还在梁秋怡身上.纵使他感觉再难堪.他还是得要回去找她才行.要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罗挽音看着脸色不好的罗庸.似笑非笑地说道:“人都走光了.你还要继续在这里拦我的马车吗.今时可不同往日哦.若是你再阻挠我的行程.我就不会再客气了.毕竟你如今不是相爷了.而我还是这儿的天音郡主.这京城里的守卫可都是听我的.我若是被气恼了.可是会不顾情面的.到时候.说不得你还要体验一下天牢的滋味了……”

    罗庸被她一番话挤兑的脸色青红交错.他恨恨地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罗挽音见人走了.也不再多言.直接吩咐车夫启程.

    至于罗庸一大家子的后续如何.她漠不关心.也不会再去探究分毫.

    罗挽音等人日夜兼程.终于在半个月之后进入了纳兰皇朝.然后他们直接往皇宫所在的天子城而去.

    十天之后.他们來到了天子城.这个时候已经是夜晚时分了.罗挽音他们赶了差不多一个月的路.现在虽然感觉有些疲惫.但是想到事情宜早不宜晚.他们还是决定先进皇宫一探.

    唯有玉玺到手了.才能安心地在客栈好好休息啊.

    因为早已听说纳兰皇朝也被控制了.因此罗挽音他们也是直入皇宫……嗯.这次还是皇帝的寝殿.沒办法.谁让这个时候也正是睡觉的时候呢.

    只是不巧.这次他们却刚好撞上了一幕好戏.这纳兰皇朝的皇帝正在和一个不着寸缕的女子亲热.

    罗挽音挑眉瞅了龙宇寒一眼.见他并沒有盯着那个女人的身体看.满意地勾了勾唇.然后用力地咳嗽了几声.表示有访客造访.

    那侵略者很快反应过來.马上从那女人身上爬起來.但却并沒有着急地拿兵器.反而很冷静地先穿着衣服.

    显然他很聪明.知道对方既然能够不动声色地潜入皇宫还不被发现.应该是比他的品阶高的.所以他反抗也沒有用.因此反倒镇定地穿起衣服來才好谈判.

    沒错.是谈判.既然对方潜进來了还不杀他.那么代表他们别有目的.只要对方不杀他.那么他便满足他们的要求便是了.

    侵略者在穿衣裳.罗挽音便把目光放在沒穿衣服的那个女人身上.这仔细一打量.她却发现这个女人似乎有些眼熟.

    她眯起眼睛.仔细地回想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忍不住啼笑皆非了.

    这样貌楚楚可怜的女人不正是纳兰海棠那朵有毒的小白花吗.当初她下毒暗算罗挽音不成.反倒被罗挽音打伤以至于沒有进入决赛.后來卷了他们院子里值钱的东西跑了.沒想到她如今倒是回到纳兰皇朝了.而且看样子……她似乎是背叛了自己的皇朝投入了侵略者的怀抱.

    罗挽音饶有兴趣地笑了.沒想到经年重逢.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择手段啊.为了权势地位.竟然连自己的国家亲人都可以背叛.果真是外白里黑的小白莲呢……

    那边纳兰海棠被突如其來的刺客给惊吓到了.本來想扑到刚刚亲热的男人身后躲藏的.不料对方却理都沒理自己一下.顾自穿衣服去了.她慌乱之下也只好找自己的衣裳穿了起來.也沒胆子去看刺客一眼.

    那侵略者穿好衣裳之后.淡定地请他们坐下.罗挽音等人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反正有龙宇寒这个逆天品阶的爱人在.她根本无惧任何偷袭和诈降.

    “你们想要什么.”侵略者单刀直入地问道.

    “玉玺.”见他爽快.罗挽音也很淡定地把自己的需求说了出來.她并不打算插手纳兰皇朝的事情.只要拿到玉玺就够了.

    反正等所有的东西集齐了.世界恢复原來的样子.所有的侵略者都会回到他们原本的位置.

    而她现在就算干涉了这件事情.把这个侵略者杀了.但还是会有下一个侵略者.毕竟现在结界已坏.这里随时都可能出现高阶世界的武者.所以她现在插手这里的事情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赶紧恢复世界才是关键的.

    那侵略者闻言二话不说.爽快地唤來宫中伺候的太监.命他去取來玉玺.

    纳兰海棠刚刚穿好衣服.便听到男人答应把玉玺叫出來的话.她脸色大变.冲过來说道:“不能给.玉玺代表了一国之君的身份.给了他们您就什么都不是了.”

    侵略者已经自封为皇.闻言他脸色一沉.警告地看了她一眼道:“这件事情不用你管.”

    她知道个屁.对于武者來说.玉玺这种代表性的物品是最沒有用的.唯有武力才能代表一切.就算玉玺给了他们又如何.只要他们不來抢自己的皇位.只要别人的品阶沒有自己高.就算自己沒有玉玺在身.也沒有人敢來冒犯.

    就算沒有玉玺.他也还是这个皇朝的王.

    但是纳兰海棠野心虽大.但毕竟沒有实力.一直窝在有限的大陆里.品阶也只是普通的黄品武者.因此眼界太小.根本无法理解他的思维.

    在她的眼里.玉玺就是一国之君的代表.如果丢了玉玺.那么他们的身份就不是名正言顺的.这让她如何甘心.她还要光明正大地坐上这纳兰皇朝皇后的位置呢.

    因此对于这个她绝不退让.她再次试图阻拦道:“皇上.咱们凭什么把玉玺给他们.他们都是刺客.您应该把他们都抓起來.”

    说着她看向來人.正要大喊抓刺客.待看清楚那几个刺客的容貌之时.却不禁惊愕地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呆住了.

    罗挽音沒有丝毫退避.直视她的目光.慢悠悠地笑着打招呼.“纳兰海棠.许久不见啊.”

    听到她的声音.纳兰海棠终于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她反应过來之后整个人像被开水烫了一样跳了起來.脸色有些狰狞地指着她:“是你.竟然是你们.罗挽音.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罗挽音颇有兴趣地笑了.歪头问道:“我为何不敢出现在你面前.”

    纳兰海棠突然反应过來.自己虽然发誓过.再次见面一定要她好看.但是自己到了如今还看不透这个女人的境界.代表她比自己厉害.她到底还是沒有办法亲自报仇.

    不过事到如今也沒关系了.只要能报仇一解心头之恨.不管是谁动的手都沒关系.

    她旁边的这个男人.也是夺了她父皇江山的男人就是她的靠山.她辛辛苦苦修炼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报仇雪恨.把昔日欺负过她的人都踩在脚底下.但是去龙族之地的机会错过了.她始终沒有办法令自己速度极快地提高品阶.本來她还以为报仇此生无望了.哪知天地变动.世界改变.所有的世界竟然融合了.也因此让她傍上了现在的男人.

    这个男人非常强大.他轻而易举就能杀掉十几个橙品武者.他如此强悍.正是她需要的靠山.她要得到他.这样她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权势了……

    她用美色勾引了他.让他帮自己夺下了这个江山.并且让昔日欺负过自己的人都承受了该有的报应.唯一遗憾的就是沒有找到罗挽音.不然也可以一报当日之仇了.

    沒想到老天爷如此照顾她.竟然还真的把罗挽音送到她面前了.今天就是她报仇雪恨的日子.

    纳兰海棠眼眶迅速浮上泪珠.白皙的脸上是一片委屈.她未语泪先流.看着身旁的侵略者嘤嘤哭了起來.

    那男人皱了皱眉.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罗挽音他们.见他们并沒有露出不耐的神色.才放心地吁了一口气.然后压住怒气小声地问道:“你哭什么.不许哭.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皇上.不是臣妾想哭.而是臣妾委屈啊……他们……臣妾认识他们……”纳兰海棠咬着红唇.表情好不可怜.

    那模样分明在告诉别人.这几个人她不但认识.而且还曾经欺负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