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六章 罗家纠缠
    “那一切就麻烦你了.”罗挽音微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

    龙宇寒揽着罗挽音的肩膀离开.经过金算子的时候侧头微微眯眼看了他一眼.眼神有着不容忽略的警告.直到后者收到他的眼神敛下眉不再盯着挽音的背影.他才不动声色地转过头移开眼神.

    直到他们的马车消失在了尽头.金算子才抬起头來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眼神弥漫着眷恋与不舍.

    他刚才敛下眉退让.却并不是怕了龙宇寒.虽然他承认.那个男人的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來.

    但是他选择低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惧怕.而是事到如今.他深知自己从头到尾都沒有一丝一毫的机会能够陪在她身边.那么不如一直保持在原來的距离里.看着她幸福.不给她招來麻烦和矛盾.这就足以让他心满意足了.

    马车里被布置的很舒适.罗挽音坐着坐着就有些睡意.她正琢磨着要不要先睡上一觉.这个时候马车却忽然停住了.

    与此同时.她听到了车外一阵喧闹声.其中还包括了女人的尖叫声和小孩的哭闹声.而且这些声音似是有些熟悉.

    不过罗挽音沒有细听.只是睁开了本來要合上的眼睛.微微蹙眉挑高了声音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驾马车的车夫是金算子安排的.据说为人靠谱可信.此刻他却在车外犹豫了一下.才敲了敲帘子.放低了声音说道:“小姐.是罗家的人……”

    “罗家的人……”罗挽音咂摸了一下.才反应过來所谓罗家的人应该是罗庸那一家子.

    她沉吟了一下.想到那日婉贵妃和她说的话.杜丰常篡位之后宣布.但凡有不服者都将和皇上和后妃一样关进天牢择日处决.朝中许多重臣为了生存都选择背主.投降在杜丰常下面.而罗庸一家人.就是率先投降的的领头人之一.

    后來杜丰常死.皇上重新掌权.念他们也是为了生存迫不得已而做出的选择.因此并未追究到底判他们死刑.而是抄家罢爵.让他们重新变成平名百姓.

    而据婉贵妃所说.这罗庸也摘下丞相的帽子.变成了普通的平民.甚至相府也被收了回去.如今只是一介平头百姓罢了.

    想起了这些.罗挽音微微挑眉.问道:“罗家的人怎么了.”

    车夫答道:“罗庸和其夫人还有千金拦住了马车.并且要求小姐下车一见.”

    罗挽音闻言仔细一听.终于让她分辨出了外面吵闹的声音.似乎确实是那奇葩一家子的声音.只是不知道他们为何要拦下自己的马车.她记得自己当初已经和罗庸断绝了关系了不是么……

    前往纳兰皇朝拿到玉玺的事情要紧.她并不想掺和无谓的麻烦中.而且特别不想再和罗庸那一家子有过多的纠缠.因此罗挽音摆手说道:“告诉他们.不见.让他们让开别挡道.”

    车夫闻言便明白了她的态度.于是在外面高声喝道:“都让开.别在这里挡道.这是天音郡主的马车.天音郡主说了不见就是不见.别忘了你们已经是普通百姓了.有什么资格要求见天音郡主..你们快让开.否则便要让侍卫來赶你们了.”

    “她凭什么不下來见老夫.就算她是天音郡主又怎么样..老夫虽然已经不是尉迟皇朝的相爷.但不管怎么说.老夫也是她父亲.她敢不下來见老夫.她的良心都去哪里了..”

    马车外传來罗庸怒吼的声音.罗挽音皱了皱眉.掀起床边的帘子.扫了一眼外面的情景之后.有些惊讶地挑高了眉头.

    啧.沒想到这一家子失去了相爷的名头.竟然变成了这个德行.

    此刻罗庸满脸怒容地站在外边.身上穿的还勉强是锦衣罗缎.但是梁秋怡和罗诺柔罗诺西几个女流.穿的便是普通人家的面料子了.而且罗诺柔手上还抱着一个哇哇大哭的男孩子.那孩子和她有几分相像.想來是这几年她不在的时候.对方已经成家生子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沒有见到孩子的父亲.唯有罗诺柔一个人抱着孩子站在大街上拦车……

    罗诺西眼尖.看到了马车窗户被掀起了帘子.她忙拉了一下身边的罗诺柔.还尖着声音喊道:“爹爹.在那边.你看罗挽音现身了.”

    罗挽音抽了抽嘴角.什么叫做她现身了.她又沒死.现什么身.

    龙宇寒劝道:“好了.别看了.让侍卫把他们打发了就是.和他们纠缠下去有什么意思.”

    罗挽音点头.正要放下窗帘.却被罗庸喝住了.

    “你个不孝女.老夫就站在这里.你不來请安就算了.还想避而不见..”罗庸扯开车夫.几步上前來到窗口.想要伸手进去把人抓住.

    罗挽音脸色一沉.避了开來还未说话.罗庸的手便僵住了.仔细一看.原來窗前多了一柄锋利的剑刃挡住了他的手.

    龙宇寒阴沉着声音.阴森森地说道:“你的手若是再试图伸进來.那么这只手不要便罢了.”

    “放肆.你是谁.敢这样和我说话.她是我的女儿.我拉她一下有何不可.”罗庸一脸怒气地说道.但终究不敢再冒犯.说到底他也是心虚不敢冒这个险.

    闻言罗挽音不怒反笑.表情惬意地靠在龙宇寒身上.眼神慵懒地扫过罗庸和罗诺柔等人的脸.然后慢悠悠地说道:“女儿.罗庸.你莫不是忘了.我和你早已断绝父女关系了.早在你还是丞相大人的时候.可是亲口说了和我一刀两断的.如今你落魄了.却又承认我是你女儿了.”

    罗庸闻言涨红了脸.顿时就想甩袖离开.奈何梁秋怡有眼色.瞬间就预估到了他的动作.急忙上前一步制止他的动作.并端着笑脸说道:“瞧音儿你说的是哪里的话.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的.当初你爹也是为你好.一时气不过才会说那样的狠话.这么多年來他也后悔了.就是一直拉不下脸來找你罢了.你身为子女应该体谅他的难处.就别再和他闹别扭了好吗. ”

    “是吗.我还以为是你们现在落魄了.沒办法才找上我的呢.”罗挽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哪里的话.你爹现在是落魄了.但是你作为子女.总不能看着他不顾是不是……要不是你爹也不会有你.你怎么说都不应该看着你爹不管吧……”梁秋怡干笑着说道.

    罗挽音也是对她的厚脸皮服了.她冷笑一声说道:“行了.别跟我扯这些大道理.早在当初他把我赶出相府的时候.我们就一刀两断互不相欠了.所以他是死是活跟我丁点关系都沒有.退一步说.他是我爹所以我该管他.那么你们呢.你梁秋怡、罗诺柔和罗诺西干我什么事情.若是我真的只负责罗庸一天三顿饭.然后多一分钱都不给他.你们自己负责自己.这个结果你们愿意看到吗..”

    梁秋怡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满眼怨恨.不甘心地说道:“可是我是你爹的继室.说到底你还是要尊称我一声娘的.你凭什么不管我.”

    “就是.你凭什么不管我娘.不止是我娘.还有我和我姐姐.我外甥你都得管.要不是你杀了新王.皇上也不会重新继位并且剥夺了爹爹的相爷之位.若不是因为相府败落.我姐姐也不会被姐夫休掉.带着外甥净身出户.都是你这个害人精导致的.你自己说你该不该负责.”罗诺西冲上來.满眼恨意地说道.

    罗挽音挑眉.原來是这样.不过这又与她何干.

    他们落得这个下场.都是因为罗庸自己选择背叛皇上投向杜丰常的原因导致的.而罗诺柔性格本來就骄横.她就不信她在夫家能收敛好性子.恐怕之前那人家一直不休她.不过是惧怕相府的权势罢了.如今相府败落.她夫家才会终于不再忍气吞声选择休妻吧..

    罗挽音不耐烦和他们做无谓的纠缠.时间有限.她不愿意把宝贵的时间放在他们身上.因此她丢给罗诺柔一个钱袋子.冷声说道:“看在这个无辜小孩的份上.这些给你们渡过难关.你们拿了东西就赶紧离开.别再阻拦我的路.要不然我把东西收回來.一分都不给你们.再让侍卫把你们赶走就是了.”

    那个钱袋子里面装的都是一些金叶子.金豆子之类的东西.若是他们一家子省吃俭用一些.估计能用上一两年.这两年间若他们还是放不下身段寻找生存的方法.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罗诺柔接住钱袋子打开一看.顿时面露喜色.又听到她的话赶紧二话不说就抱着孩子跑开了.

    梁秋怡本來还想再纠缠多磨一点好处.但想到罗挽音说的侍卫又有些忌讳.她犹豫了几下看向罗诺柔消失的方向.想到罗挽音给的那个钱袋子还在女儿手里.再拖下去万一她拿着银子跑了就麻烦了……

    梁秋怡想到这里就沒再犹豫.最终咬了咬牙还是放开罗庸的手.转而拉着无措的罗诺西先去追大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