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三章 侵入者的真面目
    罗挽音本來是打算先在郡主府落脚的.但既然郡主府已经被控制了.她便改变主意.决定先进宫一趟.不仅是因为担心婉妃的处境.更是想知道这个想要擒她报仇的人是谁.

    一家三口一起來到皇宫.他们并未惊动侍卫.先行进宫一探.

    罗挽音先去的是婉妃的宫殿.但发现她宫里的人都易了主.取而代之的是几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她分不清这些人是以前皇帝的妃子还是如今这个所谓的“新王”的宠妾.因此她便直接抓了个看起來比较老实的宫女到假山后边审问起來.

    那宫女沒想到自己在宫中都会遭遇被劫持这种事情.整个人都吓得抖抖瑟瑟.一边浑身颤抖一边带着哭腔说道:“你们想干什么.放过我求求你们了……”

    罗挽音皱了皱眉.稍微松开她一些说道:“好了.不用害怕.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们知道了我们想知道的东西就会放你走的.”

    宫女闻言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整个人还是处于紧绷的状态.连头也不敢抬起來.战战兢兢地问道:“你们要问什么.请尽管问……”

    罗挽音也不废话.直接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題.“以前这里住的婉妃娘娘呢.她现在去哪里了.”

    那宫女见他们是为了找人才混进皇宫抓自己的.终于真正松了一口气.她小心翼翼地说道:“婉妃娘娘早就不住这里.自从她剩下十七皇子.就被皇上抬为婉贵妃.然后搬到凤鸣宫去了……不过你们现在就算去凤鸣宫也找不到她的.因为新王上位之后.把皇上以前喜爱的妃子连同皇上一起关到地牢里去了.而那些不怎么受宠的.反倒被新王留了下來……但是你们放心.虽然他们被关到地牢去了.但是人却很安全.听说只是受了点苦.新王本來是想等到登基之后才把他们全部斩首示众的……”

    罗挽音眉心蹙起.“那十七皇子呢.”

    “十七皇子和婉妃娘娘一起.也被关在地牢……”宫女怯怯地说道.

    罗挽音心里涌起一把火.按时间來说.这十七皇子这个时候还不到二岁.他小小年纪却要沦落到地牢去受苦.这让为人母的她感觉很心疼.

    她想.自己都如此心疼了.那么身为人母的婉妃.恐怕会比自己更心痛吧……

    罗挽音想到这里感觉到一阵心浮意躁.对于婉妃她一向是尊敬有加的.毕竟她是这具身体原主人母亲的唯一闺蜜.而且她还曾经将自己笼罩在她的羽翼之下庇护.如今她和她的孩子出事.她心里也很担忧.

    龙宇寒揽住她安抚道:“别急.都进去那么久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先把人收拾了.才方便救人.”

    罗挽音也知道是这个理儿.擒贼先擒王.只有先把那个所谓的新王给收拾掉了.接下來的事情才更加方便.

    三人放走了宫女.也沒有惊动侍卫.直接往皇上寝殿而去.

    这个时候正是午休的时候.想來那个“新王”也应该正在休息才对.

    而他们沒有预料错误.“新王”确实正在午休.而当罗挽音看到那个所谓的新王之后.她顿时就无语了.

    因为这位“新王”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武者联盟的盟主杜丰常.

    难怪他会说要抓住自己一雪前耻了……

    当初他们在凶兽领地之时他伤了罗小宝.而她则盛怒之下为兔崽子报了仇.杜丰常也被狼王重伤甚至差点失明.后來他却被黑市的人救起而沦落成为地下武者.沒有料到如今世界大变.他却带着仇恨回到了大陆.甚至控制了皇宫.还妄图擒获自己报当初之仇……

    罗挽音和龙宇寒他们是悄无声息地溜进寝宫的.而杜丰常如今的品阶才是人品巅峰.比起罗挽音他们來说差得远了.因此他根本沒有发现有入进來.

    罗挽音只觉得好笑.在她看來这些都是杜丰常为自己找的借口.他有野心有yuwang.当然会想尽一切借口來堂而皇之地抢夺江山.当初他组织武者前去龙族之地是如此.如今他也是如此.这一切都不过是他贪图权势的借口罢了.

    如今罗挽音想要杀杜丰常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罢了.然而她却不急着收拾他.而是悄悄地退出寝殿.來到御书房内.

    她翻找了几下很快便找到了玉玺.它藏的不深.或者说杜丰常根本就沒有用心把它藏起來.

    因为对于他來说.玉玺并不是一件重要的东西.虽然对于一国之君來说它很重要.但是杜丰常崇尚武力.他认为就算玉玺不在自己手上.只要他够强.就沒有敢來挑衅他.

    反对他者杀.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他便可以霸占了这整座皇宫而无人敢反抗.因为在大陆里面.在尉迟皇朝里.暂时还未有人能比他的品阶要高.

    罗挽音找到玉玺之后安心了.把它放进空间之后便和龙宇寒父子一起又回到了杜丰常所在的寝宫.

    这回她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光明正大地收拾掉守门的侍卫.然后闯进里面去的.

    杜丰常虽然抢了皇宫当上了皇帝.但是警戒心竟然还沒有降低.在听到寝宫外面喧闹的时候便即刻睁开了眼拿上了武器.

    然而这并沒有什么用.当他看到來人是罗挽音一家子之后.他瞬间露出了一丝喜意.眼中泛出仇恨的光芒.然而当他又留意到.他面前的这一家三口品阶都不是自己能顾看透的之后.他的心瞬间凉了下去.

    他有一种预感.自己今天或许活不下去了.

    在这种非常预感非常强烈的情况下.杜丰常反倒镇定下來了.左右都是一死.他何必还要让自己再委屈求全.表现地像个懦夫呢.

    他冷笑一声.放下手中的武器坐了下來.慢慢地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眼神像毒蛇一样看着他们.阴测测地说道:“大驾光临.何不坐下來喝杯茶.”

    罗挽音嗤笑一声.挑高眉头说道:“谢谢.可惜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你身上.跟你喝茶我担心晚上会恶心得吃不下饭.”

    杜丰常脸色阴沉.用毫不掩饰的恶意目光盯着他们.语气恶毒地说道:“那真是可惜了.我的目的可不是想让你恶心.而是想把你们一个个给毒死呢.”

    罗挽音顿时默然.她再迟钝也感觉到杜丰常有点不正常了.她看向龙宇寒和罗小宝.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狐疑的神色.

    杜丰常却像是沒看到他们的疑惑一般.顾自喝了一口茶.满眼不甘地看着他们.语气怨恨.“我杜丰常本來是何其荣耀的人.身为武者联盟的盟主.旗下有着众多子弟听命.但是自从遇见了你们.我便开始倒霉.不但失去了威信.最后险些失明不说.还差点丢了性命.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若不是有你们的存在.老夫的成就定然比现在要高.又怎么会甘心屈居这小小的尉迟皇宫呢.是你们害了老夫.是你们害得老夫不得不卖命黑市.这才浪费了老夫这么多年的时间.如果上天再给老夫一次机会.老夫定然要先杀了你们.然后想办法收服龙族之地.当上族长再突破三千小世界.”

    “……”对于他做梦般的话.罗挽音一家三口俱露出无语的表情.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他.

    龙宇寒沒耐心听他废话.上前一步正想要把这个啰嗦的人给结果了事.不料他脚还沒迈出.就见杜丰常毒蛇一般的眼睛里缓缓流出鲜血.不仅是眼睛.还有他的鼻子耳朵嘴巴.皆同时溢出了鲜血.

    罗挽音愕然地看着杜丰常.她根本沒想过他会这么容易放弃.连挣扎反抗或者寻找机会逃离的想法都沒有.直接就先自尽了事了.

    她又哪里知道.杜丰常在看到他们的品阶之后那一瞬间.他心中就翻涌而过千百种想逃走的计划.然而却顷刻间被他否决了.

    他比谁都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这次逃不过了.先不说他们有仇在先.他夺她府邸关了她在乎的人在后.不管如何.这个女人都不会放过他的.

    在凶兽领地那一战之后.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女人有多么的狠心.只要她下定了决心.她可以杀人不眨眼.跟一般的女人根本有着天壤之别.

    所以反正左右不过一死.可是哪怕是死.他也要死的有尊严些.

    他宁愿死在自己手中.也不愿意死在罗挽音手上.

    此刻杜丰常七窍流着黑色的毒血.眼神却还是一片狰狞和阴毒.他露出恶魔般的狞笑说道:“我等着你们.我在地狱等着你们.你们害了我.早晚会不得好死.早晚……早晚会和我一样……等着你们……”

    他慢慢地咽下了剩下的话.睁着还带着不甘和恶毒的眼睛.倒在桌子上动也不动了.

    罗挽音有些不可置信.走上前去试探了一下.确认他不是装蒜之后.又摸了一把他的脉门.顿时就无语了……

    她沒有料到杜丰常竟然会真的自杀.这都什么事情啊.她都还沒有放大招呢.他就自己承受不住压力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