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二章 企图勾引
    徐婉秋话还沒有说完.龙宇寒便掠过她直接离开.朝罗挽音的方向走去了.留下还带着一丝羞涩笑意的徐婉秋僵立在原地.

    半响.她回过神來.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整个人像被一盆冷水泼过一样清醒过來.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情.她竟然当着尉迟杨的面前企图去勾搭其他男人.

    徐婉秋心里一阵恐慌.倒不是怕别的.她就是怕尉迟杨如果生气了.会在这个时候丢下她.那到时候她要怎么在这个到处是高级凶兽的地方生存下去..

    而且看样子那个男人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沒.她若是想勾搭他恐怕是沒什么希望了.如果尉迟杨发现了她的心思对自己产生隔阂.那她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一时之间.徐婉秋心中后悔不已.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会忽然被猪油蒙蔽了心.好像看到那个男人帅气俊美的样子之后就鬼迷心窍了.奢望他能看自己一眼.能和她说说话.若是他能回应自己一句给她一个眼神.她就能感觉整个人都飘起來一样.

    事到如今.她后悔都沒有用了.最重要的是试探一下尉迟杨的态度.看看他是否真的生气了.

    徐婉秋打定主意.脸色略带讨好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看着尉迟杨问道:“杨.你受伤了.我帮你上点药吧.”

    尉迟杨脸色如常地摇了摇头.声音平静地说道:“谢谢.不用了.我自己來.”

    徐婉秋见他好似并沒有生气.看來应该是沒有对自己刚才的行为多心.她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又恢复原本有些骄纵的模样.委屈地说道:“可是你看.我身上好多地方受了伤.好疼啊……”

    尉迟杨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疗伤药递给她.淡淡地说道:“你找个隐蔽安全的地方上药吧.”

    徐婉秋一噎.有心再撒娇贴上去.但是想到罗挽音还在不远处.为了不让她看笑话.她只好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之后气呼呼地接过伤药.然后转身便离开了.

    这个男人真是不懂风情.她要的是他的安慰和他贴心地亲自上药.而不是他沒有感情的赠药.

    尉迟杨确认徐婉秋并未走远.而是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背后上药之后.便也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里.靠着树木的遮挡宽衣给自己上药起來了.

    他并非是沒有留意到刚才徐婉秋的表现.而是这跟他沒什么关系.他本來就打算回去大陆就和她解除婚约关系的.因此她想做什么都和他无关.

    更何况.她企图勾引的人……是她的夫君.若是徐婉秋真的能成功.对于他而言说不定会更高兴呢……

    龙宇寒回到罗晚秋身边.有意无意地求表扬之后.便在罗挽音无奈地夸奖之下继续启程了.

    这是罗挽音的要求.她经过刚才的惊人发现之后.做出了一番深思熟虑.最终为了担心婉妃那边还另外出现变故.因此便决定要更加加快脚程.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尉迟皇朝.所以他们随意地吃了点东西之后.便马上启程赶路了.

    而上完药的徐婉秋见到他们离开了.急忙拉着尉迟杨也要追上去.“杨.我们也赶紧启程.那个男人那么厉害.由他们开路我们在后面就安全了.”

    尉迟杨摇头拒绝了.“沒必要这样子.我会保护好你的.”

    徐婉秋眼见前面的马车都快要跑的沒影了.她急得跺了跺脚.极力控制自己焦急的语气说道:“我不是担心你保护不好我.而是我们现在不是赶时间么.你看京城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早点回去也可以确保家里人的安全呀.你不是也担心皇上会不会出事了吗.现在既然他们愿意清理障碍走在前面.那我们跟在后面不就可以快点回到京城了么.再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之前他们不也是跟在我们身后吗.那我们那时候也沒说什么啊.就是大家互相照应罢了.他们比我们强.走在前面也是应该的嘛.”

    尉迟杨皱着眉头.不太愿意干这种在后面捡便宜的事情.尤其是需要凭靠她的男人來开路这种事情.让他心里有些别扭.但在徐婉秋的狡辩之下他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同意了.

    罗挽音对于他们跟在身后这种事情并沒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本來也是.对于她來说这才叫做真正理智的选择.

    不管在什么时候.安全是第一重要的.其他什么都可以暂时先放下.跟生命比起來.其他什么东西算不上事情.

    换做是她.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比如说之前她就是这样.既然前面有人有能力开路.那既然可以省了自己的事情.她又为何不在后面乐得清闲.而是要跑到前面刷存在感呢.

    而如今尉迟杨他们这个选择.做的是相当正确的.因为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凶兽领地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凶兽领地了.现在多了那么多三千小世界而來的凶兽.如果不是龙宇寒在前面开路.他们的速度不会如此之快.也不可能会毫发无伤地平安度过这块危险区域.

    若是尉迟杨单独领着徐婉秋经过这里.恐怕九死一生都是轻的.

    不管怎么说.在龙宇寒有效率的开路之后.他们很快便平安回到大陆.然后一行人又一前一后地赶路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京城.

    罗挽音回到京城直接來到郡主府.只可惜她沒想到那个霸占了皇宫的强者竟然连郡主府都沒有放过.她回到她的郡主府竟然被人拦住了.而且还说这已经不是什么天音郡主的府邸了.就连以前守门的侍卫.都换了一批武者.

    罗挽音眯起眼.看着面前拦住她的两个侍卫.语气轻得不可思议.“你们的意思是.这个地方已经被新王回收了.不再属于天音郡主了.”

    那两个侍卫看着罗挽音的眼神充满了惊艳.回过神來之后两人对望了一眼.又转头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她.沒有回答她的话反而问道:“这关你什么事情.莫非你就是天音郡主.”

    罗挽音还未说话.龙宇寒却被他们肆无忌惮的扫视目光给激怒了.他眼神骤然一冷.周身的气息冰寒到极点.两个侍卫还沒有反应过來.一个就被扭断脖子而死.另外一个被掐住喉咙.眼看也接着得到同样的下场之时.却被罗挽音及时给阻止了.

    罗挽音拦住龙宇寒的动作.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他放开眼前的人.

    龙宇寒抿了抿唇.按照她说的去做了.

    那个侍卫被龙宇寒紧紧地掐住喉咙.脸色早已憋的紫红.刚才差点就一口气顺不过來死了.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了空气.他忍不住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吸起气來.还被呛的直咳嗽.

    罗挽音淡定地看着他.等到他缓和过來稍微平静一些之后.才慢悠悠地看着他开口道:“好了.现在开始.我问你答.有问題吗.”

    那侍卫死里逃生.早已明白这个女人身旁那个男人的可怕之处.那就是个夺命阎王爷.他得罪不起.哪里还敢不答应.于是急忙点头.惊慌地说道:“郡主请问.郡主请问.”

    罗挽音动作一顿.微微眯眼看他.“你还认得我是谁.”

    “奴才是猜的.”那侍卫眼神充满恐惧.急忙解释道.“因为听说这郡主府本來的主人是个绝色大美女.而姑娘您长得跟天仙儿一样漂亮.所以小的就猜测您应该就是这儿的前主人天音郡主.”

    听到侍卫夸赞罗挽音的话.龙宇寒的脸色愈加黑了.若不是挽音还要留着他问话.他恨不得一掌把眼前这该死的男人给拍死.

    罗挽音闻言却是若有所思.她挑眉饶有兴趣地笑了:“前主人……你的意思是.这郡主府不属于我了.”

    那侍卫战战兢兢地回答:“不……小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现在皇宫已经改朝换代了……以前的皇帝早就被打入天牢了.现在是新王的时代……而且……而且新王还下过旨意.若是天音郡主回來了.必须马上报告给新王.他……他说要把你抓起來一雪前耻……”

    咦.感情这新王还是她认识的主儿.

    罗挽音略感惊奇.倒是感觉有些意思了.

    这入侵者霸占了皇宫自拥为王不说.竟然还知道自己是天音郡主的.那么想來应该不是三千小世界而來的入侵者.那么.究竟是谁和她有仇.又知道她的身份的呢……

    罗挽音的脑海里快速闪过几个人选.不过她却立马丢在一边不去深思了.反正她马上就可以进宫一探究竟了.何必去浪费脑细胞呢.

    面前的人沒有了留下的价值.龙宇寒二话不说就取了他的性命.罗挽音皱了皱眉.觉得他不过是一个棋子根本沒有取他性命的必要.然而人都已经死了.她也只能把话咽了回去.

    算了.反正人都死了.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下次还是在他出手之前先把人拦下吧……

    罗挽音一向不是什么仁慈的人.但是她也有原则.对她來说只要不触犯到她底线的人.她也不会仗着自己的能力随意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