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章 冰块的情话
    尉迟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以为这是自己做梦.他不着痕迹地捏紧拳头.感觉到指甲陷入掌心的刺痛感之后.这才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他竟然在有生之年再见到了她……

    她现在就坐在角落里依旧倾城绝色.笑靥如花.只可惜那些笑容不是给他的.而是为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她的夫君而笑.

    此刻他们一家三口坐在角落里用餐.他们之间的温馨气氛似乎无人可以插入.

    那气势强大的男子浑身散发着冰寒气息.但在面对她和她儿子的时候.却是面露温柔之色.还会贴心地为她一一布菜.她甚至连筷子都不用拿.只要张嘴便能享受到美味的饭菜.那男人非常细心.通常是一口肉一口菜轮着喂.每隔几次喂菜之后.还会贴心地端起茶水让她喝一口缓解口中的咸味……

    这些不经意的细心.都是她夫君给予她的温柔.给予她的体贴.可以看得出來.那个男人对她相当的好.好到令他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违和感……

    这代表那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都是他习惯性的行为……

    尉迟杨看着角落里其乐融融的一幕.身体久久地僵住.恍惚间竟然回忆起从前.

    他和她也曾有甜蜜的时候.只是那时候的自己却从來沒有对她如此体贴过.虽然她身为尉迟皇朝第一美人.但是自己却自持身份.认为自己堂堂王爷的身份配她足足有余.因此在这些小事上从未如此贴心过.甚至自己还有些大男子主义.很多时候都是她在贴心照顾自己.

    原來离开了自己.她竟然可以过的这么好.完全不用委屈求全么……

    尉迟杨苦笑着收回视线.看到徐婉秋担忧惊慌的眼神.他顿了顿说道:“赶紧吃吧.吃完咱们就离开.”

    徐婉秋闻言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就生怕尉迟杨对那个女人还余情未了.既然他沒有娶打招呼的意思.那她当然也不会傻到跑去罗挽音面前刷存在感.

    于是她赶紧点头.在小二上了菜之后难得沒有慢慢享受.而是加快了速度尽快填饱自己的肚子.这样才能尽快和罗挽音沒有交集.她才不会产生会失去面前这个男人的危机感.

    不过说起來.罗挽音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呢.从背影看他的身形似乎挺强壮的.一般男人身材好的容貌不至于太丑都不会难看的.而且他看起來似乎周身的气势也很强大.就是不知道他和杨到底谁强一些……

    徐婉秋边吃边琢磨.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罗挽音这个女人.怎么走到哪都能吸引优秀的男人呢……

    她不愿意承认.其实自己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的气场比尉迟杨的还要大.她明明就发现了.那个男人其实是比尉迟杨还要厉害的强者.可她就是想自欺欺人.不想承认自己又输给了罗挽音.

    徐婉秋想了半天.最后坚信这只是因为罗挽音幸运.长了一张勾人的狐媚子脸.所以这辈子才会那么好命地总是遇上出色的男人围在她身边.

    她加快速度随便吃了两口东西.然后便说道:“我吃饱了.我们快走吧.”

    不管罗挽音怎么样.至少她要抓紧眼前这个男人不放.千万不能让她有机会再把杨也勾引走.

    尉迟杨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刚动了几筷子的饭菜.又不着痕迹地望了一眼角落里的某人.随即沉默了片刻.然后点头说道:“那走吧.”

    能再见一面已是奢侈.他不能够太贪心……

    尉迟杨离开酒楼之前.还是忍不住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角落里的罗挽音.只可惜见到的只有她笑意盎然的侧脸……

    别看了.再看也是沒有希望的.何必让自己产生无谓的痛苦与悲哀呢……

    尉迟杨自嘲地笑了笑.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扭过头大步离开了.

    罗挽音自然注意到了他们的离开.不过她却沒有放在心上.更沒有想到他们很快就再见了.

    此时正是响午当头.罗挽音他们赶了一上午路.便想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再继续赶路.不料下了马车透气之时.却见到不远处的树荫下也停着一辆马车.而从马车上下來的两个人正是尉迟杨和徐婉秋.

    罗挽音默然.片刻之后便猜到了前因后果.想必他们也正往凶兽领地而去.也正是打算回尉迟皇朝.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巧又撞上了.

    “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那个男人似乎是你曾经的未婚夫.”

    身后忽然传來幽幽的声音.罗挽音被他幽怨的语气给惊悚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无语地转身看了浑身散发着怨气的龙宇寒.这巧合又不是她造成的.他干嘛一副幽怨的模样……

    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罗挽音淡定地说道:“是啊.尉迟皇朝三王爷.你记性真好.”

    龙宇寒冷哼一声.但凡和她有关系的.他又岂会轻而易举地忘记.

    他还记得那个该死的男人叫做尉迟杨呢.之前在客栈的时候看到他出现在挽音面前.他就有种让人永远消失的冲动了.现在他又出來刷存在感.这是在逼他不着痕迹地把情敌给干掉么……

    罗挽音看到他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整个人的气息都散发着“我不开心”四个字.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想來应该和我们一样.是往大陆去的.不必在意他们.不过是顺路罢了.”

    顺路……

    龙宇寒眼眸一暗.顺路的意思是.这一路他还要看着这个碍眼的男人很久.代表着这个以前差点成为自己娘子丈夫的人.需要经常在他们面前晃荡么……

    想到这个几乎是事实的可能.他几乎都有种冲动.马上去把那个男人给宰了.管他什么三王爷.管他什么只是顺路.对他有一丝威胁的人就该马上除掉……

    罗挽音发誓.在刚才的一刹那.她绝对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气从身旁的男人身上散发出來.她扭头冷冷地瞪了一眼龙宇寒.语带威胁道:“沒我允许.不许去杀他.我们走我们的路.他们过他们的桥.我不希望肚子里的宝宝还沒出生.你就要为她增加杀孽了.”

    提到她肚子里的孩子.龙宇寒的气势马上就软了下來.他收起满眼的戾气.略有些委屈地说道:“你就这么在乎他的死活么……”

    罗挽音翻了个白眼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个滥杀无辜之人.他和我又沒有深仇大恨.我何苦害他丢了性命.”

    她一向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可尉迟杨之于她而言.既无冤无仇.也无恩可报.她又怎么可能看着龙宇寒为了她去造杀孽.

    虽然说她不信佛不信命.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觉得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无吧.

    龙宇寒听到她否认的话.心里的醋味才散了一些.他心情略好地点头.痛快地应道:“那好吧.听娘子的.你说不杀就不杀.”

    罗挽音听到他那一声娘子顿时就感觉到鸡皮疙瘩都起來了.她满脸黑线地看了一眼龙宇寒.默默无语地转身又进了马车.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龙宇寒是越來越肉麻了.

    以前还好些.大多都是用行动來表达他对自己的情意.但是现在他不知道从哪里学來的这些渗人的招数.甜言蜜语和爱称总是不时地蹦出來.以为这可以时刻地表达他对自己的爱意.

    但他却不知道.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和他说出的甜言蜜语十分不搭配.总让她觉得遍体恶寒.

    她又怎么知道.龙宇寒变成这样都是她的好儿子罗小宝教的.

    此刻龙宇寒就看着罗挽音的背影眼神略茫然.有些不太理解她刚才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似乎和儿子说的不太一样啊……

    小家伙不是说.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吗.他说的越多情话越肉麻.挽音不是就会更高兴更感动吗.

    为什么他感觉到的情况似乎不是这样子的.好像每次他说了甜言蜜语或者亲热地叫挽音娘子之后.她都会用一种无语的眼神看着自己..

    龙宇寒眨了眨眼.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丝丝茫然不解.看起來竟然格外的萌.

    他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最后也沒得出什么结论.只能归于或许是自己平时太少对她说甜言蜜语了.以后要多加强.经常多说一些情话.这样她习惯之后或许就会感动了……

    龙宇寒心中有了结论.心满意足地进了马车去了.

    不远处徐婉秋和尉迟杨也都看到了他们.尉迟杨是满脸复杂的神色.而一旁的徐婉秋简直就是又惊又气了.

    沒想到她都提前离开了.结果又撞上他们了.难道罗挽音真的就是个瘟神吗.自己怎么躲都躲不过.

    还有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沒想到他竟然长的如此俊美.差点就把她的心也勾走了.

    若不是她身边已经有了尉迟杨.或许她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爱上那个男人.去把他抢过來了.

    不过也幸好那个男人长的如此好看.身材也好.这样才能牵制住罗挽音.她才不会跑來勾引自己的男人.否则若是她还是孤身一人.沒准又会勾三搭四.把杨的魂魄也不知道勾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