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七章 新生命的存在
    随着千幻惊恐的声音.罗挽音和罗小宝也随之看去.当看到摔倒的虞城和他所处的环境之后.两人的瞳孔迅速紧缩一瞬.罗挽音二话不说就要发出致命的攻击击毙那只食髓鸟.然而有人的动作比她更快.

    亦或者说.这个人一开始就掌控了所有情况.并预料到他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

    随着食髓鸟凄厉的尖叫声.它的身体被七彩的光束斩成两截.鲜血从它身体里喷溅而出.从头到尾射了虞城一整身.

    食髓鸟的眼神里还残留着即将得到食物的欣喜之意.它还想再扑腾着翅膀去把眼前的美味给吞进腹中.只是不管它再怎么动.都无法再扑腾它那双飞的很快的翅膀了.它只是瞪着虞城的方向.不甘地失去了气息.

    虞城整个人还处在惊愣的状态中.直到千幻冲过來摇晃他的身体.连声追问他有沒有事情之后才反应过來.后怕不已地拍着自己的胸膛.一边擦着自己额头泛起的冷汗答道:“沒事沒事.我沒事……”

    千幻闻言拿出手帕擦干净他脸上的污血.然后又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确认他是真的沒事之后才大怒地推开他.大声怒喝:“你他妈是疯了吗.不好好呆在阵里面跑出去找死干嘛..是嫌命太长了吗.如果是的话你告诉我.不用你送死.我就可以一刀帮你了结掉.省得你又怕又要找死.”

    虞城被千幻兜头而來的轰骂给炸傻了.半响才呆呆地答道:“我沒有想要找死啊.食髓鸟那么恐怖.我怎么可能去找死嘛.要找死也不选择这样的死法啊.生生地被吸取脑髓而干至死.那么恐怖的死法谁会选择嘛……”

    罗小宝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像个小大人似地叹了口气.对他说道:“唉.虞叔叔.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贫嘴.你沒看娘亲和千幻叔叔都快吓死了啊.小心惹恼了他们.以后做什么活动都不带着你.你就一个人待着发霉吧……”

    虞城听到后果的严重性.顿时委屈了.瘪嘴说道:“又不是我想这样的.我真不是故意寻找刺激.是龙宇宣推了我一把.我才掉出阵法外面的.人家也很害怕的好吗.刚刚差点就死于非命了……”

    罗挽音看到他瞳孔里确实还有未褪去的惊恐之色.又听到他说的话还有他语气里的委屈之意.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怒意.她眼神冰冷地看向龙宇宣寒声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龙宇宣不慌不忙地看着她.悠闲镇定地反问:“什么什么意思.”

    “你这个混蛋还敢装蒜.你敢说你刚才不是故意假装脚步不稳.然后趁机把我推出阵法外面的.你这个杀人凶手.就是想趁机害我.你这是杀人未遂.这是犯法的.”虞城抓狂地大叫.

    龙宇宣继续不慌不忙.慢悠悠地替自己辩解道:“第一.我沒想趁机害你.我要真想害你.刚才就沒必要救你;第二.你是从哪里听來的杀人犯法这样的条例的.在武者的世界是强者为尊的.哪怕我是真的杀了你也不犯法.更别说杀人未遂了.再说我压根就沒想杀你.”

    虞城被他的话噎住.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他说的沒错.其实他知道他对他沒有杀意.他就是对自己故意要和挽音一起來寒极之地还有平时有意无意做电灯泡打断他和挽音说话的事情怀恨在心.寻找机会故意吓唬一下自己罢了.怪只怪自己不争气.竟然如他的意被吓到了……

    他被气的无语凝噎.罗挽音这边听了龙宇宣的解释之后周身冰冷的气息消散了不少.但眼神还是略带寒意.冷声说道:“他们是我的朋友.也是因为我才会跟着來寒极之地.不管如何.我都要保证他们的安全.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会有下次.哪怕你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或者只是无聊想要找点乐子.我都不希望你恶作剧在他们身上.否则雪种到手之后.我们立即分道扬镳.从此还是做回陌生人的妥当.”

    龙宇宣听到她略带警告的语气眼神不自觉地阴沉了一下.瞬间又散去.漫不经心地说道:“好吧.既然是挽音你开口了.那这种玩笑我以后不开便是了.”

    罗挽音听到他的保证.也不再纠缠此事.回头看到虞城满身的脏血.忽然感觉到有一丝异样的感觉涌了上來.她忍着不适感说道:“你身上沾了血.要不要清洗一下换身衣服.”

    虞城后怕的余韵已经过去.他擦了擦冷汗站起來拍了拍衣服.满不在乎地说道:“沒事.反正等会估计还有的打.等休息的时候再换好了.”

    他站起身來的时候.一股冰寒的风夹杂着血腥味冲进罗挽音的呼吸.她不适地后退几步.压住胃里翻滚的yuwang.不动声色地说道:“哦.那好吧.我们继续前进吧.”

    等大伙都往前走的时候.她有意落在了后面.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她刚刚是怎么了……怎么会忽然感觉到不舒服呢……

    好像闻到了血腥味之后才有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挽音想的入神.沒有留意到罗小宝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她旁边.“娘亲.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罗挽音本來正想到关键的地方了.感觉到脑海里闪过一道光.她正要仔细深究的时候却被罗小宝打断了.她无奈地看了一眼兔崽子.叹了口气说道:“沒有.现在已经好了.”

    或许刚才只是自己的错觉吧.如果沒有确实的证据证明自己身体有问題.她不想惊动兔崽子.

    这段时间以來他为自己操心的够多了.相思蛊才解开沒多久.她不想让他再陷入无谓的恐惧当中.最后虚惊一场让他白白担心.

    罗小宝闻言狐疑地打量了一下她有些苍白的脸色.不确定地问道:“真的吗.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你千万不许隐瞒人家啊.”

    罗挽音浑不在意地答道:“得了.你娘我能有什么事啊.就是觉得刚才的场面有些恶心.所以脸色不太好看.好了.快跟上吧.”

    罗小宝闻言有些疑惑.比这更恶心的场景娘亲都见过.怎么会看到区区的血溅到人身上就感觉不舒服呢……

    他可还记得.以前娘亲最喜欢的就是挖死人的脑髓寻找晶核的啊.那红白相间的场面可比刚才那画面小儿科多了.

    不过这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他并沒有深思.仔细观察见娘亲神色不像说谎之后.便放下心來加快脚步追上队伍.

    罗挽音也沒有再多想.反正不适的感觉已经消失了.她也就沒有必要再深究了.估计刚才那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想到这里.她便把这件事情丢到脑后.跟上队伍继续前进.

    她把这件事情当做是一件小事丢过.然而事情沒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当他们再一次遇上來袭击的妖兽并大战三百回合之后.她看到那满地的鲜血和妖兽肢体却忍不住胃里一阵阵的泛酸.顿时忍不住弯腰恶心干呕了起來.

    也就在她干呕的那一瞬间.她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这个猜测甚至压住了她的恶心.让她忽略了自身的不适.倏然脸色震惊地站直了身体.

    “娘亲.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罗小宝看到她恶心难受的样子.跑过來满脸担心地看着她问道.

    “等会.”罗挽音前世是中医.因此二话不说给自己把脉了起來.等确认了自己心中的猜测果然是真的只会.她苍白的脸色染上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虞城见状感觉不妙.以为她得了什么怪病绝症.不觉着急地问道:“怎么了呀到底.挽音你有什么不舒服要跟我们说啊.大不了我们不去了.取什么雪种啊.你自从到了这冰天雪地之后就感觉脸色一直很苍白.这里一定不太对劲.我看还是安全最重要.至于那个什么鬼人情.咱们以后慢慢还总行的.”

    龙宇宣听到他的话却一点都沒有生气.反而神色难看地点头附和道:“对.雪种的事情不急.我自己去也行的.你不舒服就回去吧.先回缥缈宗好好养养身体.身体最重要.”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本來他一个人來取雪种他也有七八成的把握可以得手.但他为了想增加和挽音的独处机会却借着机会要求她同行.这下好了.非但独处的预谋沒有得逞.还导致挽音身体出了毛病.他真是悔不当初.

    然而罗挽音沉默了良久.却忽然叹了口气说道:“我沒事.我们继续走吧.”

    “娘亲.”罗小宝闻言急红了眼睛.他生气地叫道:“你要是生病了就要和我们说.不要自己一个人硬撑着.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人家怎么办呀..”

    罗挽音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什么.最后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柔声说道:“娘亲真的沒事.娘亲只是……发现了一个新生命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