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三个条件
    此刻他一张老脸满是恳求地看着罗挽音.坚定地说道:“姑娘.此事是因老夫弟子而起.他犯下这等恶行.老夫无法替他分辨.也替他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和内疚.但不管如何.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算做了天大的错事.他也始终是老夫的弟子.都说子不教师之过.他所犯下的错事.一切后果都由老夫來承担.老夫今日舍下老脸.只求能替我这徒儿偿命.以还姑娘夫君被杀之仇.万望姑娘能网开一面.放他一条生路吧.”

    罗挽音面无表情地听完诸长老的话.看着他颤巍巍跪着的身体.久久沒有说话.

    大殿内继续一片沉寂.所有人都无声地等待着罗挽音的答复.众人各有心思.一时之间气氛凝重极了.

    唐铁书见状心思微动.正想再借机挑拨一下罗挽音与他们之间的仇怨之时.张浩联却先他一步开口了.

    “师傅.您起來.”张浩联面具下的脸已经是泪水模糊.他也跪了下來.一步一步挪到师傅的面前.扶着他的双手要他站起來.声音颤抖着说道:“师傅.您养我育我这么多年.自小教导我为人处事要正直.但徒儿却辜负了您的信任.非但不听教诲做下如此错事.还连累师傅颜面尽失更要放下老脸替浩联跪下……徒儿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徒儿愿意以性命偿还徒儿欠下的债.只是您的养育之恩徒儿恐怕是无以为报了.唯有磕三个响头聊以回报.请师傅您忘了浩联这个不肖之徒.再另外收一个孝顺的徒弟给您尽孝吧.这样徒儿在九泉之下也就放心了.”

    说完.他不管不顾.退后几步.然后伏下身子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脆弱的额头直击地板.张浩联用的又是实劲.他的额头很快磕破.从面具的缝隙中漏出殷红的血意.

    诸长老并沒有阻拦他的动作.并非是他真的打算如张浩联所说不管他自生自灭.而是他希望受害的女娃子能通过徒儿的行为看出他的悔过之心.

    张浩联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转身面对罗挽音.绝望地说道:“罗姑娘.昔日之事一切皆是我执迷不悟.才导致犯下大错.在下已经明白感情是强求不得的.等姑娘你解开了相思蛊之毒.浩联定愿以死谢罪.以还姑娘夫君性命……”

    诸长老见到徒弟终于反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眼眶顿时红了.他哽咽着声音求情道:“姑娘.我徒儿他已经知错.求姑娘大发慈悲给他一个机会.让他重新做人吧.”

    说完还欲再磕头.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拦住了.

    唐铁书扶起诸长老.温声说道:“诸长老不必如此.此等大礼缥缈宗的弟子承受不起.至于你徒儿之事.既然他已经知错了.想必挽音心中也定然有了计较.不如听听她的意见吧.”

    说着转头看向一直冷眼看着一切的罗挽音.一样温和道:“挽音.诸长老和其弟子的态度已经表明.你意下如何.”

    在诸长老和他的弟子跪下磕头认错的那一刻.他便知道此事就算传出去.也不会对青灵山造成什么影响了.

    一个肯为弟子跪下求情的长老.肯替其门下弟子请罪的师门.其门派定然是个愿意庇护门下弟子的好师门.既然如此.就算他们门里偶尔出來一二个劣徒.那也不会影响青灵山的名声.

    既然如此.他不妨及时收手.还可以落得个宽容大度的好名声.

    因此此事.就算是程潜这女弟子不愿意善罢甘休.他也得利用自己的威望地位胁迫她不许闹大.

    然而罗挽音却不如他所愿.她冷眼看完这一切之后.沉默良久的她终于开口了.她看都沒看张浩联一眼.只看着诸长老红唇微启.语气清冷:“待我解开相思蛊之后.你们可以带他离开.”

    诸长老神色一喜.正要说话却被罗挽音接下來的话打断了.她冷笑一声说道:“你们别高兴的太早.我让他回去并不代表我原谅了他.并且他要离开是有条件的.他要回青灵山可以.回去之后你们必须答应我三件事情.”

    诸长老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只要她肯放过浩联就好.只要她原谅他.别说三件事情.哪怕是三十件事情他也会答应.

    一旁的于宽却觉得有不妙的预感.他觉得这缥缈宗的女弟子脸上的表情和眼神.无论从哪里看來都沒有一丝一毫原谅别人的感觉.反倒充斥着冷意和狠戾之色.

    而诸长老欣喜之下却沒有留意那么多.一口答应了下來:“姑娘请说.”

    罗挽音见到他满脸喜色的表情.唇角微勾起一抹讥讽之意.慢悠悠地说道:“第一个条件是他回青灵山之后必须取下面具.从今往后以真面目示人.不允许用任何方式遮掩容貌也不能用任何方式修复脸上的伤疤.”

    不允许修复脸上的伤疤.又不允许易容.那岂不是让浩联整日活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之中..

    诸长老惊愕过后无声地叹了口气.毕竟是自己徒弟犯错在先.这女娃子给他这儿一点点惩罚一点也不过分.权当是磨练他这徒儿的心性吧.或许仅此一劫.他的性格会更坚韧通透一些.

    诸长老面色黯然地答应了.而罗挽音紧接着不紧不慢地说出第二个条件.“他的经脉是被我所毁.一身修为也被我当做药人试药而散.因此我的第二个条件跟第一个条件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允许他以任何方式修复他体内受损的经脉.此生不得再习武.”

    诸长老闻言震惊.喃喃地说道:“可若是这样.他这一生也就毁了啊……”

    一个不能习武的普通人.寿命只有短短的几十年.诸长老修炼至今寿命已尽延长了许多.他余下的寿命都比不能习武的张浩联要多.难道将來要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而且就算浩联乖乖认命当个普通人.他容颜被毁.脸上一片狰狞.也沒有姑娘敢嫁给他为妻啊.一辈子沒有成就.又沒有成亲生子.一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去.身为诸家最后一根苗子.他将來怎么对得起诸家列祖列宗.

    莫说是浩联.就算是自己也无颜见到泉下祖宗啊……

    诸长老想到此处便悲伤的不能自已.正想要再开口求情.青灵山掌门于宽却适时地拉住了他.对他微微摇了摇头.传音说道:“事已至此.你这徒儿能保住性命带回青灵山就不错了.其余的……还是莫过强求吧……”

    诸长老闻言黯然.他心中比谁都清楚掌门说的沒错.只是到底意难平……

    他长叹了一口气.看着罗挽音沧桑地说道:“一切依姑娘所言.”

    罗挽音见到他们这个心痛的模样.眼神闪过一抹讥讽.唇角的笑意更加浓了.这就受不了了.那他们若是听完这最后一点.岂不是要疯了.

    想着她脸上便泛出恶意的笑意.给予他们最后重重的一击:“按照你们青灵山弟子所说.我夫君被他刺中心脏.然后丢下万丈悬崖身陨.但我却是不相信的.我夫君的尸身一日未找到.那么我便相信他一日未死.因此这最后一件事情.那便是我要张浩联此生此世不得离开青灵山半步.此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等找到我夫君那日.便是我取他性命之时.但在那之前.我要你们保证他的性命.并且不允许他自我了断.”

    在场的众人听到此话这才是真正的震惊了.于宽不解地问道:“姑娘.你要浩联此生不能离开青灵山半步本座可以理解.但是你找到你的夫君.为何还要取他性命.若是你夫君未死.那你们之间的仇怨也沒有那么深.何苦非要取他性命呢.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姑娘的夫君若是活着.何不就此了结这段恩怨.放他一条生路呢.当然.就算你们的恩怨已了.青灵山也会遵守对姑娘的承诺.此生绝不会让浩联离开青灵山半步.也不会为他疗伤和修复容貌.姑娘仁慈.何不宽容一些.”

    罗挽音冷笑了一下.仁慈.宽容.

    她罗挽音从來就不是个善良大度的人.

    张浩联既然有胆子谋害她爱人性命.下蛊害她.那么便要做好承受她怒气的后果.

    她本是打算解开相思蛊之人便取他性命.但她后來琢磨了一下.又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她要他生不如死.一辈子痛苦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直到死.

    张浩联最想要什么.沒有人比她更清楚.既然他想要留在自己身边.那么她偏偏不如他所愿.她偏要他此生不能离开青灵山半步.永远不得再出现在自己面前见到自己.

    他顶着一副半残的身躯回到青灵山.一身修为全散.容貌尽毁变成了个人见人惧的丑八怪.她倒要看看.他在那青灵山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