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一章 当众下跪
    于宽闻言松了一口气.感激地说道:“多谢唐掌门理解.有劳了.”

    “哎..”唐铁书挥了挥手.说道:“于掌门.缥缈宗和青灵山的交情也算不浅.所以客气话咱们也不用多说了.本座便先声明:若你们所说属实.此事便是你们青灵山不仁不义.本座门下弟子好心救人.而你们青灵山的弟子却恩将仇报.谋害她夫君性命在先.下毒害她在后.因此若是那女弟子不愿意放人.你们青灵山也绝对不能强迫要挟她.此事若是她要追究到底.缥缈宗定然会给她最大的支持.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唐掌门放心.既然我青灵山胆敢站出來承认此事.那么便做足了承担后果的准备.今日必定会让那女弟子出一口恶气.让她放下心中仇恨.让本座把那孽徒带回去好好重罚一番.也好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唐铁书闻言.颔首对立在一旁的待命的外门弟子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便去阵峰请程峰主的弟子罗挽音过來一见吧.”

    罗挽音收到掌门召见的传话时丝毫不见诧异.反倒在唇角勾起了一抹意料之中的笑容.不枉她等了这么久.果然來了啊.

    程潜在一旁也听到了掌门召见的事情.他感觉有些莫名.为何掌门会单独召见挽音呢.

    他微微蹙眉说道:“不知道掌门召见你所为何事.不如为师和你一起去吧.”

    罗挽音微笑着说道:“不用了师傅.我想应该是为了弟子夺得魁首之事.想要给弟子一番鼓励吧.不是什么大事儿.弟子一个人去就行了.”

    程潜闻言觉得有理.他这弟子一向让人省心.应该不会犯了错误让掌门召去审判.那么除了宗门排名赛夺魁之事.也沒有别的原因了.

    因此他点头说道:“好.那你便去吧.如果掌门心情好.你可以和他要求先把比赛奖励给你.你早日拿到炼仙草把相思蛊的解药炼制出來.摆脱无耻之徒的牵制要紧.”

    “弟子知道了.”罗挽音笑了笑.跟他告退之后便随那外门弟子离开.转身的一刹那脸上的笑容便消失无踪.化为无边的冷意.

    出了师傅的主殿.她经过某个直直立在门外的面具人之时.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侧头眼神讥讽地扫了他一眼.然后便抬脚离开了.

    她的身后.张浩联带着面具下的脸痛苦不已.露出悲哀绝望的神色.

    师傅……不要……

    但他别无选择.只能跟上去.迎接那让他恐惧心痛的未來.

    罗挽音來到主峰大殿中.向唐铁书行了个礼.

    唐铁书摆手温和地说道:“免礼.今日唤你來是为了你身中相思蛊之事.”

    他把青灵山的來意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此事发生在你加入缥缈宗之前.因此本座也不好替你擅自出头.但若是你不愿意接受道歉和补偿想要讨回一个公道.缥缈宗就是你最强大的后盾.本座和你师傅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受欺负.所以你不必因为自己势单力薄而委曲求全.若你不愿意放杀夫仇人离开.缥缈宗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诸长老一听这话便知道不妙.这唐掌门的话中表面上看是为了安抚这女弟子.但仔细一琢磨.却能发现他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掀起这个女弟子的仇恨.更是故意提醒她他的徒儿对她有杀夫之仇.他显然是在挑唆她抓着这件事情不放.不肯轻易地把浩联还给他们.

    他心急如焚.正想上前去分说两句.却被掌门拦了下來.

    于宽给了诸长老一个眼色.见他虽然担忧却仍然听话地按兵不动了.他舒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一旁安静不动声色的女弟子.上前一步温和地说道:“姑娘.此事是我们青灵山的弟子做的不对.本座在此替他向你表示诚挚的歉意.只是人死不能复生.纵使我们有心弥补.如今也无济于事.只能恳请姑娘节哀.若是有需要的地方请尽管开口.我们定会竭尽所能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罗挽音面色平静.眼眸看不出情绪.直视于宽半响.良久轻轻喃道:“人死不能复生…….”

    于宽迟疑了一瞬.随即点头是说到:“是的.人死不能复生.请姑娘节哀.本座理解你的丧夫之痛.如果可能.本座情愿代替姑娘承受这种痛苦.只是事已至此.无论本座多么渴望回到当初也无法改变事情已经发生的事实……所以本座只能恳请姑娘节哀顺变.希望你能放下仇恨.给犯错的弟子一个机会.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姑娘当初肯出手救他.定然也是心善之人.不如给他一个重新改过自新的机会……”

    青灵山掌门这一番话说出來.大殿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她的答案.尤其是诸长老和唐铁书更是紧张.前者是生怕她拒绝.后者是唯恐她同意.

    而罗挽音静静地站了片刻.却忽然轻笑了起來.她眼神冷冽地看着于宽.讥讽地勾起唇角说道:“于掌门.您这话说的那么轻巧.不知当您遇上这种事情的时候.您是否也一样这样要求自己如此宽容大度呢.假如是你的夫人被杀.儿子失去了母亲.您身负剧毒.你是否会如您现在所说这般.愿意放下一切仇恨给犯事者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呢.”

    人死不能复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这些大道理他们说的倒是轻巧.许多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牙疼.口中说着感同身受.理解别人的丧亲之痛.其实不过都是冠冕堂皇的虚伪话罢了.

    别说她不认为爱人已死.就算他死了.她也不会因为世人的谴责和莫须有的宽容而放过杀人凶手.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哪怕她不信爱人已死.她也不会放过企图杀害他的凶手.

    于宽愣了一下.随即尴尬地说道:“姑娘此话严重了.这世间又岂会有这么多奸恶之徒.就算是本座不幸遇上了.也相信凭本座之能定不会让此悲剧发生……”

    “于掌门的意思是这种悲剧发生在我们身上是因为我们沒有能力.所以就活该被杀被欺吗.”罗挽音打断他.唇角的笑容依旧讥讽.

    “额……本座沒有那个意思……”于宽语塞.心里有些懊恼.这女弟子真是伶牙俐齿.专门抓住他话中的漏洞來攻击他.

    罗挽音却冷笑了一下.接着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于掌门刚才说.这世间沒有那么多奸恶之途.既然恶人不多.那么全部赶尽杀绝了.岂不是就不会再有奸人了.所以依我看.不如就把所有犯恶之人全部击杀.以绝后患才为上上之策.于掌门认为呢.”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显然是不同意把张浩联交出來让他们带回青灵山了.于宽有些头疼.沒想到这个女弟子这么难缠.竟然油盐不进.给她补偿也不要.给她道歉也不行.非得抓住这件事情不放.一时之间他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一旁的唐铁书见状却满意极了.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情况.闹吧.这件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只有他们闹起來了.他才方便把这件事情传播出去.弄臭青灵山的名声.

    至于事情的源头之人张浩联.他依旧带着面具.一双眼痴痴地看着他心爱的女人.他一心一意都放在她身上.根本就沒有去听其他人在说什么.在听到女人说要杀了他的时候.他的眼神也只是闪过了一抹黯然.但却沒有反抗和仇恨的光芒.

    诸长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焦头烂额却无济于事.眼见掌门被这个女娃子一句话堵塞的无法反驳.他终于按捺不住站出來.脸色羞愧地朝罗挽音的方向跪了下來.于宽见状一惊.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但思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忍住了.

    而唐铁书见状却不着痕迹地眯了眯眼.赶紧上前想要把他扶起來.却被诸长老阻拦了.他只能退到一旁垂下眼.暗恨这老不死的会出花招.他这一跪.这件事情恐怕便很难再扩大化了.

    就算此事将來传出去.别人虽然会说青灵山出了这个这么恶徒.但其师门却是个通晓大义.明辨是非的门派.

    子不教师之过.青灵山的长老会因为其弟子犯了错而放下身份替他跪下请求原谅.可见青灵山是个正直的名门正派.不会因为其是数一数二的大宗门而仗势欺人.

    这便会让一些身份弱小之人觉得青灵山是个公平公正的地方.会因此对其产生了欣赏.而一些世家子弟更是会对诸长老的行为产生触动.一个会为其弟子而下跪的师傅.想來若是他们的子弟必然可以放心地加入青灵山.定然不会受到亏待.

    唐铁书心思转的飞快.但其实这些弯弯绕绕诸长老根本就沒有想太多.他只是情急之下慌了乱了.下意识就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