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章 请罪缥缈宗
    “相思蛊……她已经收集完所有的解药了……”张浩联语气苦涩地说道.

    “什么..”诸长老闻言一愣.随即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这样更好.老夫还担心这相思蛊不好解.既然对方已经收集齐所有的解药.那么老夫也就放心了.浩联.你且再忍耐一晚.今晚为师便去找掌门商量.明日一早便过來跟着女娃请罪.尽量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只求她饶恕你的罪过.”

    张浩联闻言却仓惶抬头.眼神带着哀求道:“师傅.我不想解开相思蛊.我不想离开她身边.你帮我想想办法.让我留在她身边好不好..”

    什么..

    诸长老闻言又惊又怒.忍不住低声怒喝:“孽徒.你还嫌害得人家不够吗..她一介女子出嫁从夫.但却被你害得塌了半边天.又因为你的一己私欲而失去了自由.时时刻刻被你牵制着.你还想害她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师傅.我只是爱她.我爱她啊.沒有她我会死的.我不求别的.我只求能留在她身边……师傅.徒儿求求你了.求求你帮帮徒儿.”张浩联低声哭求.满脸疤痕的表情尽是绝望.

    “你不必再说了.为师不能看着你一错再错.”诸长老不忍看到自己徒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模样.狠心别开眼说道.“总之师傅明天便会來跟那女娃儿道歉.等解开了相思蛊.你便随着老夫回青灵山好好闭门思过.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这些日子以來的所作所为.”

    说完.他不想看到自己徒儿痛苦的模样.一狠心越墙而出.离开了这座偏僻的院子.

    张浩联则满脸绝望地看着师傅离开的方向.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木然地站在院子里.呆呆地像个木偶.

    灯火通明的厅里.罗小宝听到院子里的动静结束.想必那诸长老已经离开了.嘴角扯开一抹讥讽的笑容.撇嘴对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的女人说道:“娘亲.那个老家伙走了.”

    罗挽音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她漫不经心地品尝着杯子里的佳酿.似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罗小宝凑前去问道:“娘亲.等咱们解开了相思蛊.到底要拿那张浩联怎么办呀.”

    罗挽音终于把目光移到他身上.好整以暇地问道:“你想拿他怎么办.”

    罗小宝苦恼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好像怎样都太便宜他了……”

    杀了他.一死百了那简直是便宜了他.不杀他又似乎难解心头之恨.真是怎么做都无法缓解心中的一腔怒火啊……

    罗挽音摩挲着手中的茶杯.敛下眼中略带仇恨的冷漠光芒.不管如何.张浩联的命她是非取不可.否则她如何对得起生死不明的爱人.

    第二天.來参加比赛的各大门派纷纷离去.唯有青灵山掌门率领一众弟子留在主殿里.求见唐掌门.

    唐铁书很是意外.青灵山众人求见.

    莫非是为了昨日之事.可他们不是都已经放弃了相认了么.难道事情有了转机.

    唐铁书心中一动.若是他们改变了初衷.要找程潜那女弟子算账的话.那么此事便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重新开始了……

    唐铁书立马接见了青灵山众人.不动声色地把期待压在心底.面上充满着不解之色.对青灵山掌门问道:“比赛已经结束.不知诸位还要见本座所为何事.”

    青灵山的掌门于宽脸色非常不好看.其实比起昨晚來说.他如今的脸色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昨日他本已宽衣将要睡下.却闻诸长老求见.他想着他如此着急求见定是有急事发生.于是忙穿衣起來接见.怎知听完满脸愧色的诸长老说完事情的经过之后.他的脸色简直可以称之为铁青了.

    原來白天那缥缈宗女弟子身边的面具人确实是诸长老徒弟张浩联.只是他本來是可塑之才的徒弟却见色起意.为了个女人情愿废了一身修为.变成了一个容貌尽毁的废人.

    不仅如此.他为了得到这个缥缈宗的弟子.竟然不惜谋害此女的夫君.并在她身上种下了相思蛊.因此这会儿才会被迫跟在她身边.因为他们之间已经互相牵制了.

    于宽听完诸长老的请罪之后在心中不住地庆幸.幸好昨日诸长老沒有当着众门派面前将此事闹大.否则丢的不仅仅是诸长老的面子.还会连累整个青灵山的名声.

    这件事情传出去要天下人怎么嘲笑他们青灵山.人人都会议论他们门派为非作歹.纵容弟子谋害性命.强抢女子.以后谁还敢进入青灵山学艺.谁还会把他们青灵山当做是名门正派..

    于宽心中又气又怒.质问诸长老打算如何善了此事.他如今不怕张浩联出事.就怕那女弟子联合缥缈宗掌门把此事公诸于众.毕竟那唐铁书想打压他们青灵山也不是一天二天的事情了.如今出了这档子事.不是正好给了他们把柄吗..

    诸长老满脸愧色地说道:“掌门.老夫认为如今最好的办法是明天亲自去跟唐掌门请罪.把这件事情坦诚相告.我们先发制人.先把浩联带回青灵山再说.若是这件事情以后被揭发出來.那么我们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宣布我们早已向缥缈宗请罪过.也已经把犯案弟子带回青灵山惩罚过了.”

    至于浩联回去会受到什么处罚.他都已经想好了.只要不伤及性命.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吧.也好让他长长记性.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

    等到处罚过后.他定会想尽办法让他重回武道.修复他脸上的容貌.

    于宽怒不可遏地看着他道:“带回青灵山..你以为这件事情揭开之后.唐铁书会善罢甘休.他会任由咱们带走张浩联..我看此事还是这么打算吧.你那个徒弟犯下这等恶行.干脆留在缥缈宗任由唐铁书处置好了.这样以后传出去.咱们青灵山的名声也算是保住了.”

    诸长老面色一变.急忙求情道:“万万不可啊.掌门.老夫膝下无子.诸家福薄.也仅剩浩联这一个传人了.若是他出事了.老夫怎有颜面愧对诸家列祖列宗..还请掌门看在老夫为青灵山鞠躬尽瘁的份上.救浩联一命吧.”

    他们诸家仅剩一个传人关青灵山什么事情.他的弟子做出如此厚颜无耻之事.竟然还想來求他给他们擦屁股.让他明天去给唐铁书请罪.他诸长老当真是好意思说得出口.

    于宽气的胸膛上下起伏.半响说不出话來.他刚才说的也确实是气话.诸长老为青灵山付出了那么多.又是青灵山的中流砥柱.他是决计不能太过得罪诸长老的.此事他恐怕确实要排除万难.救那张浩联一命了.

    唉……也罢.救了那小子.以后权当把握住了诸长老的一个把柄.以后若是有个什么事情.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挟诸长老了……

    诸长老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是过分了.但他实在是沒有办法了.浩联那个小子不肯跟他走.他也确实做错了事情.为今之计他也只能求掌门带他们跟缥缈宗请罪.这样若是那女弟子不肯交出张浩联.他们还可以让唐掌门施压给她.让她把人放走.

    只是这件事毕竟是浩联犯错在先.若是那女弟子不肯放人.他便是以命相抵也要还了浩联犯下的错误.让她出了这口恶气恩怨相抵了才行.这样日后翻出此事.也不至于拖累了青灵山的名声.

    于宽惊怒之余.也知道此事既然已经发生.此时无力回天也只能尽力挽回了.于是两人商量了半宿.协定明日率领众弟子一同跟缥缈宗掌门唐铁书请罪.然后请他们把张浩联交给他们带回青灵山处置.也因此有了今日他们求见唐铁书这一幕.

    于宽回想起昨日自己初闻此事的心情.到如今还深感心塞无比.面对唐铁书这只老狐狸一样的人.他在心中长叹一口气.然后苦笑一声.便开始讲述起事情的始末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此事确实是我们青灵山弟子做的不对.我们将他回去之后定会重罚于他.还请唐掌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一个小弟子见怪.至于那位女弟子.也烦请唐掌门请她出來一见.她若是有什么意见或是需要什么补偿.我们都会尽可能地满足她的要求.只要能取得她的原谅.青灵山定然全力以赴.”于宽满腹无奈地把事情讲完.最后一脸虔诚和愧疚地说道.

    他的样子十足十的有诚意.唐铁书就算想发难也找不出什么好借口.他知道缥缈宗已经失了先机.若是他先一步知道这给罗挽音下蛊的面具人竟然是青灵山的弟子.他一定事先设好局面.在众门派面前把这件事情揭开.让青灵山沒有翻身之地.

    唐铁书心中遗憾.面上却不露分毫.先是一脸震惊.然后才皱着眉头说道:“于掌门言重了.只是此事事关重大.本座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也不好多说什么.便如于掌门所说.先请本座门下那位涉事的女弟子出來.把此事分说清楚再说吧.”

    事已至此.他只能期望程潜那个女弟子不会那么轻易地放下仇恨.如果她抓住此事不放.誓要取张浩联的性命以报杀夫之仇.那么这件事情他便可以借机闹大.然后让天下人皆知青灵山教出來的弟子究竟是什么德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