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八章 善罢甘休
    诸长老看到唐铁书状似一脸为难的模样.本來就灰败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他语气有些不太好.“那唐掌门想要怎么样.”

    “这不是本座想要怎么样.毕竟此事涉及的是本门弟子.本座若是连自己门下弟子都不能庇护.又怎配成为一派掌门.”唐铁书叹了口气.然后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吧.此事诸长老你便不要再问我.不如问问涉事的弟子.且看她有何话可说吧.”

    说完.他把目光移向了罗挽音.眼神中带着安慰和鼓励.似是让她放心直言.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來.

    罗挽音垂下眼睑.在心里冷笑一声.唐铁书以为她傻吗.他的居心她一看便知.想利用她來对付青灵山.想的美.

    她虽然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也不是蛮不讲理之人.

    杀她爱人害她中蛊的人是张浩联.与青灵山无关.所以她不会把怨气撒在无辜的人身上.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无仇无怨的人与她不相干.她的仇人已经够多的了.犯不着再给自己增加仇家.

    至于张浩联的师傅.虽然他有些不分青红皂白就针对自己.但这却恰恰表明他对张浩联暗算自己这件事情并不知情.而张浩联既然不打算把这件事情闹到台面上去.那么她也不会沒事找抽把这件事情公开.

    相思蛊解毒材料马上就要集齐.等她炼制成解药那一天.便是她报仇雪恨之时.她并不希望在即将报仇之时横插进一个诸长老.若是此事牵扯到青灵山.那么她的报仇大计恐怕就要泡汤了.

    因此罗挽音在面对唐铁书隐含暗示的目光之下.淡然自若地抬起头來.轻描淡写地说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么请诸长老当众给弟子道个歉.此事便这么了了吧.”

    别说唐铁书.就连诸长老都沒料到她竟然如此爽快了结了在这件事情.他本來还以为这个女弟子经历了刚刚的激烈交锋.此时定会故意给他难堪.以报他之前羞辱污蔑之仇呢.沒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豁达.只让他道歉即可.

    诸长老的感觉一时有些复杂难言.想到自己之前的言辞犀利.对这个女弟子进行了多番语言羞辱.然而她却大度地并沒有多计较.一时之间不由有些愧疚.

    经过刚才之事.他已经大概猜到了浩联之所以留在她身边恐怕是他自愿的.应该跟眼前的女弟子无关.之前的事情应该是自己误会了.只是不知道浩联消散的干干净净的修为是不是跟她有关.而浩联又为什么宁肯跟在她身边也不愿随自己离开……

    诸长老心里思绪太多太杂.犹如一团乱麻般解不开理还乱.禁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暗暗决定定要找个时机找浩联问个明白.只是此刻还是先跟面前这个被自己误会了的女弟子道歉才是正经事.

    诸长老虽说护短.但为人却正直不阿.否则也不会教导张浩联要行得正坐得端.从小就不允许他行恶欺人.

    教导徒弟都如此言传身教.不难看出他是个不轻易犯错的人.因此也少有跟人道歉的时候.如今让他跟面前的女弟子道歉.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诸长老憋了许久.在众人等待已久的疑惑目光之中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小姑娘.这次算老夫误会你了.你若是有什么要求便尽管提出來.老夫定会尽力补偿你以示歉意.”

    “不必了.既然诸长老已经道歉.那么此事到此为止.”罗挽音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转头看向唐铁书道:“掌门.既然是误会一场.那么弟子可否先告退了.”

    唐铁书眼中的暗沉一闪而过.随即消失无踪.恍若一切都是幻觉.他和蔼地笑道:“呵呵.既然本门弟子都不计较了.那么此事诸长老也不必放在心上了.”

    说完.他的眼神看不出什么情绪地看向罗挽音.声音沒有起伏道:“下去吧.”

    “是.”罗挽音垂下眼.遮住里面的讥讽神色.平静地退下台回到师傅身边.

    张浩联默默地跟在她身后.路过诸长老之时脚步凝滞了一刹那.随即便若无其事地擦肩而过了.

    诸长老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手握成拳终究沒有拦住他.一切便尘埃落定.

    台上的风起云涌唐铁书自然感觉地一清二楚.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张浩联就是诸长老的弟子.也正是他要找的人.但诸长老此刻选择了放弃揭开真相.而罗挽音也沒有把青灵山弟子下蛊害她之事说出來.于情于理他都不好再开口揭穿这一切.否则这就暴露了他之前佯装的无知有多么的虚伪.

    这让他心中涌上了一股不甘和恼怒的情绪.不甘这摸黑青灵山声誉的大好的机会就这么平白地溜走了.恼怒罗挽音的不识相.他都如此明显地暗示了.她竟然还恍若未觉地把这件事情轻而易举地揭过了.

    程潜的这个女弟子果然如芊芊所说的那样.加入缥缈宗根本就是别有所图.压根就不为宗门考虑.对他的要求也一概不上心.

    之前他提出要用东西跟她换取蛇兰花她拒绝了也就罢了.毕竟她也是情有可原.为了解开自身的相思蛊才会不同意.可是如今这个事关宗门声誉.明显可以打压青灵山的机会.就这么被她放弃了.

    她究竟有沒有一点宗门荣誉感..每一年缥缈宗要花费多大的人力和物力才能居于榜首.才可以把蠢蠢欲动的青灵山给打压下去..

    青灵山每次都被缥缈宗压了一头.早已不服气在心.对“第一宗门”这个荣耀更是虎视眈眈.偏偏他们的实力也不弱.比起缥缈宗不过是仅逊一筹罢了.若不是门内每年都花费许多的资源让弟子苦心修炼.恐怕缥缈宗早已被青灵山反过來压在头顶了.

    而今程潜这个女弟子竟然把这大好的机会丢而弃之.这让他怎么可能不恼怒..

    只可惜他生气归生气.如今却什么都不能表露出來.为了维持他在门内以德服人.平和怡人的形象.事后他还不能找罗挽音算账.这才是最让他郁卒的事情.

    三年一届的宗门排名赛落幕.部分沒有排上名的门派失望离开.排上了名的门派则大部分选择留在缥缈宗一同庆贺一番.青灵山众人经过商议之后也决定暂留一夜.等明日再启程离开.

    夜晚.罗挽音和罗小宝在客厅庆祝大获全胜.炼仙草马上就要到手.厅里灯火通明.母子两笑声连连.院子之中却一派幽静.

    张浩联闭着眼靠在院子的墙上.面具下的斑驳面容满是痛苦的表情.

    她已经获得了魁首.不日就将得到炼仙草……

    这也就代表了她马上可以炼制出相思蛊的解药.到时候他该怎么办……

    他无惧生死.就怕她会赶自己离开.那么他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不仅沒有得到她的爱.还失去了自己的一身修为……

    正在他惶恐不安时.他却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睁开眼.对上了一双充满悲痛的双眸.

    师傅.

    张浩联浑身一震.反应过來之后便想找机会离开.但诸长老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抓住他的手挟制住他低声说道:“我们离开这里再说.你放心.我不会逼迫你离开这个女人.但是你得先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

    “我不认识你……”张浩联闻言身体僵硬了一下.下意识地挣扎着想要离开.

    诸长老闻言却低声吼道:“你不要再否认了.浩联.我是不会认错人的.你就是我的徒儿、我的侄子张浩联.我就你一个亲人一个徒弟.你要是不认我.是要老夫将來死不瞑目吗..”

    张浩联望着师傅双眼浑浊的泪水.不由痛苦地移开了眼.不敢再看自己导致的恶果.

    他是有多么不孝.才会让师傅悲痛至此……

    他不想让师傅那么痛苦的.师傅养了他那么多年.他应该让师傅享福.而不是到了这把年纪还要为他操心为他伤心……

    想到挽音马上就要得到炼仙草了.到时候自己也不知道是生是死.如今或许是最后一次和师傅说话了.这是最后的告别……

    张浩联想到这里.忽然停住了挣扎.回头低低地喊了一声:“师傅……”

    诸长老眼见自己的徒儿终于肯认自己了.不由激动地老泪纵横.他哽咽着说道:“乖徒儿.你怎么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你的修为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來看师傅啊.先前又为什么不肯认师傅啊.啊.”

    张浩联面对师傅狂轰乱炸的一番问題一时语塞.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最后也只能跪下來你.愧疚地说道:“师傅.我不能再陪在你身边了.你再收一个徒弟吧.让他好好孝顺你.给你养老.换一个不会再让你操心难过的徒弟……”

    诸长老气道:“换一个徒弟.徒弟能换.我的侄子能换吗.你是我的亲侄子啊.”

    张浩联鼻子一酸.猛然抬头看着他.眼神充满痛苦和挣扎:“可是师傅.我已经不配做你的徒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