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 沉默与反抗
    诸长老做好了心里建设.步履沉重地走向面具人.满脸心痛的神色看着他说道:“浩联.为师來晚了.让你受苦了.快摘下面具让师傅好好看看你.为师都快担心死你了.你快取下面具当众揭发这个妖女的所作所为.为师和唐掌门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然而面具人却恍若未闻.安静地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就像是根木头一样.沒有自己的情绪和动作.

    诸长老见状有些愕然.一瞬间产生了一些怀疑.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了.

    浩联一向尊敬孝顺他.若是这个面具人真的是他.他定然不会无视自己的话.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跟他请安.而绝不会如现在一般无动于衷.

    但这个怀疑的念头仅在他脑海里一闪即过.他随即便想到他已经为零的一身修为.再联想到那个女弟子的境界.顿时便产生了另外一个猜测:他一定是还受制于那个女弟子而不敢说出真相.

    诸长老想到这里.急忙出口安抚他道:“浩联.你不必惧怕.有什么话你当着在场的所有门派面前说出來.为师定会保护你不再受伤害的.”

    怕他还有疑虑.他还焦急地补充道:“为师和在座的各位师伯个个修为都比她高.你不必有任何顾虑.把真相坦言相告就是.”

    他话说出口.在场的所有人神情严肃地看着面具人.都在等着他取下面具揭开真相的那一刻.

    然而面具人却始终不动如山.像是沒有听到诸长老的话一般.浑身僵硬着直直地看着地上.

    过了许久.诸长老都等不到他的答复和动作.他终于脸色大变.控制不住朝罗挽音大怒地质问:“你这个妖女.你到底对我的徒儿做了什么.为何他不认得我..”

    罗挽音终于忍不住冷笑.她眼眸如刀地对上诸长老的眼神.讥讽地笑道:“诸长老.我敬你是青灵山的长老.所以才对你颇有忍让.任你审问.也非常配合您的要求.让您可以找我这位仆役证实他是否你的弟子.如今他不愿意搭理你那是他的事情.你却要把这个罪名无辜强压在我头上吗.”

    见到诸长老满脸怒色还欲再辩.她不耐烦地打断他道:“话我今天就放在这里.若是你坚持认为他就是你的弟子.那么你便想办法让他承认.若他不是.你便是杀了我我也还是那句话.我不曾挟制过你的弟子.”

    “好一个想办法让他承认.好好.你这个妖女.既然如此.我便如你所愿.不管如何今天都一定要揭穿你的真面目.让大家看看.缥缈宗究竟收了个什么样的好徒弟.而缥缈宗出了这样的弟子.又如何担得起第一宗门的荣耀.子不教师之过.有这样的弟子在缥缈宗.缥缈宗枉为第一宗门.”诸长老怒极.口不择言地说道.

    一直冷眼旁观整件事情发展的唐铁书闻言便知道该自己上场了.他佯装不悦地上前一步道:“诸长老.请注意分寸.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青灵山.可是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人的.所以请你千万不要气急之下胡言乱语.现在事情还未说清楚.你便攻击我门弟子.甚至当着各门各派面前侮辱本门声誉.此事若是调查清楚发现不如你所说.那么这件事情贵派不给本座一个交待.本座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青灵山和缥缈宗已经争锋多年了.虽然历届宗门排名赛缥缈宗的弟子都挤压一筹夺得了魁首.但他却始终沒有找到适当的机会打压一下青灵山.以至于让他们一直和缥缈宗不上不下地僵持着.如今好不容易得來了这个机会.他又怎么会轻易放弃.

    他刚刚故意旁观了这么久.放纵事情发展成这样.为的就是让青灵山今日丢尽脸面.今天不让他们的声誉一滑千丈.他便不会轻易让这件事情善了.

    诸长老脸色更是难看.他面色阴沉地扫了一眼罗挽音.然后看向唐铁书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么老夫便染诸位仔细瞧瞧.他究竟是不是老夫的弟子.众目睽睽之下老夫就不相信这个妖女还能狡辩.”

    说完他不再废话.直直地朝面具人掠去想要取下他的面具.然而一直木然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面具人却忽然动了.他极其迅速地避开了诸长老的动作.然后沉默地站定迎上对方的眼神.

    诸长老又惊又怒.不明白他的徒儿为何要躲开自己.他大声怒喝:“浩联.你看清楚.我是师傅啊.你难道要连为师都不认了吗..”

    面具人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却仍旧不言不语.站在原地无声地表示反抗.

    诸长老见状失望透了.到如今他算是明白了.他这徒儿并非是不记得他了.而是并不愿意和他相认.

    他真的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难道那个妖女真的那么可怕.自己已经站在他面前了.他仍然不敢和自己相认吗..

    诸长老始终坚信这一切都是罗挽音的手段造成的.因为在他的心里.他的侄子一向听话纯良.给他的印象自始至终都是孝顺善良的.因此他从未想过有其他的可能.比如这一切都是他的好侄子造成的.

    见到面具人躲闪的眼神.再看到他消瘦许多的身形.诸长老决定.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揭穿他的振奋把他带回青灵山.他绝对不会容许他的徒儿留在这里继续受苦受折磨.

    诸长老心中下了决定.不再迟疑也不再试图和面具人交流.再次上前出招企图制住他.然后取下他的面具让他的真容露出在众人面前.

    因为失去了修为的原因.面具人根本不是诸长老的对手.在诸长老刻意收敛的攻击之下.他勉强应付了两招.紧接着便不济地被击中了一下.眼看着就要被对方制住了.

    他竭尽全力地躲避他的挟制.然而他毕竟不是诸长老的对手.躲无可躲之下他眼睛一闭.狠狠地跪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骨头撞地声.

    诸长老手上还保持着想要抓住对方的动作.耳朵却传來了骨头撞击地面的清脆声.他的动作僵硬地顿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跪着的人.

    跪在地上的张浩联此刻正戴着面具抬起头.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哀求.

    诸长老眼眶顿时红了.事到如今他哪里还看不出來.他的徒儿分明就是认出自己.也知道自己是要带他离开.可他并不愿意离开.

    二十多年以來的相处.他早已对这个侄儿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他眼神里无声的恳求以及他眼中隐含的愧疚.一一表明了自己想要带他离开的想法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他的侄儿竟然舍弃了相依为命的他.为的竟然是留在一个女人身边……

    诸长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打击.整个人一下子就苍老了许多.他的身形颤动了几下.手指哆嗦着指他:“你……你当真要如此.”

    张浩联看到师傅如此难过的样子很是愧疚.他愧疚地垂下眼.不敢再多看一眼他的表情.沉默地跪在地上无声地表示坚持.只是眼眶里也浮起了湿意.

    除却在罗挽音这件事情之外.他本性还是那个孝顺的徒弟.如今眼睁睁地看到师傅那么悲伤的样子.他自己也很痛苦.

    但是他沒办法.谁让他命中有此一劫.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甚至还出手伤害了她.如今落得了个两难的地步.

    有家回不得.有亲人不能相认.可若说时间可以重來.他还会这么做吗.

    他的选择极有可能是:会.

    人都说男人是有初恋情结的.每一个男人都会对自己第一个爱上的女人念念不忘.哪怕他们已经老死不相往來.

    罗挽音是张浩联这一生之中第一个估计也是最后一个爱上的女人.她或许是他此生唯一的执念.他注定这一生所有的错误都要犯在她身上.所以不管时间重來多少次.他依然会为了这份求不得的感情而选择飞蛾扑火.

    诸长老杵在原地看着他良久.见他始终垂着眼.身形带着格外坚持的一味.他终于颤巍巍地收回了手.声音微涩道:“若这真的是你的选择.那这一切便都依你吧.”

    他闭上眼长长地叹了口气.再睁开眼时脸上苦涩悲痛的表情已经消失.转过身來朝唐铁书的方向走去.经过罗挽音之时脚步微顿.随即像沒看到她一样走过.在唐铁书面前站定.微微鞠躬说道:“唐掌门.此事是老夫误会了.还请唐掌门不要见怪.”

    唐铁书有些遗憾.他本以为诸长老会不依不饶直到把这件事情当众揭开.沒料到他竟然会为了徒儿妥协.幸好他这边还有一个受害者.只要程潜这个女弟子愿意揭开这整件事情.青灵山的名誉定会当众受损.

    想到此处.唐铁书脸色有些不好看地对青灵山一行人说道:“诸长老.此事你先前言之凿凿.如今却又改口说是误会一场.让本门弟子平白无故蒙冤.这……本座虽然身为缥缈宗掌门.但事关本门弟子名誉.本座也不能替她做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