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六章 血口喷人
    唐铁书闻言做出了满脸惊愕的样子.他震惊地看着诸长老说道:“诸长老.你所说的一切可都是真的.贵派可不要血口喷人.污蔑了本门弟子啊.”

    诸长老闻言立马就震怒了.本來就难以压抑怒气瞬间爆棚.怒吼道:“老夫血口喷人..我看是你们缥缈宗包庇门内弟子.敢做不敢当才是吧..老夫有凭有据.还会口出无凭吗..”

    “诸长老你别激动.事关本门声誉.本座也是一时情急才会口出质疑.只是这一切还未搞清楚.诸长老无凭无据还是先不要乱下评断.认为是我们缥缈宗包庇弟子的罪行.这种罪名缥缈宗上下都承受不起啊……”唐铁书叹了口气.似是对诸长老的语言攻击很是无奈.

    “老夫既然敢当众指出.定然是有凭有据的.难道老夫还会口出无凭吗..”诸长老满脸愤怒.他平复了一下过于激动的情绪.极力镇定地说道:“是不是污蔑你把你们那女弟子叫出來一审便知.若是老夫污蔑了她.老夫二话不说当众道歉.”

    唐铁书闻言沉吟了半响.最后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本座便如诸长老所愿.请涉事弟子上台一问.若事实果真如诸长老所说.那么本座一定给诸长老以及贵派弟子一个交待.若是诸长老误会了本门弟子.还请诸长老当着各门各派面前.亲自向本门弟子道歉.还她一个清白.”

    “唐掌门可要说话算话.别到时候又包庇门内弟子.为她找诸多借口脱罪.至于老夫也会说到做到.若不是贵派弟子威胁强迫我那徒儿不许他离开.他又岂会失踪至此.”诸长老信心满满.当即冷笑着应了下來.

    自小养育浩联至大.他又岂会不知自己这徒儿是什么品性.

    他自小善良温和.从不与人为恶.若不是那女弟子使了手段不让他离开.他又岂会失踪许久.至今一条音讯都未给他传出.若不是被人挟制住了.他怎么会连自己这个师傅都不联系了.

    由此可见.定然是那女弟子使了手段逼迫他不得离开.他那徒儿浑身散尽的修为便是最好的证明.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打的什么算盘.为何要控制他徒儿的行踪不让他联系宗门师傅.甚至连修为都被散尽了……

    “那好.还请诸长老指示.究竟是本门哪位弟子挟制了贵派弟子张浩联.”唐铁书明知故问道.

    诸长老冷漠的眼神往台下一扫.瞬间锁定了罗挽音那张漫不经心的脸.他指着她毫不客气地说道:“就是那个长得跟妖精一样的女弟子.你.快上台來.”

    后一句话他是对罗挽音说的.

    罗挽音沒有搭理他.慢悠悠地站在原地不动如山.恍若未闻.

    唐铁书闻言很是诧异.他一脸恍然地说道:“哦.原來诸长老说的是刚刚获得宗门排名赛魁首名次的弟子啊……诸长老.你确定自己沒有搞错吗.她可是我们门派新弟子里面数一数二优秀的弟子.而且品性坚定.是个天资卓越的人才.你可千万别认错了啊……”

    他的话里不着痕迹把众人的注意力放在了“刚刚比赛获胜的弟子”这句话上.让其他各派的人不禁心生猜测.会不会是青灵山不甘每年都被缥缈宗压在底下.所以才会忽然在比赛结束之后闹上这一出……

    “绝对不会认错的.你快让她上來吧.”诸长老恨恨地说道.他的侄子就站在那个女弟子身后.目光所在之处也是跟随着那个女弟子.他一定不会认错的.就是她.

    “既然如此.那么程峰主.你便让你徒儿上台來.和这青灵山的诸长老对峙一番.分说清楚吧.”唐铁书看向台下程潜的方向.语气温和地说道.

    程潜冷笑一声答应下來.不管再怎么对峙.自己的徒儿都是占据有利的方向.他等着看他们自食其果的狼狈模样.

    罗挽音收到师傅的指示.不急不慢地抬脚起步.表情自若地往台上走去.

    诸长老看着她慢悠悠的模样就满心愤恨.想不通这个女弟子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这么对待浩联.

    若说是为情.但看她对自己徒儿满脸冷漠的样子也不像.而且若真的是为了情.她又岂会用如此残忍的方式对待浩联.竟然把他的一身修为全部散尽.让他从此以后和武者之路绝缘..

    诸长老想到这里.更是恨的咬牙切齿.这个时候他脑海却忽然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若不是为情的话.那么一定是为了利.而跟利益相关的.也就只有浩联那身修为了.

    那么会不会是那个女弟子修炼了违禁的功法.把他徒儿的一身功力全部给吸走了..

    诸长老想到这个猜测.顿时大惊失色.要知道这种功法并不是不存在的.只是在三千小世界里被列为禁术.是严禁武者修炼的.因为这种修炼方法非但过于阴毒.需要靠吸取别人的功力來提升自己的修为.而且对于自身來说也并不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利用此功法而让自己进阶升级的武者自身境界会相当不稳固.随时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随着想法的猜测越來越深.诸长老的神色也越來越阴沉.他目光阴冷地看着缓缓走上台來的罗挽音.目光中的质疑和杀意几乎要凝成实质朝她掠去.

    “掌门.请问唤弟子前來所为何事.”罗挽音恍若未觉.在台上站定向唐铁书恭敬地行了个礼.礼数做的一分不差.让人挑不出理來.

    唐铁书和蔼地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过是青灵山的诸长老想要向你证实一些事情.你如实说來便是.”

    罗挽音顺从地点头.神色看不出喜怒地看向诸长老.示意他可以随意提问.

    诸长老冷笑了一声.神色几近狰狞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咬牙恨道:“我问你.你为何要挟制我徒儿不让他离开.他身上的修为又为何会消散全无.”

    罗挽音面无表情地看着诸长老.声音听不出情绪道:“抱歉.我不知道诸长老的弟子是哪位.我从未挟制过任何人.”

    诸长老愤怒地指着她身后的面具人.面色狰狞地质问:“你还敢狡辩..你身后那个面具人就是老夫徒弟.你若有胆.便当着这众人面前露出他的真面目.让大家看看.你到底有沒有说谎.”

    罗挽音讽刺地勾起唇角.侧开身体露出身后的面具人.语气淡淡地说道:“诸长老不要血口喷人.第一他是不是你弟子我并不清楚.因为他并未告知过我;第二你想要看他真面目也并非不可以.只要他同意.随时可以摘下这个面具.”

    诸长老闻言怒意更甚.“你简直是在狡辩.你若是不知道他是谁.为何要把他囚禁在身边..我的徒儿我只消一眼便可以认出來.哪怕他是化成了灰.我也知道他就是我的徒儿.你还敢不认..”

    罗挽音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冷笑.她慢悠悠地看向诸长老.红唇微启:“诸长老.你还要弟子再说几遍.他是不是你要找的人我并不清楚.并且弟子也从未囚禁过任何一个人.若是你不相信.大可以亲自问他.再者说.若是你真的如此确定他是你要找的人.你何不让他摘下面具露出真容.让你们一睹真面目呢.这样也好还我个清白.你说是吧.”

    后一句话罗挽音是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具人说的.她眼神恍若带着丝丝笑意.但却莫名地让人感觉到了一阵冷意.格外地渗人.

    而暴露在众人面前的面具人闻言却浑身一僵.视线直直地看着地上.却沉默不语.

    诸长老满心愤怒.并未留意他一瞬间的动作.先是瞪了一眼罗挽音.冷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便去问一问我那徒儿.让他摘下面具让大家见证一下.他是否就是我的徒儿.在场的青灵山弟子皆认识我那徒儿.他们可以作证老夫有沒有认错人.若是老夫徒儿亲口承认了你对他的挟制.那么你便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罗挽音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甚至为他让出了一条道走向面具人.语气漫不经心道:“请随意.”

    诸长老看到这个女弟子脸上露出的傲然神色便觉得刺眼.或许是因为浩联的因素.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弟子就感觉非常地不喜欢她.甚至到了反感的程度.

    如今见到她竟然睁着眼说瞎话.否认挟制了浩联和散去了他的修为.他便决定一定要狠狠地给她一个教训.先在众人面前拆穿她的谎话.然后再为浩联找回公道.定也要让她尝试一番浩联所承受过的苦.

    不过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先安抚好浩联.让他放心大胆地承认自己的身份.要让他相信.有他和青灵山的弟子们在.这个女弟子再也不可能控制他.他自由了.

    诸长老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狰狞的脸色慢慢平静下來.浩联已经承受的太多了.他不能再吓到他的乖徒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