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四章 靠山找上门
    台下众人目不接暇地看着擂台上过招的两人.唐芊芊也是满脸紧张地盯着台上的情况.并不住地在心里念叨着.龙师兄一定要赢啊.一定要赢过那个贱人.

    若是那个贱女人输了.那么她的相思蛊就定然解不了了.她必须得输.龙师兄一定要加油啊.

    她心中极力呐喊.但是事与愿违.她到最后还是失望了.

    高手过招都是险胜.罗挽音获胜的那一招也是如此.

    此刻台上比赛的两人都身处擂台边缘.罗挽音右手软鞭本是打算勒住龙宇宣脖子的.但却被龙宇宣险险地接住了.并且反手一拉鞭子.便把罗挽音扯到了自己的胸前.

    温香软玉在怀.他分神了那么一刹那.而就在这一瞬间.罗挽音左手悄然而动.一把匕首无声无息地架在了龙宇宣脖子之上.

    “你输了.”罗挽音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然后收回匕首和软鞭.一脚把人踹了下去.

    龙宇宣反应极快地稳住身形.令自己不至于狼狈地跌倒在地上.他看向台上胜利的罗挽音.见到她如孔雀般骄傲的容颜.唇角微勾.表情愉悦.丝毫都沒有被击败的颓丧感.

    一旁的唐铁书见状微微有些遗憾.虽然说魁首还是花落缥缈宗了.但终究不是他爱徒所得.若是落在了他爱徒身上.他的掌门之位定然会更加稳固.以后在宗门内的威望也会更高一些.宗门内的其他长老们也会对他更恭敬一些.只可惜事与愿违.魁首的荣耀竟然落在了符峰程潜的爱徒身上.

    唐铁书看向台上那个表情淡漠的女人.压下心中翻滚的不悦感.

    又是这个女弟子.

    就是这个女弟子抢走了他女儿的蛇兰花.才害得芊芊根基不稳.早早地输在了复赛之中.如今更是利用美色迷惑了自己的爱徒.令自己的爱徒痛失魁首之位.也让自己感觉难堪了.

    他身为缥缈宗的掌门.自己的徒儿却沒有得到魁首.却让一个符峰的女弟子给得到了.这让他面上如何有光.

    别人只会觉得他实力不济.教出的徒儿也只是平凡之辈.堂堂掌门亲自教导的弟子.竟然输给一个长老的弟子……

    唐铁书心中很是生气.但却沒有由头发作.不管这女弟子是谁的徒弟.她毕竟是缥缈宗的弟子.而且现在还立了大功.为缥缈宗保持了锦绣界第一宗门的荣耀.若是这个时候他露出了一丝一毫的情绪.只会让众弟子不解.也会让其他长老笑话自己不够大度……

    唐铁书兀自在心中压抑着情绪.他的女儿唐芊芊却完全沒有顾忌.满脸的怒气冲冲.

    她认为刚才罗挽音是利用了自己的美色迷惑了龙师兄.所以龙师兄才会落败的.她不甘地冲到龙师兄面前.愤怒不平地说道:“龙师兄.你干嘛要让着她.魁首明明就是你的.”

    龙宇宣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又漫不经心地转移了视线.重新投向台上傲然站立的人儿.语气淡淡地说道:“师妹.说话要经过大脑.在场所有人都可以证明.魁首是她堂堂正正凭自己的本事获得的.我沒有让着她.也不会让着他.”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从头到尾自己根本就沒有让她一分一毫.他是拼尽了全力去比赛的.奈何佳人非但容颜娇艳似花.就连修为也比自己略高一筹.

    这让他既兴奋又失落.兴奋的是佳人如此优秀.失落的是自己比不上她.也比不上那个曾经得到过她的优秀男人.或许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拥有她了.她将会是自己永远的遗憾.

    唐芊芊听到他维护罗挽音的话之后更激动了.一股无法向别人诉说的憋屈感和愤怒感驱使着她.让恨不得冲到台上去把那个贱女人拉下來狠狠地甩她几巴掌.

    她发现自从这个贱女人出现在她生命中之后.她的人生便开始走向不顺畅的道路.从遇见她开始.她便时时处于生气和愤怒中.不管是她看中的东西还是她喜欢上的人.统统都被这个贱女人夺走了.

    她跟她上辈子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以至于这辈子她要出现在自己身边折磨她..

    唐芊芊气的眼睛通红.但却不敢在龙师兄面前表现出來.只能垂下眼睛.极力让语气平静道:“龙师兄你明明比她厉害那么多.若不是你让她.她又怎么可能会赢呢……”

    龙宇宣知道跟这个盲目崇拜自己的师妹是说不通的.干脆也懒得废话了.直接看着台上.等着裁判宣布最终的结果.

    沒过一会儿.主持人接过裁判们记录商量好的比赛结果.先让进入决赛的各位选手站在台上.然后开始公布此次比赛名次以及宗门排名.

    罗挽音实至名归地拿到了魁首的名次.然后在缥缈宗众人的欢呼下下了擂台.回到了缥缈宗的地盘上.

    主持人宣布完结果之后.又让获得魁首的宗门掌门上台发布演讲.

    唐铁书撑起笑容.面色慈和地上台去讲述了一番鼓励各门派参加比赛的年轻弟子的话.又谦虚地表示了一番得到了魁首是门中弟子幸运.还多亏了各个门派的谦让之后.然后便宣布此次比赛结束.各门各派就此解散.若是有意留下明日再启程的.今晚在主峰备有酒水.欢迎各位掌门携长老和弟子前去一聚.

    唐铁书说完.正要下台之时却听见一声大喝.

    “且慢.”

    唐铁书脚步一顿.扭头看向发声的方向.却见声音出自青灵山门派的方向.

    他眉毛微蹙.青灵山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他们得到了魁首而心有不甘准备闹事吗.

    但是这比赛可是在众多门派的见证下举行的.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若是闹事.丢脸的可是他们.他们应该不至于这么沒脑子吧.

    唐铁书心中这么想.脸上还是慈和大度的表情.看向青灵山掌门的方向问道:“不知道青灵山掌门唤住本座所为何事.”

    青灵山掌门摇了摇头.说道:“并非是本座叫住唐掌门.而是本门长老有一事要跟唐掌门禀报.还请唐掌门为他做主.”

    “哦.这倒奇了.什么事情还需要本座为贵门派长老做主.”唐铁书有所疑惑.忽然脸色一变.表情凝重地问道:“莫非是贵派在剑锋居住之时.被本门弟子轻慢了.”

    青灵山的掌门忙摆手说道:“不是这事儿.贵派弟子待我们非常客气.”

    “那是所为何事.”唐铁书满脸不解.

    青灵山掌门侧了侧身体.让出身边诸长老略阴沉的面孔.苦笑着说道:“这是本门的诸长老.此事涉及到他的弟子张浩联.便由他來说吧.”

    本來唐铁书被青灵山掌门喊住的事情就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而当青灵山掌门说出了张浩联这个名字之后.本來还有些漫不经心的罗挽音动作立马顿住了.抬起头來眼神微眯地看向青灵山掌门的方向.片刻之后又冷笑一声.回头睨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张浩联.嘴角挂上嘲讽的微笑.

    看來是有人找上门來要人了.只可惜他们今天注定要失败而归了.

    张浩联听到自己的名字.也是浑身一震.他已经许久沒有听到别人喊他的名字.跟在罗挽音身边的日子以來.他长期处于被忽视的状态.他孤独一人.沒有人跟他说话.沒有人跟他交流.这些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却让他感觉过了很久.久到他都快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了.

    只是感觉虽漫长.但这些日子以來他却觉得很幸福.能留在她身边的日子.哪怕再难过他也觉得弥足珍贵.足以让他留恋不已.根本不舍得离开.

    所以就算是掌门和师傅找上门來了.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是他们要找的人.更不会随他们离开.

    他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才换來留在她身边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轻而易举地放弃的.

    哪怕……哪怕她即将要解开相思蛊.到时候自己或许会因此而丧命……

    他知道.若是等到解开相思蛊的那天.她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的.毕竟自己要了她夫君的性命……

    “怎么.你的靠山找來了.现在想离开我娘亲了吗.”

    一声稚嫩的童声响起.打断了张浩联的茫然失神.他回过神來.看向说话的罗小宝.此刻他正一脸讥讽的表情看着自己.

    张浩联沉默不语.长久的相处以來.他已经明白了这个表面天真单纯的小男孩内芯里其实是个心智不亚于成人的小恶魔.他年纪小小.很多手段却足以让身高三尺的大男人吓的心肝脾肺都爆裂.

    他这段时间也沒少受他折磨.因此他心里明白.此刻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应付方法.反抗和反驳只会让他报复的更疯狂.心里也会更兴奋.

    罗小宝见他不说话.嘴角的笑容更加恶劣.他慢吞吞地靠近他.以稚嫩的童音轻声地说道:“可是.就算你现在后悔了.想离开了.恐怕你都无法如愿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