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三章 青灵山之祸根
    那青灵山弟子感觉很是羞愧.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打败了.还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这让他感觉有些丢面子.但人家实力比自己强.这是不争的事实.他只能羞恼地说道:“放开我.我自己下去.”

    罗挽音二话不说直接收起鞭子不再看他.反而把目光转移到了还在酣战的龙宇宣那一对上.

    那青灵山的弟子见自己被她如此忽视.又有些不爽.但想到自己刚刚输在人家的鞭子之下.他又沒脸在台上多待.只好灰溜溜地下台了.

    而台下青灵山掌门和诸长老的身旁.两名弟子正指着台下戴着面具的张浩联和他们窃窃私语.

    诸长老微微眯眼.认真地打量着那个木然弟子站在台下的面具人.半响表情有些欣喜.又有些疑惑.就差激动地站起來冲过去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青灵山掌门说道:“掌门.我不会认错的.那人确实是我的弟子张浩联无疑.他的身形和他给我的感觉都和浩联无二.他绝对就是我那失踪已久的弟子.”

    青灵山掌门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会儿那个面具人.然后扭头表情严肃地问那两名弟子.“你们确定他就是昨天你们看到的那个面具人吗.”

    那两个弟子表情肯定地点头.“掌门.长老.我们不会认错的.他就是那个面具人.而且我们也感觉他很像张师兄.所以才会留意到他.还有现在台上那个正在观战的女弟子.她是缥缈宗阵峰峰主程潜的关门弟子.也是张师兄跟随在身边的人.”

    青灵山掌门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提出自己的疑惑道:“若他真的是浩联.那又为何要戴上面具.又要隐姓埋名地掩盖自己的身份跟着那个缥缈宗的女弟子呢.”

    诸长老哼了一声.沒好气地说道:“掌门你沒看那个女弟子长的跟妖精似的么.沒准就是她迷了浩联的魂.把他迷的三荤五素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更别说惦记着回宗门了.我看到时候就该好好地惩罚他一下.也好让他认识到自己姓甚名谁.别下山历练了一次性子就野了.宗门师傅都不放在眼里了.”

    就算他对自己这唯一的侄子疼爱有加.也掩盖不了他心中有气的事实.不管张浩联是处于什么原因要跟在那个女弟子身边.但他不回宗门是不争的事实.甚至杳无音信这么久.这让他如何不生气.

    什么事情竟然重要到他连一封音信都不给他传达.让他这个师傅平白无故担心了那么久.简直是不可原谅.

    诸长老现在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等会逮住那个不让人省心的侄子之后.要怎么好好地收拾他一顿.让他长长心张长记性.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任性行事了.

    而就在这时候他却看到掌门倏然地站起來.满脸震惊地看向某个方向.他顺着掌门的视线看过去.却见是张浩联所在的位置.他心中顿时产生了一阵不妙的预感.脸色微变道:“掌门.你这是怎么了.”

    青灵山掌门收回了视线.神色悲哀又痛惜地看向了诸长老.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开口道:“若你确实沒认错.那人确实是你的弟子的话.我劝你还是别琢磨着怎么收拾他了.因为他……”

    “他怎么了..”诸长老心中不妙的预感更甚.急忙追问道.

    青灵山掌门到底还是不忍说出口.指着张浩联的方向说道:“你仔细留意他的品阶.一看便知.”

    诸长老忙转过头去.凝神打探那个面具人的品阶.在看清楚对方的底细之后.竟然也震惊到站了起來.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情景.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于是再眨了眨眼.仔细再探查了一遍.却悲拗地发现他竟然沒看错.

    他那个本來就差临门一脚就到天品境界的侄子.此刻一身修为散尽.竟然变成了一个废人.

    诸长老身形不稳剧烈地摇晃了几下.一旁的弟子急忙上前去扶住他.担忧地问道:“长老.您沒事吧.”

    诸长老现在几欲吐血.他把涌上喉间的血腥味咽了回去.双眼悲痛地看着面具人的方向.自言自语地说道:“沒事.我怎么可能会沒事.那是我倾尽心血培养的徒弟.那是我们诸家唯一的血脉啊.他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诸长老控制不住喷出了一口鲜红的液体.一旁的青灵山掌门见状急忙运气为他疏通因气急攻心堵住的心脉.好不容易见他平复下來了.又有激动的迹象.忙不忍地开口道:“好了.诸长老你先别急.有什么事情等和他相认了再说.再者修为沒了又如何.他一样是咱们青灵山的弟子.届时把他带回了青灵山.门里有的资源都会尽量给他用上.定会尽力让他恢复如初.”

    听到这里.诸长老的气息渐渐平复了.是啊.掌门说的沒错.哪怕他现在修为尽失.但他还在.那个孩子还有他.他一定不会让他就此颓丧的.

    他会倾尽自己的所有助他恢复修为.还会找出害他至此的罪魁祸首.然后把这笔账百倍千倍地讨回來.

    若是让他知道了是谁敢如此对待他这唯一的血脉侄子.他一定会让对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诸长老青筋暴起.眼珠子血红几欲眦裂.可见他心中的恨意有多深.但他却强迫自己冷静下來.把一腔愤怒和悲拗压回心底.他紧紧地握拳控制住自己心里的愤怒.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对青灵山掌门道:“多谢掌门.老夫已无碍.刚才是我太过激动.一时沒转过弯來.还请掌门多多担待.”

    见到诸长老语气正常.表情不再激动.看样子是暂时平静下來了.青灵山掌门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安慰他道:“无恙便好.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我们还无从得知.一切等决赛结束再说吧.不管如何.本座一定会找到那个凶兽.给你那徒儿一个交待的.”

    这诸长老可是青灵山的中流砥柱.他可得安抚好了.平日里很多事物也大多由他操劳.也算功高劳苦.不管怎么说.他这徒儿的事情.他是想管也得管.不想管也得管了.

    诸长老闻言紧绷的脸微微缓和了一些.感激地说道:“多谢掌门.”

    青灵山掌门又安抚地拍了拍他的紧绷的肩膀.示意他先坐下來等待比赛结束.诸长老虽然心急知道真相.但却也知道此刻并不是解决此事的时候.只能压下心中的焦急和愤怒等待比赛结果出來.

    只是出了这档子事情.这个时候的诸长老再也沒有心思去琢磨比赛的结果.更不在乎这宗门排名赛的魁首花落谁家了.

    不知道台下的风起云涌.罗挽音在台上津津有味地看龙宇宣和那位青灵山弟子打的火热.此时他们两个的打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了.若是她沒有预估错误的话.她觉得这两人的比斗极有可能是龙宇宣获胜.

    果然.罗挽音的预料并沒有出错.另外一位青灵山弟子品阶虽然和龙宇宣相同.出手也是果断利落.但终究沒有龙宇宣一针见血.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会击中对方的要害.所以最后那位青灵山弟子会落败也不奇怪.

    随着那位弟子被龙宇宣一掌给击落台下.台上此刻正剩下了罗挽音和龙宇宣.

    龙宇宣看着罗挽音美丽的脸庞笑的满面春风.正想启唇挑逗她几句.却见后者已然二话不说.招式凌厉地攻击过來了.

    他反应极快地躲开.一边躲避着她的攻击.一边露出无奈的笑容说道:“你真狠心.上來就攻击.一点情面都不讲.咱们连叙叙旧的时间都沒有吗.”

    罗挽音嗤笑一声.边发攻击凉凉地说道:“我和你之间哪有旧可叙.专心比赛吧.”

    就算有.昨天该说的也说光了.

    龙宇宣撇了撇嘴.“好吧.既然这样.那么你小心了.”

    说完脸色倏然一变.表情开始慎重起來.招式之间也不再只是躲避.反而气势陡变.开始紧密地攻击起來.

    他知道.面前的女人不仅容貌出色.而且还是个和他旗鼓相当的对手.若是他敢轻敌.那么自己必输无疑.

    罗挽音和龙宇宣一战相当激烈.擂台上闪烁着斗气的七彩光芒.你來我往之中.石头做的擂台边缘也开始发出断裂声.碎石随着阵阵打斗声而四散.台下的各门派长老纷纷开启了防护罩.以防自家门派弟子被台上的碎石误伤.

    罗小宝站在莫宁身边.小拳头捏的死紧.一张可爱的小脸此刻满是严肃.神情紧张地盯着台上的情况.

    他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出声令娘亲分神.最好的加油方法便是默默地给她鼓气.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娘亲一定不会功亏一篑.她一定能夺得魁首获得炼仙草的.

    高手过招通常最考验速度和眼力.罗挽音心无旁骛.一心一意把精力都放在比赛之中.龙宇宣比她想象中的要强.甚至让她感觉到了丝丝危险.如若她不全力以赴.极有可能这魁首会被他所得.

    她决不能让炼仙草落入他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