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五章 阵峰生活
    在李青的带领下.罗挽音在阵峰里转了一圈.最后一番挑选.选定了山峰里比较偏僻的一间院子.

    她选择住下的地方位置虽然偏僻.不过却十分清静.且四处环境不错.有利于平时自己和兔崽子晨起修炼.

    如今在罗挽音的心里.唯有不断变强的信念.她尽可能地让自己尽快熟悉这里的一切.并站在锦绣界的高点之上.

    这样一旦某人如果还活着.以他的能力.一定会尽快找到自己.

    想到龙宇寒.罗挽音心中不免一紧.她闭了闭眼.再次强迫自己冷静下來.现在这些想也无济于事.唯有自己变强.才不会任由人宰割.才能主导一切.不受任何控制.

    “罗姑娘.吃饭了……”

    不远处.张浩联轻声喊道.

    知道罗姑娘不喜欢自己接近她.因此他并不上前去.只是远远地站在远处喊了一声.

    其实他已经默默地站在这里许久了.看到罗挽音表情落寞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里闪过一丝后悔和疑惑.他不禁怀疑.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但是这个想法只是一闪即逝.瞬间便被他无情地抹去了.

    假如他沒有狠下心來做下那些事情.他如今也不可能留在她身边.所以哪怕如今以这样狼狈的方式留在她身边他也不介意.

    总归.他如愿以偿了.

    因为相思蛊的缘故.罗挽音早就发觉到了身边的这个人.只是.她根本就无视了他.或者说她是压根沒把他当人看.而是当成一条狗一样的存在.更甚至是一只令人厌恶的赖皮犬

    无奈现在她还沒有找到解开相思蛊的办法.因此杀他不得.只能留着他折磨用.与之相反的.她也只能任由他围绕在身边刺激自己的眼睛了.

    转身直接无视他走回房间.只见罗小宝已经在餐桌前等着了.

    看到罗小宝撑着下巴愣神的模样.罗挽音一下子便猜到了他可能想起他爹了.她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坐了下來.淡淡地说道:“吃饭了.”

    她不再去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无论说什么.人如今不在就是不在.说什么都只是苍白的话语罢了.

    而且终归最后兔崽子都是要长大.要自己独立面对一切.学着自己坚强起來.早晚都一样.他会明白的.

    罗小宝听到娘亲的话.从失神的状态中反应过來.他迅速敛去失落的眼神.笑嘻嘻地说道:“娘亲.你回來啦.吃饭了.”

    仿佛之前他失落的模样都是别人的错觉一般.吃饭的时候.罗小宝一边殷勤地给娘亲夹菜.一边笑眯眯地说道:“娘亲.你在阵峰怎么样.听说你成为了峰主的关门弟子.变成了大师姐啊.”

    罗挽音轻轻嗤笑了一声.看了他一眼说道:“沒你混的好.你这家伙又在扮猪吃老虎了.看起來你混的不错的样子.那些女弟子看你的眼神柔的跟看自家崽子一样.你师傅看你就像看金子一样.眼神简直会发光了.”

    罗小宝一脸害羞的模样说道:“沒办法.人家魅力大嘛.”

    罗挽音翻了个白眼.做出个呕吐的表情.懒得搭理这个兔崽子.直接跳过这个话題又和他聊了一会儿之后的打算.并告诫他在符峰少惹点事情.好好学习画符.不要整天惦记着从别人身上搜过好处.只有自己创造的财富才是别人夺不走的.属于自己的财富.

    罗小宝笑嘻嘻地说道:“娘亲你就放心吧.学好了画符以后咱们就可以自给自足了.这样可以省多少钱啊.还可以拿出去卖.这么好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学的.就算是为了银子我也得认真学啊.”

    罗挽音听了罗小宝的保证.看了一眼对方提起银子时闪亮亮的眸子.无语地抽搐了一下嘴角.最后懒得理他专心吃饭了.

    饱餐过后.张浩联又为罗挽音母子端來洗澡水.虽说罗挽音本就是打算把他当仆役一样使唤的.一个大门派长老的弟子.被她当成仆役來使唤.想必他身为武者的尊严定会让他感觉到耻辱.

    但是很多事情在她根本就沒有开口的时候.这人便主动把所有的事情包揽做下了.这让她不禁有些怀疑.她认为的这些羞辱对于张浩联來说究竟是不是一种折磨……

    他被自己安排住在隔壁的杂物房中.平日里不管有沒有人在.他都必须带着面具示人.日以继夜之下.想必他终究会被这暗无天日的日子所折磨.若是他承受不住了.说不定会把有关相思蛊的信息告诉她.只求她快点和他解除了相思蛊的牵制.

    当然.这都是罗挽音自己往美好的方向幻想的结果.实际上张浩联到底有沒有相思蛊的信息.他又有沒有解开相思蛊的办法.这一切她根本就不知道.当然她也沒打算主动问他.因为用猪脑想都清楚.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告诉她的.

    翌日天微微亮的时候.罗小宝跟罗挽音已经早早起床开始晨起修炼.两人互相攻击的身影不时交错.浓郁的斗气在他们身边爆发.带起了一阵阵石头爆破的声音.等到两人结束晨练的时候.他们的身上的衣裳都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罗挽音面无表情地从琉璃空间拿出一套龙宇寒的衣衫搭在自己身上.遮住了因为汗水而浸湿显露出來的曼妙身躯.然后冷冷地从张浩联身边擦肩而过.

    张浩联感觉到自己的耳根都发烫了.他想若不是因为自己有面具遮挡.恐怕她一定会看到自己因为害羞和兴奋而显得通红的脸.

    罗挽音和罗小宝回房食用过早餐.才准备去拜见师傅.在飘渺宗里有一个规矩.但凡是峰主以及长老门下的弟子.平时所需的日用品和餐食都可以由仆役送到住处來.而不用自己去领或者到食堂与其他弟子一同用餐.

    早餐过后.罗挽音再次叮嘱了罗小宝几句话.然后便和他分道扬镳各自往自己所在的峰内学习.

    因为他们的住处本就位处阵峰.因此罗挽音便直接前往师傅所在的殿内.而张浩联则远远地跟着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罗挽音一路走來.所过之处迎來的或不是男弟子爱慕兼痴迷的眼神.或是女弟子嫉妒不甘的眼神.只有偶尔夹杂着单纯的好奇和崇拜的眼神.

    而这一切.她都像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沒感觉到一半.淡然自若地走向师傅的殿内.

    罗挽音跟程潜请过安之后.便站在一边安静地垂眸等待师傅的安排了.

    哪知程潜皱着眉看了她半响.开口问道:“你是我程潜的弟子.按说确实可以带仆役上山使唤.只是你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些.连來上课都要带仆役來么.”

    罗挽音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张浩联.顿了一下才回过头來.淡淡地说道:“师傅冤枉弟子了.”

    她又顿了一下.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简单地把带上他的原因说了一遍.最后苦笑着说道:“虽说弟子一直比较好逸恶劳.不过这次真心不是弟子想要带人上山的.弟子就算再懒.也晓得做弟子就该有弟子的模样.弟子是來学习的.而不是來享受的.此次上山带上他实属无奈.若是可以.弟子也不想连上课都和这人待在一起.只是迫于相思蛊的牵制而不得为之.”

    “相思蛊.”程潜闻言微微皱起眉头看向远处带着面具的男人.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时脸色肃然地说道:“这个东西为师虽然沒见过.但却又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样吧.你先把这事儿放在一边儿专心学习阵法.至于这相思蛊.为师帮你查找一下相关的信息.或是跟别人打听一下消息.或是去藏书阁看看有沒有破解它的方法.”

    罗挽音闻言很是惊喜.她说出此事本意也有向师傅打听消息的意思.但是沒有想到师傅会这么放在心上.竟然还答应特意去帮她查探消息.不得不说.这还是让她对这个师傅有些感动的.

    不管他是因为疼爱自己这个徒弟.还是只出于为人师的责任.都让她对他有些感激.

    “谢谢师傅.”罗挽音真心实意地道谢.

    程潜摆摆手.淡淡地说道:“不用跟为师客气.既然为师收了你为徒.就希望你能在修炼途中走的更远.这人既然心术不正.又下了如此阴险的蛊來牵制要挟你.等你解开这相思蛊之后.为师认为你最好杀了他.否则留下他说不定还会有变数.”

    “我知道.谢师傅提点.”罗挽音眼神快速闪过一抹狠戾.又马上恢复自然地应道.

    她早就打算好了.在找到解开相思蛊的办法之前.她会想尽办法折磨羞辱张浩联这个罪魁祸首.等解开相思蛊的牵制之后.那么便是他的死期了.

    此人不死.难消她心头只恨.

    若不是他打上自己的主意.她又怎会无奈离不开他.时时都被牵制.稍有不慎离他稍远了一些便要承受噬心之痛.

    最让她恨之入骨的是.他不该动了自己身边的人.她的爱人.她孩子的爹爹.都因为他的一己之私而生死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