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一章 再次相遇
    罗挽音动作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收回手.面色淡然地起了床.

    她本是打算先跟客栈小二打听一下收徒大会的事情如何.但沒想到他们却再次迎來了另外一个意外之客.

    罗挽音和罗小宝坐在客栈大厅里.张浩联戴着面具站在不远处.他们对面的人却是久未逢面的龙宇宣.

    大半年沒有见.对方如今已然身穿缥缈宗的弟子服.看來他果然是根据那位前辈遗留的手信前去拜师学艺了.

    罗挽音喝了一口茶.看着他淡淡地问道:“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情.”

    龙宇宣也喝了一口茶.遮住眼底的神色.轻描淡写地说道:“倒也沒什么大事儿.你应该也看出來了.我如愿加入了缥缈宗.然后前几日受命在山底下办事情之时看到了你们.不过当时有事儿所以未能跟你们打招呼.又料想你们在这个时候來飘渺山必然是來参加收徒大会的.便想在大会时再和你们聚一聚.不料却沒有在收徒大会上见到你们.因此便问了所有山下的客栈掌柜.得知你们住在此间客栈便过來一探了.”

    罗挽音神色恹恹地应了一声.随后问道:“这镇上的客栈是你们缥缈宗的产业.”

    这小镇位处于缥缈山底下.想必有不少是缥缈宗的产业.否则他们为何可以随意探查询问客人的信息和踪迹.

    果然.龙宇宣点头承认道:“不仅是客栈.这镇上的酒楼和药店大部分都是缥缈宗的产业.”

    “哦.”罗挽音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了.实在是沒有什么可说的.也不想多说什么.

    龙宇寒的出事到底是让她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此刻她觉得做什么事情都不太提得起劲來.更沒有什么兴趣和龙宇宣寒暄什么了.

    再说.他们之间也沒什么可寒暄闲聊的.

    龙宇宣看到她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顿了一下.仿若不经意般问道:“对了.你们既然在收徒大会之前來到飘渺山.定然是为了参加收徒大会的.但为何却未曾在比赛时看到你们.”

    罗挽音仿若沒感觉到他的试探一般.低垂着眼淡淡地答道:“出了一些变故.所以沒赶上罢了.”

    龙宇宣闻言心中一动.他微微眯了眯眼.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离他们不远处站着的面具人.心中暗暗生疑.

    这人虽然跟着挽音他们.但他的身形看着却并不像龙宇寒.而且若是他的话是不可能任由自己和挽音这么近距离地聊天的.早该吃醋想着法子把自己弄走了.

    那么他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可以一直跟着挽音.但似乎又很不受待见的样子.而且龙宇寒又去哪里了.他怎么可能会放心让别的男人接近挽音.这里面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难道此人的出现跟龙宇寒的消失有关.

    亦或者.这人甚至有可能和他们沒赶上收徒大会有关.

    龙宇宣思绪快速翻滚着.脸上却不露一丝一毫的痕迹.他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挽音郁郁寡欢的神色.又不动声色地看了罗小宝一眼.见他也是一副恹恹的神色.心中便有些了然了.

    看來定然是龙宇寒这个家伙出事了.否则以挽音母子的性格.无论出了多大的事情都不该会是这种落寞的神情的……

    龙宇宣心中一动.若是真的是如此.那这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啊……

    他心念一动.试探着问道:“收徒大会已经过了.你们如今还停留在飘渺山.是还打算找机缘加入门派吗.”

    罗挽音听到这话倒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思索了一下干脆地点头承认道:“是的.你有办法.”

    龙宇宣闻言心中松了一口气.但面上的表情还是那样轻描淡写.他淡淡地说道:“若是你想.那就自然有.我凭借前辈遗留的推荐手札加入了缥缈宗.后來又凭借天分和修为有幸被缥缈宗的掌门收为关门弟子.若是我要推荐一两个人加入缥缈宗的话.那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的语气不紧不慢.仿佛对她加不加入缥缈宗都无所谓的样子.

    罗挽音闻言沉吟了一下.以目光和罗小宝进行了无声的交流.过了一会儿.两人的意见都达成了一致.

    她本來就有加入门派的意愿.既然如今瞌睡有人送枕头.她也沒必要把送上门的机会给推走.

    于是她点了点头.看向龙宇宣说道:“我承你这个情.将來若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定然不会推辞.”

    不必多说矫情的话.她知道既然他说出了这一番话.就定然是愿意帮她引荐入门的.

    龙宇宣勾起薄唇.露出妖孽般魅惑人心的笑容道:“好说.若是有需要你帮忙的我定然会不客气找你.”

    罗挽音微微点头.她倒是巴不得对方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好让她赶紧把人情还了.省得她担心这人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让她头疼.

    龙宇宣见她答应.心中欢喜.他们已经很久沒有如此平和亲近地聊过天了.

    只是心里一高兴.他一时忘情便忍不住开口问道:“龙宇寒呢.他去哪儿了.怎么沒和你们在一起.”

    罗挽音听闻他问起龙宇寒.手中端茶的动作一顿.随即若无其事地说道:“你似乎和他一直不和.怎么这会儿却又关心起他的行踪來了.”

    龙宇宣仿佛沒看到她一瞬间不自然的表情.轻笑道:“正是因为和他不和.所以才会好奇他这会儿去哪了啊.再说他不是一直把你当犯人一般守着.生怕你走了逃了么.这会儿沒见到他护食般的眼神.我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罗挽音晒然一笑.却沒再开口.

    看到罗挽音不置可否的表情.龙宇宣感觉有些无趣.哼了一声说道:“好了.开玩笑的罢了.你也知道.到了三千小世界.我跟他也沒什么可斗的了.如今问起他來也不过是想问问他什么时候回來.他要不要一起加入缥缈宗.”

    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的罗小宝闻言却终于忍不住冷哼了一声.插嘴说道:“得了吧.你跟我爹爹沒什么可斗的为什么还非要一直打听他的去向呢.再说了.就我所知有一样东西就值得你跟他斗一辈子……”

    最后一句话他只是在嘴里轻声嘟哝.倒是不愿意说的大声.毕竟这种事情挑开了说只会对对方有益.他可不想给自己爹爹增加情敌.

    龙宇宣闻言果然只是挑了挑眉.不反驳也不否认.只是唇角含着邪魅的笑容但笑不语.

    罗挽音倒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有些疲倦.她淡淡地说道:“他沒那么快回來.这件事情可以不考虑他.”

    龙宇宣唇角的弧度更加大了.不來好啊.沒有那家伙的阻拦.自己和她的相处机会肯定能大大增加.

    他压抑住心底的愉悦.一脸遗憾地说道:“那真是可惜了.”

    这话只换來罗小宝鄙夷的轻哼声.他却一点都不介意.话锋一转看向张浩联的方向问道:“那位带着面具的是谁呢.他要和你们一起加入缥缈宗吗.”

    提到张浩联.罗挽音的脸色 不由一沉.她心中暴戾的气息又浮了上來.几乎要浸上她的眼眸.将瞳孔染成一片血红.

    她赶紧闭了闭眼.压抑住满心的愤恨.努力使自己平静下來.告诉自己他就在自己手里.他逃不掉的.他会为自己做的事情一一付出代价.这才慢慢地冷静下來.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以冰冷的语气说道:“不用管他.他不过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奴隶罢了.”

    她顿了一下.看向龙宇宣问道:“缥缈宗的弟子可以带仆役进去吗.”

    她还沒有想到办法去掉身上的相思蛊.所以她必须带张浩联入山.但她只会让对方以下人的身份出现在缥缈宗.

    说起相思蛊.罗挽音心里就有些反胃.被张浩联这个让她恨不得杀而快之的人下了这种本该是证明爱侣情深的蛊.只会让她对相思蛊厌恶至极.

    若是对象换成是龙宇寒.她或许还会心甘情愿地和对方一起种入相思蛊.

    只可惜梦想与现实永远是相反的.她非但不是自愿种入相思蛊的.而且还是被自己所厌恶的人强迫植入的.

    龙宇宣动作微妙地顿了一下.他眯了眯眼看了一眼不远处默默站着的面具人.眼神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然后垂下眼语气轻快地说道:“普通弟子自然是不行的.但若是门派长老的入室弟子那就可以带仆役上山.以挽音你的资质.拜入长老门下一定沒问題的.”

    仆役.

    呵呵.他才不会相信这个男人会只是仆役.若只是普通的下人.挽音又岂会费心要带他进山.

    而且挽音对待他的态度也很让他介意.她似乎处于一种不待见他.但却又离不开他的状态中……

    这让他很不爽.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调查一下这个该死的男人是谁.他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又是凭什么可以待在挽音身边不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