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六章 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白发老头想到那张即将到手的秘境地图.眼神闪过激动与兴奋.那地图本就是他囊中之物.若不是他们抢走了自己的地图.他也不会找上门來索取.

    这一切要怪就怪他们太贪心.自找死路.

    “你沒有时间再犹豫了.赶紧把地图交出來吧.以你们的修为.拿着这秘境地图也沒有用.你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了那皇品境界.还不如还给老夫.这样老夫还能饶你们一命.”白发老头见罗挽音的表情似是在纠结犹豫.不耐烦地呵斥道.

    如若不是不知道她把地图藏在哪.他才不会浪费这点时间哄她拿出來.直接省事擒住她搜身就得了.

    罗挽音脸上的表情几经挣扎.最终像是屈服了一般.表情不舍地从储物袋里拿出來一物.白发老头仔细一看.正是那秘境地图无疑.

    他脸色一喜.迅速伸出手就想要把那地图抢夺过來.而罗挽音也沒有阻止他.任由他从自己手中抢走了秘境地图.

    白发老头得手之后喜不自禁.眼角眉梢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终于拿回來了.很快他就能进去这秘境一探.无数天才灵宝都在等着他去收取.

    白发老头兴奋到有些颤抖.他把秘境地图紧紧地攥在手中.眼神设发出贪婪与阴狠的表情.

    马上.马上他就会把那个男人的修为全部吸取到自己身上.这样他就能马上突破皇品境界.然后找到这秘境里面去发财了.

    自从把那秘境地图还给白发老头之后.罗挽音便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对方在白日做梦.眼见他越陷越深而沒有醒过來的迹象.而时间不等人.半个时辰马上就快到了.到时候再见不到张浩联她体内的蛊虫就会开始啃咬自己的心脏.因此她不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恶心人的场面上了.

    她挑了挑眉.语气中再沒有刚才的胆小懦弱.“喂.老头.这相思蛊真的沒有解法吗.”

    白发老头此刻整副心神都专注于手上的秘境地图.因此根本就沒有留意到她语气中的改变.只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老夫还会骗你不成.这相思蛊乃是苗疆一女子为了不让自己女儿遭遇负心人特地以她的精血为引养成的.这世上也仅此一对.不过后來她和她女儿都陨落了.后來机缘巧合之下便让老夫得到了.所以说.养蛊制蛊的人都死了.这相思蛊沒有了制蛊人的血做药引.根本就沒有解开之法了.老夫劝你以后还是和张浩联那小子乖乖听老夫的话.为老夫做事.否则的话老夫难保不会用手中的蛊王让你们吃吃苦头.”

    罗挽音冷笑.吃吃苦头.恐怕是不听话就要他们的命吧.也只有张浩联那种蠢货.才会和这种毒蛇做交易.搞到最后非但害了自己还连累他人.

    她漂亮的桃花眼微微勾起一抹渗人的笑意.唇角的弧度让人看了心惊.“那若是我把蛊王的持有者杀了.再把体内有母蛊的张浩联一起消灭了.这相思蛊……是不是就化解了.”

    白发老头闻言动作倏然一顿.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就要把手中的秘境地图扔开.却听罗挽音清脆如铃的笑声“咯咯”响起.

    “哈哈哈哈.老头.你现在才扔掉地图会不会太晚了.那毒早在你碰到这秘境地图的瞬间便深入你的五脏六腑了.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若是动了真气只会让你体内的毒发作的更快……不用多谢我.你给我下了蛊.我还你一味毒.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罗挽音笑颜如花地看着怪老头渐渐变的青紫的脸色.脸上的表情畅快不已.

    白发老头这个时候已然感觉浑身痛的几乎不能动弹了.沒想到自己一时不慎竟然中了这女人的暗算.也怪他太过自信猖狂.竟然沒想到对方竟然会在秘境地图上下毒……

    白发老头眼神怨毒不甘.他颤着手伸进怀中.想要拿出蛊王把它捏爆.就算他死.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

    蛊王一死.子蛊和母蛊也会跟着灭亡..

    罗挽音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她看到白发老头的动作.眼神一眯抽出手中的利刃便飞身朝他而去.在对方因为中了毒而变得动作极其缓慢之时.一刀狠狠地插入了白发老头的心脏.

    看着白发老头因为中毒而变得乌黑的嘴唇慢慢地溢出鲜血.罗挽音唇角挂着甜美诱人的微笑.剑刃一转.狠狠从对方的胸膛里抽出來.看到他慢慢地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之后.才慢悠悠地走到他身边.然后挑开对方的衣襟.略带嫌弃地把他的手砍断再漫不经心地用剑挑开扔到一旁.

    罗挽音蹲下身体.拿起对方露出來的储物袋.然后高高在上地俯视着白发老头怨恨不甘的眼神.嗤笑了一声说道:“上次拿了你的秘境地图就已经放过你一次了.但是你却要再次找上门來送死.那能怪得了谁呢……”

    白发老头此刻已经说不出话來了.他因为中了毒此刻动弹不得.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疼的厉害.像是活生生地被撕裂开了一般.就连此时他被刺中的心脏都感觉不到疼痛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他现在很是后悔.早知道这个女人是个威胁.他一开始就该直接捏爆蛊王.让她死的不能再彻底.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晚了……

    罗挽音含着漠然的微笑看着白发老头含恨慢慢沒了气息.对方那双沒有闭上的眼睛圆睁着.满目都是怨毒和不甘.只是可惜他再也沒有机会报仇了.

    确定白发老头死的不能再彻底之后.罗挽音随手把对方的储物袋全部收进自己怀中.并且也成功地从对方的储物袋里找到了蛊王.罗挽音本想让蛊王命令母蛊带着宿主自杀身亡.但她心念一动.却又停止了动作.

    她忽然想到.既然母蛊和子蛊是离不开对方的.那么万一母蛊死了.子蛊也会跟着死呢.那她岂不是会跟着倒霉了.

    想到这里.罗挽音又感觉有些蛋疼了.如果真的是这个逻辑.那么她就算找到了张浩联也不敢马上动手杀他.说不得杀了他.自己也会跟着丧命……

    罗挽音颇感头疼.但是如今也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还是马上先去看看兔崽子有沒有事情.然后再用最快的速度去找到张浩联和龙宇寒.否则她恐怕还真得忍受钻心之痛了.

    至于找到张浩联之后该怎么办.那就是之后才需要考虑的问題了.

    幸运的是.罗挽音很容易就在罗小宝的房间里找到了他.他倒是沒受伤.不过是被用了极强的**给迷晕了.罗挽音把他弄醒之后.她一边解释一边带着他快速出去找龙宇寒和张浩联去了.

    她总觉得自己去晚了.还真的有可能发生什么不可预估的事情.因为她心中此刻极度的不安.

    而另外一边.龙宇寒也确实如罗挽音所预感的那般出了事儿..他也中了张浩联的暗算.

    其实他一开始答应张浩联的谈话要求之时便知道对方肯定是有阴谋在等着自己.因为对方的演技太过拙劣.以至于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只是他明知道对方有阴谋也会答应跟出來.不过是想看看他到底想搞什么鬼罢了.

    但他沒料到.自己竟然在明知道有算计的情况之下.仍然是中招了.

    此刻他正全身僵硬地躺在地上.身上丝毫动弹不得.整个人的身体感觉都是麻木的.唯有眼睛还可以转动.

    而张浩联站在他旁边俯视着他.脸上是得逞的快意.他大松了一口气.只觉得之前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下來了.

    他看着动弹不得的龙宇寒.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就算他品阶再高又如何.就算他再强又如何.如今还不是栽在了自己的手中.

    如今只要等到白发老头那边得手.他再把这个男人交给他.然后便可以和自己心仪的姑娘双宿双飞了.

    至于这个男人到了白发老头的手里会如何.他根本不必去在乎.甚至有些隐秘的希望.希望白发老头最后可以杀了他.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横插在他和罗姑娘之间了……

    沒有了他.罗姑娘虽然会伤心一阵子.但是在自己的安慰和悉心照顾之下.一定能很快就从悲伤里走出來.然后爱上自己.从此和自己形影不离的……

    若是罗姑娘喜欢.他们也可以生一儿一女.这样以后老了也可以有个照应.也能有人继承他们的血脉……

    张浩联沉浸在美好的幻想当中.丝毫沒有意识到此刻早已过了和白发老头商量好的会合时间.他只是满脑子的憧憬.一厢情愿地憧憬着即将到來的美好生活.

    而一旁的龙宇寒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是脑子却还是能思考的.他见张浩联暗算他成功之后却不急着离开.也沒有动手杀他的打算.便猜到了他可能是在等待同伙的到來了.

    而此刻他见对方想要等的人迟迟未來.本來很是焦灼的心却慢慢地平静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