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 相思蛊入体
    思绪一转.罗挽音最终还是决定先穿起衣服去看看龙宇寒.因为她心中忽然莫名地感觉到不安.总是无法平静下來.这是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的预感.

    她的直觉一向很准.所以她毫不犹豫地起來穿上衣裳.压下心底的不安打算先去确认兔崽子的安全.然后一起去找龙宇寒.

    可沒等她打开门.后窗便忽然大开并夹着凌厉攻势的风声.

    罗挽音不是张浩联.并沒有那么容易就被得手.她早就养成了无时不刻维持着警戒心的状态.因此她几乎在那一瞬间就反应过來并且躲过來人的偷袭了.

    她站定身体看清楚偷袭人的模样之后.嘲讽地勾起唇角说道:“我当是谁啊.原來又是你这老不死的.看來偷袭是你惯用的伎俩.真是鼠狼之辈.只会这些下三滥的事情.”

    她脸上的表情虽是漫不经心的.但她心中却快速一沉.连她这都出事了.龙宇寒那里定然也有此一遭了.只是不知道罗小宝那里有沒有事.

    龙宇寒如斯强大.应该不会出事.以他的戒心就算对方來个意料不及的偷袭估计都难以成功.就是不知道兔崽子有沒有被缠上.也不知道他遇上偷袭能不能全身而退.

    而最让她沒想到的是.张浩联竟然再次和这白发老头搭上了线..

    眼前这个情况已经显然易见了.张浩联刚才來找龙宇寒定然是调虎离山之计.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和白发老头再聚在一起狼狈为奸的.以前还可以说是被迫的.如今这情况又该怎么说.

    难道又这么巧.这老头和他有缘千里來相会.他再次遇上他而被挟制了吗..

    她猜不可能.因此唯一的可能就是张浩联和这怪老头很可能本來就是一伙的.而当初那一套人质与被要挟的说辞很可能是对方早就套好了话的.为的就是避免出现失败的情况.而他们竟然看走了眼上了他们的当.

    如今他们再次找上门來.恐怕打的正是那被他们夺走的秘境地图的主意……

    罗挽音的脑海快速闪过好几个念头.她快速地琢磨着该怎么好好利用这秘境地图把这老头快速地解决掉.然后去看看龙宇寒那边情况怎么样.虽然那张浩联的武功远低于他.但她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唯有快点过去看到他无事方能安心.

    本來今天张浩联出现的时候她琢磨着对方是为了秘境地图而來.本想找个机会让他们得手算了.反正是一纸垃圾.还不如借机把这麻烦给扔掉.哪知道这师徒俩竟然这么恶心.竟然來搞偷袭这一招.

    当初是他们技不如人才把秘境地图拱手相让.如今却又带着不甘上门來挑衅滋事.这让她相当不能容忍.

    她已经决定了.这秘境地图她是不打算给回他们了.哪怕只是一张垃圾.她也不打算给回他们了.

    既然麻烦已经找上门來.那么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是退让.而是灭杀.

    这时候那白发老头见自己偷袭沒有成功.也不着急.反而“粲粲粲”怪笑几声.然后用诡异莫名的眼神看着她说道:“小妮子.老夫劝你说话要留点口德.若不然老夫生起气來.说不得就会反悔曾经答应了老夫那个小徒弟的事情了.到时候老夫就不会怜香惜玉而放过你一马了……”

    罗挽音厌恶地看了他满是皱纹的脸.用鄙视的语气说道:“老头.就你这幅老不死的模样也想杀我吗.别说笑话了成吗..您都是一脚踏入半只棺材的人了.还妄想用你那枯廋如柴的矮小身体杀谁呢.你那体力顶多也只能用來自杀了.我啊.反倒还要劝您要死趁早自己动手呢.否则再过一时半会儿的.您身子骨更差之后沒准连自我了结都做不到了.”

    “你.”白发老头被她一番夹枪带棍的语言攻击给气的浑身发抖.他哆嗦了一下身体.强迫自己镇定下來.冷笑道:“好你个黄毛丫头.我看你还能猖狂多久.今天老夫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你以为如今老夫还是当初受伤的状态吗.我可告诉你.现在老夫的身体已经大好.就算你修为涨了也不是老夫的对手.你且睁大眼睛瞧清楚.老夫今日是如何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罗挽音闻言却丝毫不见生气.唇角的笑容愈加嘲讽:“那好啊.老头你尽管放马过來.就让我好好看看.你这老不死的是怎么自己找死的.”

    白发老头额头青筋爆棚.再也忍不住发起攻击.

    一言不合的他们马上便开战起來.两人各显神通.在房间里打的如火如荼.但很快罗挽音便发现不对劲起來.

    因为在房间里打的不过瘾.她三番四次想把战场转移到外面去打个痛快.但不料那老头却像有什么顾忌一样.却屡次阻止她离开这个房间.

    罗挽音招式不止地应对着老头的攻击.眼睛却微微眯起.这其中定有古怪.究竟是什么原因这老头不肯让她离开这房间呢……

    白发老头限制着罗挽音的自由.眼神快速闪过一抹阴毒的笑意.看着眼前这个黄毛丫头脸上满含高傲嘲讽的表情.嘴角更是露出森冷的笑意.

    丫头.你现在就得意吧.有你哭的时候.

    等老夫帮那小子种下相思蛊.你和那小子就离不开彼此了.到时候你们都在老夫的掌握之中.老夫让你往东你就得往东.让你往西就得往西.就算你如今再猖狂.到时候也得给老夫乖乖地跪下磕头认错.

    沒错.他当然不会有那么好的心肠成全那小子的爱情.

    他和张浩联所说的那一番话也确实有一部分是真的.当初他满腹不甘地让出秘境地图逃走.但却并沒有走远.反倒是躲在不远处打算跟踪他们.看看他们带着秘境地图往哪里去.这样便可以等他伤好之后去找他们夺回地图.

    结果如他所愿.他听到这一行三人在跟他那个捡來的小徒弟打听各大门派的事情.想必他们肯定是想加入门派.到时候必定会在收徒大会上现身.而在这段时间内他们是不可能到达皇品境界的.他只要赶在收徒大会前守在必经的路上.就定然能守到他们了.于是他便安心离开了.然后在路上又打劫了几个武者.有一次他比较幸运遇上了个肥羊.杀掉对方之后非但从对方的储物袋里得到了大量的彩晶.甚至还有一粒极品疗伤丹药.也就是靠着那粒丹药他才迅速地恢复了伤势.然后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他果然在收徒大会的路上守到了这一家三口.只是这三人不知道有了什么奇遇.竟然个个修为大涨.而他以一敌三根本无法取胜.最后只能按兵不动偷偷跟踪他们了解他们的情况.直到张浩联的出现.

    在客栈的时候他明显就看出來了这小子听到那女人已经成亲之后的失魂落魄.于是他很轻松地尾随了对方并且再次挟制住他.最后他们达成了交易.

    只可惜自始至终那小子并不知道.他答应要给他的相思蛊其实并不是只有母蛊和子蛊.而是还有一只蛊王.

    这只蛊王可以控制母蛊和子蛊.只要他手中握有蛊王.他便可以把身体内含有子蛊和母蛊的人控制在手.要他们生便生.要他们死就死.子蛊和母蛊永远不得反抗蛊王.

    而就在两人斗的火热的时候.一只小小的蛊虫悄然无息地从白发老头袖子里一闪而过.然后迅速地钻入了与之缠斗的罗挽音的身上.并且很快地从她的衣服袖子攀爬到她肩膀上的位置.然后倏然一跃而上贴到她白皙的脖子上.

    就在那一瞬间.罗挽音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危险预感.她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一个凉凉的东西贴上的瞬间便陡然停止了攻击.甚至甘愿承受怪老头即将击向她腹部的一掌.快速地伸手朝脖子微凉的地方摸去.想捏爆那个让她莫名感到浑身戒备的东西.

    然而她的动作终究慢了一步.那只小小的洁白的蛊虫已经耸动着身体.找准了她血管的位置咬破了一个口子.然后倏然钻进里面消失了.

    若是有人看见这只蛊虫的动作.定然会觉得十分惊悚.因为它咬开的伤口非常的细微.那只蛊虫的身体却是这伤口的几十倍大.而那蛊虫却轻而易举地挤进了那细细的伤口之处.丝毫不留痕迹地钻了进去.之后便只见那血管之处.皮肤深处有一个蠕动的痕迹而不见虫子本身了.

    罗挽音感觉到蛊虫进入自己血管的一刹那脸色便大变了.但她还未來得及有什么应急的措施.迎头而來便受到了白发老头狠狠一掌击中自己的腹部.令她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血.等缓过來之后.却已经根本來不及阻止那只蛊虫深入自己体内了.

    白发老头见状眼中一喜.粲粲怪笑起來.眼神尽是得逞的狠笑.

    沒用的.别白费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