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三章 调虎离山计
    张浩联回到罗挽音他们所在的客栈之时已经是黄昏之后了.太阳慢慢地落下山.此刻天空已经不再遍地霞光.反而笼罩着微微的黑暗.

    黑夜即将到來.

    他回到这家客栈的时候.罗挽音他们早已不在大厅了.他付了银子给小二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出门去逛集市了.

    听闻这个消息.他一时之间有些怔然.心里又陡然闪过一丝犹豫和不确定來.

    她如今似乎过的很是幸福快乐的样子.他真的要毁了她的生活.让她从此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吗.

    而且.到了最后.这相思蛊真的能让自己梦想成真吗……

    然而这迷茫和不确定也仅存在了那么一瞬间.因为在下一刻就被小二的声音打断了.

    “客官.您如果有事找他们的话.等他们回來之后小的可以帮你带话给他们.您留个联系地址给我就成.”小二收了他的银子.显得格外热枕.

    张浩联迟疑了一瞬.摇头说道:“不用了.给我单独开一间房.”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不用告诉他们我打听过他们的消息.”

    “好嘞.客官您放心.绝对不会和他们提到您的.”小二爽快地应道.

    这样的事情在客栈里经常有发生.不管眼前这个客官与那几位客官究竟真的是认识的朋友还是仇人关系都与他们无关.反正他们收了银子得了好处就行.至于别人的恩怨情仇.他们根本不在乎.

    张浩联见小二答应了.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拿了小二给的钥匙随他上楼找到自己要的房间.然后便闭门不出了.

    他要的正是在罗挽音房间的正对门这间房.这样他们什么时候回來他就能一清二楚.

    罗小宝今天下午磨了他娘亲许久.又对他爹频频装可怜让他给自己求求情.最终终于让他娘亲松口答应晚上可以带他出去转转了.

    三人去集市逛了一圈.大约是因为第二天就是收徒大会的日子了.许多武者都躲在客栈里休养生息.储存好精力等待第二天好好表现一番.因此这会儿外边的人反倒少了.只剩下一些商贩和小摊还在坚守着赚钱大业.

    或许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情景.虽然这会儿人少生意也淡.但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却不见灰败失落.反而都是笑眯眯的.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前一段时间人满为患的时候他们已经赚的盘满钵满了.

    这也让罗挽音松了一口气.天知道她对当日人挤人的状况简直有阴影了.从末日之后她便不喜欢和陌生人有接触.因为她会下意识地竖起防范.而那种人挤人的情况对于她來说简直是一种折磨.时刻触动她那颗敏感的神经.

    三人悠闲地走在集市上.偶尔经过感兴趣的小摊便买上一两样小东西.甚至又吃了几样看起來挺诱人的小吃.最后才每个人都撑着一个饱饱的肚子和抱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回客栈去.

    照例是罗小宝单独一个房间.而且就在他爹娘房间的隔壁.龙宇寒让小二准备了沐浴用的热水.细心地给自己娘子调好温度之后便出门守着了.

    他倒是想來一个鸳鸯浴的.只是某个女人识破了他的意图.警告他道:“刚才逛了这么久我又困又累.而且明天还要爬这么高的山去参加比赛.你想让我明天爬不起來吗.”

    这样一番求饶加威胁的话下來.龙宇寒也只能遗憾地屈服了.毕竟他也不想自己的女人第二天受苦.到时候心疼的不还是自己吗.

    他走出房间把门关起來守着.虽然脸上还是那副面瘫的模样.只是内心里早已闷骚地幻想着此刻媳妇在里面沐浴的一举一动了.

    张浩联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

    龙宇寒被人中途打断了自己美妙的幻想.心里顿时不高兴了.当然脸上却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周身的气息却陡然变的阴冷.

    张浩联被他的气息震慑的有些颤抖.他心里有一瞬间竟然涌上了打退堂鼓的念头.他觉得这个男人恐怕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而且他的气息太可怕了.强大的令他有种想要跪地颤抖的感觉.

    他突然有些恐惧.若是自己真的在罗姑娘身上种下了相思蛊.这个男人真的不会一怒之下杀了自己吗.

    只是这念头刚刚涌起.也就马上被他给按压回去了.

    事到临头他已经不能回头了.他已经答应了白发老头.如果他要反悔.那么恐怕白发老头会第一个不放过他.

    再者说.他也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布置好了.若是此举成功了.那么他马上就可以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

    想到这里.他忽然激动地想要颤抖了.所有的恐惧都被即将得到眼前这个男人背后房间里的绝色女人的念头给击退.他的勇气忽然都回來了.

    张浩联站直身体.身心一致命令自己不许透露出任何一样和心虚的表情.他看着龙宇寒说道:“我想和你谈一谈.”

    而龙宇寒也只是在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打断了自己对爱人的幻想之时看了他一眼.之后便当他不存在一般无视掉了.如今面对这忽然出现的人说的话.他也一律采用无视的态度.

    不相干的人他根本不屑于去搭理.

    张浩联显然沒想到对方会无视自己.他压下心中的难堪和愤怒.维持着表面的平静.执拗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喜欢她.所以我想和你谈谈.”

    龙宇寒周身的气息顿时更加冰冷了.他凌厉的目光倏然射向他.眼神像刀子一般落在他身上.刮的人生疼.

    但张浩联却丝毫沒有退缩.挺起胸膛坚定地看着他重复道:“我想和你谈谈.请你跟我出來一下.”

    龙宇寒怒极反笑.“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

    谈什么.谈自己的娘子.因为他喜欢自己的女人.所以他就來找自己谈吗.

    这女人是他的爱人和娘子.他以什么立场來和自己谈她.

    任何一个男人也沒有资格來谈她.她只属于他自己.

    张浩联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有些慌乱的气息.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心虚导致的.而是因为被龙宇寒故意散发出來的威压而导致的.

    这个男人实在太强大了.虽然他如今的修为还比不上自己的师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他身上的气息比他师傅的还要令人畏惧.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

    张浩联努力把那股不对劲的想法压下去.强作镇定直视他道:“我知道你不屑和我谈话.但是我是真心诚意想和你谈谈的.我发誓仅此一次.这次谈话之后若是你再看见我.你可以命令我不许再出现在她面前.我承诺若是你开口了.我绝对会遵守承诺听从你的命令从此远离她.”

    他这一番话说出來.龙宇寒反倒觉得十分怪异.这其中定有问題.

    他眯了眯眼.眼神闪过一抹嘲讽的意味.好吧.就让他來看看.眼前这只跳梁小丑到底想要玩弄什么把戏吧.

    他本來是慵懒地靠在客栈门板上的.此刻忽然直起身体看着张浩联.嘴唇微微勾起一丝讽刺的弧度.声音冰冷地说道:“走吧.”

    张浩联心中一喜.眼神控制不住露出一丝喜意.但是瞬间被他掩饰过去了.他马上转身说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请跟我來.”

    龙宇寒看着他的背影.嘴角的弧度微微加深.眼神愈加嘲讽了.

    他自以为自己刚才眼神里那一闪而过的喜色和得逞之意掩饰的很好.岂知他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

    罗挽音虽然在房间里沐浴.但是她五感过人.自然也听到了门外传來的对话声.在來人说出的第一句话之后她就微微蹙起眉.眼眸开始深思起來.

    又是张浩联.他三番四次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究竟是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是为了那张秘境地图.

    如今收徒大会在即.为了不惹出事端.她是不是该把那张已经是废纸的秘境地图“不小心”让对方得手算了……

    还未让她琢磨出个一二该怎么把那秘境地图不着痕迹地让对方得手拿去.这时候门外又传來张浩联的声音.而罗挽音在听完他说的那些话之后.脸色渐渐古怪起來.

    张浩联竟然开口相邀龙宇寒出去谈话..而且他口中所说喜欢的“她”该不会指的是自己吧.

    不是她自恋非要自我代入.而是张浩联和龙宇寒两人这是第二次见面.而他们之间唯一共同认识的恐怕就只有自己这一个女人了.如果这个“她”指的不是自己.总不可能是兔崽子吧……

    还不待罗挽音理清楚头绪.这时候她却又听见龙宇寒已经答应了张浩联的请求.两个人正往外而去了.

    她微微皱眉.虽然情况看上去很正常.但她莫名地总觉得有些怪异.直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