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一章 蛊惑人心
    娘亲..爹爹..

    张浩联像被雷劈了一样.惊得目瞪口呆.

    他转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这才注意到心上人身边一直跟着的这一大一小.想到刚才自己听到的称呼.他不可置信地求证道:“你刚才叫这位姑娘什么.”

    罗小宝一派天真的模样看着他.无辜地说道:“我叫她娘亲啊.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简直太不对了.她看起來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大的孩子.

    张浩联在心中怒吼.脸上的表情却像被定住了一般张着嘴巴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许久.他反应过來干笑了一声.抱着一丝庆幸的想法干巴巴地问道:“小孩.你是开玩笑的吧.”

    罗小宝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他.狐疑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开这种玩笑啊.她本來就是我娘亲.这个是我爹爹.他们早就成亲啦.”

    张浩联僵硬着脖子扭头看向罗挽音.企图看到对方否认的语言.却不料心上人好整以暇地自顾着喝茶吃饭.一点都沒有否认的意思.

    事实胜于雄辩.他顿时心灰意冷.想欺骗自己都不行了.一时之间只觉得自己天都塌了.活了这么久.他好不容易开窍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却已经结婚生子.根本就沒有他插足的余地了.这让他如何能够不绝望……

    张浩联呆呆傻傻地站在原地.两眼无神.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了无生气.

    罗挽音被他这种状态给吓了一跳.心想这人不是來接近他们的么.怎么现在变成了这幅模样.

    她好奇地看着对方.想看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回过神來.结果见他已经站了一刻钟了还沒有反应.最终她只能抽了抽嘴角表示无语.

    就这状态还想从他们身上拿到秘境地图.这恐怕是他们亲手把东西送到他手上.他才能得手吧.

    不过那秘境地图真给了他也无所谓.反正东西都已经被他们席卷一空了.那秘境地图跟垃圾也沒什么区别了.

    龙宇寒哪知道罗挽音心中的弯弯绕绕.只看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张浩联看.本來就不悦的心情顿时就更加阴沉了.

    他抿了抿唇.让自己冷静下來.然后夹了一筷子她爱吃的菜放到她碗里.沉声说道:“吃饭.不要再看不相关的人.”

    罗挽音收回眼神.瞄了一眼自家男人难看的脸色.知道他是吃醋了.于是不再忤逆他的意思.悠然地吃起自己碗中的饭菜來.

    龙宇寒见状稍稍有些满意.他收回看着自己女人略显柔和的眼神.再漫不经心地看向傻愣在一旁的张浩联.声音略带冷意地说道:“如果沒有其他事情.就不要站在这里影响我们用餐.”

    他说这话时略带了一丝斗气攻击.不至于伤害张浩联却足以让他回过神來听到自己的话.

    他倒不是心慈手软.只是自己的女人还在旁边.若是他无故伤了他.恐怕她会埋怨自己.

    张浩联回过神來听到他的话.脸色再度白了白.但这回儿他却沒有再说什么.只是失魂落魄地慢慢踱步离开了.直到出了客栈那脚步还是虚浮飘渺的……

    见到碍眼的人离开了.龙宇寒的唇角勾起一丝满意的弧度.与此同时他暗暗琢磨着.自己的女人这么招人.动不动就给自己招惹无数情敌.要不干脆哄着她以后都带人皮面具出门吧……

    转念一想又不行.人皮面具不太透气.贴在她脸上肯定会不舒服的.

    这么想着.龙宇寒也只能无声地叹了口气.沒办法.看來也只能自己防范的严密一些了.谁让自己的女人太过出色呢.真可谓是甜蜜的负担……

    这边罗挽音等人沒有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而另外一边.张浩联出了客栈之后像丢了魂一样漫无目的地瞎走.这个时候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喜欢上的女子早已成亲生子.他此生再无机会和她在一起了……

    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有心人盯上了.直到不自觉地走到了城外的小树林撞上了一棵树他才反应过來.而这个时候他身后恰好传來一阵夹着攻击的凌厉风声.

    有人偷袭.

    他慢了一拍才反应过來.只可惜这个时候已经晚了.那人已经偷袭成功.一手从背后勒住他的脖子.另外一手手持利刃抵在他命门之上.

    张浩联这个时候再愣也回过神來了.感觉到自己身后尖锐的硬物.他顿时冷汗涔涔.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谁.竟然会有此一遭.不过对方沒有在第一时间击杀他.反而只是挟制住他.那就代表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他犹豫了一下.正要试探着开口之时.身后那人却开口说话了.当听到那人熟悉的声音之时.他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欲哭无泪.

    “粲粲粲粲.小子.又见面了.看來你最近过的不怎么样啊.”

    那人的声音干涩苍老.显然就是当初协助他做出那劫匪行径的白发老头.

    张浩联真是五味杂陈.真是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欠了这个老头什么.需要让他在这辈子总是被他挟制.

    只是这老头不杀他.莫非又是要让他去做那劫匪行径的事情.

    事到如今张浩联却沒有丝毫反抗的意识.今天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他心神大乱心灰意冷.所以这时候的他根本就沒有心情去琢磨逃跑之事.亦或者说是他心如死灰了.根本就无所谓被如何处置了.

    他苦笑一声.原本就心情不好.此刻声音更是低落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只是别再妄想我去帮你做那等无耻之事了.”

    那白发老头闻言嗤笑一声.鄙夷地看着他说道:“瞧你这意气消沉的模样.不过就是自己看中的女人已经名花有主了吗.真想要得到她.多的是法子.用得着这么心灰意冷么.”

    张浩联闻言愣了一下.想扭头去看那白发老头.一动才想起自己的脖子还被他勒住.于是便背对着那白发老头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发老头见他上钩.在背后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他松开挟制他的手.让张浩联转过身來面对自己.冷笑着说道:“也就是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才会有那么多顾忌.若是换成是我.甭管你有沒有成亲生子.只要老夫看上了.那你就一定是我的女人.谁也逃不掉.”

    张浩联此刻被他放开了名门和喉咙.但却沒有急着逃跑.反而听到他拿罗挽音说事.心中感到有些不悦.但想到他所说的话.他硬是把不愤的表情给压了回去.眼神盯着那白发老头问道:“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白发老头斜睨了他一眼.邪笑着说道:“我的话什么意思很简单.我且问你一句话就行.你在不在乎那女子如今已经成亲生子.若是有法子让你们永生永世无法离开对方.你可愿意.”

    张浩联被他的问題弄的一怔.他深入思考了一下.最后得出结论他并不在乎.只要最后能得到她.他可以不介意她的过往.只要她离开那个男人从此和自己在一起不离不弃.

    不用他回答.那白发老头看到他坚定的目光便知道他的答案了.他“粲粲”怪笑几声.平复下來之后用意料之中的眼神看着他说道:“看來你的答案和我想的一样.”

    张浩联不管他阴阳怪气的笑声.只是眼神含着热烈的期盼看着他问道:“前辈可有法子让她离开那个男子.从此爱上我和我双宿双飞.”

    那白发老头又是一阵怪笑.他看着张浩联用诡异的语调说道:“这还不简单.老夫这里有一种蛊.名曰‘相思蛊’.只要你把子蛊让她吃下去.而你吃了母蛊.那么她便离开你不得.必定要离你三丈以内方可活命.都说日久生情.只要你们长长久久地待在一起.她必定会领会到你的情意.到时候你们不就可以白首不相离了吗.”

    张浩联乍闻此话.整个人都呆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來.不可置信地看着白发老头说道:“你竟然要我去下蛊害她..”

    白发老头不悦地看着他说道:“这哪里是害她.我这是成全你们.也是为了她好.你想啊.你这么爱她.肯定会对她很好不会让她受一丝委屈的.这样又哪里是害她呢.等以后你们日久生情她爱上了你.她肯定也会感激我的.”

    张浩联被他的话说的一阵意动.心中摇摆不定.脸上闪过挣扎的表情.

    这老头说的沒错.一开始若是姑娘知道自己被下了蛊肯定会生气的.但是日子这么长.她定然能感觉到自己的情意.再加上自己持之以恒地对她好.她迟早有一天会原谅自己.并且会为自己所感动的.

    他们之间需要的不过是时间.只要他们陪伴在对方身边.她最终肯定会爱上自己的.

    白发老头见到对方本來挣扎不定的眼神闪过坚定.心中一喜.知道鱼儿这是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