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五章 青灵山弟子
    “老夫非常确定.前阵子老夫有一大限來临的好友.他因为即将陨落便将这秘境地图赠予老夫.据老夫那好友遗言所说.那秘境凶险万分.若沒有皇品武者的实力而贸然进去探险.恐怕会丧命在里面.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老夫恐怕早已控制不住进去探险寻宝了.也正是因为这秘境地图.老夫才会希望尽快成为皇品武者.这样有底气到那秘境中一探.却沒料到终究太过心急.最后却走火入魔反受了重伤.”白发老头叹了一口气.半真半假地说道.

    真话是那纸张是如假包换的秘境地图.假话则是那秘境地图的來历并不是他口中所言是好友所赠.而是他趁火打劫从一要陨落的前辈那里所夺.

    罗挽音闻言沉吟片刻.如果白发老头沒撒谎.那么这张地图确实足以称得上是绝世宝物了……

    罗挽音扭头看向龙宇寒.见对方研究完之后把地图收起來.朝自己微微点头.于是她便回头看向那白发老头说道:“如此.这秘境地图我们收下了.你走吧.”

    白发老头闻言松了一口气.虽然心有不甘但至少这条命保住了.只是心中始终憋了一口气无处可撒.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顿住了脚步站在远处的青年劫匪.语气恶狠狠地怒骂:“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点随为师回去.”

    回去就把这小子狠狠收拾一下.把憋在自己心里的这口恶气给出掉.

    青年劫匪闻言脸色苍白了一下.但却只站在原地沒动.

    白发老头见状脸色一沉.正要发怒.却又听到那个女人开口了.

    “我说你可以走了.可沒说过他可以走了.”罗挽音似笑非笑看着他说道.

    白发老头闻言愕然地转头看她.“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你也发下了血誓.难道你就不怕心魔吗..”

    罗挽音冷笑了一下.好整以暇地说道:“我是发了血誓.但我直说了放你离开.从头到尾可沒说过他也可以走.”

    白发老头脸色阴沉不定.变幻了几下之后冷笑一声.说道:“既然这小子冒犯了诸位.那老夫就把他留下任由你们处置.权当是谢罪吧.”

    反正这小子也是随手抓來使唤的.既然对方要留下他出气.那他干脆就当个顺水人情得了.就算对方要杀了这小子出气也沒关系.这样的人.他随便都可以抓到几个.

    话丢在这里之后.那白发老头不再耽误时间.跃上墙头几个瞬间便消失了.

    而被留下的青年劫匪一直高高吊起的心终于放了下來.紧绷的身体也微微放松了.他正要擦一擦额头的汗水.却听到那个好听的女声再次响起.

    “你看起來松了一口气嘛……”罗挽音含笑看着青年劫匪.语气意味不明.

    她早就有留意到.之前他们把白发老头包围起來的时候.这青年劫匪立马停住了自己的脚步.甚至不动声色地后退了几步.离那白发老头远远的.

    只是不知道.这青年劫匪是因为贪生怕死.还是因为那白发老头对他不好的原因才会这样做.

    青年劫匪顺着声音看向说话的女子.之前因为紧张他根本就沒有仔细打量她.如今心情平静下來之后才有闲心仔细地打量这女子.沒想到这一看就不得了了.

    天啊.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简直是神的杰作.

    青年劫匪清楚地看到女子的容貌之后.简直惊呆了.两个眼珠子就差蹦出來了.整个人傻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

    龙宇寒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來.眼神就像刀子一样飞了过去.就差把他大卸八块了.

    而那青年劫匪早已沉浸在含笑看着自己的绝色容颜之上.对他的寒气根本就视若无睹.

    龙宇寒这回连眼神都沉了下來.正要散发出斗气让这小子清醒过來.不要一直盯着他女人看的时候.罗挽音却伸手轻轻地拉了他一下.眼神无奈瞪了他一眼.

    被女人阻止了自己想要暴走的行为.龙宇寒也只能悻悻地收回欲收拾这小子的打算.

    沒办法.自己女人的话终究是要听的.否则她不让自己上榻了怎么办……

    看到爱人那别扭的模样.罗挽音好笑地勾了勾嘴唇.眼神的笑意真心实意了一些.她轻轻地摸了摸他的手表示安慰.得到某人沉默地反握紧扣她的手心之后.嘴角的笑意又扩大了一些.

    她心情略好地扭头看向那青年劫匪.挑眉问道:“那白发老头是你师父.”

    青年劫匪回过神來.想到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不禁羞红了脸.他呐呐地扭过头.不敢对上绝色女子的眼睛.垂着眼睛答道:“不是.是他强迫我拜师的.”

    “哦.”罗挽音发出一个单音节表示疑惑.等待他的解释.

    “你别误会.我跟那老头不是一伙的.我乃青灵山弟子张浩联.此次下山是受了尊师命令下山历练.岂知在路上意外碰上那老头.就被他抓住并要挟我做出如此不堪之事.我本意自然是不想做这种事情的.但是奈何若是我不从.他便要取我性命……”青年劫匪慌忙解释道.说道后面声音便低了下去.也不知道是因为打不过那老头被抓住而感到不好意思.还是由于他的贪生怕死所以竟然配合仇人做出这种劫匪行径.

    而青年劫匪也不知道这美人问他这些问題是什么意思.也不想知道她听了自己的解释之后会不会饶恕自己之前的劫匪行径.他这么心急地把事情解释清楚无非是想自己在这美人面前的形象能稍微变好一些.毕竟做下刚才那些恶劣的事情并非他的本意.

    所幸罗挽音并不是那种迂腐之人.在她看來青年的所作所为并沒有错.如果换成是她.她也会这么做.

    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在死亡面前是人都会挣扎.不管怎么样.总要自己活下去才最为重要.

    如果这青年违抗了白发老头的命令.那么顶多就是世界上又多了一具尸体.而这老头也还是会再抓另外一个傀儡來帮忙做这种事情.就算他不做.也是会由别的贪生怕死的人來做.所以.既然如此.为什么不选择让自己活下去呢.

    张浩联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來.见罗挽音表情若有所思.眼神里并沒有透露出对自己鄙视的神色.不禁松了一口气.他犹豫了一下.小声问道:“姑娘.请问你要如何处置我.”

    罗挽音闻言回过神來.打量了一下他满脸不安的表情.顿了一下说道:“放心吧.我对杀你沒兴趣.毕竟你也不是主谋……”

    看到张浩联的神色一松.她笑了笑.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呢.就这么白白放你离开也是不行的.毕竟你虽然沒有对我们造成伤害.但惊吓总是有的吧.所以呢.你要给我们压压惊.”

    张浩联忙不迭地点头应道:“应该的应该的.姑娘你们想要什么补偿请尽管开口.”

    罗挽音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逗趣地说道:“免了吧.我们沒想要你的什么补偿.况且就算我们想要什么补偿.你如今也给不起吧.”

    张浩联这才想起自己的东西都被那老头给抢夺了.如今是两袖空空.恐怕连自己之后的一段时间要怎么生活都是个问題.更别说拿什么补偿给人家了……

    “这……我……”他神色顿时窘迫了.嗫嚅了半响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忽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的门派身份.忙不迭地说道:“对了.姑娘.我是青灵山的弟子.我虽然如今身上沒有东西补偿给你们.但是我可以飞鸽传书给我师傅.我师傅很疼我.他是青灵山的长老.他一定会赶过來给你们满意的补偿的.”

    “这就免了.我们不需要你的补偿.”龙宇寒不悦地开口.

    若是要他的补偿.这男人就必须要在他们身边待上几天等他师傅赶过來.而他看着自己媳妇的眼神是瞎子都看得出是什么意思.要是让他继续留在媳妇身边.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杀了他泄恨.

    “啊……你们不要客气.这本來就是我的错.我一定会给你们补偿的……”张浩联听到他拒绝.顿时有些失望.他本來还想借此待在这个美人身边几天.然后打听一下她有沒有伴侣呢……

    罗挽音也沒想要他的补偿.于是淡淡地说道:“好了.我们是真的不需要这个.这样吧.你给我们讲解一下锦绣界的各大门派事情.讲完了我们就放你离开.怎么样.”

    张浩联闻言只好点头.忍住心中的失望说道:“那好吧.锦绣界一共有七大门派.十三个小门派.其中第一门派为缥缈宗……”

    张浩联这一说就说了半个时辰.期间罗挽音等人干脆在原地坐了下來.专心听他把话说完.

    等他讲的口干舌燥之后.终于把各大门派的名称和情况大概介绍完了.

    罗挽音等人听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拂了拂衣袖准备离去.眼角瞄到那青年还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不禁眉角一跳.无语地对他说道:“行了.话说完了.你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