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秘境地
    罗挽音说的那些话本就是抱着三分猜测七分试探而去的.如今见到那老头勃然大变的神色.顿时就明白自己瞎猫撞上死耗子..猜对了.

    奇怪的是那青年劫匪听到她的话此刻也是露出一脸愕然的模样.看样子似乎也是不知道这老头身受重伤.

    那白发老头脸色变了又变.最终眼神狠戾地看着他们说道:“就算老夫受了伤又如何.凭借老夫如今的实力.要收拾你们几个也是绰绰有余.”

    罗小宝撇嘴说道:“老头.你牛皮都快要吹上天了.你要真有这本事.做什么刚才还要偷袭呢.直接和这家伙一起跳出來不就是了..”

    白发老头见状便明白今天自己是沒办法从他们手中占便宜的.他心思一转便有了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烧.与其两败俱伤.还不如就此放弃.

    他冷哼一声看向另外一边的青年劫匪.不耐烦地喊道:“你发什么愣.还不快过來为师这边.”

    青年劫匪听到他的话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那白发老头瞧见了脸色一沉.眼神微眯看着他:“我的乖徒儿.你是不听为师的话了么.为师让你过來.你听到了沒.”

    罗小宝见到他们的样子深觉有蹊跷.不禁笑道:“哟.老头.你是那家伙的师傅啊.我怎么觉着看着不像啊.他明显就是在怕你嘛.该不会是你平时总虐待你这徒儿吧.不然他为什么会对你这么恐惧.”

    那老头闻言却不理会罗小宝的话.只是更加狠狠地瞪了一眼那青年.不顾对方青白交错的脸色.语气阴森道:“徒儿.你还不过來是想让为师亲自过去请你吗.”

    他语气中的威胁.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明显地感觉到.

    那青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苍白着脸慢慢地挪动着脚步.慢吞吞地朝他的方向走过去.

    那老头见状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语气也沒刚才那么狠戾了.语气意有所指道:“这就乖了.等为师回去一定会好好‘奖励’你这么听话的……”

    青年劫匪听到他的话却连嘴唇都白了.但是却沒有再说什么.只是脚步显而易见地变慢了.

    那老头见状又不满了.眼神一冷正要开口斥责.却被罗挽音打断了.

    “我说.老头.我们有说你们可以走了吗.”罗挽音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那老头闻言愕然了一下.随即讽刺地笑了.倨傲地抬起头说道:“怎么.老夫要走要留.还需要经过你一个黄毛丫头的同意..”

    罗挽音轻笑一声.慢悠悠地说道:“本來是不用的.但是奈何刚才你们想打劫的似乎是我们.打劫不成还想全身而退.这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那老头闻言眼神却浮上明显的嘲讽之色.“那你待要如何.老夫可警告你千万不要不自量力.纵使老夫如今受了些伤.但总归是品阶比你们高.若是要打起來.你们也不见得可以占便宜.依老夫之见.你们并未有所损失.老夫也为有所得.何不就此罢了.大家各自相安无事散了.否则冤冤相报何时了.为什么非要弄成两败俱伤呢.”

    罗挽音听到他的一番话.却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她乐不可支地看着那老头笑道:“我说你这老头也忒搞笑了.你们先干这不仁不义的事情.一眨眼却又可以说出这么多的大道理來.看來别人说的沒错.不怕流氓沒文化.最怕流氓有文化.”

    看到那老头因为被称“流氓”而勃然变色的表情.她微微有些厌恶地移开视线.不想看到他那张皱巴巴又充满恶心感的脸.漫不经心地撩了一下颊边的碎发.语气淡然地说道:“至于占不占得了便宜.打过便知.”

    不是她自负.就算这老头如今沒受伤维持着天品巅峰的实力.她和罗小宝再加上龙宇寒尽全力和他一拼.胜负也难料.更何况如今这老头身受重伤.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毕竟他们比起同阶的武者來说.实力是要高上许多的.

    那老头沒料到他们会这么不识时务.竟然拼着两败俱伤的可能也要和他一战.他脸色青红交错了一会儿.心中便有了成算.

    这一战.绝对不能打.

    若是输了.他肯定必须无疑.看他们这几人的样子也不像是善茬.不可能会放过他.若是侥幸赢了.那也是在两败俱伤的前提下获胜的.到时候就算获胜了又如何.他的身体肯定 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内伤了……

    所以说.不管是输是赢.这一战对他都沒有任何好处.反而会令他的伤势重上加重.

    转瞬之间.老头便做下了取舍.他决定放弃这个青年劫匪独自先逃.反正这便宜徒儿也是路上捡來的.于他也只有利用的功能.这会儿丢了便丢了.回头再重新抓个人來使唤就是了.

    这老头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只可惜龙宇寒一行人早就看穿了他的打算.几个人瞬间便移动了身躯把他包围在中间.让他插翅也难逃了.

    那老头见无处可逃.脸色瞬间黑的跟锅一样.语气愤然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这是非要揪着老夫不放手了..”

    罗挽音眼神讽刺地看着他.嘴角勾起冷然的微笑:“如若今日我们中招了.那么此刻我们已经是尸体一具了.仔细算起來不过是你想杀人夺宝未遂.我们侥幸逃脱复仇罢了.说到底我们有什么错.若是你不朝我们下手.我们又岂会揪着你不放.再说.我瞧你们的样子也是老手了.恐怕死在你们手下的武者已经数不胜数了吧.你对那些死去的人.又为何不能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罗挽音不是想替天行道帮那些被杀了的武者报仇雪恨.她就是因为这老头打上了他们的主意.所以不想放过他决定斩草除根罢了.

    那老头瞧这情形便知道今日恐怕难以善了了.如今他被包围插翅难飞.如若尽力一战对于他來说也只有害处沒有好处.

    他咬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保命要紧.把那东西交出去.或许他们会放过自己.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毕竟性命比宝物更加重要.

    宝物还可以再寻.生命可只有一条.

    他心中有了决定之后.便深呼吸了一口气.忍痛不舍地开口说道:“罢了.今日是老夫不对.老夫给你们陪个不是.还望诸位不要计较老夫今日的糊涂行为.为了表示老夫的歉意.老夫愿给诸位献上一份贵重的宝物.只希望今日之事大家各退一步.权当沒发生过.”

    罗挽音闻言微微挑眉.和龙宇寒对望一眼之后慢悠悠地收回佩剑.含笑说道:“是什么宝物你且说來听听.先说好.若是一般的东西我们可是看不上眼的.”

    罗小宝听到有宝物也很是兴奋.睁大双眼看着那老头.眼神闪烁着银子的符号.

    白发老头却并不着急把宝物拿出來.反倒警戒地看着他们说道:“老夫先说明白.这宝物献给你们之后.你们便不能再追究刚才之事.并且先要立下血誓.若是违反约定.以后便要受困于心魔而不得进阶.”

    罗挽音微微一思索之后便爽快地答应了.“可以.但是前提必须是这宝物须得要我们满意才行.”

    “放心吧.这宝物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白发老头咬牙切齿地说道.语气中不难听出他有多心痛.

    既然如此.那么龙宇寒等人便发下血誓.承诺若是他们拿了他献上的宝物.便不再追究今日之事.放他安然无恙地离开.

    白发老头见他们立下血誓.便从怀中珍而重之地掏出一物递了过去.语气满是不甘地说道:“这便是老夫要献上的宝物.”

    罗小宝满心期待半天.结果却见这老头只拿出一张纸出來.顿时不满起來.嘟囔道:“还以为是什么绝世宝物.不过是一张纸啊……有什么好稀奇的……”

    白发老头本來就心痛不舍了.此刻听到他的话也顾不得他只是一个小孩子了.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懂什么.这纸要是献给任何一个门派.都足以让他们惊喜万分.更别说若是放到拍卖会上.绝对可以腰缠万贯了.”

    罗小宝闻言半信半疑.还要继续追问.却被娘亲阻拦了.于是他便乖巧地闭嘴不言.看娘亲和那老头交涉了.

    罗挽音先是挑了挑眉.然后接过那张纸随意看了一下.便递过去给龙宇寒研究了.她则问那老头道:“如果我沒猜错.这似乎是一张地图.”

    白发老头强迫自己不要冲动地伸手把东西给抢回來.忍着不舍说道:“沒错.这是一张秘境地图.”

    他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说服自己.东西既然已经交出去了.再心痛也无济于事了.毕竟若是丢了性命.再贵重的东西也无福消受了啊……

    罗挽音听到他确认的话.瞳孔快速地微缩了一下.狐疑地问道:“秘境地图..你确定吗.”

    若这真的是秘境地图.为何他还会保留到现在.而不是先去那秘境探险一番.然后再把地图给销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