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三章 师徒劫匪
    因为三人想快点回到客栈.因此是跟路人打听的捷径走.这是一条小路.需要经过好几处胡同.而此时此刻.他们就在一条寂静无人的胡同里面被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一个面带匪气的青年.他身上带着若有似无的杀气.此刻正一手提着和他自身气质不符合的大砍刀.一边目露贪婪地看着他们.嘴角挂着诡异莫名的笑容.

    罗挽音眉毛挑了挑.颇为有趣地笑了.这是几个意思.他们碰到打劫的了.

    不过……

    她上下打量了这劫匪一眼.他的品阶也就是和自己一样.都是地品初阶罢了.他到底是有什么底气胆敢上來打劫他们.

    不说他们有三个人.就算只有她一个.也可以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罗小宝显然也对此产生了相同的猜测.脸上不由浮起了兴奋的表情.他已经开始在猜测这个人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看來今天还蛮幸运的.竟然有意外收获.说不定今天娘亲请吃饭的银子可以从这人身上赚回來一些……

    那青年劫匪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他们三人打上了“不自量力”这一标签.只觉得自己被这一行三人诡异的目光看的浑身发寒.他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用刀指着他们横鼻子竖眼睛道:“喂.你们识相的.就把身上的宝贝和彩晶都交出來.还有.不许装穷.我知道你们身上带了很多彩晶.我警告你们.一丝一毫都不许藏私.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罗挽音饶有趣味地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身上有很多彩晶.”

    那青年劫匪闻言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当然知道啦.从你们进春意酒楼我就盯上你们了.”

    罗挽音闻言笑了.“那你观察了我们这么久.就沒有发现凭我们几个要收拾你.其实是易如反掌的吗.”

    那青年劫匪神色顿了一下.紧接着诡异地笑道:“废话.你们以为我会那么傻以卵击石吗.我告诉你们.我可是留有绝招的.你们可看好了.我现在就让你们见识见识.省得你们不见棺材不掉泪.”

    青年劫匪说着.手上的砍刀开始比划起來.他却不急着攻击.反而一边用诡异的眼神盯着他们.一边比划着沒有规则的招式來.

    罗挽音他们也不急.好整以暇地等着对方发难.那悠闲的样子.一点都不像碰上劫匪的人.

    青年劫匪看到他们的样子.心里有些发虚.但是想到若是自己沒有完成任务的后果.他又一阵背部发寒.连忙收敛心神.专心比划着招式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罗挽音他们看了半响.见他还是不发动攻击只在那摆招式.不觉有些沒劲.

    罗小宝抽搐着嘴角说道:“大叔.你还要比划到什么时候去.还打不打了.我们等的花儿都谢了.”

    那青年劫匪被他毫不客气的话给讽刺的脸上通红.心中暗暗叫苦.他也不想啊.主要是他们这几个人的目光太专注了.一直盯着自己.害得他沒有机会发暗招.

    而这个时候罗挽音也看出些什么來了.她想了想.为了让事情快点结束.还是配合一下对方吧.

    早点把热闹看完.早点回去睡觉.

    嗯.对.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罗挽音暗中给罗小宝和龙宇寒一个眼色.父子俩人马上便领悟她的意思.装作沒意思地互相聊起天來.

    “爹爹.我看这人就是虚张声势.他根本就不敢动手.看到我们的品阶比他高.又不好意思放弃猎物逃跑.就在那装蒜呢.”罗小宝斜睨了青年劫匪一眼.然后看着爹爹笑吟吟地说道.

    龙宇寒微微颔首.面无表情地应道:“罢了.看在他并沒有动手的份上.我们便放他一马.走吧.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

    “好吧.看來他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龟孙子.敢做不敢当.碰到硬茬就缩回壳子去了.噢耶.大家快來看万~年~乌~龟~王~八~蛋~”罗小宝嘴角挂着恶劣的笑容.故意拉长了声音说道.

    青年劫匪闻言脸色都扭曲了.你才是万年乌龟王八蛋.你全家都是万年乌龟王八蛋.

    他心中气急.想要回嘴骂回去.又想到自己正事还沒办完.若是再不下手恐怕他们就真的要走了.

    他一时情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趁着他们几个在说话沒有注意的时候.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粉包.迅速朝他们撒了过去.

    罗挽音一行人措不及防被扑面而來的粉末撒了个正着.顿时都呛的咳嗽起來.眼睛也被粉末迷的睁不开眼.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被扑了粉末的三人表情便有些茫然起來.眼神也散发着无神的光芒.两手沒有意识地朝前面摸索着.

    青年劫匪看到这模样.顿时把高高吊起的心放回原处了.兴奋地喊道:“成功了.”

    话落的同时.一道矮小的黑影忽然出现在那中招的三人背后.他手持两把锋利的佩剑.趁着他们三人此刻沒有防备的背影毫不留情地刺了过去.同时咧开嘴巴.散发出诡计得逞的笑容.

    然而他嘴角的笑意还未完全展开.却不料自己攻击过去的招式却被那两个看似沒有防备的一男一女给轻而易举地挡开了.

    他定晴一看.这三人哪里有中招的模样.此刻三人的眼神分明清醒的很.根本就沒有刚才那种呆呆傻傻又看不清东西的瞎子模样.

    罗挽音脸上流转着风情万千的笑容.嘴角微微勾起看着那青年劫匪说道:“呀.原來后招在这儿啊.难怪你老磨蹭着不敢攻上來呢.原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只可惜.你们似乎失败了哦……”

    罗小宝鄙视地看了一眼那已然目瞪口呆的青年劫匪.不屑地说道:“就这点儿水平你们就学别人來做劫匪.真是丢人现眼.”

    那青年劫匪回过神來.被他们的话羞辱的满脸通红.他有些无措地看向他们身后的黑影.表情有些惶然.

    那黑影原來是一个头发发白脸上发皱的老头.他本來身穿一顶黑色的斗篷衣.把整个人都包在黑色里面.但因为刚刚打斗的时候被掀开了头顶的帽子.因此才露出了他的面容.

    此刻他听到罗挽音和罗小宝的话.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青年劫匪.看到对方害怕地缩了缩脖子之后.冷哼了一声才倨傲地扭头看向罗挽音一行人.用阴冷的声音说道:“小姑娘.说话别太猖狂.刚才是老夫轻敌了.沒想到你们早已发现蹊跷.但是就凭你们的修为.最高也不过是天品中阶罢了.你们认为有把握胜得过老夫吗.”

    罗挽音闻言挑眉看向那老头.却发现自己看不透对方的境界.不禁有趣地笑了.

    龙宇寒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那老头.声音冷静地对挽音说道:“我也看不透他的境界.”

    这代表着老头的境界比他们都高.至少都是天品上阶.

    那老头听到龙宇寒的话.“粲粲”怪笑几声.说道:“这下你们认清自己的斤两了吧.实话告诉你们.老夫的实力已经到了天品巅峰.就差临门一脚便能成为皇品武者了.所以你们识相一些.乖乖听话.老夫也不要你们的命.只要你们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來.那么老夫今日就放你们一马.”

    罗挽音闻言却丝毫不见惊慌.好整以暇地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似笑非笑地问道:“我看不见得吧.前辈若是有这能耐.刚才又为何要做偷袭这种下三滥的事情呢.依我之见.我猜是前辈你因为某些难言之隐而空有品阶而无实力……亦或者是前辈你受了重伤而无法全力以赴地对付我们.所以才需要这位小哥帮忙配合偷袭呢.”

    那老头闻言脸色大变.他沒想到这女人竟然该死的那么聪明.一下子就把他的状况给猜的**不离十.

    她猜测的沒错.他如今确实身负重伤.所以才会需要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徒弟來使歹计配合自己偷袭.

    他也沒说谎.自己确实是天品巅峰的武者.只是大限将至却迟迟沒有突破.眼看着时间越來越少.他一时心急便下定决心强行突破.谁料最后却走火入魔导致自己身负重伤.

    最要命的是他在身受重伤的时候竟然被死对头给碰见了.他趁机抢夺了自己的法宝和彩晶.更企图杀了他以绝后患.幸好他找到机会逃走侥幸捡回了一条性命.奈何他一介散修.并沒有门派扶持.如今身负重伤.又沒有灵药救命.更是连区区一颗补充斗气的彩晶都沒有……

    幸好后來他撞上了一个低阶武者.他便抢夺了对方的彩晶先补充了身上的斗气.更强迫收对方为徒.控制他为自己卖命.专门挑一些看起來比较好下手的肥羊.让他先转移对方的注意力.然后他再趁机偷袭.一击得手之后便把对方给杀害.然后抢夺对方的财物为自己购买灵药疗伤所用.

    这一个月下來.他已经凭借这招得逞了无数次了.一击偷袭成功的自然不必再说.若是沒偷袭成功的.他也可以靠自己表面上的修为恐吓威胁对方留下财物.往往屡试不爽.

    可沒想到.今天却撞上了铁板.这个看起來娇艳如花的女人竟然识破了他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