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一章 龙宇宣的遭遇
    罗小宝听到他的话.撇嘴说道:“要不是我们拖住了他的侍卫.你哪有机会偷袭成功.更不可能有意外收获啦.”

    龙宇宣笑眯眯地说道:“反正不管怎么说.要不是我帮忙.估计你们还够呛呢.再说了.就这一顿饭.再昂贵都吃不穷你娘的.她敛财的速度绝对比花出去的要快.”

    这话罗小宝沒办法反驳.只能嘟嘴哼了一声.倒也沒再说什么了.

    他倒不是真的较真这点银子.只是财迷本性发作.习惯性表示自己的心痛罢了.

    罗挽音也沒有把龙宇宣的话放在心上.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水说道:“一顿饭确实是吃不穷我.但若是天天这么吃.我也吃不消.”

    “啧.我还能有机会天天吃你请的饭么……”龙宇宣说这话的声音极低.若不是留心听.根本就听不清楚他说什么.

    但偏偏在场的每一位都是五感过人的武者.一时之间各人神色各异.其中以龙宇寒的情绪最为外露.周身的气息瞬间由冰寒转为刺人的杀意.

    龙宇宣感觉到这股杀意.虽然无惧于他.但终究不想破坏和挽音得來不易的相处机会.于是轻嗤一声之后倒也不再抓住这个话題说什么了.

    气氛一时沉寂下來.众人都沒有什么心思再说话.

    其实说起來.他们与龙宇宣之间也确实沒什么可聊的.一个三番四次设计他们的人.他们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和他聊的.总不能聊从前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吧.

    罗挽音不想气氛搞的太沉默.于是笑了笑.主动找话題说道:“你什么时候到的三千小世界.”

    龙宇宣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茶.歪着头看着她笑吟吟地说道:“你和小家伙走了沒多久.我就跟着來了.”

    罗挽音只是随口一问.并不在意对方什么时候突破的.于是也仅仅是点头应道:“原來如此.”

    龙宇宣见她说完这句话便不再追问什么了.不禁忍不住问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比你晚突破.如今斗气品阶却比你高吗.”

    罗挽音晒然一笑.坦荡地说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些人运气天生比较好.总归不过是得到了奇遇罢了.”

    龙宇宣见她神色坦然.丁点不见嫉妒羡慕之心.压在心底的情愫愈加深刻.一时之间心中既自豪又失落.

    她的性格就是这样.不会轻易去嫉妒和羡慕别人.想要得到什么都会凭借自己的努力去得到.并不会因为别人的幸运而感到失落和有情绪.

    正因为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所以才会让他一次一次地动心.最终深陷在泥潭里.挣扎不出來.

    只可惜.当初是自己一时被权势所蒙蔽.最终放弃了可以得到她的可能.如今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只能不放过一丝一毫能看见她的机会.

    既然为时已晚.他便不让自己露出伤感的神色.否则让他那个所谓的大哥看了热闹.只会让自己更加郁闷.

    想到这里.他不由看了一眼龙宇寒.却见对方根本就沒有看自己.他的眼里永远都是自己求而不得的女人的倒影……

    仿佛是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对方本來低头看身旁女人的目光漫不经心地看了自己一眼.那双原本看着女人柔化了的双眸在抬起头來的一瞬间变的冰寒冷漠.看向自己的时候更是如利刃一般锋利无情.然后又仿若看了脏东西一般面无表情地移开了视线.温柔地看向他的妻儿.

    龙宇宣看到他这样.无声地嗤笑一声.也跟着移开眼神.静默地喝着自己杯里的茶水.

    罗挽音本有心打听一下虞城和千幻的消息.但想到龙宇宣毕竟比自己晚不了多少时间就突破了.又一贯和自己这两个朋友沒什么來往.恐怕她也打听不出什么消息來.于是便偃旗息鼓了.

    只能暗自叹息一声.也不知道那两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到三千小世界來重聚……

    接下來的时间里.大家都沒再说什么话.实在是因为沒什么可聊的.而龙宇宣虽然有心和罗挽音多说一会儿话.但毕竟沒什么话題.又顾忌着龙宇寒在场.于是一行四人便保持着诡异的沉默.

    按道理來说.这样诡异的气氛.要是寻常人恐怕都会因为太尴尬而选择离席了.但是龙宇宣为了能多和挽音相处一会儿.愣是在这样的诡异气氛里待下來了.而且自在如常.就像沒感受到大家的沉默和尴尬气氛一样.

    直到小二把菜肴端上來之后.这种诡异的气氛才开始慢慢消散.龙宇宣和罗挽音偶尔交流一下哪道菜不错.哪道菜含有的灵气值较高.补充的斗气比较多.

    龙宇寒也不插话.在一旁安静地吃着菜肴.不时为挽音和小宝夹几筷子他们喜欢的菜肴.虽然沉默但存在感却极强.不容忽视.

    龙宇宣只当沒领会到对方的示威和宣告所有权的行为.依然是笑吟吟地和罗挽音东扯西扯.

    但哪怕是他希望时间无限延长.这顿饭总有结束的时候.小二上來把桌子上的狼藉收拾干净.又重新泡了一壶上好的茶水來之后.便退下了.

    罗挽音端起茶壶给他倒了杯茶水.又想要帮龙宇寒和兔崽子的杯子也倒满.但却被一直沉默的龙宇寒中途截过來.她乐的轻松便由着他去了.

    龙宇宣喝了一口挽音亲自为他斟满的茶水.犹豫了一下终究开口问道:“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罗挽音也是沒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題.她本來是琢磨着请他吃了这顿饭.之后大家就两清.桥归桥路归路.都不打听彼此的去向就是了.哪里料到龙宇宣还会过问他们接下來的行程.

    虽然沒有想到对方会有此一问.但是告诉他也无妨.毕竟如今龙宇寒实力比他强.而且他们也沒有敌对的立场了.也不怕他再出什么阴谋诡计來对付他们.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况且.如果龙宇宣要是还存着害他们之心.之前也就不会对他们出手相助了.

    “初來乍到.对锦绣界的一切还不太了解.所以暂时也沒什么打算.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看看吧.”罗挽音如实说道.

    龙宇宣若有所思地点了一下头.似是斟酌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她说道:“你知道我这身修为是怎么來的吗.”

    罗挽音愣了一下.这是想告诉她的意思.

    龙宇宣似乎也根本沒有要她回答的意思.继续慢悠悠地说道:“我突破到三千小世界后沒多久.无意之下救了一个武者.结果他却是光离界大宗门的弟子.为了感谢我的救命之恩.于是便把我引荐给他的师尊.收入了大宗门成为了内门弟子.”

    “大宗门.”罗挽音愕然.这是什么鬼.她为什么都沒听说过.

    龙宇宣对她惊讶的样子感觉很是有意思.微微挑眉问道:“你该不会是压根不知道三千小世界里面还有很多门派之分的吧.”

    “……”罗挽音无语地看向龙宇寒.见后者也是微微挑眉似是对她惊愕的样子不太理解.看样子对方也是知道光离界是有门派的.

    她又默默地把眼神移到兔崽子身上.见到对方对上自己的眼神是同样迷茫的.她顿了一下.然后便忽然恍然大悟了.

    想來是当初她和兔崽子踏入三千小世界之后.初时一心想寻找龙宇寒的下落.又忙于接任务赚彩晶.因为独來独往的原因.因此消息比较闭塞.根本就无心于打听这个世界究竟和他们以前所待的世界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而后來他们和龙宇寒重逢之后.又因为惹上了一系列的麻烦而不得不到处奔波.不断地忙于增强实力.

    至于龙宇寒则是知道门派的事情的.只是他压根不知道罗挽音母子两人对此一无所知.而且这跟他们的生活也并沒有太大关系.因此也沒有告诉他们.

    龙宇宣见到她无语窘迫的样子.便明白对方肯定是忙于修炼而根本不知道三千小世界里还有门派一说了.

    难得见到对方会露出这种表情.他的眼神闪过一抹笑意.继续说道:“因为那大宗门是光离界首屈一指的门派.因此我沒多犹豫便答应拜入那人门下.但是沒过多久我便意外发现.那人收我为徒根本不安好心.他和我所救的那位武者狼狈为奸.两人专门挑刚刚进入三千小世界的新手下手.把人骗入宗门收入门下.等到境界有所提高的时候.便找个由头让人出去历练.然后他便趁机尾随.找个机会把人给偷袭打晕.然后用秘法把此人身上的功力全部吸取过來.借此提高自己的修为.当然.这件事情是这对师徒自己私底下的所作所为.是瞒着宗门偷偷实施的行为.在三千小世界里.是不允许发生这种夺取别人修为以此让自己的品阶上升的.”

    否则的话.如果人人都会这种阴险毒辣的秘法.那这个世界就乱套了.人人自危.随时随地要防止自己会不会被身边亲近的人所背叛.晚上或许都不敢入眠.生怕一觉醒來自己的功力修为都被吸空.变成了一个废人.甚至有可能从此一觉不醒.在睡梦里一命呜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