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二章 宿城少城主
    至于她身边的一大一小.应该就是她夫君和小孩吧.

    这大的肯定不能留.小的可以倒可以留下來以防万一.说不准这美人儿是个烈女.她要抵死不从的话这小孩正好可以拿來威胁她.

    不过说起來.旁边那个冷冰冰硬邦邦的男人那里配得上这样的美人儿.

    明明只有他这样懂得疼爱女人的男人才配拥有这样的绝色人儿.李彦明想象着把人哄回去给自己暖床的情景.顿时就急不可耐起來.只觉得自己下体的某个部位已经硬邦邦的很难受了.恨不得二话不说马上就把人拐回去再说.

    罗挽音倒是沒留意到对方志在必得的眼神.闻言一丝笑意浮上眼眸.她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不笑出声來.瞧着李彦明得意洋洋的样子.她还以为他会说他爸是李刚呢.

    龙宇寒却注意到了对方看着她的色眯眯的模样.顿时眼神如冰一般.冷凝冻人.

    他周身散发出危险的寒冷气息.望着李彦明的眼神冰冷幽深.声音森然道:“李公子只忙着介绍自己.似乎忘记了介绍令表弟是哪号人物了.”

    李彦明这才想起自己來这里的正事.他赶紧摆正心态.决定赶紧把正事儿处理了再來抱得美人归.反正这正事儿处理完了.这美人儿也就到手了.

    他拍了拍掌.紧接着酒楼外面便涌入另外一班人马.这些人龙宇寒三人倒是认出來了.他们并沒有穿着城主府的侍卫铁甲.身上穿的衣服非常眼熟.那是徐府的侍卫特制的衣裳.

    罗挽音恍然大悟.看來这李彦明所指的表弟应该就是那个徐家少爷徐渡了.不过这徐家身处耀城.又怎么会和宿城的城主扯上关系呢.

    据这李彦明之前所说.那徐渡还是他表弟.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徐府那一班侍卫进來之后.都眼带仇恨地瞪着龙宇寒仨人.其中领头那个咬牙切齿地对李彦明说道:“表少爷.就是他们三个杀了我们少爷.请表少爷替我们少爷做主.杀了他们报仇雪恨.”

    李彦明听到他们对自己的称呼.不悦地瞪了那开口的侍卫一眼说道:“闭嘴.谁让你称呼我为表少爷了.叫少城主.这里又不是你们徐家.这是我爹的地盘.要不是看在我娘的份上.你们以为我会管这闲事呢..”

    说起來他就郁闷.徐渡这表弟他从小就沒见过多少次.可偏偏他娘也就是自己的小姨跟娘亲是亲姐妹.感情也还算可以.只是当时那小姨不知道抽什么风.为了个男人非要远嫁到耀城里边去.

    因为距离的远.她嫁过去之后跟娘家也就沒什么联系了.可这会儿却因为儿子被杀了忽然冒出头來.派人修书一封给他娘亲.让他娘亲帮她儿子报仇雪恨.

    据小姨的信上说.这几个人非但杀了她唯一的儿子徐渡.甚至还杀了城主的女儿林仙仙.因此一路在逃逸.她琢磨着这几个人一直逃跑不是个办法.最终很有可能会为了躲避追杀而逃离光离界去其他三千小世界.

    但若是想要离开光离界.就必须到宿城來才能通过传送阵去别的小世界.因此她便派了一队人马提前在宿城守株待兔.并且恳请自己的娘亲帮忙.替她儿子报仇雪恨.

    而自己的娘亲一向重情重义.据说以前小的时候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姨了.看到她的书信当即恨的咬牙切齿.经过考虑之后她觉得几个小喽啰不足以惊动爹爹.于是便把这事儿交给了他.让他帮表弟报仇雪恨.

    李彦明平时沒事闲得慌.就喜欢去花天酒地.根本就不想揽下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平时他无所事事经常带着一班人马到处欺男霸女他爹都气得跳脚.若不是他从未搞出过人命來.他爹估计就不会放任他还好好地在这宿城大街上晃荡了.

    说起來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性格为什么和他爹这么不像.他爹性格古板.一心只想做个好城主.把自己培养成完美的接班人.

    但他却不知道像了谁.沒有丁点努力向上的自觉.平时修炼能逃则逃.不能逃就偷懒怠工.更别说他平时的行为他爹看在眼里.一直都对他非常失望.好几次听说他乱搞男女关系.还差点把他家法伺候.

    若是被他知道自己竟然带着侍卫去杀人.那他恐怕不废了自己也要狠狠地把他打个半死.

    虽说他是给娘亲办事.但是爹爹一向是不支持死刑逼供的.一定要明辨了是非把事情搞清楚之后才允许公事公办杀人偿命.

    而小姨给娘亲的信他也看了.他们分明就沒有证据证明他那徐渡表弟是这三人所杀.这三个人不过是因为接了个任务和那徐渡表弟有过接触罢了.而他小姨逸夫则因为痛失爱子又在找不到凶手的前提之下.想先找个人杀了泄愤罢了.

    偏偏这三个人把來追捕他们的徐家侍卫全部杀了一个不留.所以他小姨才会气急败坏地让侍卫和他娘亲抓到这三人杀无赦.

    所以今天这个事儿他必须速战速决.快点把人给解决了千万不能让他爹发现.不过他倒沒有料到这一趟任务竟然有意外惊喜.这三人里面竟然藏了个绝色美女.这就让他本來不爽的心情愉快多了.真是不枉此行啊.

    那侍卫被他这么一骂.脸上表情有些不好看.但是他却沒胆子对这个少城主有任何不恭敬的地方.只能哈着腰道歉:“对不起.少城主.是小的错了.”

    李彦明懒得跟一个卑贱的下人计较.只看着龙宇寒阴笑道:“听到沒有.我表弟名叫徐渡.想必你们有印象吧.你们杀人逃逸.如今是时候血债血偿了.”

    这一次不等龙宇寒开口.罗挽音就嗤笑道:“哟.少城主好大的一顶帽子扣下來啊.你身边这人是谁我们都不认识.也沒见过他.他怎么就知道是我们杀了徐少爷.再者说了.他是亲眼目睹了.还是有证据证明人是我们所杀呢.哪怕是要血债血偿.你们也得拿出证据來吧.我可是听说宿城的城主最是廉明公正的.若是你们非要诬陷我们.我们可是要找城主大人说理去的.”

    这几天罗挽音可是听到过宿城的一些传言的.据说这少城主虽然风流成性.性格不堪.但是他爹却是难得的好城主.为人公正公道.沒有证据的事情从來不会乱下决策.因此她猜想这李彦明此刻找上门來要血债血偿.他爹恐怕是根本被蒙在鼓里的.

    李彦明被她语带威胁的语气给弄的脸色一变.他平生最恨别人拿他爹压他.最怕的是他爹会有一天忍不住灭了自己.或者直接剥取了他的少城主地位.毕竟他爹除了他一个亲生儿子.还认了好几个能干的义子.为的就是担心自己的亲生儿子无能.而另外准备几个有才有德的城主备选人.

    罗挽音这话就像是一根针一样刺在他的要害之上.让他很想大发雷霆并狠狠地怒骂回去.但偏偏她长的如此美丽绝色.非常符合自己的胃口.他连看着她都觉得某个部位非常硬挺.又怎么可能对她发的火呢.

    他甚至连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对她说.只能暗暗在心里发誓.等他把这女人搞到手之后.他一定要在床上狠狠地惩罚她一番.让她为今天说出的这番话付出代价.

    一想到那个画面.李彦明就激动得不能自已.这时候也完全忘了罗挽音刚才所说的威胁之言了.只是眯着一双眼故作君子地含笑说道:“这位姑娘看起來就面善.应该不是大奸大恶之人.想必我表弟徐渡之死应该跟你沒关系.我看不如姑娘你先站开一旁.等我们把这个杀了我表弟的凶手歼灭之后我们再好好谈话.以免一会儿动起手來下人不长眼误伤了姑娘.你看如何.”

    罗挽音闻言啼笑皆非.看來这李彦明和他表弟徐渡还真是一路货色啊.见了稍微好看点的女人什么原则什么报仇都丢到天边去了.

    她慢吞吞地说道:“不如何.你所谓的凶手是我夫君.夫妻一体.恐怕这件事情跟我脱不了关系.”

    李彦明神色一变.眼神阴郁地看着她忍怒说道:“姑娘.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劝你还是考虑清楚的好.不要卷入这趟浑水当中來.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你旁边那个小孩考虑一下吧.”

    说起來这女人早嫁人了.连儿子都这么大了.恐怕玩起來会更尽兴吧……

    罗挽音听到他威胁的话语.脸上的神色也跟着变冷了.她冷笑一声说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是要诬陷我们杀害了徐少爷了.那么就请你们做好一击必杀的准备.若是此次我们侥幸不死.回头定然要请城主为我们主持公道.还我们一个清白.希望到时候少城主也能跟现在一般.睁眼说瞎话诬陷的语言随口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