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八章 为什么嫁给我
    并且龙宇寒亏欠的不仅是挽音一个人.还有小家伙.这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儿子.若不是他当初一走了之.或许他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也不会变得如此早熟.

    虽说聪慧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他从小也是这么过來的.但正因为他小时候的生活是这样.他才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和自己一样.从小就肩负重担而不能享受童年的时光.

    而这种想法的存在也只能建立在他们所待的环境是安全的前提之下.如今身处三千小世界.不进则死.他不希望看到小家伙懒怠修炼.沒有变强的决心.若是有一天他被别的强者击杀了.那到时候不仅他会后悔.恐怕挽音更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他若是不努力.哪天混战的时候受伤了怎么办.”龙宇寒决定婉转地让挽音明白他的想法.

    罗挽音瞥了他一眼.说道:“我明白你的想法.兔崽子对于修炼的想法虽然有些松懈.但是总归不会落下太多.只会偶尔找机会偷偷懒罢了.若是真的在战斗中受了伤.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我总能把他救回來的.”

    龙宇寒想到她那个神秘的能力.最终还是点头认可了.只要事情不到最糟糕的程度.他也愿意尽力让小家伙过的开心快活一些.

    他沉默下來了.罗挽音这时候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她顿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希望兔崽子改回龙姓吗.”

    以前她一直沒有告诉过他兔崽子的真实身世.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真相.而如今他已经恢复了记忆.她也一直沒有想到这个问題.如今忽然想起.考虑了一下她终究还是决定把这个选择权交给他和兔崽子.

    罗小宝姓罗还是姓龙.她是无所谓的.若是兔崽子不反对.而龙宇寒又希望他随父姓.那么改回來也未尝不可.

    龙宇寒怔了一下.他也从來沒想过这个问題.但他却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改了.用了这么多年他恐怕都习惯了.况且我并不在乎这些.”

    小家伙是她辛苦生出來的.又是她一手带到这么大.他对于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并不太在意.只要是他和她的儿子.跟谁姓有什么关系.

    罗挽音仔细观察了他的神色.见他是真的无所谓.也就沒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夜晚.罗小宝让小白宠把帐篷拿出來.他自己去搭建自己的小帐篷.而罗挽音则和龙宇寒一顶.劳动者自然也是龙宇寒了.

    罗挽音趁着他们搭帐篷的时候和他们打了招呼去河边散散步.森林里的月光格外皎洁.倒映在河中显得波光粼粼.

    罗挽音坐在河边看着这难得的美景.心情格外的舒畅.

    沒过多久.身后传來了沉着的脚步声.她沒有回头.不用看她便知道这是龙宇寒的脚步声.

    果然.身后那人很快便在她身边坐下.并传來熟悉的气息.

    “夜深了.明天还要训练.”龙宇寒侧头看向月光之下倾城绝世的女人.目光幽深.

    罗挽音扭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无所谓.晚一点睡影响不了什么.兔崽子睡了.”

    龙宇寒微微颔首.“他还小.这么一天下來够呛.进了帐篷就呼呼大睡了.”

    是吗.罗挽音挑眉不语.

    她倒不觉得兔崽子的精神会这么不敌.这家伙以前调皮捣蛋的时候还试过三天三夜不睡的.现在忽然装困装睡.恐怕是想给他们制造机会吧.

    罗挽音想到这里.不由嗤笑一声.

    兔崽子就是喜欢瞎操心.大人之间的事情哪里是他能插手改变得了的.

    不过现在夜深人静.月光美景正良.她琢磨着或许自己确实应该睡觉去了.否则在这样的良辰美景之下.沒准还真的可能会发生些什么.

    她倒不是不愿意发生些什么.只是如今的她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失忆前的他.说她矫情也好.说她自寻烦恼也好.她总觉得在这种情况下和他发生关系似乎是有些尴尬……

    她心思刚转动起來.正要开口说回去的时候.龙宇寒却蓦然开口道:“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題想问你.”

    罗挽音下意识地接道:“什么问題.”

    龙宇寒转头看着她.目光幽深莫测道:“据你所说.我们后來是成亲了的.”

    “对.”罗挽音不明所以.点头道.

    龙宇寒眼神微动.目光不明地问她.“那么当初你会选择嫁给我.是因为你喜欢我.还是因为小家伙的原因.”

    罗挽音一愣.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題.”

    她的回答在龙宇寒看來却误以为她是在逃避.看來她应该是因为小家伙的原因才会和自己成亲.这也就代表.她会和自己在一起.后來费尽心思來三千小世界找他也是为了小家伙吗.

    龙宇寒心里腾起一股莫名愤怒的火.他控制着内心的狂躁.极力镇定地问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題.是因为小家伙还是不是.”

    罗挽音却觉得他这个问題简直可笑.她根本不屑于回答这种问題.

    先不说时过境迁.他们已经成亲了这么久.他如今问这个问題根本沒有意义.而且她罗挽音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这些日子以來他还沒了解清楚吗.

    她是会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牺牲自己一辈子幸福的女人吗.

    就算小家伙沒有爹爹.她也一样能给他好的生活.给他想要的一切.过去五年他沒有爹爹也是那样过來了.而且过的很好.她又怎么会因为小家伙想要亲生爹爹而委屈自己和他在一起呢.

    龙宇寒问这个问題是出于对她的不信任.或许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合适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他竟然还是对自己那么不了解.而她也发现.自己对失忆之前的他根本就不太了解.

    这么想着.罗挽音脸上的神色便淡了下來.她扭头看向龙宇寒.眼神略带讽刺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如果我是真的因为兔崽子而选择嫁给你.你便要和我分开吗.”

    她的话在龙宇寒听來.却是承认她的的确确是因为小家伙才会嫁给他的.一时之间.龙宇寒只觉得透心的冰冷.

    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女人爱不爱自己这个问題而伤神.甚至难过到暴躁想杀人的程度.

    他极力平复着呼吸.不让自己的情绪失控.看着挽音哑声道:“你对我就真的沒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她费尽心思带着儿子來三千小世界找他.甚至不顾自身安全夜闯城主府.这一切原來竟然都不是因为爱他.只不过是完成儿子的心愿罢了.而他却把她这些行为统统归诸于她对自己的感情.因此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再次爱上她.或者这其中也有他本身就存在的感情原因而导致的结果.但说到底.也是因为有感动的成分在.才会加剧了这份感情.

    而如今.他却发现这份感情换來的不是等价的交换.而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结果.她对自己的感情或许并不是因为自身原因而产生的.这一切不过都是因为他是小家伙的爹爹.

    这让龙宇寒觉得自己真的很可笑.以至于心中产生极度的愤怒.有种想撕毁一切的冲动.

    罗挽音微微皱眉.她看出來了这个家伙又有黑化的趋势了.如果她继续意气用事随意敷衍他.恐怕他又要莫名其妙地发疯了.

    但是她心里又不愿意就这么哄着他.明明是他自己沒有花心思去了解她.还要她在这里忍着不悦去迁就他.凭什么啊..

    虽然心里极度不爽.但是罗挽音毕竟沒有冲动行事.她可沒忘了这个家伙发起疯來说过多么恐怖的话.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不至于会落到那种下场而无力反抗.但是不管怎么样.她总归是不希望两人把关系弄的太僵.

    说起來她也真想深深地叹一口气.原本以为这一个月來他们的关系有所改善.渐渐已经有了过去相处的影子了.但是到头來却发现这一切不过是表面现象.他们还是处于对彼此不了解的阶段上.

    而追根究底.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无非是因为龙宇寒的失忆造成的.或许是失忆后的他潜意识里在自己面前掩藏了真实的性格.而恢复记忆之后的龙宇寒便恢复了本性.无所顾忌地用最真实的面目來面对自己.

    罗挽音觉得自己或许该庆幸.因为至少恢复记忆之后的龙宇寒对她是坦诚内心的.而并不是继续隐藏着阴暗的心思.等到有一天忍无可忍再忽然爆发.

    如果是那样的话.到时候她肯定会因为措手不及沒有防备而落于下乘.连反应的时间都沒有.

    如今他对自己坦然以对.她至少有了心理准备.知道什么是他的雷点不至于触发了.而在他即将黑化的时候也有个心理准备.能阻止就阻止.不能阻止就再说吧.

    而现在的她就面临这种情况.如果她固执地不解释.恐怕对方因为黑化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