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四章 准备一战
    龙宇寒眼眸一沉.迅速站起來收拾东西说道:“有人來了.”

    罗挽音和罗小宝沒有多追问什么.动作敏捷地迅速把周围的痕迹掩盖好.然后三人快速地找到有利地形悄然无声地遁藏起來.

    算了算日子.耀城的城主真要追來的话这个时候也该找到他们的痕迹了.虽然他们一路沒有目的地地到处乱走.但是不管他们怎么走.总会留下蛛丝马迹让他们有迹可循的.

    而罗挽音他们也根本沒有打算一直躲藏.别忘了他们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迎战.而不是为了保命.

    所以他们此刻遁藏起來的原因是打算先观察清楚情势.看看对方有多少人武力值如何.然后再判断他们是否能够对敌进行应战.

    其实说起來.罗挽音他们心里早就有了迎战的准备.反正他们已经做好了退路.若是能抵抗耀城城主的势力.他们也就拿这些人练手了.当做是增加自己实力的训练.

    若是耀城城主的权势和能力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强.他们便支撑到最后一刻.最后沒办法的时候.他们无论如何总可以从他们手中溜掉.离开光离界便是了.

    來人很快便出现在刚才罗挽音三人所在的河边.他们身上全部穿着轻便的银甲.手上都拿着尖锐的各式武器.领头的是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眼神锐利.目光阴冷.后面跟着一群大约五六十人的样子.

    罗挽音藏在树上眯眼打量这些人.发现除了带头的中年男人是天品中阶的武者之外.其他來人至少都是人品巅峰的修为.

    她颇感有趣地笑了一下.看來这些人应该是城主府的人沒错了.比起当初來追击他们的徐家的侍卫.这些人的气势明显要更足一些.而且看起來个个都骁勇善战.一看就知道是经历了不少血腥战斗的武者.

    不过看这样子似乎耀城的城主为了抓到他们.恐怕是下了血本了.想当初派去保护林仙仙的侍卫也都大多是人品初阶的武者.而这些侍卫却一个个都有人品巅峰的修为.有些甚至已经是天品初阶的武者.

    这也不是说耀城的城主舍不得派这些人保护爱女.这些人应该是耀城的根本.一般只为城主服务.而林仙仙她爹大概也沒想到.自己的女儿身为城主的女儿.竟然还会有人胆敢对她下手.所以才会派了一些人品修为的武者去保护她.他觉得那样的保护已经足矣了.

    若是时间能够重來.想必这位耀城的城主定然会不惜血本.会把修为最高的武者统统派去给爱女当侍卫吧.

    哦不.应该说如果他早知道自己的女儿会因为爱上了一个男人而招來杀身之祸.他一定会先斩草除根.先把那个男人给杀人灭口以绝后患才对.

    罗挽音想到这里.不由无声地勾起唇角.眼神略带深意地看向身旁的某个男人.

    龙宇寒本來正面无表情地观察着下面的情形.忽然感觉到一道略带不明感觉的目光看向自己.他敏锐地抬头对上女人眼含深意的眼神.不由微微一愣.挑眉表示疑问.

    罗挽音勾唇笑了笑.用唇语回答他:“无事”.

    她不愿意说龙宇寒也不追究.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追根问底的好时候.他眼神沉静.迅速用唇语跟她还有小家伙交流道:“下面的人都是耀城城主府的侍卫.领头的名叫郭通.他比较难对付.到时候我來对付他.其他人比他要稍逊一些.但是比起徐家曾经追來的那些人來说.要对付他们的难度高上一半还不止.你们要小心.”

    罗挽音和罗小宝慎重地点了下头.这个时候可不是开玩笑的.生命攸关.他们可不敢大意.

    郭通领着一群人根据痕迹追踪至此.到达河边之后敏锐地感觉到这里肯定曾经有人待过.他挥手表示让大家停顿一下.然后仔细地在周围找起痕迹來.

    很快他便发现了河边有一处松动的泥土.周围还夹着些许黑色的烟灰.他眯了眯眼.抽出手中利剑拨开松土.果然见到了被埋在土里已经熄灭的火堆.

    他冷笑一声蹲下身.用手捻了捻那些黑灰.感觉到手上的灰烬还带着些许温度之后.他立马站了起來.眼神阴沉地说道:“火是刚灭的.他们肯定发现我们已经追來逃走了.不过他们应该沒走远.我们快追.”

    他却不知道这是龙宇寒他们故意留下的痕迹.为的就是造成他们已经逃走的假象.

    郭通话刚说完.便又皱了皱眉.这森林四通八达.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追.他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痕迹.却又沒找到他们往哪个方向逃走的线索.

    他沉着脸思考了一会儿.下命令道:“分散查找.找到即发信号通知.”

    一群人听了马上训练有素地分成好几个小队.匆匆忙忙往各个方向追击而去了.

    而郭通还停留在原地.四处观察着环境地形.企图再找出些蛛丝马迹.

    直到此刻.他对自己追击的那些人还是心怀一丝佩服的.他身为城主府里面最细心的侦探能手.却在接连追踪了一个月之后.还是沒有把人给追到.不得不说.这令他有些丧气的同时也夹杂着些许敬佩.

    不管他的人品如何.强者总是让人感到钦佩的.

    郭通想到那个虽然总是面无表情.但周身却散发着王者气息.明显不是池中之物的男人.心中不由升起一股遗憾.

    说起來.他都为此已经不知道叹息了多少回了.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明明在不久之前.小姐还是满脸幸福的待嫁姑娘.马上就会和她喜欢的人拜堂成亲了.但是却在短短的几天之后.一切都翻天覆地地改变了.

    那个出色但是沉默的男人不声不响就离开了城主府.并且要解除和小姐的婚约.但却连句解释的原因都沒有给城主和小姐.城主大怒之下本來是要找他算账的.奈何小姐却三番四次地阻拦.只说她会处理这件事情.不许城主插手.

    城主一向疼爱自己这个女儿.看到她如此坚定地不让自己插手这件事情.很快便猜到了她应该是知道那个男人悔婚的原因的.而且以他对女儿的了解來看.这个原因恐怕还极有可能是自己女儿造成的.

    但纵然如此.他的女儿身份尊贵.身为一城之主的女儿.就算他女儿做错了某些事情.又有谁有资格这样对待她的女儿.

    一个女儿家最重要的就是名声.在满城皆知他的爱女即将要成婚的消息之后.那个该死的男人却胆敢悔婚.这置于他女儿何地.又把城主府当做什么.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客栈吗..

    城主虽然震怒.但是在小姐的劝说之下.犹豫良久终究答应不会插手干涉这件事情.一切交由她自己來处理.

    追根究底.城主会答应小姐的要求.也是知道自己这个爱女一向有自己的主见.她并不如外表那般软弱可欺.真实的她性格果决.行事利落并不输于男人.因此城主才会放心让她自己解决这件事情.

    当然.这也是城主为什么会那么宠爱小姐和答应她不和其他城联姻的原因.毕竟他只有一个女儿.而且这个女儿还不像其他姑娘一样懦弱胆小.如果她够强.或者找到一个足够扶持她.但却背景不强大的男人.那么这座城实际上的继承人其实是他的爱女.这样他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但是谁都沒有料到.这件事情的后续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郭通还记得.那天晚上城主因为一整天心神不宁.因此特地叫了他來.准备让他去查查女儿最近的行踪.顺便问问她什么时候才能把事情解决完回到耀城.

    因为小姐离开的时候并沒有交代去向.只说那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和孩子离开耀城了.她要去把人给追回來.让他们不必担忧.

    因为小姐带了一众侍卫出行.连身旁的几个贴身侍女都带上了.因此之前城主并未放在心上.可是小姐久久沒有传消息回來.而城主却渐渐有了不详的预感.

    他经常看到城主时不时皱眉.经常拿出那个含有小姐心头血的玉佩查看.总要见到它是完整的才放下心來.

    这块玉佩是一个法器.炼制的时候加入了小姐的心头血.人在玉在.人死玉毁.

    而因为不详的感觉越來越深.所以城主大人需要时不时地拿出玉佩來安自己的心.

    而在那天晚上.城主大人刚刚下达让他去查探小姐行踪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心脏一阵抽痛.然后脸上猛然变色.

    再然后郭通便看见城主大人苍白着脸迅速从身上掏出玉佩.然后他便亲眼目睹了那块玉佩是如何在一瞬间裂成碎片的.而中间那滴鲜红的血慢慢地滴落在桌子上.瞬间便被桌子上的宣纸给吸收了.

    郭通大惊.玉碎了代表着什么不用城主解释他也知道.这代表小姐已经遭遇不测失去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