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二章 黑化的内心
    而罗挽音也并非是恐惧和忌惮对方的手段.她并不是圣母白莲花.而且自认也不是什么好人.又怎么会觉得龙宇寒的性格太重杀戮、手段太残忍呢.

    她不过是沒有想到.对方会把他阴暗的一面拿來对付到自己身上.哪怕他说的那些话并沒有对自己的身体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若是他真的这么做了.即使身处最豪华的宫殿又能如何.那不过是一个最华丽的牢笼罢了.对于她來说.即使身体沒有受到伤害.但是心理上的防线恐怕也会迟早崩溃.进而变得不再像自己.

    毕竟对于她來说除了亲人.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自由了.

    罗挽音因为震惊而久久沒有说话.而龙宇寒则认为是自己刚才的话太重而吓到她了.不过就算如此.他也不打算收回自己之前所说的话.

    因为那就是他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如果事情真的如挽音之前意气所言.那么他便不改初衷.不会再压抑自己内心的yuwang.遵从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去行动.

    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挽音之前负起所说的话会变成事实的前提之下.若不是到迫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

    毕竟沒有任何人喜欢自己被囚禁起來.人都是喜欢自由的.哪怕给予你最好最奢华的生活.都无法代替能自由地行走在世界的土地之上.

    所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做出这种会让她失去希望的事情.毕竟他喜欢的是她充满生机、张扬似火的样子.

    罗挽音回过神來.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半响.最终只是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从水中站了起來.淡淡地说道:“时候不早了.做饭吧.”

    说完她打算按照之前的想法.往上流而去找个地方清洗一下.然后换上干爽的衣裳.

    龙宇寒见到她的样子却微微皱眉.一丝茫然慌乱从他眼中快速闪过.然后迅速被阴沉所代替.

    他拉住她转身欲走的身子.危险地眯眼看着她:“你想去哪里.”

    罗挽音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挣开他的手沒好气地说道:“去上流找个安全的地方换衣裳.怎么.你要跟着來吗.”

    龙宇寒还真的犹豫了那么一下.他确实是有点担心她被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吓到了.然后打算就这么逃了.从此躲他躲得远远的.让他再也找不到她.

    可她现在的状态却不像是被自己吓到的样子.甚至眼里并沒有自己起初以为会看到的恐惧和反感.有的只是和平常一样的淡然自在.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迷惑.不明白眼前的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正常的女人听到这种话不是都会被惊吓到.要么就此躲的远远的.要么就是表明态度发誓不会让别的男人有机可趁么.

    为什么到了她这里却是这么平静的反应.

    他既然说出了那样的话.就做好了被她厌恶和排斥的准备了.反正不管她再怎么讨厌自己.他都不会对她放手的.只要她不离开自己.哪怕她眼神里藏着的永远是对自己的恐惧.他也会强迫自己不去在乎的.

    可是如今她的状态.却让他如此百思不得其解.甚至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该是什么反应……

    龙宇寒一时想不清楚罗挽音的想法和打算.直直地看着她半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罗挽音见到他略带茫然的眼神也有些无奈.沉默片刻之后她无语地说道:“我就是去清洗换身衣裳.你不要整天胡思乱想.”

    龙宇寒被她这句语气略软的话给安抚到了.想到小家伙还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想必她不会为了逃避自己而选择抛弃儿子逃之夭夭的.这才放下心來.眼神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幽深.低沉道:“注意安全.”

    罗挽音点了点头.转身往上流的地方而去.龙宇寒看着她的背影.抿着薄唇站在原地良久.

    他的眼眸漆黑幽深.就像漩涡一样让人看了忍不住沉沦进去.却根本看不透他里面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许久.直到看不到女人窈窕的背影之后.龙宇寒才收回眼神.垂下眼眸片刻之后.然后走回岸边从储物袋里拿出干爽的衣裳换上之后.开始清理起之前放置在储物袋里良久的凶兽尸体.

    因为天气炎热.凶兽的尸体放一会儿便会发臭不能食用.所以每到夏天.基本上在外试炼的人都会带上一个储物袋专门用來放置可以食用的凶兽肉.储物袋里的时间几乎是静止的.具有类似保鲜一样的功能.因此并不用担心肉质会发臭变坏.

    罗挽音往上流而去的时候还看到了罗小宝在河里扑腾着水玩.看到自己走过來他赶紧吐了吐舌头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娘亲我错啦.我再也不敢啦.”

    罗挽音才懒得跟他计较了.而且这会儿也沒什么心情和他闹腾.所以翻了个白眼装作沒听见继续往前走了.

    罗小宝见状便知道娘亲是不会跟自己计较了.顿时嘿嘿地笑起來.惬意地继续玩着水花.

    罗挽音往前走了几步又忽然停住了.转身看着欢快的兔崽子.慢悠悠地说道:“别只顾着玩水.悠着点周围的动静.”

    “知道啦.娘亲.”罗小宝闻言马上乖乖应道.

    罗挽音见他答应了.才转身慢悠悠地继续往上流走.等找到一个相对來说比较清晰可见的地形之后.这才把身上湿透的衣裳换了下來.先在河水里清洗一番之后.才换上了干净的新衣裳.

    清理完毕之后她却不急着离开.反倒在岸上找了个干净的大石头就着阴影的地方坐了下來.

    她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四处乱扫.看样子似乎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此刻的心思根本不在于此.而是满脑子想着刚才龙宇寒所说的那番话.还有他说话当时那副丝毫沒有玩笑成分的表情.

    那家伙该不会是说认真的吧.要是自己真的和别的男人有暧昧.他真的会把自己囚禁起來.

    她倒不是担心自己以后会出轨.只是想到这个家伙平时就容易黑化.看到她和朋友正常相处都要拈酸吃醋一番.万一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占有欲加强了.那自己岂不是随时有失去自由的风险.

    罗挽音想到这点就微微有些蛋疼.她不会因为他说出的那番带有极度恐吓成分的话就打算离开他.但一时之间她也沒有办法扭转那家伙的黑暗心理.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希望他能够随着时间的流逝.明白彼此的心意.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暂时做下这样的决定.罗挽音无声地叹了口气.漫不经心地靠在石头上看着高山流水和青翠的森林.心里莫名郁闷的感觉总算稍微散开了一些.

    她在这边懒洋洋地乘凉庇荫.另外一边龙宇寒早就把凶兽的尸体清理干净并切割好.然后烤制完毕了.

    为了让自己的女人和儿子不再盯着别的男人流口水.这段时间他都是亲自动手练习亨制食物的.一个月以來.他的手艺从一开始人人嫌弃.到后來的勉强能入口.再到如今的受欢迎.他心里的满足感可谓不少.

    或许是闻到了食物的香气.罗小宝欢呼着从水中跑上岸來.匆忙穿好衣服就跑到龙宇寒身边雀跃地问道:“爹爹.我闻到香味了.可以开动了吗.”

    他们一家三口吃饭一向沒什么忌讳.沒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谁饿了都可以先开动.而罗小宝因为年纪小.刚才又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战斗.此刻早已饿的咕咕叫了.

    龙宇寒把手中的烤腿肉递过去.颔首说道:“这个熟了.你先吃吧.小心烫.”

    然后顿了一下又问道:“你娘呢.”

    罗小宝接过來吹了几下.看到上面还飘着白烟.一时也不敢下嘴.只能咽了咽口水.听到他的问话.不舍地看了一眼手上的烤肉之后.忍痛答道:“娘亲往上流的方向去了.我去喊她过來吃饭.”

    龙宇寒好笑地看着小家伙嘴馋的模样.眼神略过一抹笑意道:“不用了.一会儿我去喊.你先吃吧.”

    罗小宝闻言也不争.乖巧地点头应了.

    他巴不得让爹爹去喊娘亲.让他们两个人应该多相处培养感情.这样说不定爹爹能早点想起來之前的那两年记忆.

    龙宇寒把所有的肉都烤好之后.细心地把串了烤肉的竹签插在离火堆不远处的土地上.这样等挽音过來之后.肉也不会变冷.

    随后他站了起來.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说道:“你慢慢吃.注意周围的安全.我去喊你娘下來.”

    罗小宝早已经开吃起來了.吃的满嘴子流油.闻言头也不抬地模糊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呜啊.太好吃了.爹爹的手艺又进步了.

    龙宇寒见他喜欢.脸上也闪过一抹满足的笑意.等想到某个不知道是不是藏起來的女人.脸上的笑意又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