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一章 河底缠吻
    罗挽音被他突如其來的凶猛攻势给弄的措手不及.开始她还尝试着反抗.虽然她能闭气很久.但不代表她喜欢窒息在水底的感觉.

    可是她的身体却比心里诚实太多.很快便沉浸在对方肆意又带着缠绵的攻势里面.罗挽音见自己抵抗无效.干脆也就放开身心.一心回应起对方來.

    既然能让两个人都爽快.她也不矫情地委屈自己难受.而看着对方享受愉悦.

    而且一旦完全放开了.她反倒沒有了在水底被迫接吻的不适感.反而有种令人兴奋道忍不住微微发颤的刺激感.她很快便沉迷进去.肆意地和对方激烈交缠热吻.

    龙宇寒感受到她慢慢变得热情的回应.眼中闪过一抹笑意.深邃的眼神落在她绝色倾城的脸上.因为浸在河水里面的原因.她的皮肤显得更加晶莹剔透.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抚摸她.感受一下是否会如鸡蛋一般光滑诱人.

    龙宇寒并沒有松开她的手腕.虽然放开她或许对方会更加沉醉进來.她也会更加舒服一些.但是他就是不愿意松开她.他喜欢把她掌握在自己手心里的感觉.看着她沉醉在自己的吻里面.看着她的身体因为自己挑拨起來而情动.感受着对方微微扭动的身躯.他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满足感.

    一吻结束之后.龙宇寒并沒有丧心病狂地和罗挽音就地把最后一步给做了.他只是把人给吻了个彻底.也把怀中的女人上上下下的豆腐吃了个遍.把对方的火挑起來之后.自己完全过了把瘾便松开对方红润的唇了.

    这个时间和周围的环境并不适合做这么激烈的事情.先不说周围潜伏着多少危险的凶兽.单单是小家伙还在不远处嬉水就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就算他们脸皮再厚.要是让儿子撞破了他们所做的事情.到底还是会很尴尬的.以后还有什么脸面來教导小家伙.

    罗挽音被他挑起了兴致.但是却因为时机不对而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情动.不禁心中不爽.想开口骂人却因为在水中无法开口.只能用一双美眸不满地瞪着男人.

    龙宇寒仿若明白她眼神里透出的意思.低哑地笑道:“现在不是时候.晚上一定满足你.”

    说起來这一个月以來.虽然他们夜夜同眠.但也只是单纯地抱着她睡觉.始终沒有越池一步.

    并非是他沒有这方面的需求.相反他每天夜里都压抑的很辛苦.但是在两人都觉得彼此有待再熟悉的情况之下.双方都有意避免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只想顺其自然.等待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而这一个月的相处以來.龙宇寒认为这一天已经到來了.他对她已经沒有丝毫陌生感.甚至对她的占有欲也越來越强.他不认为他们之间还存在着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两人完全可以跟其他夫妇一样生活.

    罗挽音听到他的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既然不打算做下去就不要挑的她一身的火啊.搞的一股气憋在身心.真是让人郁闷.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不适合继续做下去.因此眨了眨眼示意他放开自己的手.毕竟一直被按压在头上也还是很难受的.

    龙宇寒领会了她的意思.挑了挑眉如她所愿了.

    罗挽音“哗啦”一下从水中坐了起來.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说道:“下次再搞这种招数.你就等着半夜被切小弟弟吧.”

    龙宇寒被她直白的话给噎了一瞬间.随即面不改色地看着她问道:“你不喜欢吗.”

    罗挽音冷哼一声.斜睨着他说道:“你试试让我突然把你按在水底之下.然后还不让你动弹.看看你喜欢不喜欢.”

    龙宇寒眼神闪过一抹戏谑.淡定地说道:“但我刚才看到你似乎挺享受的.这个是我的错觉吗.”

    罗挽音心里不爽.说的话也沒有顾忌起來.张口胡说道:“不是你的错觉.但是在那种被强吻的情况之下.我不享受难道还要誓死抵抗吗.”

    龙宇寒闻言眼中的笑意彻底消失.周身的气息如寒冬结冰般冷凝.看着她危险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换成任何一个男人你都会如此热情地回应他.”

    罗挽音这才发觉自己刚才说错了话.但是她一向也不是个服软的人.哪怕已经在心里纠结数遍要不要否认之后.最终还是轻哼了一声嘴硬道:“那可说不定.看对方帅不帅咯……”

    龙宇寒的眼神彻底结成寒冰.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神翻滚莫测.带着阴沉疯狂的风暴盯着她良久.但却久久沒有说话.

    就在罗挽音心里发虚.心想对方该不会生气到极点.然后动手收拾她之时.男人声音低沉地开口了.

    “你最好是开玩笑的.若不然让我知道哪个男人胆敢这么对你.我就先把他作为男人的资本给切掉.然后再挖掉他的眼珠.割下他的舌头和双唇.最后砍下手脚做成人棍养着.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龙宇寒阴沉着脸.一字一句无比清晰缓慢地说道.

    虽然经历过很多生生死死.也亲身见证了末世的爆发.但听到男人用这种诡异阴沉的语气说出这么危险的话.还是让罗挽音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她摸了摸手上起的鸡皮疙瘩.暗暗嘲笑自己实在是太过胆小了.不过是对方的三言两语.自己竟然就被吓到了.

    不过她一向吃软不吃硬.若是对方肯好好说话.她反倒说不定会解释刚才所说之话是故意气他的.但如今见对方用的却是威胁这一招.她于是更加不肯服输了.

    “哦.那随便你啊.反正这个世界上男人多的是.少了一个不算什么.再换一个就是了.”罗挽音张口就道.眼神带着挑衅的光芒.

    龙宇寒闻言.原本阴沉如云的眼神却露出诡异的一丝笑意.他用轻描淡写的口吻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个也好解决.到时候我就建个豪华的宅子.一砖一木一桌一椅什么都用最好的.然后把你关进去不让你出门见任何人.别说是男人了.就连女人都不让看到.你每天能见到的人就只有我一个.到时候就不会有其他男人会來招惹你了.”

    他终于把自己心底一直最想做.也是最深的yuwang给说出來了.

    沒错.自从他再次见到这个女人之后.心里就一直有这个模模糊糊的想法.好像是印在他心里很久了.但是却一直被他压抑在心中一样.

    越是相处之后.他心里的这个想法便越來越清晰.特别是在徐渡和陈智浩出现之后.他这个想法便愈來愈常出现在他脑海里.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他却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排斥这个想法.因此他猜测或许在他失去记忆的那两年里.自己曾经有过无数次这样的想法.但却沒有付诸行动.

    他不知道为什么失去记忆之后的自己为什么会苦苦压抑这个想法.但是如今恢复记忆的他.有着过往许多血腥残酷的经历的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根本不会有太多的顾忌.只要目的达到了.而所有事情都仍旧可以在自己手心里控制那就行了.

    罗挽音听到他的话却整个人都震惊了.满脸愕然地看着他.

    听到这些话的第一反应她是觉得对方在开玩笑.但是在对上男人诡异莫测的眼神和丝毫沒有玩笑迹象的表情之后.她的心脏猛然加快了两拍.

    他是说真的.并沒有在和自己开玩笑.

    罗挽音不可置信的同时.又觉得有些迷茫.

    以前失忆之后的龙宇寒虽然也经常有黑化的迹象.但是在自己的安抚之下.他总能恢复平静.

    而且他也从來都沒有露出会伤害自己的想法.更不会说出这种渗人的话來恐吓她.

    她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或许沒有失去记忆的龙宇寒和失去了记忆的他是不同的.他们两个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是因为经历过的事情不同.因此心里的想法和对事物进行判断之后所做出的决定也会相对的不同.

    失去了记忆的龙宇寒脑子是一片空白的.就跟一张白纸一样.是写是画.里面的内容都由和他在一起的人來慢慢添加.而罗挽音和罗小宝并不会给他灌输一些黑暗的想法.因此他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么阴暗的解决办法.

    而沒有失去的龙宇寒则因为从小处于龙家那样的大家族里面.因为身处龙族继承人的位置.他从小到大肯定经历了不少暗算.各种明枪暗箭对于他來说只是家常便饭.因此恐怕他早已养成了心狠手辣的性格和狠辣的处事风格.所以他说出这样令人恐惧发寒的话表情是这么的自然和理所应当.有这么强大的心理因素的人.以前手段之残忍不用说也可以想象的出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实际上并不了解龙宇寒.失去记忆之后的他并沒有在她面前露出过真实的想法.所以她才会理所应当地以为对方不是一匹性格残忍的野狼.而是一个忠犬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