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又是林仙仙
    罗小宝目瞪口呆地看着爹爹脸无表情地把尸体全部扔进房间里.然后面色自然地从储物袋里拿出一身干净的新衣裳换上.最后携带自己跳窗离开.

    直到回到热闹的街市之后.龙宇寒注意到怀中小家伙呆滞的模样.这才想起自己刚才所做的事情竟然忘记了避开他.他微微一皱眉之后又松开了.

    这是他的儿子.迟早是要成长的.如今让他早一点看到这个世界的残酷也好.让他不至于那么天真.他们以后总归不能一辈子守护着他.他迟早是要展翅高飞成为大鹏的.

    “吓到了.”龙宇寒淡然问道.

    罗小宝回过神來.摇摇头目露崇拜地看着他爹说道:“不是吓到.只是沒想到爹爹下手会这么干脆利落.”

    他本來还以为爹爹会因为念那个女人的旧情而手下留情呢.却沒有想到爹爹比自己想的更加果断利落.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喜欢爹爹了.

    如果他爹爹会对另外一个欺负并且试图对娘亲不利的女人心慈手软.他虽然不会对此产生意见.但不免会对爹爹产生些许失望感.

    在他的观念里.爹爹既然要和娘亲在一起.那么便不允许对其他任何女人再留有一丝一毫的牵挂和仁慈之心.在不欺负娘亲的前提之下.爹爹可以不去理会那个女人的纠缠.但是如果娘亲被人欺负到头上了.甚至还涉及到安全之上.如果爹爹还顾念旧情而隐忍不发.那么他便会认为爹爹配不上娘亲.

    而幸好.他和娘亲都沒有看错人.爹爹不是那种会让他们失望的人.

    龙宇寒听了罗小宝的话.仔细观察他的神色.发现他并不是强装的镇定.而是眼神从里到外都确实沒有受到惊吓.反而眼睛闪烁着崇拜的光芒之后才放下心來.心里满意无比.不愧是他的儿子.并不会像其他小孩子一样碰到点血腥的事情就像天塌了一样.

    不过紧接着他便忽然想到了些什么.顿了一下不放心地叮嘱道:“这种事情不要在你娘亲面前提起.也不能在她面前做这种事情.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

    他怕挽音知道了之后会不能接受这个样子的他.他不知道自己以前在她面前塑造的形象是怎么样的.但是他想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夫君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吧.她若是知道了自己的手段.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过残忍对他产生恐惧感.从而产生离开他的想法.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自己的同盟叮嘱好.以免小家伙说漏嘴.

    罗小宝眨了眨眼.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呀.”

    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娘亲发起狠來也不比爹爹好多少.他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让娘亲知道爹爹的真性格……

    龙宇寒哪里会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家伙说.哪怕他是自己的儿子.他也觉得无法把自己的感情摊在他面前.告诉他这些行为都是因为怕他娘亲对他爹爹产生恐惧感.会因此产生离开他的风险.

    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撒谎道:“你娘亲知道了.半夜会做噩梦的.”

    会吗..

    罗小宝闻言有些吃惊.娘亲那种性格的人会因为杀了人而做噩梦..这怎么可能..

    他想起以前娘亲杀人眼睛都不眨、而且还总喜欢伸进死人的脑髓里乱挖的样子.忽然觉得爹爹是不是被娘亲的外表给蒙蔽了……

    在他心里.娘亲的形象就是传说中的天仙的面孔、魔鬼的心肠的代表人.她要是会因为杀了人而做噩梦.那么母猪都会上树了吧……

    罗小宝满心狐疑.但是看到爹爹不容置疑的眼神.他想了想为了不破坏娘亲在爹爹心目中的纯良印象.他还是不要揭破她的真面目了吧……

    不过他毕竟有些心虚.如果有一天爹爹恢复了那失去的两年记忆.就一定会想起來娘亲和他心目中的形象是完全不符合的.到时候他可千万不要受到惊吓啊……

    龙宇寒见小家伙久久不答应.反倒在一旁发呆的样子.不由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你不信我说的话.”

    “嗯.沒有沒有.放心吧.爹爹.我一定不会和娘亲说的.”罗小宝回过神來.干笑着答道.

    龙宇寒闻言放下心來.沒有留意到小家伙闪烁的眼神.暗自沉思着挽音失散之后会被林仙仙带到哪里去.

    客栈他们沒有回去.而这周围到处都是人群.林仙仙纵然在耀城里权势通天.也不可能在这里明目张胆地把人抓起來对付.那么极有可能就是被带到人烟稀少的地方了……

    龙宇寒想了想.让小家伙去打听一下周围哪里人烟比较少.毕竟他带着这样一张面具若是去问这种问題.沒准人家会觉得他是什么杀人狂徒想找个方便办事的地方杀人呢.

    目前还是先找到挽音再说.至于陈智浩.反正他这么大个人了也丢不了.发现失散了自己会回客栈会和的.再者说要是真的出事了.那他反而会默默地拍手称快.毕竟少了个情敌对他來说.可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且不说龙宇寒和罗小宝这厢在想办法找到罗挽音的下落.另外一边被他们想办法在寻找的正主此刻正被一群侍卫带到了一条静悄悄黑蒙蒙的小河边.

    河边有一辆精致的白纱马车停靠在一旁.而被挽起來的白纱露出了马车里面的风景.一个长相柔媚的女人正姿势优雅地靠在马车上的豪华座椅里面.

    她像是沒看到自己手下带來的女人一般.手上端着一个洁白如玉的酒杯.轻轻地晃动着.品尝了一口之后放到桌子上.这才有兴致看向马车下面的女人.

    待看到她脸上的面具之后.马车上的女人嗤笑一声.嘲讽地说道:“你挺有自知之明的.这面具与你倒也相配.”

    罗挽音微微挑眉.猪头脸面具遮住了她极度不悦的表情.以及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杀意.不过她毕竟不是冲动的人.动作自若地把面具从脸上摘了下來.看着林仙仙.勾唇似笑非笑道:“你费尽心思让侍卫把我弄到这里來.恐怕不仅是为了嘲讽我的吧.”

    听到她的话.再看到她那张绝色倾城的狐媚脸蛋.林仙仙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扭曲.她恶狠狠地把桌子上的酒杯朝罗挽音脸上扔掷了过去.恨不得这酒杯就让这个女人毁容了才好.这样寒也不会被这张脸所迷惑了.

    但下手的后一秒之后.她心中又后悔了.若是这个女人脸上带着伤痕回去.寒一定会追问她受伤的缘由.若是让他知道是自己所为.那么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可就毁了.

    眼看着酒杯就要砸上那个女人的脸.林仙仙心中非常纠结.紧张地盯着那个酒杯的去向.她也说不清心里此刻究竟更偏向哪一方.

    既希望就此让这个女人毁了容看她还怎么在自己面前炫耀那张狐狸精脸蛋.又担心这个女人真的受伤回去寒会责怪自己.

    两相矛盾之下.林仙仙却见到罗挽音轻而易举地偏头.躲过了那只酒杯的攻击.松了口气的同时.她心中又有些失望.从而把这种情绪带到了脸上.

    罗挽音躲过了酒杯.脸上还挂着笑意.只是这笑容和她的声音一样.微微带着寒意.“看來林姑娘看到我沒毁容.很是失落啊……”

    林仙仙见她猜中了自己的心思.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随即她就掩饰了过去.毫不在意地盯着她说道:“罗挽音.你还敢在我面前笑.知道我为什么让人把你带过來吗..”

    罗挽音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目光里的笑意寒的让人发抖.“我怎么知道林姑娘费尽心思带我來这里的目的.”

    林仙仙闻言气急.狠狠地拍了一下马车上的桌子怒道:“你不知道..你敢说你不知道吗.你难道忘记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事情了..”

    罗挽音冷笑一声.眼中的笑意彻底消失不见.慢悠悠地把玩着手中的猪头脸面具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这人记性不太好.实在不记得我有答应过林姑娘你什么事情.”

    林仙仙愤怒地喊道:“你答应过我说服寒跟我回去成亲的.为什么到现在还沒有开口..到了明天就进入银城的地界了.你此时不说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去..还是说你一直在敷衍我.打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根本就不曾打算说服寒接纳我.而是想自己一个人独占寒..”

    罗挽音听到她的话.“嗤嗤”地笑出声來.她用讽刺的目光看着林仙仙说道:“啊……你总算反应过來了啊.沒错.我是从一开始就在敷衍你.我从來就沒有和你共侍一夫的打算.我又不像你.成天惦记别人的男人不说.还下贱地提出要和别的女人一起共享自己的男人.我一又不傻.二又不下贱.为什么要答应你这种事情.好端端把自己的男人分出去一半去伺候别的女人..啧啧.话说起來我也真搞不明白.你瞧你身份多高贵啊.堂堂耀城城主的女儿.却要低下你高傲的头颅求一个女人说服她的夫君接纳你.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掉身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