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 林仙仙的计划
    因为龙宇寒还在外面等着.因此罗挽音并沒有泡太久.从头到尾都洗干净之后便爽快地出浴了.

    她穿好衣服一边拿着毛巾擦干头发.一边把门打开让外面的男人进來.顺口说道:“让小二进來把水换掉你洗吧.我去小宝房间等你完事.”

    龙宇寒沒有听她的话.反而把门关起來了.然后仿若沒看到她疑问的眼神.拿过她手中的毛巾沉默地帮她擦起了头发.

    既然有人服务.罗挽音也乐得享受.于是干脆坐下來靠在椅背上任由对方慢慢擦干她的一头湿发.

    龙宇寒垂着眼睑.一缕一缕地帮她把头发擦干.心思却有些飘渺.

    刚才他拿过她手中的毛巾这个动作.他是下意识地完成的.但是他一点违和感都沒有.反而觉得这样的情景很熟悉……

    “我以前也是这么帮你擦头发吗.”龙宇寒忽然出声.

    罗挽音被他服务的很舒服.靠在椅背上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闻言模糊地应了一声.“嗯……”

    果然是这样.

    龙宇寒微微晒然.若是在以前他恐怖根本沒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他出生以來就是龙族的继承人.身份高贵.身边总有一群下人围绕着他.生怕他受到一丝怠慢.

    而他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长大.也被族长和长老从小就教育自己的身份尊贵.将來是一族之长.万不能降低自己的身份.因此别说是伺候人了.他甚少是自己动手服侍自己的.

    而如今不过是两年记忆的空白.他非但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事情事事亲为.甚至还会心甘情愿地伺候一个女人.而且动作熟练无比.

    龙宇寒帮她把头发擦干之后.见她眯着眼似是很舒服的样子.而且已经有了睡意.他便继续轻柔地为她按摩着头部.帮她完全放松下來进入睡眠.

    罗挽音在他轻柔有力的按摩之下.睡意渐渐更浓了.正要陷入香甜的梦乡时.她脑海里陡然想起一件事情.一件自己白天沒有机会问的问題.

    她忍着睡意强迫自己睁开眼.歪着脑袋看他问道:“徐渡是你杀的吗.”

    白天徐家侍卫追上來的时候她就想问了.不过那会儿陈智浩在.她当时便忍下了这个疑惑.如今陡然想起.便毫不介意地问出來了.

    龙宇寒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帮她按摩着头皮.垂着眼睑面无表情地答道:“是我.”

    “真的是你啊.”罗挽音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歪着脑袋想了想.虚心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他.”

    “不为什么.看不顺眼.”龙宇寒面瘫着脸惜字如金道.

    “哦……”罗挽音拉长了声音.一脸遗憾的表情说道:“还以为你是因为他调戏我吃醋了.所以才杀的他.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

    龙宇寒看到她虽然是一脸遗憾的表情.但是眼中却闪烁着戏谑.不由抿了抿薄唇.略有些心虚地移开眼神.

    他原本以为她问这个问題是想追究责任.埋怨他不该在这种关头惹出是非连累他们.沒想到她却提都沒提自己惹出來的事端.只是轻描淡写地问了一下自己杀人的原因……

    罗挽音见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无奈地笑了笑.发现龙宇寒无论是失忆前还是失忆后.这爱吃醋的性格还是沒有改变.哪怕现在的他不记得她.但是就因为她是他名义上的娘子因此都见不得别人企图伸手招惹他的东西.

    看來不管失忆前后.这个男人的占有欲还是一样的强大.自己以后还是多注意一些吧.要不然她再不小心招惹到别的男人.他又随随便便地再杀几个人.他们一行人未來不知道得惹上多少麻烦……

    两个人都沒有再说话.安静而又默契地维持着静谧的气氛.龙宇寒依旧帮她轻柔地按摩着头部.而罗挽音则在他的伺候之后不知不觉地陷入了沉睡.

    等她睡着之后.龙宇寒停下了动作.安静地看着她的睡颜良久.然后轻柔地把人抱起來放到了床上.再为她盖上了被子.

    他把帐幔放下來遮住床上的风景.然后才开门走出去让小二换了干净的热水把自己洗漱干净.然后便回到床上心满意足地抱着睡美人一起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一早.罗挽音他们起床在客栈里用过早饭之后.便退了房打算离开百城.继续往银城出发.

    但当他们刚走出客栈不远之后.便发现又有一波追兵追上來了.只是这回儿追上來的不是徐家的人.而是耀城城主的女儿林仙仙.

    此刻她端坐在一辆四周围绕着白纱的马车上.两边有侍女掀开了白纱帘子.让她的视线毫无阻碍地穿过马车.直直地看向罗挽音一行人.

    准确地來说.是用满脸控诉泫然欲泣的表情看着一行人中的龙宇寒.

    “啧.这个林阿姨真是阴魂不散啊.都追到这里來了……”罗小宝无语地看着马车上的女人.一脸不爽地说道.

    罗挽音瞥了兔崽子一眼.然后眯起眼睛看向林仙仙.眼里的神色意味不明.

    说实话.对于林仙仙这个女人她本來是沒有什么感觉的.当然也不可能会白莲花地可怜对方是痴心一片.她会同情她什么的.这不可能.

    她顶多也就对她无感.当她是一个路人甲罢了.

    虽然她用欺骗的手段霸占了自己的男人一段时间.但她内心里并沒有太大的愤怒感.因为龙宇寒坦然相告了他们之间的所有关系.也因为他们并沒有发生实质的关系.因此她也不会把这么一个女人随时放在心上來随时卡住自己的心脏.

    可如今这个女人被揭穿之后却死皮赖脸地追了上來.还用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的男人求怜惜.这就让她不得不感觉到恶心和不爽了.

    但就算是这样.罗挽音也不是个会拉低自己身份去跟别的女人撕逼的人.她也不屑和一个被拒绝了的女人争风吃醋.

    她一贯认为既然是男人惹出來的桃花债.就要让男人自己去解决.

    因此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龙宇寒.声音听不出情绪道:“來找你的.你不打算过去安慰一番吗.”

    龙宇寒微微皱眉.不悦地看了一眼马车上我见犹怜的女人.低头平静地解释道:“我跟她早已说清楚了.”

    罗挽音望着他.抽了抽嘴角道:“那这女人带着一班人马追上來是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你.”

    龙宇寒无言以对.他心里不禁有些烦躁起來.之前他明明就跟林仙仙说清楚了.他不可能和她再有任何关系.但是这个女人就像是甩不掉的包袱一样.随时随地都出來影响他的生活.这让他都有些恼怒这个女人的不识相了.

    不过他脑子一转.便想到对付这个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她.若是他再因为她的行为而产生情绪.无论是厌烦或者驱赶.她都会因为被搭理而继续纠缠.最好的方法就是视她为空气.不因她而跟在乎的人产生矛盾.淡定地按照他们本來的计划行事就行.

    想到这里.龙宇寒压下自己周身不悦的气息.恍若沒看到林仙仙一般.抱起罗小宝再牵起罗挽音的素手.眼神微柔道:“我们走吧.”

    罗挽音转念一想便明白了男人的打算.既然对方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那么她也无谓拆台.于是也露出了如花的笑靥.一脸甜蜜的样子跟着对方无视女人离开.

    而陈智浩也就是一开始打量了一下林仙仙.后面自始至终都沒再把目光落在她身上.此刻也抬起脚步跟着龙宇寒等人一起离开了.

    林仙仙错愕地看着一行人视自己如透明一般离开.好半响才反应过來.心中又气又恨.

    这跟她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她回去之后深思熟虑了一番之后.觉得自己之前的态度太过强硬了.而且还威胁了寒.这样的性格和她之前的形象相驳了.而且这肯定让寒对自己反感了.她后悔了.

    她不能再毁了自己之前好不容易营造的形象.她要收起自己的强势和狠绝.继续扮演她柔弱无骨.处处依赖他的女人.要不然她真的会失去寒的.

    她爱他.她绝对不能失去他.

    所以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要让寒知道之前威胁他的话只是她一时伤心说出的气话.她还是他心目中那个善良柔弱的女人……

    所以她考虑了半天之后.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想出一个完美的计划來破坏寒和那个女人之间的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她继续以柔弱可怜的身份出现在寒的身边.只要她无处不在.形影不离地跟着他们.那个女人就算再大度.迟早也会因此而生气.之后便会因为吃醋和寒吵闹不休.而这个时候她只要出现哀求她不要怪寒.并且表明一切都是她的错.是她太过爱寒才会缠着她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