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九章 游刃有余的战斗
    罗挽音还沒有说话.一旁的龙宇寒就看不过去了.他扫了一眼两人拉在一起的手.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然后不动声色地把女人拉到身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來解决他们.”

    为首的侍卫心虚过后.见到对方如此猖狂.竟然无惧于他们这么多人.顿时就怒了.恶狠狠地冷笑道:“好啊.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老爷和夫人可是下令了.生要把你们的人带回去.死也要把你们的尸体给拖回去.你们这么不识相.那就是在找死.”

    听到他说的话.不止是罗挽音和陈智浩生气.连一贯沒有太大情绪的龙宇寒眉眼之间都染上了怒意.杀意从眼神里一闪而过.

    罗小宝听了更是气的跳脚.愤怒地喊道:“來啊.怕的人是小狗.”

    说完不等那些侍卫攻击.他率先就挥着小短腿冲了上去.愤怒地对准那个侍卫头子攻击起來.

    罗挽音见状不由黑线.虽然这一战是无可避免的.但是罗小宝就这么一个人冲了上去也太不顾自身安危了.

    她也來不及训斥兔崽子了.匆忙把巨无霸从灵兽袋放出來之后.便赶到了罗小宝身边一边攻击其他侍卫.一边留意他的状况.

    陈智浩见状更不会拖延.二话不说便加入了战斗.

    至于龙宇寒.在罗小宝冲动地率先攻击之后.他便也跟在他身后护他周全了.

    一群人斗成一团.罗小宝因为有娘亲和爹爹护着因此沒有丝毫压力.只专心地放手攻击就行.罗挽音虽然也是人品初阶的修为.但是对敌时却也显得游刃而余.

    她本就是从丧尸堆里爬出來的.论招式的狠绝有效基本上沒有人能比得上她.所以很快那些侍卫们便发现凡是让她攻击之后的同伴轻者重伤.重者死亡.于是一瞬间都对她有些避之不及了.

    陈智浩早已见识过她一击致命的绝招.因此也不意外.让他愕然的是龙宇寒在面对那么多敌人的攻击时.他不但能轻松应对靠近攻击他的侍卫.手中的剑干脆利落地一挥就能了结对方的性命.甚至在他周围形成了一个保护圈.把挽音母子圈进里面.密封不漏地保护着他们.

    而这不是让他最惊讶的.最让他愕然的是.他在建设了一个保护圈的同时.还会根据他们母子的对敌能力而适时放进一些侍卫进來.故意放水让他们和挽音母子对上.

    这种分寸他把握的极好.不至于让挽音和小宝有受伤的机会.但是又不可能太轻松.只会让他们在努力迎敌的同时增加自己的战斗经验.

    这么一对比.他才发现对方确实比自己强太多了.至少他沒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保护挽音母子两人安全无虞.更别谈还给他们制造机会锻炼战斗能力了……

    看來他这辈子确实都别妄想和对方争夺挽音了.至少在自己变强大前.他根本不可能有底气去透漏出一丝情意……

    也就是因为这一晃神的时间.陈智浩便在沒有防备之下.手臂被狠狠地砍了一刀.他吃痛地闷哼一声.迅速反应过來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急忙端正心思.一心迎敌起來.

    不管怎么说.因为罗挽音的彪悍和龙宇寒的强大.他本來对这场战斗的胜利并不抱希望的想法也改变了.有他们在.他想从徐家这些侍卫手中逃脱并不是难事.

    一场生死大战结束之后.罗挽音他们果然胜利了.他们成功地把徐家这队五六十人的队伍打的落花流水.最后连带头的侍卫都死在了罗小宝的匕首之下.剩下的那些人见状不好赶紧撤退了.

    穷寇莫追.罗挽音等人都沒有追上去的打算.只是趁徐家还沒有发出更多人來追击的时候赶紧驾车离开了.

    只不过驾车的人换成了龙宇寒.陈智浩本是提议他來驾车的.但是罗挽音见他手臂受了伤沒同意.龙宇寒便自觉地顶上了这个位置.

    至于车夫.在刚刚他们战斗的时候他看到死了那么多人.早就吓得弃了马车逃走了.

    马车开始上路之后.罗挽音从储物袋里拿出自己炼制的伤药三日合.朝罗小宝扔了过去道:“给你陈叔叔上药.”

    她一个女人.还是有个夫君的女人.在这种事情上还是尽量避讳的好.

    罗小宝显然也想到了这个理儿.更何况他也不想等会若是爹爹看到了会吃醋不高兴.于是乖乖地拿了伤药给陈智浩处理伤口上药.

    陈智浩垂下眼睑.遮住里面微微有些失望的神色.有些心不在焉地任由罗小宝折腾他手臂上的伤口.

    等罗小宝把伤药给他倒上去之后.他顿时发现伤口的痛楚好像消失不见了.不由惊奇地看向那瓶其貌不扬的小药瓶.吃惊地问道:“这是什么灵药.效果好神奇.”

    罗小宝得意地笑道:“这是我娘亲自炼制的伤药哦.名字叫做三日合.三日内必然结疤.五日内必须愈合.很神奇吧..”

    陈智浩目光惊异地看向罗挽音.一脸佩服地说道:“挽音.原來你还是炼丹师啊.”

    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可真是随时令人充满惊喜.不知道她身上究竟还有什么令人意外的地方……

    罗挽音看到他满脸惊奇的模样.不由失笑道:“练着玩的罢了.太厉害的丹药我可沒办法练出來.”

    “已经很厉害了.现在有几个女流能像你一样.非但容貌好、武力值高.而且还是炼丹师.”陈智浩面上含笑.却沒有人知道他此刻心中的苦涩.

    她越是优秀.代表着他越是配不上她.他要如何才能追得上她的脚步……

    罗小宝给陈智浩上完药.顺手把药瓶子塞给了他.笑嘻嘻地说道:“好了.陈叔叔拿着.一定要记得换药啊.要是不方便的话可以随时叫我帮忙.”

    “好.谢谢小宝.”陈智浩把药瓶珍重地放进储物袋里.低下头眼神柔和地对小家伙道谢.

    一行四人坐着马车马不停蹄地赶往银城.但是银城距离耀城太过遥远.到达那里至少要七八天的时间.因此罗挽音他们便先到了一个小城池里落脚.

    进了这座名叫百城的小城池时.天色已经晚了.罗挽音他们先找了个客栈定好房间留宿.然后直接在这家客栈里吃过晚饭.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依照之前在宅子里的住法.陈智浩和罗小宝每人单独开一间房.而罗挽音和龙宇寒则住在同一间.

    之前和徐家的人打了一架.又赶了一天的路.罗挽音便觉得浑身有些黏腻腻的不舒服感.于是便让小二准备好热水上來准备沐浴.

    等小二把热水抬上來之后.罗挽音扭头看向一旁坐定无动于衷的龙宇寒.要笑不笑道:“大哥.我要沐浴了.麻烦你回避一下.”

    龙宇寒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声音淡淡地纠正道:“我们已经成亲了.你该叫我夫君.”

    罗挽音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扯嘴皮子.直接问道:“你回避还是不回避.”

    龙宇寒继续喝茶.以无视回答了她的问題.

    罗挽音见他不识相.气的咬牙切齿.不过下一秒她眼珠子一转.忽然就想通了.狡黠一笑之后说道:“好吧.你不想回避便不回避吧.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

    她轻哼了一声去把门给关上了.然后慢悠悠地解起了衣裳.一件一件.动作缓慢地褪下外衣和中衣.最后只剩下一件轻薄的亵衣时.她浑身的曲线已经毕露了.

    在摇曳的烛火照耀之下.她窈窕的身体在亵衣里若隐若现.那美妙诱人的曲线几乎令人无法移开视线.某人的呼吸更是急促了起來.

    罗挽音五感过人.自然沒有错过他的不规律了一瞬间的气息.背对着他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狡黠的笑容.她不紧不慢地开始解开亵衣的带子.然后慢悠悠地拉开衣襟.眼看就要把这最后一件衣裳给褪下的时候.身后却猛然响起了凳子被拉开的声音.

    “洗好了叫我.我在门外等你.”龙宇寒猛然站了起來.硬邦邦地丢下一句话便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只有他紧绷的身体和那慌乱的气息证明了他之前忍受了多大的诱惑.

    他心里有些郁卒.本來是因为某个女人理所应当地赶他离开而不满.所以故意不走想要看她沒辙撒娇求饶的样子的.沒料到最后却是自己受不了诱惑.控制不了自己的反应先行逃离了.

    他知道挽音现在不想和他有什么身体上的亲密关系.所以也不能勉强她.能抱着她一起睡就已经很知足了.

    因此她才敢那么大胆地挑逗他.让他起了反应却只能默默地把满身火气压下去……

    罗挽音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翻了个白眼之后.嗤笑道:“自作自受.”

    她得逞之后便不再故意拖延脱衣裳的动作.很快便褪下了身上最后一块布料.坐进了装满热水的浴桶里.然后舒服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