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徐家的追杀
    “哦……”罗小宝撇了撇嘴.眼珠子转了一圈又问道:“那她以后还会再來吗.”

    龙宇寒不明白他到底想问什么.但还是如实地回答他道:“如果我们不离开.应该会.但是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

    “哦……”罗小宝又是拉长的一段声音.过了一会儿偷偷瞥了一眼娘亲.见她像是沒有听到爹爹的话一般.沒有丝毫反应.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娘.你听到沒有.爹爹沒有选择跟那个女人走.”

    罗挽音慢条斯理地品尝着杯子里的上好茶叶.闻言侧头看了一眼兔崽子.又扭头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龙宇寒.微微挑眉说道:“我听到了啊.林仙仙说不定还会再來.所以我们要趁她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赶紧离开.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明天你得早点起床.我们早些出城.”

    罗小宝见到娘亲如此理智.不禁微微有些失望.他本以为娘亲听到这个消息会比较高兴.对爹爹的态度也不会那么生疏了.哪想到她却是这个反应……

    而龙宇寒这时候总算是看出來小家伙问这些话的原因了.他应该是感觉他和挽音之间的相处方式不同以前.或者说是感觉到他们之间的状态有些停滞不前.沒有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所以感到有些着急了吧……

    龙宇寒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罗挽音.虽然他不知道以前他和她之间是怎么相处的.但是看小家伙的反应.怎么着应该也不是这样相敬如宾的方式.或许他应该尝试着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管他心中打算如何.他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未变.只是伸手安慰一般在小家伙的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

    罗小宝感觉到爹爹的安慰.本來失望的心情顿时好多了.他毫不客气地伸手要求某人抱他起來.如愿之后笑眯眯地说道:“走.爹爹.去我房间.我告诉你以前很多你不记得的事情.”

    要不是昨天刚刚一家三口团聚.他为了不打扰爹爹和娘亲的二人的单独相处时间.他昨天就会要求和爹爹一起睡.和他彻夜聊天了.

    罗挽音只是告诉了他一些大概的事情.并沒有把太详细的细节方面告诉他.因此龙宇寒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

    或许听了小家伙告诉他的事情.他能想起來一些自己忘却的记忆.又或许能从其中了解到自己和挽音曾经的相处方式.以此來改变他们之间这种停滞不前的状态.

    罗挽音也不管他们父子溜到另外一个房间窃窃私语.她一边喝茶一边琢磨着接下來的去向.最后简单地做了个计划.想着明天在马车上和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因为提前和陈智浩打过招呼.因此第二天一早罗挽音四人很早就起來收拾离开了.或许是沒有料到龙宇寒他们会离开.林仙仙根本就沒有防备过.因此也沒有交代守城的人拦住他们.

    罗挽音他们租了马车顺利地出了城.目标是另外一个大城池..银城.

    但他们这次的离开显然不太顺利.虽然沒有遭到林仙仙的阻拦.但却被另外一波侍卫给追上來了.他们是徐家家主派來的侍卫.此刻正包围了罗挽音他们所在的马车.

    车夫被这一群带着泛光利刃的侍卫给吓呆了.缩在一旁不敢出声.动也不敢动.

    而陈智浩则放下掀开的窗户帘子.苦笑一声说道:“是徐家的人.外边至少有五六十个侍卫.估计我们今天脱身会比较困难.”

    罗挽音也颇感困扰.但是沒办法.谁让他们倒霉接了这个任务呢.差点丢了性命不说.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务拿了报酬.结果却摊上了这么一摊子事……

    不管怎么无奈.现在的情况还是得先下去把事情给解决了啊……

    “下去看看吧.”罗挽音叹了口气.她跟徐家的人沒什么仇怨.所以能不动手她也懒得动手.只希望对方是个讲理的家族.别一言不合就逼得大家不得不大打出手了.

    一行四人直接从马车下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之后.陈智浩首先对着为首的侍卫开口问道:“请问你们拦住我们所为何事.”

    为首的侍卫冷笑道:“还能有什么事.自然和我们少爷的死有关.请你们和我们回徐家一趟.老爷和夫人要见你们.”

    陈智浩皱了皱眉.耐着性子解释道:“抱歉.你们少爷的死跟我们沒关系.请你们回去跟徐老爷和徐夫人说明一下.他们肯定能调查出來的.”

    “呵呵.”为首的侍卫冷笑一声.不耐烦地看着他说道:“我不管你们要怎么狡辩.总之少爷最后所见的人是你们.最后所去的地方也是你们之前所住的地方.如今你们一大早就急匆匆地出城离开.不是心虚又是什么..我看你们还是老实地跟我们回去一趟.如实交代之后.说不定老爷和夫人还会大发仁慈饶你们一命.”

    陈智浩见他这样不讲理.而且说话又是这么不客气.好像就是认定了徐少爷是他们所杀的一样.怒气就忍不住上來了.但是他终究留有理智.强忍着怒气再三解释道:“我们出城是另有要事.和徐少爷之死无关.当时徐少爷离开我们宅子的时候还是好端端的.他是回到徐家之后在房间死亡的.这跟我们根本就沒有任何关系.况且.我也曾听说了一些徐家的秘闻.据说徐家家主曾经发出了涉及家主之位的考核.我想或许是和这个考核有关.你们不妨朝这个方向去调查.想必会有所收获的.”

    “啧.瞧你说的.好像你知道很多内情嘛.连我家少爷是死在房间里的都知道.不是你们干的还能有谁..來人啊.给我通通抓起來带回去.”那为首的侍卫听了陈智浩的话嗤笑一声.然后便眯起眼大喝道.

    他身后的侍卫们闻言拿着刀剑更加靠近马车.水泄不通地把罗挽音一行人围了起來.

    别说陈智浩被他的不讲理给气死了.连罗挽音等人看到他们如此蛮横都心生不悦.

    陈智浩再也不控制自己的情绪.满脸怒气地说道:“在下已经说过了.我们和徐少爷之死无关.至于我为何会知道徐少爷死在房间里这件事情.你们随便去街上打听一下就知道.这件事情早就不是秘密了.这要怪就怪你们徐家下人封嘴不严.这才让这件事情流露出來.你们单凭这点人尽皆知的事情就要定我们的罪.是不是太过强词夺理了..”

    “是不是我们强词夺理只有你们自己心里才知道.反正今天无论如何.你们都要跟我们回去给老爷夫人一个交待.回去好好地坦白你们是怎么潜入徐家.又是怎么杀了徐少爷的.你们最好给我老实点.我们这多人你们硬碰硬绝对沒有好果子吃.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听话.免得受皮肉之苦.”为首的侍卫猖狂地说道.那模样摆明了告诉他们.无论他们是不是杀害徐少爷的凶手.今天会被他们给抓走定罪了.

    “你们别太过分了.”陈智浩气的要命.还想再理论.但却被一双柔若无骨的纤细小手给拉住了.他愣了一下.心跳加快地看着手的主人.假装镇定地问道:“挽音.”

    罗挽音拉住了陈智浩.对他摇了摇头.冷笑着说道:“不用再跟他们解释那么多了.徐家要的只是一个凶手.不管真相如何.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先抓一个替罪羔羊杀了出气再说.毕竟真凶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们又无法宣泄痛失爱子之痛.唯有找到无辜之人先出一口气再说了.所以不管我们怎么解释.人家都不会放过我们的.今天这场仗.是不打也得打了.”

    说这话的同时她斜睨了一眼那为首的侍卫.见他眼中果然闪过一抹心虚.脸上的笑意便更冷了.

    陈智浩也知道是这个理儿.但是眼见已经离开耀城了.如今若是跟徐家的人回去.那么城主府那个林仙仙知道他们曾经打算离开.必定会找他们麻烦.甚至有可能他们会被软禁不能再出城.这样一來挽音必定会受到委屈的……

    可若是不跟他们回去.那他们要面对这么多的侍卫.这些侍卫最低都是人品初阶的武者.和他们如今的品阶是一样的.他们根本打不过这么多人.最后的结局最终就是受伤被擒.结局还是被抓回徐家……

    “挽音.我们不能回去……”陈智浩欲言又止地看着罗挽音.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顾忌.他是不想她回到耀城受到林仙仙的欺负.

    她是堂堂城主大人的千金女儿.而挽音不过是一个沒权沒势的平凡武者.回去的话必然是她受委屈的.

    这个时候陈智浩深深地觉得有些羞愧.他身为一个男人竟然无法保护一个女人.还是自己希望能保护一辈子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