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抱着棉被纯睡觉
    当然做下这个决定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有龙宇寒的原因.因为他在耀城招惹了林仙仙这个女人.而她又是耀城城主的女儿.看样子又不是个善茬.

    虽然他们不惧是非.但为了避免多生事端.他们决定还是先避其锋芒.离开耀城再说.

    毕竟他们修炼的目的是为了变强.如今他们的实力还不够.实在沒必要和对方硬碰硬.

    看到龙宇寒回來了.罗小宝便兴冲冲地把他们的商量结果告诉了他.并询问他的意见.

    龙宇寒淡定地答道:“我沒意见.听你们的.”

    徐渡死了.虽然他做的天衣无缝不会有人会怀疑到他们身上.但是为了避免意外发生.他觉得离开耀城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见到爹爹这么爽快利落.一看就知道对那个林仙仙沒有什么留恋.罗小宝顿时就高兴了.兴奋地说道:“好吧.那就这么决定了.”

    “明天和智浩说一声.问问他的意见.如果他也跟着一起走.那我们就后天出发离开吧.”罗挽音想了想说道.

    龙宇寒眼眸一深.听到她还要带上陈智浩的时候.微微有些不悦.但想到在自己不在他们母子身边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是组队同行的.他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提出什么意见阻挠她.于是就暂时默认了.

    一家三口都对此事沒有意见之后.他们一块出去吃了个丰盛的晚饭.因为即将离开耀城的原因.他们还把热闹的夜市给逛了一圈之后才回來.

    夜晚.到了该入睡的时间.

    罗挽音看着霸占了床的另一边躺着的男人.莫名地有种诡异感.

    她有些无语.明明以前在一起睡的时候不会有这种别扭的感觉啊……难道就因为他失忆了不记得自己了.所以她连跟他睡在一起都会觉得尴尬了吗.

    啧.记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罗挽音心中晒然.却沒留意到床上另外一侧的男人微微皱眉看着她.

    “躺那么远干嘛.我们不是已经成亲了么.”龙宇寒不悦地看着床边的另外一个女人.他明显看出來她眼神放空.魂都不知道丢到哪去了.

    罗挽音听到他的话回过神來.看了他一眼翻白眼道:“成亲了又怎么样.你现在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再抱在一起睡不觉得尴尬吗.”

    果然他以前怀中抱着的人应该是她……

    龙宇寒听到她的话若有所思地想道.然后伸手不顾女人的抗议把人直接楼进怀里.闭上眼睛说道:“睡着了就不尴尬了.”

    “……”罗挽音无语凝噎.尝试了一下挣开他的桎梏无果之后.终于死心了.

    她妥协地闭上眼睛.自我安慰道.好吧.生活就像**.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享受吧.

    这么想着.她便让自己僵硬的身体开始慢慢放松下來.安静地催眠着自己赶紧入睡.

    或许是因为久违的熟悉怀抱.罗挽音发现自己并沒有想象中的尴尬和难熬.至少她放松下來之后发现.被他抱在怀中入睡她竟然感觉到有难得的安心感.而且很快便感觉困意上來.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怀中女人的呼吸平稳之后.龙宇寒蓦然睁开眼睛.眼神落在她沉睡的容颜久久不曾移开.

    怀中柔软安心的感觉隐约有些熟悉.让他无比清晰地认识到.他记忆画面中的女人确认是她无疑.

    而此刻拥抱着她入睡的感觉很舒服.他非但沒有丝毫排斥感.甚至很是享受这种软绵温热的躯体依靠在自己怀中的感觉.这是林仙仙靠在他怀中入睡时他体验不到的感觉.让他新奇的同时又有着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龙宇寒怀抱着罗挽音心里无比的踏实.浓郁的睡意终于席卷而來.他低头在她洁白的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揽着人闭着眼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罗挽音醒來之后发现自己昨夜非但一夜好眠到天亮.甚至连这一年以來经常噩梦惊醒的情况都沒有了.惊讶之余又有些沉默.

    最后她慢吞吞地一边从男人怀中爬起來.一边想道.果然是以前太过依赖这个男人了.导致他走了自己连觉都睡不好……

    因为她挣脱怀抱而醒來的男人微微睁眼.看到对方起床的动作之后不由分说又把人重新桎梏到怀中.声音沙哑道:“再睡一会儿.”

    罗挽音默然了一下.开口道:“我已经睡醒了.”

    男人眼睛都沒睁开.低哑地丢出一句:“我还沒睡醒.”

    他已经很久沒有如此舒适长久的睡眠了.这种不会失眠的感觉太过美妙.简直让他身心通畅.因此他难得不想那么早起來.想怀抱着佳人再继续睡一会儿.

    罗挽音听到他的话.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沒有狠心不管他自己起床.她有些无聊地靠在对方胸膛里听着他缓慢有力的心跳.一边看着窗外的天色.暗暗撇嘴想道.估计今天早晨的练武时间要荒废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倒是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了.好像回到了还在龙族之时.她总是会被这个男人用各种方法给留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最后等结束时别说晨练时间已经过了.就连日头都上三竿了……

    或许是因为昨天睡的太好.纵然心理上还有想睡的yuwang.但是身体上的机能却明显让他感觉到他的睡眠已经足够了.哪怕再想睡也无法再入睡了.于是男人睁开眼睛.看着怀中女人明显又在发呆的模样.无奈地问道:“在想什么.”

    “沒什么.”罗挽音回过神來.心不在焉地敷衍道.

    他的声音因为刚刚睡醒而有些沙哑.听着让人有些心痒痒的……

    龙宇寒当然看出了女人的随口敷衍.但是也沒有放在心上.毕竟他难得睡了个大好觉.此刻也不想破坏这份好心情.

    他惬意地眯了眯眼.对以后每天晚上可以怀抱着这个助眠器睡觉的日子期待无比.

    罗挽音见对方醒來了却丝毫沒有放开自己的打算.只好无奈出声提醒道:“你醒了.是不是该让我起來了.”

    龙宇寒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想迫不及待地逃离自己身边.他微微有些不悦地把人揽紧.面瘫着脸说道:“你是我娘子.抱一抱是天经地义的.”

    罗挽音抽了抽嘴角.“可你连我们什么时候拜堂成亲的都不记得了……”

    龙宇寒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她.微微有些疑惑.“你似乎对于我忘记了那些记忆很是不满.你很在乎这个问題吗.”

    罗挽音翻了个大白眼.沒好气地说道:“废话.哪个女人会不在乎自己的男人把自己忘的一干二净..”

    龙宇寒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最后说道:“这样啊.那以后我们就要多亲密一些.”

    罗挽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龙宇寒淡定地答道:“因为这样有助于我想起我们曾经相处的记忆.这是我们双方都希望的事情.”

    “比如呢.”罗挽音挑眉问道.

    “比如我们晚上除了睡觉.还可以做一些以前爱做的事情.”龙宇寒意有所指道.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她因为睡觉而微微袒露的诱人风光.

    与此同时.罗挽音感觉到了男人某个不能言说的位置起了某种特殊反应.直把自己顶的很不舒服.她微微蹙眉.想要后退一些躲开这种硌人的感觉.哪知男人却不肯罢休.非得把她禁锢在怀中感受他身体的变化.

    “……”罗挽音无语地看着男人面瘫着一张脸无耻地耍流氓.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把话題拉回正轨道:“大清早的.咱们不谈这个好吧.快起來吧.天色不早了.”

    龙宇寒沒有让她转移话題的打算.面无表情地说道:“今天沒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什么时候起來都行.还是说你在逃避话題.”

    罗挽音算是败给他了.她抓狂地揉了把自己的脸.然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妥协地看着他道:“好吧.直说吧.简单來说就是你现在沒有我们曾经在一起的记忆.而在这样特殊的时刻我若是和你发生肢体亲密关系.这让我感觉很怪异.虽然并不是说完全不能接受.但是却让我有种膈应感.好像我在和一个陌生人滚床单一样.这么说你理解了吗.”

    龙宇寒眼神透露出些许迷茫.淡定地回答:“不懂.我感觉抱着你的感觉很熟悉.一点都沒有怪异和膈应感.”

    “……”罗挽音无语之下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地说道:“总而言之在你沒恢复记忆之前.咱们还是抱着棉被纯睡觉吧.其他什么天雷勾地火的事情你就先别想了.”

    龙宇寒也就是故意逗逗她而已.她若是不愿意他自然也不会勉强.

    更何况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似乎有一种沒有底线的退让感.她不开心自己忘了她.他就开始琢磨着该怎么让自己快点恢复记忆了.

    罗挽音慢悠悠地起床洗漱之后.看到兔崽子从门外进來.那一头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显示着小家伙肯定是晨练回來.这让她不禁有些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