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未来的安排
    龙宇寒点头.然后转身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陈智浩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悦.虽然他知道自己沒有资格对罗挽音和他之间的感情进行质疑.但是见到他刚刚明明看到徐渡对挽音纠缠不休却无动于衷的样子之后.他心里对他的不满就开始止不住了.

    一开始他分明是觉得自己比不上他的.龙宇寒相貌俊美.武力值又高.一看就是很强大优秀的武者.看样子应该和挽音挺配的.哪里知道他在面对徐家少爷的时候却如此懦弱无能.生怕惹祸上身.

    这样的男人哪里配得上这么完美的挽音.分明是挽音看错了人.嫁错了人.

    想到这里.陈智浩就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语气略带不满地说道:“挽音.你真的了解你的夫君吗.我感觉他对你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的深……”

    罗挽音微微一愣.转念一想便猜测到他会这么说的原因了.她微微笑道:“智浩.感情这种东西不是局内人是不会理解的.而且很多东西不能看表面.”

    陈智浩听到她的话却以为她是帮龙宇寒说话才会这么讲的.于是心里更加郁闷了.他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愤愤道:“可刚刚他明明看到徐少爷对你如此纠缠.但却无动于衷……”

    罗挽音这时候已经把生源果的任务报酬均匀地分成三份了.再核对一次无误之后她把自己的那一份收了起來.才悠悠地看向陈智浩.微微摇头笑道:“他不是无动于衷.他只是能分辨出怎么做对我们來说才是比较有益的.以徐渡财大气粗的态度看來.对方的家族肯定來头不小.徐家在这耀城里的根基定然不浅.若是寒刚才因为吃醋而意气用事对徐少爷不客气了.等他受伤回去之后.你觉得徐家会善罢甘休吗.”

    陈智浩一时之间愣住了.随后神色有些不自然地道歉:“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原來还是自己太冲动了.毕竟不如龙宇寒冷静……

    如果刚才争执起來以徐渡的少爷性格.免不了会动手.而若是徐少爷在这里出了事情.徐家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到时候一场风波则是免不了的.

    龙宇寒不是因为畏惧权势而不敢动手.而是审时度势之后做出的明确选择……

    但是明白这一点之后.陈智浩心里的郁闷感却非但沒有消散反而更加浓郁了.他觉得自己非但容貌武力比不上龙宇寒.就连思维能力都比对方差.

    因为刚才若是换成是他站在龙宇寒的位子上.他恐怕会忍不住对徐渡发难的.他的容忍度沒有那么高.肯定不能容许别人调戏自己的娘子.即使这样会导致他们惹來一场祸事……

    罗挽音沒有注意到他异样的情绪.一笑而过道:“任务报酬拿到了.回头我们把那两只妖兽的尸体和其他的生源果也拿出去卖了吧.这样接下來的一段时间我们都不会缺彩晶用了.也可以安心地先修炼把武力值提高起來.”

    陈智浩沉默地点点头.沒错.如今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先把实力给提高.这样至少他还能继续和她组队.跟她一起并肩作战.

    一旁一直保持安静的罗小宝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报酬让小白宠收了起來.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陈智浩之后.然后看着娘亲笑眯眯地说道:“娘亲.今天大丰收.咱们去好好庆祝一下吧.”

    和爹爹重逢团聚.又拿到了这么多的彩晶.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不去大吃一顿好像都对不起自己.

    罗挽音懒洋洋地看着他.“你爹不知道跑去干嘛了.咱们先回房商量一下接下來的打算吧.”

    罗小宝听了只好作罢.跟陈智浩告别之后就和娘亲先回房了.

    这边罗挽音母子两人在商量接下來的行程打算.另外一边徐渡拿了生源果.在护卫的护送之下回到了徐家.在和徐夫人商量之后决定等到明天再去和家主宗老们宣布他们已经完成了考核.

    徐渡生怕他娘问起他木牌的事情.于是匆匆把生源果交给徐夫人保管之后便先撤退了.等回到房间之后又颇觉无聊.脑子里想的一直都是罗挽音那张倾城绝色的脸蛋.

    虽然她已经成亲了不是黄花大闺女了有点可惜.但是想到她已经有过房事经验.想必在床事上必然也会更大胆热情.说不定会让他感觉更尽心呢……

    徐渡躺在床上无边无际地幻想着.可他越想越觉得心痒难耐.连带着呼吸都开始急促起來.忍了半响最终还是决定听从自己的身体愈來愈旺盛的渴望感.伸手开始自渎起來.

    他发现自己一边幻想着美人儿那张脸和她那妖娆的身段.一边自我安慰的时候.身体竟然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

    徐渡脸上露出了痴迷的微笑.眼神迷蒙地看向床顶.脑海中闪现着美人的一颦一笑.伴随着身体的快感发出一阵阵喘息.

    只可惜他的快感沒有持续多久.正当他频临高点的时候.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床边.正用看着死人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徐渡被惊吓到某个部位一瞬间就疲软了下去.他愕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他房间里面的面无表情的男人.此刻也顾不上被人看到自己在自渎的尴尬感了.只是腾地从床上跃了起來.警觉地问道:“是你.你想做什么..”

    面无表情的男人眼神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微笑.还用问吗.白痴.当然是來杀你啊.

    或许是领会到了男人眼神里的含义.又或许是感觉到了那若有似无的杀意.徐渡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寒毛都要竖起來了.他仓惶地说道:“你不要乱來.这里是徐家.你杀了我肯定完蛋了.你逃不出去的.而且我又沒真的动罗姑娘.你沒有必要跑來我家恐吓我啊.”

    他语气有些颤抖.甚至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生怕因为自己惊动了下人而遭到对方干脆利落的下手.

    徐渡这时候才感觉到真正的后悔.他后悔当时打量那个一直安静坐着的男人的时候.为什么会沒有看清楚.这个家伙的武力值自己竟然看不透.说明他比自己强大太多.如果当时他发现了对方的强大.肯定会不择手段先把他杀了以绝后患再说的.

    龙宇寒用幽深的目光静静地欣赏着他慌乱的神色.半响才好整以暇地开口道:“你不该打她的主意.”

    他的眼神很平静.表情也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但这话愣是让徐渡听出了令人发颤的寒意和杀意.

    他忍着心底发寒的感觉.任由额头滑落成滴的冷汗.几乎要嘶吼出声:“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打罗姑娘的主意了.你放过我吧.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不管他的真实想法如何.至少在这一刻.他是相信自己再也不敢打罗挽音的主意了.她的夫君实在是太恐怖了.竟然悄无声息地避过徐家那么多侍卫.轻而易举地潜到自己的房间來企图杀害自己.

    徐渡的心里非常慌乱恐惧.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惹到了怎么一樽杀神.如果早知道这个男人会跑來杀自己的话.他一定不会答应把木牌先留下的.如果此刻他的木牌还在脖子上挂着.他一定能逃出生天然后跟爹娘求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个落水狗一样跟对方求饶……

    他想等他逃过这一劫.他一定要求爹娘帮他杀了这个男人以绝后患.他太恐怖了.今天的事情已经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恐惧感.他甚至怀疑自己如果活下來了.肯定也会天天做噩梦.如果他不死.他这辈子恐怕都睡不好觉.

    龙宇寒欣赏了一会儿徐渡恐惧害怕的样子.看了半响大概是觉得沒意思.他面无表情地抽出自己腰间的剑.准备干脆利落地把这个家伙给解决了.完事之后回去和挽音母子一起吃顿完美的晚饭.然后等到晚上就可以抱着那个女人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睡个安稳觉了.

    徐渡一看他抽剑的行为就知道他不打算放过自己了.他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张嘴欲大喊把侍卫喊进來.沒准这样自己还能留下一命.

    但沒想到他嘴巴刚张开.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的剑已经快速利落地滑过他的喉咙.他甚至沒感觉到多大的疼痛.只“啊啊”了两声然后便颓然地倒在了床上.睁着眼睛安静地停止了呼吸.

    徐渡至死也沒想到.因为他一时的贪恋美色.竟然会让自己的保命宝物脱离了身上.也因此丢失了性命.

    龙宇寒却看也不看那慢慢被血浸湿的床一眼.只是随手把剑在那具死不瞑目的尸体身上乱擦了几下.等到把血迹都擦干净之后.他满意地看了一眼光滑明亮如昔的利剑一眼.然后塞回刀鞘.又悄无声息地从房间里消失了.

    龙宇寒回來的时候.罗挽音和罗小宝已经商量好了下一步的打算.他们一致决定还是先离开耀城.一边接任务赚彩晶努力修炼.一边闯荡光离界增加自己的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