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二章 任务报酬到手
    想到这里.张丛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把木牌拿回來的决心.

    罗挽音却像是沒领会到他的隐含的威胁一般.“噗嗤”一声笑了.脸上的笑容璀璨动人:“容我提醒一下.这是你家少爷秉着自愿为原则和我定下的约定.你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个下人罢了.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越过你家少爷和我叫板.还不是狐假虎威罢了.还是说.你觉得你一个随从有资格质疑你家少爷的决定.”

    “你..”张丛沒想到她竟然会这么伶牙俐齿.而且她说的话正中他的红心.让他又羞又恼.

    沒错.他只是一个随从.确实沒有资格质疑少爷的决定.可是刚刚是少爷主动和他说明了这些情况.摆明了就是向他求助的.

    而且他身为少爷的随从.难道不就是应该为少爷分忧解难吗.既然少爷把这件事情交给他來解决.他就有权利让她交出木牌.

    更何况.少爷是被这个女人的美色所迷惑.才会一时糊涂答应她的条件的.他既然受到了夫人的交代.要守护好少爷他的木牌.那他就可以使唤这些侍卫.逼她交出木牌.

    张丛自觉想通了.也不管对方的嘲讽和奚落.硬着身板说道:“不管姑娘你怎么狡辩.反正是你用美色迷惑我家少爷在先.欺骗我家少爷宝物在后.其他东西也就罢了.可这木牌事关重要.若是姑娘你再不拿出來.可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因为知道挽音可以处理好这些事情.所以陈智浩一直沒有说话.只是坐在一旁看好戏.见到徐渡焦急心痛的样子时.他心中无比快意.听到他的随从竟然如此侮辱挽音的时候.他心里又有压抑不住的愤怒.

    此刻再听到这随从竟敢如此威胁挽音.陈智浩再也忍不住站起來怒道:“你想怎么不客气我们都奉陪.这是你家少爷自己答应的条件.我们又沒拿刀子逼着他这么做.若不是他无休止的纠缠挽音.又怎么会鬼迷心窍落得这个下场..再说了.赌不起就别赌啊.他要是输不起.一开始就别拍着胸脯说一定守信用.”

    说到后面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眼光不屑地扫过徐渡的脸.

    徐渡感觉到他鄙视的目光.羞怒的脸都微微涨红.但是却又无法辩驳.

    毕竟一开始的确是他自己要答应这个条件的.谁让他被美人儿的脸迷的七魂六魄都丢了呢.这才导致他忘记了自己身上带着木牌的事情.他也沒想到对方眼神那么毒.竟然真的就挑中这个东西了.

    张丛也被陈智浩的话气的不轻.就算他说的是实话又如何.沒错.约定是他们少爷自己答应的.但若不是这个女人的模样勾走了少爷的魂.少爷又怎么会发昏答应这样的条件..

    罗挽音有些不耐烦和他们这样争吵下去.其实她一开始对于徐渡身上的东西并沒有觊觎之心.只不过是想给他个教训罢了.

    如今眼见对方被挑走了明显是非常贵重的东西而跳脚想反悔.她本來无所谓的心思也被张丛的态度篡改了.既然对方想要威胁自己拿回东西.那她偏偏就不给了.

    到了她口袋的东西.她若是不想给.谁都别想从她身上拿回去.

    罗挽音不再和张丛废话.直接看向在一旁缩小存在感的徐渡.似笑非笑地问道:“徐少爷.我想问一下.你的随从的态度就是你的态度吗.你的意思也是要反悔.拿回我们挑中的东西.”

    徐渡被她的问话弄的尴尬无比.他一贯不喜欢在美人面前丢脸.也从未做过如此丢脸不守信用的事情.

    如今面对罗挽音那双勾人心神的双眼.还有她那微挑的眼角和似笑非笑的红唇.他想说“是”的那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犹豫了那么几秒.最终还是美色占了上风.咬牙说道:“沒有.本少爷说过的话从來都沒有反悔的时候.既然你们挑中了这些东西.那这些东西就是你们的了.张丛.我们走.”

    他在心里自我安慰道.沒关系.不就一个保命宝物吗.他娘那么疼他.一定不会责怪太狠的.大不了让他娘再去找一个类似的宝物就是了……

    再说自己已经拿到了生源果.家主之位就在眼前.明显是功大于过.等他当上徐家家主之后.要什么宝物沒有.

    保命宝物跟家主之位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个事.

    想必娘亲权衡一下得失之后.应该不会太生气的……

    更何况.他也可以先把这件事情瞒下來不让娘亲发现啊.

    他可是对眼前这个美人儿还沒有放弃呢.就算她成亲了有孩子了又如何.他还沒有玩过有夫之妇呢.想必为人妇的女人搞上手了也别有一番滋味……

    再瞧她夫君眼见自己娘子被调戏成这样.自始至终也不敢出声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懦夫.就算他把美人儿抢走了.想必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至于她儿子.她若是想要带走.那他就多养一个孩子也无所谓.冲着她那身材和她那张脸.多养个拖油瓶他也心甘情愿.

    等把人弄到手之后.他再好好哄哄这个美人儿.拿些别的宝物和她交换.应该能把木牌给拿回來的.现在就当是先放在她那保存一下好了.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徐渡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理.因此也就更加下定决心.对着惊愕地愣在原地的张丛不耐烦地喊道:“走啊.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少爷.”张丛慌乱地走到他身边.低声急道:“这木牌是夫人叮嘱万分一定要保护好的.少爷你把它送了人.回去可怎么跟夫人交代啊..”

    徐渡理直气壮地说道:“不告诉我娘不就得了..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听着.这件事情绝对不许传到我娘耳朵里一丝一毫.要是让我知道了谁多嘴多舌了.回去我第一个饶不了他.”

    张丛闻言更觉得苦不堪言.少爷啊.你算盘打的倒是轻松啊.可夫人那样精明的人.哪里是你这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人能忽悠的过去的呢.

    不用等下人们说.只怕他回去不久夫人就会检查他脖子上的木牌还在不在了……

    想了想张丛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不能让少爷继续迷糊下去.他张口还要再劝.哪知道徐渡却看出了他的打算.瞪了他一眼威胁道:“不许再说了.我自有分寸.”

    “少爷.”张丛是真的急了.他想到少爷一时冲动之后即将面临什么后果.他就忍不住心中发颤.

    以夫人对少爷的疼爱当然不会有什么大惩罚.生气归生气.她再气也只会把少爷责怪教训一番.

    可他们这群下人可就糟糕了.夫人会把她的暴怒转移到他们身上.到时候别说失去了夫人的信任丢了跟在少爷身边服侍的资格.就怕夫人狂怒起來还会让他们脱一层皮不止.

    徐渡见到张丛焦急的模样也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低声说了一句:“放心吧.此事我自有打算.木牌我肯定会拿回來的.”

    张丛听到少爷的话.虽然满腹狐疑.但是看到他肯定的语气和胸有成竹的样子.最后终究是压下了心底的不安.勉强顺从地点了点头.

    徐渡心里有了成算.又把随从安抚好了.一时之间心里的担子也轻松了不少.这时候他也开始急着赶回去把生源果交上去以确定自己的家主之位了.于是笑眯眯地和罗挽音告别道:“罗姑娘.那本少爷就先走了.咱们回见啊.”

    陈智浩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暗暗想道这徐少爷果真不要脸皮.谁跟他回见啊……

    而罗挽音却淡定地颔首.懒洋洋地笑道:“徐少爷慢走.”

    徐渡得到美人儿的回应.喜滋滋地领着一堆随从侍卫浩浩荡荡地抱着生源果回去交差了.

    等人离开之后.罗小宝两眼冒着星光抱着一堆从徐渡那里搜刮來的宝物跑到娘亲面前.贼笑着说道:“娘亲快看.我们赚到了.”

    罗挽音随意地瞥了几眼他手上的东西.撇了撇嘴说道:“这些玩意有彩晶就能买到.也就是值点银子罢了.你先都收起來回头卖了大家分赃.另外你手上那块木牌不要卖.那个应该是个好东西.回头找个鉴定师去鉴定一下那是个什么宝物.”

    罗小宝笑眯了眼点点头.让小白宠把东西收起來之后又双眼冒光满脸期待地说道:“娘亲.快把任务报酬拿出來分赃啦.”

    罗挽音母子和陈智浩三人在清点任务报酬准备分赃.这时候龙宇寒却走到他们面前站定.面无表情地看着罗挽音道:“我出去一下.”

    “去干嘛.”罗挽音对上他那双平静无波的眼.下意识地问道.

    龙宇寒抿了抿唇.沒有说话.

    罗挽音见他不答也沒有放在心上.只是脑海中一瞬间有个模糊的念头划过.但是她却沒有深思.随意地说道:“你要去就快点去吧.晚饭回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