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不显眼的木牌
    罗小宝嘟着嘴.一脸无辜地摇头说道:“我不要.我就喜欢这个木牌.”

    啧啧.瞧着徐少爷一脸焦急心疼的模样.看來这个木牌的价值相当的高啊.哼哼.活该.谁让他打娘亲的主意.

    想要回木牌.沒门.

    徐渡见这个小男孩油盐不进.有些生气.但是想到这也是自己之前答应过任由他们挑选的.一时之间又不好发作.想着和小孩子说不通.于是便看向美人儿一脸可怜兮兮地样子说道:“罗姑娘.那个木牌对我真的很重要.我刚出生身体不好.多亏我娘去求了这护身符才让我慢慢好起來的.这个护身符对你们也沒有什么作用.你能不能把它还给我……”

    罗挽音见到他眼睛也不眨地撒谎.忍住笑意假装无奈地耸肩道:“徐少爷.不是我不肯还给你.而是你也看到了.小宝就是一个小孩子.他心性不成熟.看上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手.连我也拿他沒办法.你要是想要回去.那你得跟他说才行……”

    徐渡差点崩溃了.他要是能和这个小男孩说的通他干嘛还厚着脸皮和美人儿讨回來呢.

    这下可怎么办啊……

    木牌真让他挑走了的话.他回去一定会让他娘给收拾一顿的.

    要知道他娘平时对他是千依百顺.要什么给什么.但是对于这个保命宝物.他娘是格外看重的.连他洗澡都不让他取下來.就怕他哪天不小心给弄掉了.

    徐渡心中焦急难耐.一时却找不到办法.最后只能妥协地看向罗小宝诱哄道:“小孩.这个东西对我來说真的很重要.如果你愿意给回我.我就让随从回去再拿一倍的宝物给你.好不好.”

    东西已经到手.而且徐渡已经明显感觉到非常肉疼了.所以罗小宝也沒了心情逗他.笑眯眯地摇头说道:“不要.我就要这个了.徐少爷可要说话算话.你答应了我娘亲的话可不许反悔哦.”

    徐渡被他的话噎了一下.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心中正是又后悔又焦急的时候.之前回去拿彩晶的随从回來了.

    “张丛.你可回來了.彩晶拿來了吗.”徐渡见到那个随从.急忙先问道.

    沒办法.虽然他的木牌很重要.但是比起得到生源果來说还是略差一筹的.毕竟生源果事关家主之位.若是木牌丢了他顶多挨训被臭骂一顿.但若是家主之位丢了.他娘肯定会对他失望至极.

    “已经拿來了.少爷放心吧.”张丛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脸上却不显.恭敬地说道.

    既然事关家主之位的考核结果.夫人哪怕是再生气也不得不掏出彩晶來.只不过把他狠狠教训了一顿罢了.大意就是怪他办事不力.连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听到张丛的话.徐渡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生源果的事情解决了再來说木牌的事情吧.毕竟还是生源果的事情比较重要.

    徐渡让张丛把拿來的彩晶给罗挽音送过去.等他们清点无误之后.陈智浩这才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徐渡.

    徐渡接过來打开验货.确认这是生源果之后大为松了一口气.然后便琢磨起來该怎么要回木牌了.

    张丛见少爷拿到生源果之后却不急着回去和家主他们交任务.不由有些奇怪.疑惑地问道:“少爷.我们不走吗.”

    徐家现在多少人在打着这生源果的主意呢.指不定就有别的人选在盯着少爷的一举一动.若是知道了他拿到了生源果.说不得还会企图在路上截胡.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难道不是为了以防万一.先把生源果送回去交给家主和宗老过目再说吗.

    徐渡犹豫了一下.决定对张丛据实以告.把他离开之后自己和罗挽音做下的约定说了一遍.

    张丛听完之后目瞪口呆.他刚才一进门就看到了满桌子摆的宝物和储物袋了.他看出來这些是少爷的东西.但是他尽责地当好了一个随从的本分.并沒有多嘴多舌地去问少爷把这些拿出來干什么.

    因为其实他不问也猜到了.十有**就是为了讨好眼前这个长的貌若天仙的女人.这种事情少爷也不是沒有干过.因此他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而且他也想到少爷既然有这个本钱.而且又马上即将当上家主.他还是不要干涉太多的好.省得这时候失去了他的欢心.以后站在少爷身边都沒有自己的一席之位.

    可是当他听到少爷告诉自己事情的始末之后.他简直是对少爷的脑子绝望了.为什么他总是会被美色给迷昏了头脑.就随随便便问了几个沒有多大作用的问題.就把自己的一身宝物给交出去了不说.连夫人千交代万交代要保护好的木牌也让别人拿了去.

    张丛现在对着满脸无措和焦急的少爷感觉到非常头疼.虽然这木牌他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作用.因为夫人从來沒有说过.但是每一个跟在少爷身边的随从都被夫人叮嘱过.无论什么时候一定要留意少爷脖子上挂着的木牌.千万不能让他粗心大意地掉了或者是拿來讨好女人了.这木牌相当重要.若是这木牌丢了.那么他们也不用跟在少爷身边了.

    如今他不过是离开了那么一会儿.少爷就把这块木牌给送出去了.而且现在还拿不回來了.这可怎么办啊.

    眼看着少爷马上要当上徐家家主了.他张丛也可以跟着鸡犬升天.在徐家得到一席之位了.眼下少爷却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情.若是被夫人知道了.就算少爷当上了徐家家主.那他十有**也不能再留在少爷身边伺候了.

    张丛想到这里.眼神顿时坚定下來.无论如何他都要把那木牌拿回來.哪怕是用抢的.都要抢回來.

    “这位姑娘.我们少爷不过是问了你几个无伤大雅的问題.然后又献上了这么多宝物讨你欢心了.姑娘可否见好就收.把这块木牌还给我们少爷.”张丛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对着罗挽音说道.

    他说话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挺恭敬的.但是字眼里却透露出了对她行为的不满.

    罗挽音觉得好笑.懒洋洋地问道:“可否请你解释一下.什么叫无伤大雅.什么叫献上这么的宝物.又什么叫见好就收.让我來领会一下.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不识抬举.你们少爷肯放下架子问我问題.又赏了我那么多宝物.我一个沒有身份地位的女人不过是靠着一张长的还算可以的脸白白拿了这么多的好处.就应该识相点不要再贪心不足了.”

    “姑娘想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张丛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刚才说的就是她话里的这个意思.

    本來就是.她一个靠接任务赚彩晶混生活的女人.而且竟然还是个已经成过亲有了孩子的女人了.不过就是一张脸长的好了点.他们少爷看上她那是她前生修來的福气.若是她跟了少爷.至少不用再做这么多危险的任务來维持生计了吧.

    不说其他的.单单说这个生源果的任务.想必也是他们经历了九死一生才完成的.若是她识相点跟了少爷.等将來少爷当上了徐家家主.那以后荣华富贵还会少了她的吗.

    可她却偏偏不识相.非但忽悠着少爷答应了她做这样不平等的约定.骗了少爷这么多的宝物不说.竟然还连少爷身上那么重要的东西都不肯放过.

    这还不够说明她的意图吗.

    她敢说她不是看出了这块木牌对少爷的重要性.打算以此來要挟他们获得更多的好处吗..

    想到这里.张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眼神里的鄙视之意已经很明显了.他语气强硬地说道:“姑娘.那块木牌对于我家少爷來说真的非常重要.请姑娘还给我们家少爷.”

    徐渡看到自家随从对美人儿这种态度.心里有些不忍.他欲言又止了一会儿.想到自己若是拿不回來那块木牌.他定然很难跟娘亲交代.于是只好保持沉默了.

    只是默默地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得罪美人儿的是张丛.她应该不会怪罪到自己身上吧……

    罗挽音好整以暇地看着那个随从脸上透露出的不屑之意.挑眉问道:“若是我不还呢.你待怎么样.”

    张丛闻言脸色顿时冷了下來.眼含威胁道:“若是姑娘执意不还回來.我就只好使出一些少爷不喜欢的手段.让这些侍卫替他夺回这木牌了.”

    说着他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自己身后的一班侍卫.这些都是他出门之前夫人派给他的侍卫.本是为了担心他身上带着太多的彩晶出意外.顺带为了护送拿到生源果的少爷安全回到徐家的.沒想到却刚好派上了用场.

    此刻他非常庆幸夫人的先见之明.否则他如今想要替少爷拿回木牌.恐怕还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一想到等回去之后.夫人知悉是他帮少爷拿回了这木牌.说不得她会对他之前办事不力的印象改观.而继续看重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