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雇主的出现
    因为失去了曾经的记忆.现在的龙宇寒其实并沒有任何接吻的经验.因此他对于此刻这种亲密的行为相当陌生.

    幸好罗挽音毫不吝啬分享自己的经验.她勾着对方的唇舌淳淳善诱了一会儿.很快便发现对方的学习速度比自己预料中的还要快.简直是举一反三.

    龙宇寒的反应速度确实无人能比.他很快便对这个亲密游戏感觉到万分兴趣.热衷到甚至有些沉迷.直把搂住的女人吻的转不过气來仍旧不肯放开她.

    罗挽音被他吻的头晕脑转.废了好大的劲才把人推开.她捂着自己的嘴唇沒好气地说道:“够了啊.适可而止.”

    她悲剧地发现自己简直是引火烧身.因为一时兴起去挑逗对方.哪想到对方的反应速度那么快.把她击败的一败涂地不说.估计现在嘴唇也被吸肿了……

    龙宇寒拿下她捂住嘴巴的小手.盯着她红润微肿的双唇看了良久.最终艰难地移开目光.略带遗憾道:“下次再來.”

    呸.谁跟你下次再來.你还上瘾了是吧..

    罗挽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倒不是不喜欢这种亲密行为.只是这个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只要开了个头就沒有丝毫节制.非得把她弄得喘不过气來才肯罢休.这种药把她活活吞吃入腹的窒息的感觉每每让她感到心惊胆颤.

    或许是因为有了这一吻的关系.罗挽音和龙宇寒之间生疏的感觉消散了不少.她带着龙宇寒把院子里转了一圈.正准备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发布生源果任务的雇主却找上门來了.

    罗挽音去到客厅的时候.陈智浩已经在那里接待雇主了.只不过气氛却似乎不是太友好.

    來人并不是孤身一人.而是浩浩荡荡地带着好几个随从一起來的.看他的气派和身上的衣着打扮无不华贵精致可以看出來.这个雇主应该是哪个家族的少爷.

    罗挽音进去的时候气氛正僵持着.那满脸怒气的少爷听到有脚步声传來.下意识地扭头一看.却被惊艳地屏住了呼吸.

    他完全忽略了此刻站在她旁边的男人.满眼都是眼前这个恍若天仙的美人儿.

    罗挽音却只是随意地打量了他几眼.然后看向陈智浩问道:“就是他吗.”

    “对.雇主就是他.”陈智浩的脸色不是太好看.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和雇主的争执还是因为此刻那位少爷满脸惊呆的痴迷模样.

    罗挽音闻言又把目光转投在那位少爷身上.微微挑眉问道:“你就是发布生源果的雇主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挽音.是接了你任务的队员之一.”

    “啊.啊.你、你好.我叫徐渡.”徐渡听到美人儿问自己话.“哐啷”一声马上站起來把凳子给弄倒了.满脸紧张地答道.

    罗挽音被他的架势弄的愣了一下.不明白这是什么节奏.她疑惑地看了一眼陈智浩.却见对方不动声色地走过來挡住她的身影.然后对徐渡有些不客气地说道:“徐少爷.想必你今天來是为了谈生源果任务的问題的.而不是在这里无谓地发呆浪费时间.”

    徐渡被他这么一说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他恋恋不舍地想要再看一眼那美人儿的脸蛋.但是却因为被陈智浩挡住了目光而不得不收回视线.他瞪了一眼陈智浩之后沒好气地说道:“本少爷可沒有发呆.都记得呢.你赶紧把生源果交出來.我把任务报酬给你.咱们快点把这件事情给了结了.”

    谈完这件事情他就可以专心和他身后那位美人儿搭讪了.也不知道这美人儿是从哪冒出來的.以前他怎么不知道耀城还藏着这么一位天仙人儿啊.

    嗯.估计是最近才到耀城的吧.要不然他徐大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存在呢……

    陈智浩不知道徐渡的心思.但是听了他的话脸色却更加难看了.他毫不客气地说道:“徐少爷.在下刚刚已经说过了.你给的情报是错误的.任务危险程度和任务报酬不成正比.如果你想要生源果.报酬我们得重新另谈.”

    他的话落下之后.徐渡还沒有说话.他身边的一个随从就哇哇大叫起來喊道:“凭什么要重新谈报酬啊..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情报是错误的就是错误的啊..我看你们就是靠我们少爷给的情报去做了任务.拿到生源果之后又想反悔.想趁机提高价格.你们太无耻了.”

    陈智浩闻言顿时怒了.他满脸怒气地瞪着徐渡和他那个随从质问道:“你们敢摸着良心说.你们给的情报是正确的吗.你们说生源果树只有一只二阶妖兽看守.但是我们去到那里面对的却是两只二阶妖兽.其中一只还频临进阶.那是一只马上就要成为三阶妖兽的鳄鱼.若不是我们幸运.恐怕我们已经因为你们给的错误情报而命丧黄泉了.你说我们故意提高价格.我倒是怀疑.你们是不是明明知道沼泽地的情况.为了拿到生源果却故意谎报情况.故意骗我们去送死呢.”

    他说完便紧紧地盯着陈智浩他们一干人的表情.果然见到他们听到他的话之后目光开始闪躲.脸上的表情甚至有些心虚了.

    “你胡说什么.我哪里知道那里有两只二阶妖兽.要是知道的话.我怎么可能会隐瞒不说呢……”徐渡说这话显然有些底气不足.目光一直在躲闪.沒敢正视陈智浩.

    陈智浩等人看到他们这个心虚的模样便看出來了.他们肯定是一早就知道情况的.但是却为了生源果而欺骗别人去冒险接任务.这个徐渡真是太可恶了.

    他冷笑道:“是不是我胡说徐少爷心里清楚的很.就是不知道你们到底清不清楚.这样谎报情况会害死很多接任务的武者.”

    徐渡本來还有些心虚.但是此刻听到他的话.立马就梗着脖子反驳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可不客气了.谁能证明我谎报情况了.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知道.再说了.情况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还不清楚呢.沒准是你拿到生源果之后又想敲我一笔坐地起价呢..”

    “你.”陈智浩被他的不知廉耻和狡辩给气的脸色通红.一时说不出反驳的话來.

    罗挽音微微皱眉.从陈智浩身后走出來.对着他微微摇头.然后看向徐渡平静地说道:“徐少爷.不管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沼泽地的真实情况.总之因为任务危险度翻了几倍.甚至导致我们差点在那里丢了性命.所以今天若是你想要生源果的话.任务报酬至少得翻五倍.”

    徐渡在她一站出來的时候就盯着她.眼珠子都舍不得移开了.哪里还听得见她说什么.反倒是他旁边那几个随从.虽然也为她的美色而迷惑.但至少不像他们主子那样为之沉迷.

    其中一个定了定神.说道:“那不可能.五倍也太多了.”

    罗挽音淡淡地说道:“嫌多你们也可以不要.就当是我们任务失败了.沒有拿到生源果.顶多我们上报任务堂的时候就说任务失败不要报酬便罢了.这生源果那么抢手.想必多的是有人要.也不差你们主子一个客户.”

    她也不是沒感觉到徐渡的视线.但被她这副皮囊所迷惑的男人已经太多了.她已经感觉不到丝毫波澜了.

    反正看就看了.又不会少块肉.把正事解决了要紧.

    而一旁的龙宇寒或许是有意压低了自己的存在感.这会儿竟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神色.他的脸上还是一派平静的面无表情.但是眼神里的黑色风暴显然已经席卷了整个瞳孔.若是有人留意到他的眼神.必然会发现他此刻看着徐渡的眼神就像看着死人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那种幽深阴森的眼神.会让人忍不住打哆嗦.甚至恐怕晚上做梦都会被吓醒.

    “你.”那随从沒想到一个外表那么柔弱漂亮的女人说出的话却会这么霸气果决.一时有些语塞.他转头看到自家少爷还在傻乎乎地盯着人家看.他不由急了.咬牙推了推他说道:“少爷.少爷.别看了.她要五倍报酬才肯把生源果给咱们.这怎么办呀..”

    徐渡此刻还不知道自己被龙宇寒盯上.他看美人儿正看的起劲.却被随从摇晃着回过神.破有些不耐烦地挥手说道:“给给给.她说给多少倍就给多少倍.”

    “少爷.”那随从又气又急.却又拿少爷这副德行无可奈何.

    说起來跟着徐渡这个少爷是个非常轻松惬意的差事.非但经常可以和他一起吃喝玩乐鬼混.而且少爷还非常大方.赏赐东西给下人丝毫不手软.

    非但如此.徐渡还是徐家这个大家族里面的继承人之一.而且是最有希望继承家主之位的少爷.

    他是堂堂的嫡子.而且又有夫人的指点.还有夫人后面的娘家做依靠.一看就知道胜算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