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陷入阵法
    但若是韩铁胆敢让他们母子受伤.那么今日他就是拼上性命.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韩铁见到他们妥协.哼了一声说道:“早知如此.一开始就干脆答应不就好了.非得闹的大家都不好看.”

    罗挽音的瞳孔有一瞬间闪过猩红的颜色.她迅速掩盖过去.冷笑着说道:“韩前辈还是别废话了.既然我们都妥协了.你还是干脆点.说出你要我们做的事情吧.”

    话虽是这么说.但她却反握住龙宇寒牵住她的大手.心里微微有些发紧.

    韩铁要龙宇寒做的事情肯定不简单.十有**还会有生命危险.否则他不至于会用这样的手段來逼他们帮忙.

    兔崽子对于她來说非常重要.但是龙宇寒是她的相公.还是兔崽子的亲生爹爹.两者同样重要.她不能失去其中任何一个.

    为今之计.只有先听韩铁说出他要他们做的事情是什么.然后他们再想办法帮他达成了.等到救出罗小宝之后.这笔账她一定要跟他算回來的.

    罗挽音想到这里.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身旁一直护着她的龙宇寒.心中暗暗下了决定.等到这件事过后.她就把兔崽子的身世告诉他吧.让他知道.他如今冒着生命危险要救的人.其实是他的亲生孩子……

    韩铁听到罗挽音的话.哈哈大笑一声说道:“好.爽快.老夫就喜欢这样性情的人.不过可惜的是.这件事情老夫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只能说给帮老夫做这件事情的人听.那位年轻人.你一个人过來.我说给你听.”

    韩铁指的年轻人正是龙宇寒.这时候罗挽音心里不妙的预感愈发的强烈.总觉得要阻止龙宇寒.否则她将会后悔莫及.

    她蹙眉看向龙宇寒正要开口.后者却轻轻点住她的朱唇不让她说话.在她脸颊旁边印下一吻说道:“相信我.”

    罗挽音顿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兔崽子总是要救的.她应该相信自己的男人有这个能力.龙宇寒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既然这么说.就一定可以把兔崽子救出來.而她也相信.只要兔崽子不在韩铁的手中.他们倾尽全力一定能逃脱.

    龙宇寒朝韩铁走过去.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淡漠的眸子毫无感情地看着他道:“我來了.你先把他放了.”

    韩铁摇摇头.不容拒绝地说道:“你别和我讨价还价.我太了解了.在我放开这个小家伙之后.以你赤品的等级很容易便可以脱身离开.若是你走了.谁替我來做那件事情.你放心.只要你过來听我说了我的要求.然后按照我的要求发了血誓之后.我一定会把手里这个小家伙给放开的.毕竟我要这个小家伙也沒用不是么.”

    “可这样并不公平啊.到时候两个人都落在你手里.还不是你说放就放.你说不放就不放..”千幻闻言不满地抗议道.

    “那老夫也沒办法.一旦老夫放开了这个人质.你们肯定会出尔反尔.”韩铁沒得商量道.

    “那你想怎么样.总要个解决方案的.”千幻也不善罢甘休.一时之间两边的人都对峙起來了.

    龙宇寒和罗挽音也不说话.他们心知此刻绝对不能让步.若是他们让步了.韩铁若是真的不放人.那么他们陷入被动的地步那就太大了.

    此刻韩铁的筹码就是罗小宝.只要罗小宝先得救了.那么一切都还会有转机.

    韩铁看到他们的样子也知道他们的态度了.他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勉强退让道:“那这样吧.老夫设个阵法.年轻人你自己走进去.那个阵法对你并沒有伤害.只能限制你不能离开.你若是进去了.老夫就把这个小家伙放开.”

    “可以.但是你要发下血誓.我若是进去了.你就得放他离开.”龙宇寒连考虑都沒考虑就答应了.再高级的阵法都有破解之法.只要小家伙平安了.他也不妨先听听韩铁的要求.若是他真的有害人之心.那么他总可以想到办法破阵离开的.

    韩铁见他答应了.暗中松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好.老夫答应你.”

    他当着所有人面前发了血誓.看到他们都满意了.这才拎着罗小宝开始在地上布置起阵法來.而自始至终.罗小宝都很乖巧地沒有反抗.一脸懵懂地任由他拎來拎去.只是在他布阵的时候暗中记住他的每一个动作.

    因为手上这个小家伙看上去也才五六岁.因此韩铁也并沒有把他放在心上.看到他留意自己的布阵动作也只当他是好奇.

    一个小孩子能看得出什么名堂來.他想看就让他看个够吧.反正他也看不懂.

    韩铁心中嗤笑了一下.不再理会罗小宝的视线.专心地把阵法布好之后.然后站起身來看着龙宇寒道:“好了.年轻人.你进去吧.”

    龙宇寒微微点头.眼神冰寒地看着他道:“希望你信守承诺.”

    “那当然.老夫不是言而无信之人.”韩铁言之凿凿道.

    他并沒有撒谎.罗小宝对于他而言就只是个人质.他的目标是这个赤品巅峰的年轻人.手上的小家伙对他并沒有用.只要这个年轻人按照他说的去做了.他也不会去违背血誓去伤害这个小家伙.

    言至于此.龙宇寒不再墨迹.转身便往韩铁所布的阵法中走去.在他一只脚踏入阵法的一刹那.韩铁眼中闪过一抹幽暗的光.整个人屏息以待.等他人完全进入阵法之后.他才明显地大松了一口气.

    罗挽音注意到他的神情.顿觉不妙.这阵法肯定有问題.

    她还來不及说话.便看到踏入阵法之后的龙宇寒整个人的动作都顿住了.似是被点住了穴道一般.保持着踏入的姿势僵立在阵法里.

    罗挽音脸色大变.怒声质问道:“这和你说的阵法并不一样.你究竟想做什么..”

    韩铁并不回答她的话.嘿嘿粲笑了一声.然后把罗小宝举起來朝她的方向扔掷过去.趁他们忙着接住罗小宝的时候闪身也进入了阵法.

    罗挽音接住罗小宝之后看到他的动作.一时又气又急.这个韩铁真的太阴险了.也不知道在阵法里做了什么手脚.龙宇寒自从进去之后便动弹不得.而他进去则可以行动自如.

    罗挽音和千幻快速跃到阵法面前.尝试着进入阵法.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个阵法却像被下了禁制一样.无论他们怎么尝试.都不得其入.

    更让人惊愕的是.他们在阵法外面对韩铁发出斗气攻击.可对方却丝毫不惧.任由他们攻击.

    罗挽音一开始还百思不得其解.但沒过一会儿她就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这个阵法竟然非但能阻止他们的攻击.甚至还能把伤害反弹回來.

    罗挽音等人沒有预料到这种情况.被反弹回來的攻击伤了个措手不及.受伤之余更是心急如焚.在外面呼唤着龙宇寒.企图能让他有一丝反应.但是对方却毫无动静.任由韩铁为所欲为.

    罗小宝和千幻这时候心底已经非常后悔了.若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就不该提出要來凑这个热闹.

    但是现在不是懊悔和自责的时候.他们都把这种情绪暂时扔到脑后.先想办法把人给救出來再说.

    韩铁根本就不理会阵外的罗挽音等人.这时候他已经动手把龙宇寒搬动到阵法中间.让他打坐一样坐了下來.然后自己也是这个姿势坐下.嘴上开始念念有词.

    “他这是在做什么.好像是进行什么仪式一样.”千幻震惊地看着韩铁的动作.

    “我们得想办法破阵.任由韩铁继续下去.寒恐怕会有危险.”罗挽音也觉得非常不妙.韩铁所有的行为都在告诉她.他应该是在做一件对龙宇寒來说极其不妙的事情.但是他们如今却阻止不了.只能站在阵法外面焦急地干看着.

    本來山腰上还停留着一些企图捡便宜和看热闹的武者.在之前他们打起來的时候.为了避免伤及自己.人群早已鸟飞人散了.

    本來热闹熙攘的半山腰上.如今只剩下阵法里的龙宇寒和韩铁.还有阵法外的罗挽音母子还有千幻.

    “娘亲.我有把他布阵的手法记下.不知道对破阵有沒有帮助.”罗小宝赶紧说道.他知道爹地都是因为救自己才会变成这样的.而來这里看热闹也是因为自己缠着要來的结果.他现在心里后悔死了.只希望能够帮忙想办法将功赎罪.

    “应该会有帮助.你先把他布阵的手法说出來.我们一起想办法.”罗挽音赞许地摸了摸他的头.她并不是沒留意到兔崽子眼底的愧疚.可如今并不是愧疚的时候.她也沒心思去安慰他.幸好兔崽子也很懂事.并沒有在此刻表现出低落的情绪.反而还会想办法一起救出龙宇寒.

    如今他们奈何阵法里的韩铁不得.又进不去.也只能在阵外想办法破阵了.只希望罗小宝记下的布阵手法会对他们破阵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