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久违的温暖
    龙宇寒语气颇有些咬牙切齿:“我若是不來.又怎么知道他会不会占你便宜.”

    罗挽音脑子一转.就知道他肯定是看到了之前龙宇宣贴在她耳边说话的动作了.说不准还会因为角度问題而误会了.因此解释道:“他贴过來不过是和我说话罢了.”

    说话而已.需要贴那么近吗.还不是为了占便宜.

    龙宇寒在心里轻哼了一声.脸色还是阴沉沉的.但毕竟沒有再死抓着这个问題不放.

    毕竟他不傻.当然知道龙宇宣这番举动的心思.无非就是想让他吃醋生气然后和挽音起矛盾罢了.

    所以他忍了.偏偏不给龙宇宣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机会.

    罗挽音这会儿也沒心思再留意龙宇寒的神色.她在车厢里看了一圈.最终在马车角落里找到了一个蒙着黑布的笼子.她脸色微微一沉.走过去拿起笼子.然后掀开黑布.果然见到化成原型的千幻正恹恹地缩在笼子里面.

    罗挽音心中一紧.赶紧打开笼子把千幻抱了出來.然后取出刚才龙宇宣给她的解药让他服下.

    龙宇寒看到她抱起千幻.脸色暗了暗.又迅速被掩饰了过去.

    千幻一直被关在笼子里.又被黑布蒙着.此刻忽然见光.眼睛便感觉到一阵刺眼.等他把眯起的眼睛打开时.便发现自己已经出了牢笼.被久违的温暖笼罩着.他定定地看着抱着自己的女人.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好像是感动.又好像是另外一种悸动.他也说不清.只觉得这种感觉在他心里一丝一毫地慢慢弥漫开來.席卷了他整个心房.

    罗挽音看到千幻呆愣愣的样子.微微蹙眉.看了看还躺在自己手心里的解药.重复一遍说道:“千幻.这个是解药.吃了它你就能恢复了.”

    千幻这次才回过神來.看着她白嫩手心里静静地放着一颗黑色的药丸.他沉默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上去.把药丸卷进嘴里.

    龙宇寒看到这一幕脸色一沉.走到挽音身边把火狐拎起來就扔到一边.然后掏出手帕黑着脸给她细细地擦着手心.

    罗挽音看到他的动作.担心地看向千幻.见他并沒有被摔着之后松了一口气.嗔怪地看了一眼龙宇寒.还算他有分寸.沒有把千幻给摔伤.

    龙宇寒面色不愉地把她手心擦了一遍又一遍.心里暗暗恼恨.若不是怕她生气.他宰了那只狐狸都有份.别说是这么轻轻一扔了.

    他力道虽轻.但來回这么擦也把罗挽音白嫩的手心擦红了.罗挽音皱眉看着他说道:“行了.什么醋都要吃.再擦下去我皮都要擦掉了.”

    龙宇寒也留意到了她手心的异状.抿了抿唇放开了她的手.顺着她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小火狐.

    千幻吞了解药之后便觉得丹田下面开始发热.一直被禁锢的斗气也开始慢慢地涌了上來.他闭着眼睛开始慢慢疏导自己体内的斗气.等一切恢复之后他睁开眼睛变回了人形.再唤醒了体内的常春藤.和它交流过后得知它沒事才放下心來.看向罗挽音说道:“谢谢你.挽音.”

    罗挽音摇摇头.说道:“如果不是被我们连累.你也不会被龙宇宣算计.最终落到黑市的人手里.说到底.还是我们害了你.”

    千幻听到她话里话外都是“我们”这个词.微微有些迷茫地看着他们.“你们真的成亲了.”

    龙宇寒听到他的问话.挑了挑眉揽住媳妇的肩膀.无声地回答了他的问題.同时也宣告了所有权.

    罗挽音并不在意龙宇寒的举动.笑了笑说道:“如你所见.我们确实成亲了.可惜你沒参加我们的成亲仪式.”

    千幻一时沉默了.许久才扯开嘴巴露出个笑容说道:“恭喜你们.”

    这一刻他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只觉得非常的复杂.像是有什么东西刚刚萌发.却又陡然枯萎了.酸涩和憋闷感冲击在一起.让他倍感难受.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有一种茫然和无措感.不知道该怎么去疏导他们.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陡然产生这样的感觉.

    常春藤感觉到了主人的伤心和难过.伸出肢体无声地缠绕着千幻的手臂.藤蔓亲昵地在他脸颊上轻轻磨蹭.无声地安慰着他.

    千幻摸了摸常春藤的藤蔓.却不知道怎么跟它诉说自己此刻心里的感觉.毕竟常春藤也不是人.更沒有化形.它并不懂人类的七情六欲.根本理解不了自己此刻内心里的复杂感受究竟是怎么回事.

    罗挽音也感觉到了千幻的情绪不高.但并沒有往自己身上联想.下意识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

    千幻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应该隐瞒此刻心中的难受.于是恍若无事地笑道:“沒有.就是一下子自由了.觉得好不真实.”

    罗挽音松了口气.但是想到他这些日子以來被当做畜生一样对待.心里又难受的紧.她认真地说道:“千幻.你若是想报这个仇出一口气.我一定帮你.”

    千幻听到她的话.感到心中一暖.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感觉也丢在了一旁.笑了笑说道:“不用了.弱肉强食.我早已看开了.换成是任何一个人.遇到这样的好事都不会放过的.所以我对黑市沒什么好记恨的.只怪自己运气不好罢了.”

    罗挽音抿唇.心里有些难受.

    说到底.千幻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追根到底.无非就是龙宇宣导致的.但是他们已经和龙宇宣订下了互不打扰的协议.她也不好再去为千幻讨个公道.而龙宇宣重金把千幻拍下.再送回给她的这番举动.也算是将功赎罪了.

    龙宇寒并不愿意让媳妇为了别的人和事太过操心.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題道:“你被黑市的人逮住这么久.有沒有见过杜丰常.”

    千幻点了点头.“当然见过.不过他并不知道那只狐狸就是我.”

    罗挽音油然感到一阵庆幸.幸好杜丰常并不知道千幻可以化形的事情.要不然以杜丰常的小心眼和狠毒.千幻的处境恐怕更糟.

    三人回到虞府.发现虞老爷和虞夫人早已备好了饭菜.就等着他们一起回來用餐了.

    因为千幻会化形的事情事关重大.因此大家都沒有张扬.只有虞老爷夫妇知道这件事情.他们对千幻也并沒有露出什么奇怪的打量视线和贪婪之心.而是把他当做一个普通后辈一样关心.

    罗小宝见到千幻也很是高兴.吃过饭之后拉着他问东问西.千幻本來就挺喜欢他.所以也耐着性子一一回答他.

    但罗挽音看到千幻耐心之中掩藏的疲惫神色.不着痕迹地给罗小宝打了个眼色.说道:“天色都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罗小宝本來就是个机灵的.经过娘亲一提醒马上就注意到了千幻哥哥掩藏的疲惫神色.于是乖巧地说道:“嗯嗯.千幻哥哥我累了.先去睡觉了.我们明天再聊吧.你也早点休息哦.”

    千幻哪里不知道他是为自己考虑才这么说的.只不过他吃过解药又疏导了一番体内的斗气.确实有些疲惫了.再加上之前被关押在笼子里根本就沒怎么休息.只有在困极的时候才会浅眠那么一会儿.此刻一下子自由了.神经完全放松下來.整个人都感觉到有些疲累.因此也和众人告别.跟着下人先回房休息去了.

    罗挽音喝了些酒.此刻也感觉微微有些困意.于是和龙宇寒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她刚进房门便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紧接着整个人被打横抱起.失重感一下子袭來.吓了她一跳.她沒好气地瞪着始作俑者问道:“干什么呀.吓了我一跳.”

    龙宇寒漂亮的眼睛危险地眯起來.语气不爽地说道:“你今天去陪别的男人喝了一天的酒.而且也沒有守承诺.抱了那只狐狸.”

    罗挽音瞪大眼睛看着他.“我去跟龙宇宣喝酒不是为了救出千幻么.而且我们除了喝酒什么都沒干.而且千幻那时候还沒吃解药.我不抱他他怎么从笼子里出來啊.”

    “我不管.反正你都是为了别人去和别的男人喝酒.”龙宇寒霸道地说道.

    罗挽音啼笑皆非.“就沒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再说喝都喝了.那你还想怎么样啊.”

    龙宇寒低哼一声.“欠债肉偿.”

    罗挽音闻言顿感不妙.还沒來得及反抗便被堵住了唇舌.然后便被抱到里间的大床上被压了.紧接着就是无止境的翻來覆去.索取无度……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罗挽音的脸色有些黑.心里极度不爽.眼睛都快冒火了.

    凭什么每次这男人乱吃醋都要压榨自己的精力啊.

    她本來想给龙宇寒一个教训.和他冷战几天让他知道乱吃醋的后果.但是她男人太过狡猾.早上起床之后对她殷勤备至.像是看不到她的冷脸一样.伺候的比平时更加细心妥帖.让她根本摆不起脸色來.最后只好在心里给他记上了一笔.事情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