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 赴约的目的
    “好了.别在那里磨磨唧唧了.如果你们不想听我开出的条件.那么就恕我不奉陪了.”龙宇宣神色看不出喜怒.冷淡地说道.

    龙宇寒见到他的样子反倒是格外淡定.眼神里带着愉悦道:“你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龙宇宣沉默片刻.忽然嗤笑了一声对挽音说道:“我改变主意了.条件我只想和你一个人说.明天我会派人过來接你.到时候你就知道我的条件是什么了.”

    罗挽音微微蹙眉.扭头看向龙宇寒.见到他的神色模糊.但显然不像刚才那样激动了.想了想说道:“可以.不过你现在得发下血誓.不得在明天我赴约之前强迫幻狐签订契约.”

    龙宇宣爽快地发下了誓约.然后看向面色沉静的龙宇寒.见他脸色沒有丝毫变化.也不失望.只是轻轻哼了一声.然后便坐回马车.让护卫启程回府.

    他微微闭眼靠着马车坐壁.似是想在着事情.过了一会儿忽然睁眼看向桌子上放的笼子.见到里面那只小火狐躁动不安的样子之后.慢悠悠地看了一会儿才轻笑了一声说道:“怎么不装死了.哼.听到挽音的声音就有反应了……不过你沒听错.刚才外面的人的确就是她.她想要來带走你.我的条件你也听到了.我要她明天來赴约.到时候我会带上你的哦……”

    千幻被关在笼子里.对眼前这个家伙恨得咬牙切齿.以前就觉得这家伙不是个好人.而且对挽音居心不良.现在看來自己果然猜得不错.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挽音做什么……

    “你可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现在心情不怎么好.虽然是答应了挽音在这之前不和你订立契约.但是我可沒答应她.在这之前不会挖了你的双眼.让你以后都不能用这种眼神看我.”龙宇宣轻描淡写地说道.眼神中的狠戾却让人不寒而栗.

    千幻的身子一僵.想了想又恢复之前装死的模样看着自己的爪子.算了.反正明天就能见到挽音了.自己还是不要惹这个魔头生气了.万一他真把自己眼睛给挖了.他就再也见不到他最好的朋友了……

    不过刚才除了挽音的声音.他似乎还听到了龙宇寒的声音.而且护卫也说來人是一男一女一小三个人.一男一女肯定就是挽音和龙宇寒了.小的那个应该就是罗小宝了……

    这么说來挽音和小宝在植物林地的时候并沒有分开.也安全无虞地发活着.这样就好……

    千幻一直担忧着的心总算放下來了.心里既担心龙宇宣会拿自己为难挽音.又默默地期待着明天可以再见到她了……

    龙宇宣见到千幻又变回之前的样子.也不跟他计较.冷哼了一声之后又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等龙宇宣的马车消失之后.龙宇寒这才无声地看向罗挽音.眼神之中尽是不赞同和控诉.

    罗挽音安抚他道:“好了.我相信你也看出來了.他估计就是想膈应你.恐怕提出來的条件并不是和我有关的.”

    龙宇寒不管那么多.抿了抿唇说道:“明天我陪你去.”

    罗挽音头疼地说道:“你就别凑这个热闹了.他要求我一个人去.若是你去了.指不定又要出什么风波.早点解决了这件事情.咱们就早点和他沒牵扯.不要再让这件事情起波折了.”

    若是再拖下去.千幻指不定还要受什么苦头.再者说.万一龙宇寒去了.再惹怒了龙宇宣.到时候他拿千幻出气.受伤害的还不是千幻么……

    龙宇寒看到她沒得商量的眼神.不再说什么.敛下眼睑说道:“回去吧.夜深了.”

    罗挽音见他沒有再在这个问題上纠缠.心里也松了口气.于是一家三口回到虞府.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揭过去了.沒想到等到晚上睡觉时.她却被折腾的死去活來.这时候她才知道.原來他是把账留在这里等着算呢……

    一夜缠绵.第二天罗挽音一早又被下人的敲门声惊醒.她拉起被子蒙着头**了一声.天啊.一大早这是怎么了.简直是扰人清梦啊……

    龙宇寒本來也沒睡熟.此刻听到敲门声也被吵醒了.恰巧这时候听到媳妇的低转的叫声.顿时想到了昨夜情到深处之时她忍不住发出的**声.下腹一热.又开始动手动脚起來.

    罗挽音躲在被子里的脸色一黑.把他的手打开.伸出头來看到他染上了qingyu的双眼.顿时就怒了.“你还敢再來..”

    昨天晚上把她折腾的还不够呛吗.翻來覆去地把她操练了好几遍.她根本就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自己闭眼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微亮了.若不是他沒有丝毫节制.她今天也不会起不來.

    龙宇寒见媳妇冒火的双眼.见好就收地压下自己的yuwang.讨好地蹭了蹭她的头顶.手脚也安分许多了.

    恰巧这时候门外的丫鬟听到里面沒有反应.于是继续敲门.还一边喊道:“罗姑娘.龙家來人了.说是和姑娘您有约在先.让奴婢來提醒你赴约呢.”

    罗挽音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先应了一声说道:“你让他稍等.我马上就來.”

    龙宇寒看到媳妇迷迷糊糊地下了床.想到自己昨夜那么努力结果她还是能起床赴约.心里有些阴郁.不过后面他发现媳妇照镜子的时候并沒怎么留意到脖子上的痕迹.还穿了一件领子较低的衣裳.眼神不动声色地闪过一抹得意.心情这才明朗了一些.

    “我去赴约了.放心吧.如果是过分的要求我绝对不会答应的.安心在家等我的消息.”罗挽音换好衣裳之后.看到龙宇寒还坐在床边.脸上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眼神里却带着不满和委屈.只好无奈一笑.走过去在他薄唇上印下了一吻.然后轻声哄道.

    龙宇寒知道这已经是媳妇最好的承诺了.于是也见好就收地把委屈收了回去.把正要离开的人拉回來又热吻了一番.才放她离开.低声说道:“早点回來.”

    罗挽音抿唇笑了一下.点头随丫鬟出去了.

    來接她的人是龙宇宣的暗卫.罗挽音见过他.于是便随他去了.

    龙宇宣定的见面地点当然不是龙家.而是在龙家产业下的一家酒馆.但是并不对外营业.一般只用來招待龙家的宾客.

    他早已定好了一间包厢.就等着人过來了.

    罗挽音随着暗卫走进包厢.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摆设.发现这里的布置都挺高雅的.看的出來设计这家酒馆的人挺有品位的.

    “怎么样.这里布置的还可以吧.”龙宇宣懒懒地出声.打断她的打量.

    罗挽音收回眼神.目光顺着声音落在正斜靠在位置上的龙宇宣身上.微耸了下肩膀.说道:“还可以.”

    想了想.她随口又添了一句:“该不会是你设计的吧.”

    龙宇宣轻哼了一声.反问道:“不可以吗.还是说.在你眼里.我就是个沒有品位的人.”

    罗挽音看的出來他并沒有生气的样子.唇角微勾说道:“倒也不是.不过我认为你不会有闲情逸致摆弄这些东西.毕竟你的心思都在权钱名利上.”

    “你说的倒是挺直接.”龙宇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只可惜你这次猜错了.这些东西都是我亲自挑选设计的.因为我经常來这里放松.所以这儿的环境必须得让我喜欢和舒服才行.”

    说着他做了个手势.请她坐下.

    罗挽音也沒客气.顺着他指的方向坐下了.好整以暇地说道:“这么说的话.这里是你的老巢咯.那你约我來这里.岂不是让外人侵犯了你的地盘.”

    龙宇宣轻笑一声.并不回答这个问題.打了个响指.很快便进來了一个下人.

    “主子.请问有什么需要.”

    “上酒.”龙宇宣简洁地说道.

    下人领了命令下去了.不到一刻钟就再次上來.这回身后还带着另外两个年轻美人.一个人手中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一个洁白如玉的酒壶和两个酒杯.另外一个人手上端着一坛密封的酒坛子.

    她们两个把东西放到桌子上之后.便把密封的酒坛子打开了.往洁白的酒壶里倒入了一些酒.然后把两个酒杯都满上.然后便全都退下了.

    龙宇宣挥挥手.示意那个下人也退下去.等人都走光之后.他端起一杯酒朝罗挽音的方向敬了敬.调笑着问道:“尝一尝.”

    罗挽音哂笑.并沒有拿起酒杯.只是淡淡地笑道:“你知道我此次來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与你喝酒.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直接说出你的条件吧.”

    龙宇宣食指和拇指摩擦着洁白如玉的酒杯.眼神看不出情绪.喜怒莫辨地说道:“你就不能和我喝了这杯酒再谈这些吗.”

    他们之间难道除了交易和谈判.就真的什么都不存在吗.连喝一杯酒的时间.她都不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