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五章 深入龙家寻人
    龙长老对这个年轻人的看法更加好了.只当他是谦虚.心想着若是有机会.或许可以把他招揽过來.虞家这一辈的年轻人不错.看來以后前景会不错.值得來往.

    想到这里.龙长老对虞老爷笑道:“老夫还要招待其他宾客.不能多陪虞老爷了.还请虞老爷、虞夫人和少爷随意.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下人.一定要宾至如归啊.”

    虞老爷赶紧说道:“好的.就不耽误龙长老了.龙长老请便.”

    龙长老笑着告了别.转身朝下一位宾客走去.

    自始至终.他都沒有把目光落在虞城身后的两个“下人”身上.如果他留意到了两人.恐怕早就发现他们两人的不对劲.虞老爷和虞少爷的斗气品阶都沒有他们高.哪里会有下人的斗气品阶比主人还高的.就算是有.那也不会被当做一般的随从对待.早已待遇优厚地供奉在家族之中了.

    等龙长老走了之后.罗挽音上前一步.低声和虞城说道:“我先去周围探探.你自己小心应付.”

    虞城悄悄比了个“ok”的姿势.看到龙宇寒也要跟着走.忙低声喊住他.“龙大哥.你也要去..”

    龙宇寒微微挑眉.自始至终他有说过不去.

    据说龙家侍卫很森严.他不可能放心媳妇一个人去打探的.要么就两人一起去.要么就他去.反正不能让她一个人去冒险.

    最主要的是不能让她有机会和龙宇宣遇上.万一被认出來了又被缠上了那可就麻烦了……

    罗挽音听到虞城的话.本來要转身离开的动作顿住了.扭头惊愕地看着龙宇寒.见他果然有要跟上來的趋势.微微皱眉说道:“我们两个人都走了.肯定会让人怀疑的.哪里有下人跑了把主子留在这里的道理.”

    “我不放心你去.要么我去.要么一起去.”龙宇寒声音虽低.眼神却不容置疑.

    罗挽音被气笑了.敢情他之前不提.就是为了故意到了这个时候才给她來这招是吧.

    她知道龙宇寒是担心自己.为了她好.可惜她要的并不是他一味的保护.如果她事事都依靠他.习惯了依赖他人.那么以后她一旦失去了这个保护.那么就会无所适从.

    她并不需要这样的好意.她要的是成长和变强.而且是依靠自己的力量.

    兔崽子是她的儿子.她有义务也愿意亲自來做这件事情.并不需要他來替自己承担这份风险.

    更何况.她自认自己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有金手指在.她能隐匿自己的气息和修为.小心一些的话.龙家对她來说并不是龙潭虎穴.

    她看着龙宇寒.眼神清冷.略带寒意:“我自己一个人去.如果你坚持要跟上來.那么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就直接分道扬镳.”

    她并不是小題大做.只是不想让他养成了这种习惯.这些虽然都是小事儿.但往往小事退一步之后.以后在面对其他事情的时候.自己会一退再退.变成一个沒有原则的人.

    龙宇寒眼神一变.脸色难看极了.他双手握拳.青筋暴起.极力隐忍着不走上前去抱住她质问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威胁自己.他不过是不放心她的安全罢了.她难道不知道她的话会在他的心脏里狠狠地划上一道吗……

    罗挽音不说话.冷冷地看着他等待他的答复.

    龙宇寒和她对峙片刻.深呼吸了一口气垂下眼.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我不去.你走吧.”

    罗挽音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虞城心惊胆颤地看着他们两人的风起云涌.感觉自己的心脏都不够用了.他自然是支持挽音的想法的.本來这种打探的事情就不好两个人一起去.容易露出马脚.到时候别人问他跟來的两个下人哪去了.他总不能说是抛下主人组队去厕所了吧.

    可是他又觉得龙大哥的做法也沒有错.他只是不放心挽音而已.虽然态度是强硬了些.但总归是一片好意啊.

    而挽音刚才的语气和话语当中却都在透露着威胁.语气相当不善.连他都能听出里面浓浓的火药味……

    他不知道认真追究起來.这件事情到底谁对谁错.或者是谁都沒有错.只是都是态度的问題.但是就刚才來看.挽音好像是比较过分了一点.虽然估计只有她的过分才能换來龙大哥的屈服……

    龙宇寒垂着眼.并沒有看罗挽音的背影.但是耳朵却沒有放过她的每一个脚步声.他的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他以为她会哄哄自己的.不要求她为刚才那么过分的话道歉.但至少在他屈服之后.会安抚一下他吧.结果只听到她毫不留恋离开的脚步声……

    他有些心灰意冷.麻木而失神地看着地板.他在认真琢磨着.要么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这种矛盾.他还是要尽力发展自己的势力才行吧……

    要不然以后若是再度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总是无能为力地看着挽音选择独自面对.这样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怎么都无法插足她的生活当中……

    虞城见到龙宇寒垂着眼似乎是在想事情.并不敢打扰他.只是暗暗希望挽音快点回來.要不然万一他忽然爆发了.或者执意要去找她的话.他是拦不住也不敢拦的……

    虞老爷和虞夫人并不知道刚才的风起云涌.只见到罗姑娘悄然离开了.便知道他们是按照计划去找那个小男孩了.心里有些焦急.但也无能为力.只能在心里暗暗地祈祷她可以快点平安归來.

    罗挽音转身之后.再也掩饰不了表情里的复杂之色.她知道以龙宇寒的性格和对自己的执着.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忍耐程度了.

    她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亦或者他会不顾自己的威胁执意要跟去的.但沒料到最后却是这个结果.

    在他刚才的话里.她明显听出了带着一丝委屈的退让.让她的心情复杂之余又带着一些愧疚.

    不过此刻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不管心情再复杂也只能摒弃在一边.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找到兔崽子的下落.

    罗挽音隐藏起泄露的一丝情绪.心无杂念地佯装成内急的样子.走到一个龙家的下人身边低声问道:“这位姐姐.这茅房在哪儿啊.我内急……”

    她问的是龙家的一个丫鬟.她见问话的人不过也是个下人.而且还是个女人.所以也沒兴趣亲自带她去.只大概指了个方向说道:“那边.一直往前走往左转再右转就是了.”

    罗挽音要的不过是个光明正大的离开机会罢了.她不带自己去则更好.省得自己还要找借口把她支开.闻言连忙谢了一声就朝她指的方向离开了.

    罗挽音按照那个丫鬟说的一直往前走.开始还有一些下人走來走去.暗处还有护卫在盯着.等左转之后人便少了.或许是因为这条是通往茅房的路.所以看守的人比较少了.

    罗挽音趁人不注意.躲到角落里迅速换上了另外一张人皮面具.这样即使被人发现了.也不会有人认为她是虞城带來的人.

    罗挽音小心地避开护卫.在龙家各个院子里搜索着.不过都一无所获.

    她并不死心.继续潜入院子里.企图找到龙宇宣带回的小男孩.直到她看到一座护卫更加森严的院子之后.她眼睛一眯.心中有预感估计就是在这儿了.

    她认定这座院子的原因并不止是因为这座院子的护卫比其他地方更加严密安全.还有那母子连心的感觉.

    她能感觉到兔崽子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极有可能就是在这座院子里.想到这里.她悄然地避开护卫.进入院子里开始一间一间地寻找.

    院子里的某个房间里.罗小宝闭着眼正漫不经心地泡着澡.慢悠悠地拖延着时间.心里正琢磨着一会儿该怎么把这个所谓的认祖归宗仪式给捣乱掉.

    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一阵气息由远至近而來.他猛然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凝神细听一会儿之后.对一旁守着的下人们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我自己泡一会儿.”

    下人们听到他的话.为难地对望一眼.试探着说道:“小主人……这澡也泡了那么久了.您也泡够了吧.待会儿还要试衣裳去参加仪式呢.再晚可就要迟到了……不如我们今天先不泡了.等仪式结束之后.我们再回來泡好不好.”

    罗小宝扭头看着他们.一向无辜的眼睛此刻显得有些漠然.他撇了撇嘴漫不经心地撩拨着池中的水花.声音轻慢:“你们的意思是不把我这个小主人的话放在心里是吧.看來我有必要和他反应一下.把你们给撤了.换几个听话的奴才來得了……”

    几个下人一听脸色就变了.急忙说道:“小主人严重了.我们这就下去等.您慢慢泡……”

    他们急急忙忙地退下去把门关好.但是人却并沒有离开房门外.毕竟主人说过了.一定要看紧小主人.特别是在认祖归宗仪式前.一定要寸步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