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龙宇寒的误会
    她是那种无比渴望自由的人.如果有谁这么对她.她会情愿以死來结束这样的生活.更可怕的是.若是她本來对他是有一丝感情的.那么在他这么做之后.恐怕在她心底.就连那么一丁点对他的感情都会消失殆尽.

    罗挽音被龙宇寒亲了这么久.嘴唇和舌头都麻了.她终于迟钝地发现.这个家伙估计又黑化了.而且还挺严重的.于是她吱吱呜呜地抗议起來.企图让这个家伙停止虐待自己的唇舌.但都无视了.

    罗挽音生气了.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龙宇寒的舌头.可直到唇舌里感觉到血腥味之后也沒有见他停下來.她心想完了.他这回儿估计是真生气了……

    龙宇寒就好像沒感觉到舌头被咬伤了一般.仍旧着迷地在她唇舌中翻搅着.直到罗挽音的嘴唇都麻木了.甚至从嘴角留出一丝银丝之后.他终于停下來了.

    龙宇寒离开她红肿麻木的唇.抬起头來看着她带着人皮面具的脸.那双眼睛纵然易容过千次百次.他还是能轻而易举地认出來.

    她的眼睛是最有风情的.眼周是淡淡的粉红.眼尾略翘.就像一瓣桃花一样.惹人怜爱.吸引人的心神.

    因为刚才的唇舌运动.此刻她眼中微微湿润.泛着迷人的水光.或许是因为还沒有缓过來.现在还有些微微的迷蒙.看起來格外诱人.直引得他恨不得就这么褪下她的衣裳做到底……

    罗挽音好不容易才缓过神來.看着眼前眼神如狼一样的男人.沒好气地说道:“真想做就做.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如果做到底就能让这个家伙少吃点醋.少黑化一些.她并不介意和他在床单上滚上一滚.毕竟都已经两情相悦了.她一向也是个放得开的现代女人.并不会介意发生什么婚前关系.

    当然.原因自然也包括刚才亲了这么久.把她的感觉和需求都亲出來了……

    “不做.”龙宇寒看到她不满的神色.终于舍得开口了.虽然只有简短的两个字.

    或许是因为刚才热吻的原因.他的声音也有些沙哑.听得罗挽音心里更是蠢蠢欲动.

    听到他的答案.她微微睁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会儿.眼神着重落在某个部位上.意有所指地问道:“这样都能忍.是你不想做还是不能做啊.”

    龙宇寒抿着唇对着她的眼神.半响才说道:“等找到小家伙成亲了再做.现在哪怕你激我也沒用.”

    罗挽音的气势顿时灭了.悻悻地瞪了一眼这个家伙却无能为力.

    好吧.她承认她是故意挑衅的.谁让他把她的感觉挑逗起來了.他却又撒手说不做了. 凭什么他想做就做.说不做就不做啊.他挑起的火.难道不是应该由他來灭吗..

    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好不.被亲的这么激烈也是会起反应的……

    罗挽音郁闷了.撇了撇嘴默默地叹了口气.

    好吧.器官长在男人的身上.他说不做自己也沒办法.总不能自己厚着脸皮霸王硬上弓吧……

    龙宇寒看到她郁闷的小样子.心里恨不得就这么把她就地正法.但他想要的还远远不是止是她的身体.他要的是名正言顺的她.这样就算小家伙的亲生父亲出现了.他也有理由抓着她们母子不放手.

    “不做就起來.别压在我身上.重死了.”罗挽音翻了个白眼说道.

    龙宇寒声音低哑道:“不一定非要做到底.还有别的方式可以满足你.”

    他说完又在罗挽音的红唇上轻点了一下.然后缓缓而下.褪去了她的衣裳.一路蔓延下去.直到含住某个可以让她达到顶端的花心.

    罗挽音被那愉悦的感觉给刺激得瞳孔增大.这才反应过來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忍住想要**的声音.微喘着气说道:“起來.我不要你这么做……”

    她可不想一会儿自己满足了.他反过來就要求自己也这么帮他了.

    也不是她有洁癖做不到这个份上.反而她倒觉得如果这能让两个人都能感觉到愉悦快乐.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她性格慵懒.想到曾经在山洞的时候这个家伙的持久力.她就觉得假如自己要这么棒他.估计嘴巴都得酸了.她在这个方面贪于享受.但却不愿做要自己出力的事情……

    假如这是相互的帮忙.那么她宁愿不要这个让人极致愉悦的享受.

    龙宇寒显然很明白罗挽音的性格.自然明白她此刻口是心非的行为是为了什么.他抬起头來.嘴角还挂着一丝晶莹的水光.眼神蛊惑地看着她:“好好享受……不需要你这么回报.”

    好吧.有这句保证她就放心了.

    罗挽音放松身心.任由自己陷进了疯狂的漩涡.

    一场极致的欢愉之后.罗挽音香汗淋漓地摊在床上急促地喘息着.她只觉得自己脑子放空一片.眼前是一阵空白.

    好半天之后.她终于缓过來了.但是经过这一场运动.她整个人都感觉到疲惫.有些昏昏欲睡了.

    但是龙宇寒却沒有放过她.拉过她的手按在某个炙热的部位上.眼神灼灼地看着她.“该你了.”

    罗挽音蓦然清醒了.抗议道:“你不是说了不要我回报吗.”

    龙宇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神因染上了qingyu而显得格外深邃迷蒙.薄唇微启:“我说的是不需要你像刚才我做的那样回报.可沒说过不用你回报.你只要用手就行了.”

    罗挽音这才明白这个家伙耍的文字游戏.她翻了个身趴在床褥上装死.嘴上无赖地说道:“刚才给你机会做你又不做.偏要用这个方式來.现在我累了.什么都不想做了.不过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诺.我的手就在这里.你要用的话尽管拿去吧……”

    龙宇寒被她耍无赖的话给气笑了.他眼神落在她因为翻过身來而露出的浑圆臂瓣.眼眸一深.意有所指地说道:“让我自己动的话.那我可就自己选择部位了……”

    罗挽音扭过來头看他.发现他的眼神落在的位置.顿感不妙.误以为他现在倒是想做到底了.可她刚刚已经经历了一次情潮.整个人都酸软无力了.此刻只想睡觉可不想再來一次啊……

    沒办法.她只好屈服地翻回身子.伸出手握住某个令人恐惧忌惮的部位.然后上下滑动起來.

    龙宇寒看到她屈服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不过他乐得看误解.这样他才能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不是吗.

    等龙宇寒达到顶点之时.罗挽音手不但已经酸了.甚至感觉都麻木了.看到他终于出來之后.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终于解放了.下次再也不要贪图一时的享受.结果把自己累的这么惨了.

    这个家伙的持久力太强.再來几次她的手估计都要废了……

    事后.龙宇寒体贴地帮她清理干净手中的液体.甚至还叫來热水帮她擦过身之后才抱着她一起入睡.

    第二天一早.罗挽音精神十足地起床了.她可沒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甚至已经在心里盼了许久了.

    龙族的仪式正是在今天举行.若是沒有意外的话.她今天就能看到兔崽子了.

    龙宇寒早就醒來了.看着罗挽音起床的背影有些无奈.

    龙族的认祖归宗仪式离现在时间尚早.他们根本不用那么早出发.而且仪式又不会跑.再心急也沒用.所以他本來想抱着她在床上多睡一会儿的.可惜他也看得出來媳妇非常担心小家伙.也只能顺着她來了.

    罗挽音把人皮面具戴好.认真地检查过沒用漏洞之后.就坐在窗台边看着外边的天色.等着时间的到來了.

    龙宇寒心里有些吃味.但她此刻心里记挂的毕竟是小家伙.他也只能把醋味都压回心底.

    只是略微不甘地想道.不知道有一天他失踪了.媳妇会不会这么思念担心他……

    这时候门敲响了.虞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挽音.龙大哥.你们起來了沒.我给你们送早饭來了.”

    龙宇寒上前去开了门.虞城便端着早餐走了进來.一眼就看到挽音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而且自己叫了她两遍她也沒反应.

    他无语地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殷勤地请龙宇寒先吃之后.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到罗挽音面前.准备在她耳边大吼一声吓醒她.

    他深呼吸一口气.张开嘴巴正想发音的时候.不料这时候罗挽音却忽然回过神來了.她一扭头就对上虞城的血盆大口.不由微微挑眉.嫌弃地说道:“干嘛呢.练习河东狮吼啊.”

    虞城顿时焉了.眼神控诉地瞪了一眼她.然后灰溜溜地坐到桌子旁准备吃早饭了.

    罗挽音站起來伸了个懒腰.然后也跟着在桌子旁坐了下來.接着龙宇寒便把她喜欢吃的东西都夹到她碗里.就等着她享用了.

    虞城在一旁看的酸溜溜的.妈的.这么甜蜜秀恩爱真的好吗.他一个失恋的人看了很心伤的知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