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死心的柳如烟
    她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心里的羞愤不要泄露出來.挤出一抹微笑说道:“如烟真的不知道罗姑娘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你可能对如烟有一些误解.还请罗姑娘和寒公子转告虞城.如烟会在烟雨楼等她.到时候所有的事情.如烟都会一一跟他解释清楚的……”

    罗挽音不愿意再和这个虚伪的女人多说.只是不置可否地看着她.

    柳如烟见龙宇寒和罗挽音都沒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也沒脸再待下去了.她咬着唇神情落寞地离开了.

    守门的下人见这女人终于走了.赶紧去把大门关起來.生怕她再到回來.两人嘀嘀咕咕地说道:“这柳如烟真不要脸……不知道以前少爷看上她什么了……”

    热闹看完了.罗挽音笑了笑.和龙宇寒一起回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的时候.她发现虞城已经等在里面了.罗挽音挑了挑眉.问道:“把你娘安抚好了.”

    虞城苦着脸点头.“是啊.好不容易才让她休停下來.”

    罗挽音坏笑道:“你娘本來也沒做错.她算是宽容大方的了.只是让人把她赶出去罢了.要是换了是我.我非得把这女人给整的生不如死.”

    虞城心情不好.恶劣地说道:“你等着吧.沒准等你儿子长大之后.也会遇到这样的渣女.”

    罗挽音哈哈大笑.得意地勾起嘴角:“我儿子可聪明着呢.一般人都骗不了他.尤其是像你这种智商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虞城鄙视她.“你吹牛也要打好草稿行不行.你儿子才五岁多吧.哪就这么牛逼了.难道是天才不成.”

    罗挽音嘿嘿笑了.“我儿子智商确实高.那都是因为遗传到他老爸的好基因.”

    她话音刚落.虞城就感觉到一阵森森的寒气扑來.他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因为吃醋而整个人散发着黑色气息的金大腿.再看了一眼还浑然不觉得意洋洋的罗挽音.心里为她默哀了一声.

    不过又想到这家伙经常打击自己.他坏心眼又起來了.干脆加了一把火说道:“哟呵.那么久了.你还记得你儿子他爹的基因好啊.看來你对他还是念念不忘嘛~”

    罗挽音这时候还沒发现虞城使的坏.诚实地说道:“沒办法啊.儿子基因好.所以得感谢人家啊.”

    她暗中耸了耸肩膀.事实上每天都在和孩子他爹相处.怎么可能记不清楚呢.

    “呵呵呵呵……”虞城看着越來越黑化的金大腿.干笑着说道:“哎呀.我本來说找你们有事的.一下子就给忘了想不起來了.今天还是算了.一切等明天再说了啊……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人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罗挽音难得愣住了.看着虞城跑的连影子都见不到了.这才反应过來自己刚才说的话都被龙宇寒这个现任男友听到了.

    她感觉到浑身的寒气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微微扭动了一下僵硬的头.便看到龙宇寒浑身散发着黑暗的气息.整个人显得阴森又可怕.

    罗挽音干笑了一下.暗自琢磨着不知道现在逃跑的话.还來不來得及……

    龙宇寒像是看透了她心里的想法一般.阴森森地说道:“你敢跑.我就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你办了……”

    罗挽音一僵.再也不敢打逃跑的主意了.那么久以來的相处她也看出來了.这个家伙平时是一副忠犬的模样.但一旦黑化了.那就尽可能不要去惹他.更不要去挑拨他的底线.要不然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会做出什么事來.

    龙宇寒寒着脸走到她面前.在罗挽音略显讨好的脸上看了一眼.然后略过她朝门口走去.罗挽音莫名其妙之际又庆幸他沒发疯.心道这家伙难道是在生闷气.

    结果她人还沒松一口气呢.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等她看清楚自己的处境之后才发现自己被龙宇寒扛到肩上了.她知道挣扎是沒用的.所以认命地问道:“你这是要干嘛呢.”

    龙宇寒把人扛到里间.然后将人扔在柔软的被褥上.整个人覆盖在她身上却小心地沒有把浑身的重量压上去.然后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身下的女人.

    罗挽音莫名地觉得有些紧张.她舔了舔唇.干笑着问道:“你又生什么气呢.”

    龙宇寒不答.只是用晦暗莫测的眼神看着她.脸上面无表情.

    好吧.罗挽音泄气.她知道他是为了什么生气.不就是为了刚才她无心的说了关于小宝他爹的事情么.不过其实他根本用不着生气啊.小宝他爹和他不都是同一个人么……

    当然.龙宇寒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事实罢了……

    罗挽音有些心虚地想.反正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很稳定了.而且看样子这个男人还是个忠犬.应该是不会跟她抢夺小宝了……

    要不干脆就趁这个机会把这件事情摊开來说算了.告诉他用不着吃醋.他就是小宝的亲生父亲.省得以后这个家伙总是沒有安全感.经常莫名其妙地吃醋不说.还老是黑化……

    罗挽音越想越是这个理.于是干巴巴地试图解释道:“其实你根本沒必要吃醋啊……小宝他爹……嗯……他和你是……”

    “同一个人”这四个字还沒说出口.就被龙宇寒寒着脸打断了.

    “你喜欢他.”龙宇寒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睛紧盯着她的脸.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罗挽音怔了一下.犹豫着说道:“啊……也算是吧……”

    他们两个现在不是恋人关系么.喜欢是正常的.不喜欢才奇怪呢.

    不过这么一想好像不对.龙宇寒还不知道那个“他”就是他自己呢.

    罗挽音想到这里连忙想解释道:“那个.寒……你别误会啊……那个他和你其实是同、唔……”

    罗挽音再次被打断.只是这次打断她的不是龙宇寒的话.而是龙宇寒滚烫的唇舌.他席卷了她口中剩下的话.毫不留情地在她唇舌中吸取甜蜜的津液.

    罗挽音一边承受他饿狼般的掠夺.一边悲哀地想道.看來今天是坦白不成了……

    接着或许是龙宇寒感觉到她的不专心.于是略微用力地咬了一下她的唇瓣.罗挽音顿时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气.更是被他的唇舌掠夺的更加深入……

    罗挽音被咬痛了.干脆专心地回应起他的吻來.心里恨恨地想着.是你自己不听我解释的.等以后东窗事发时.可千万不要怪我事先沒有坦白了.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掐断了而已……

    龙宇寒嘴上吸取着最甜腻的蜜津.心中却像刀割一样的钝痛.他本來以为挽音接受了他.答应了和他在一起就代表着她是喜欢他的.却沒想到她心里竟然还藏着别人……

    那个人还是小家伙的亲生爹爹.一个连小家伙都无法割舍掉的血缘存在.

    最要命的是.他舍不得小家伙.也不想伤害他.但是挽音却看到小家伙就会想起那个男人.这让他不禁开始怀疑.他和小家伙长的那么想象.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挽音才会愿意和他在一起.其实她只是把自己当成那个该死的男人的替身.

    这样的念头一旦出现.怀疑就越來越深.龙宇寒悲哀心痛的同时.却卑微地祈祷着那个男人已经忘了挽音.再也不会出现在她们母子面前.这样他就能做一辈子的替身.

    他想着如果做替身能替一辈子的话.他或许心有不甘.但还是情愿的.

    但他又开始惶恐.要是万一有一天那个该死的男人出现了.在正身和替身之间.小家伙和挽音都决定放弃自己而选择他.那么他到时候该怎么办……

    伤害她和小家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做不到.但如果杀了那个男人.挽音和小家伙恨自己一辈子该怎么办.

    毕竟之于她们.一个是放在心底的人.一个是有着血缘关系的爹爹.无论如何.都比自己这个替身要亲密的多吧……

    龙宇寒越想心就越痛.看着身下的女人恨不得就这样把她的心挖出來.看看她里面是不是真的只装着那个男人.

    他疯狂地蹂躏她的红唇.厮磨过她唇舌里面的每一处甜美.痴迷地想着真想就这么一辈子和她纠缠在一起.再也不管外面的江湖有多少风风雨雨.也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怀中的她还在.世界末日了都沒关系.

    如果罗挽音能够看到他内心的想法.一定会恐惧这个家伙的内心又黑化了不少.甚至会发现他早已产生了建个小黑屋把她关起來的想法.

    每天绑在床上.以后只准看他一个人.吃他喂的食物.穿他亲自给她换的衣裳.只要想象一下这样美好的日子.都让龙宇寒每次涌起这个念头时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渴望.但他每一次都以更强烈的yuwang把它给压回黑暗的心底去了.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不但会失去她的心.甚至很可能最后连人都留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