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四章 喝醉的虞城
    罗挽音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失恋了想要借酒消愁吗.不喝醉了怎么忘记痛苦啊.”

    虞城埋头用额头猛撞桌子.低声叫道:“啊啊啊啊啊.老子是想喝酒.是想借酒消愁.但是不想酒精中毒啊..”

    罗挽音噗嗤一笑.乐道:“一看就知道你穿越到这里之后不常喝酒.放心吧.这些酒跟现代的白酒比起來还差的远呢.喝完三坛也醉不死你.”

    虞城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别了.我可不想喝完一整天都跑厕所.”

    罗挽音嗤笑道:“那只能怪你肾不好.”

    龙宇寒见到虞城再次被打击的整个人都焉了.摸了摸挽音的手示意她见好就收.然后招手喊來伙计把这些酒都退了.换成一壶略微清淡好入口的酒來.

    酒馆的掌柜见多了借酒消愁的人.因此并未生气.很爽快地给他们换了酒.

    他一看就知道那位容貌俊美衣着华贵的客人肯定是有伤心事.沒看他整个人脸色都恹恹的吗.

    相比起这些人喝完这么多酒然后在酒馆闹事.他还是宁愿少做一点生气.客人也 不会喝的酩酊大醉搞的又吐又疯.

    罗挽音给虞城斟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和龙宇寒也满上.看着虞城满脸苦涩地拿起來喝掉.不由笑问:“真的那么难过.”

    虞城抢过她手中的酒壶给自己满上.一边郁闷地答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换成是你被当猴子耍.看你难受不难受.”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耍他的人是他一心一意爱慕的心上人.

    罗挽音笑了笑.说道:“吃一蛰长一智.你就当以后多长了个心眼了呗.”

    虞城不说话.闷闷地喝了一杯酒.想了半天.他犹豫着说道:“我在想她是不是以为我死了.为了以后的生活着想.所以才会这样说我的.或许……她也是沒办法呢……”

    罗挽音无语地看着他.这个家伙真的是死性不改啊.明明都亲眼看到了那女人这么会演戏.又谎话成篇了.竟然还会为她找借口……

    虞城不见罗挽音说话.抬起头來看她.却发现对方在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之后.恼羞成怒地说道:“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啊.你看她以为我死了.本來就很无助了.然后这时候‘方公子’说要娶她为妻.这对她來说难道不是救命稻草吗.她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着想.也无可厚非啊.难道要一辈子在青楼里任人欺凌么……”

    罗挽音冷笑一声.眼神不屑地看着虞城道:“她就算是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着想.也不能拿你的名誉來当踏脚石啊.你自己想想.就算她不诬陷你强迫她.而是把事实说出來.难道‘方公子’就会因此而不娶她了吗.她这么做无非就是让‘方公子’对她更加怜惜罢了.我就不信你真的就看不出來.如果你非要这么自欺欺人那么谁也沒办法.”

    虞城还是坚持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说到底他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心目中的女人和想象中的不一样.他抿着唇又喝了一口酒.低声说道:“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为了想有一个好的出路罢了.我不怪她……如果她真的是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当初为什么不愿意入虞府为妾呢.她只是不愿意为妾罢了.她是一个有骨气的女人……宁缺毋滥……‘方公子’长的那么帅又有钱.还能娶她为妻.她耍点小手段也很正常……这一切不正是因为她爱惜自己么……”

    罗挽音见他还是执迷不悟.眼睛一眯挥手喊來酒馆的小二.先给了他一锭银子.然后问道:“小二哥.不知道你对烟雨楼的了解有多少.”

    小二拿着一锭银子喜滋滋地摸了一下就放进怀里了.听到她的问话赶紧利索地答道:“几位客官.小的是土生土长的龙城人士.这龙城大大小小的酒楼馆子店包括花楼.就沒有小的不知道的事情.这位客官说的烟雨楼是咱们龙城最大的青楼.那个生意可是顶好的.不管白天夜里都是人來人往的.”

    “哦.烟雨楼的生意这么好.那他们的花魁肯定很漂亮咯.”罗挽音装作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问道.

    虞城闻言身体一僵.耳朵下意识地竖起來听了.只是还是低着头的样子.看不清楚脸上的神色.

    罗挽音看了一眼他紧紧握着杯子的手.心里暗暗嗤笑了一声.这家伙装的这么不在意.实际上恐怕都紧张死了.

    那小二收了银子.知而不言言而不尽.口若悬河地说道:“说起來烟雨楼每一届的花魁都是顶漂亮的.但是这一届的花魁却不似以往的一样.虽长相艳丽但却似花瓶.一眼看去虽然惊艳但是久了就觉得疲乏了.这一届的花魁名叫柳如烟.她长相清纯却不娇艳.反而有一股出尘之美.那气质也是顶顶让人怜惜的.走起步來那腰似乎一折就断.一汪水眸永远蒙着一股雾气.令人瞧着都心疼怜惜.莫说是男人看了走不动路了.就连女人看了.也不忍对她多加苛责啊……”

    罗挽音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这柳如烟这么美.岂不是点牌的人特别多.”

    虞城听到她的问话.本來喝酒的动作一顿.正想抗议让她不要这么说如烟的时候.那小二却嘘了一下.遗憾地叹了口气道:“哪能啊.她可跟以往的花魁不一样.”

    虞城松了一口气.他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能从各个地方证明柳如烟和其他的青楼女子不一样的.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保持在自己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罗挽音瞅到他的表情.无语了一下.这家伙还真的是执迷不悟啊.都快陷进泥潭不可自拔了.要是沒人拉他一把.沒准他就把自己埋在里面不可超生了.

    她摇了摇头.对小二说道:“小二哥.你接着说.”

    “其实小的曾经有幸见过那柳如烟一次.当时她恰巧倚靠在窗边.小的正好从那经过看见了.当时就被她的容貌气质给惊呆了.还是旁边一起围观的人告诉小的那就是烟雨楼的柳如烟呢.”小二笑了下.接着满脸艳羡道:“哎.说到底能拥有这样极品美人的都是有钱人.你们不知道.以前她刚被卖到青楼的时候据说就被虞府的虞少爷看中了.虞少爷出了银子不让她接客.甚至还传言他想娶柳如烟过门.可惜虞老爷沒同意才作罢.后來这虞少爷为了柳如烟.据说跑去凶兽领地了.结果一去不回.伤透了虞老爷和虞夫人的心.据说到现在还生死不明呢.”

    罗挽音见他说的口干舌燥.于是便拿了一个干净的被子倒了杯酒给他.让他先润润口.

    “给小的.谢谢客官.”小二受宠若惊地接过來.一口气把酒喝完了.然后放下杯子卖了关子一脸神秘地说道:“各位客官一定以为.接下來的结果就是那柳如烟伤心欲绝.坚持不悔地等待虞少爷的归來吧.”

    罗挽音看了虞城一眼.配合地问道:“难道不是吗.那虞少爷对她那么好.为了她连性命爹娘都不要了.那柳如烟还不得感动死了.”

    “嗐.客官你这可就错了.”小二一脸义愤填膺地说道:“刚开始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沒想到虞少爷走之后不久.事情在龙城里传开之后.大家都说虞少爷死于凶兽的口中.再也回不來了.偌大的龙城把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的.小的就不信那柳如烟毫不知情.可她却丝毫不见伤心.很快就勾搭上了李家的大少爷李公子.据说现在她根本就不用接其他客人.都被李公子给包场了.小的也沒想到.那柳如烟竟然如此薄情寡义.真是白瞎了那张清纯的脸啊……”

    虞城本來紧握着酒杯的手一阵颤抖.酒从杯子里洒了出來.溅到桌子上.但是小二哥却沒有看见.还在自顾说道:“其实说起來.最可怜的还是虞少爷.白白付诸了一片真心.还让虞府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过虞老爷他们却坚持不相信儿子已经死了.据说现在还在派人找呢……想來这虞少爷也真是造孽啊.为了个青楼妓子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不说.还连累他双亲也跟着痛苦……”

    听着小二语气中的唏嘘.虞城嘴里的苦涩已经用酒都遮挡不住了.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为她拿出性命去搏他们的未來.可她却转眼就找了别的男人.甚至跟自己想象中的清纯形象一点都不符合.她早已委身给别的男人了……

    事到如今.他还能找到什么借口为她辩驳.

    他再也欺骗不了别人.骗不了自己.也掩饰不了自己心中痛彻心扉的感觉.

    有多爱就有多痛.他心中的女人终于碎成了一片片.离他远去了.

    罗挽音似是沒看到虞城痛苦的样子.她脸上做出怀疑的样子问道:“小二哥.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可别是随便编來哄我们听着玩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