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悍宝无敌:庶女娘亲要翻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八章 犹抱琵琶半遮面
    等虞城拿到手交给老鸨给她赎身之后.那所获得的赤晶她便和老鸨对半分.赤晶有价无市.一定能卖个可观的大价钱.有了这笔银子.她心中就会有底气.也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哪怕以后虞城真的找了其他女人.她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抛弃.会无所依靠.银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靠山.

    因此她毫不犹豫地导演了这场戏.可她沒想到.虞城比她想象中的更在乎她.她以为他会很容易就拿回赤晶回來给她赎身的.哪里想到他求虞老爷无果之后.竟然会提出要去凶兽领地去为她打赤晶.

    她当时以为这只是他的一时意气.恐怕冷静过后就会打消这个念头.毕竟谁都知道.凶兽领地是有去无回的.多少武者折损在那里.而虞城也不过是一个黄品阶段的武者罢了.他要是去了凶兽领地.最终的下场肯定是尸骨无存.而虞老爷和虞夫人.也绝对不会同意让他去冒险的.说不定还会为此屈服给他赤晶.

    但最终她的如意算盘还是落空了.虞城竟然真的离家出走前去凶兽领地了.全城都在传这个消息.当她知道之后.心蓦然痛了那么一下.她这才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那样一份珍贵的感情.恐怕她此生再难遇到了.

    可她后悔吗.

    不.她也仅仅是后悔了那么一刹那.心痛了那么一瞬间.她就瞬间摒弃了自身不该有的情绪.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虞城这样的人.这样浓烈的感情.也仅此一份而已.她只能深埋在心里冰封.可以偶尔拿出來怀念.但却不能阻止她追求富贵的脚步.

    如今听茉莉忽然提起这个名字.她却觉得虞城这个名字似乎离自己很远了.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她却觉得仿佛是上辈子才听过这个名字了.

    柳如烟叹了口气.心底清楚那个男人恐怕已经化成了灰.或者成了凶兽的食物了.自己此刻再多想也无益.

    她看着镜子里无悲无喜的脸.片刻之后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表情已经变的单纯又楚楚可怜.就好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

    茉莉也看出來姑娘不想自己提到虞公子了.恰巧这时候门被敲响了.她便识趣地转移话題道:“有人敲门.估计是妈妈.我去开门看看.”

    柳如烟无聊地摆摆手.示意她随便.

    她心里估摸着來人也是老鸨.或许是楼下那些丑八怪又惦记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打着自己的主意了.而老鸨上來无非又是做说客的.

    果然.茉莉开了门.就见老鸨有些肥胖的身体挤了进來.迫不及待地推开茉莉边朝她走來边喜悠悠地说道:“我的天哟.小祖宗.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快跟我去见贵客去.”

    柳如烟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懒懒地说道:“又是见什么贵客.都说过多少次了.我对那些货色沒兴趣.每次都说是去见贵客.但总是那些肥头大耳的货色.看的我都倒胃口.”

    老鸨知道柳如烟是个心比天高的.但她确实是有这个本钱.所以她一直都对她比较容忍.平时她不愿意接客自己也由着她來.她也盼望着柳如烟能找到个金龟婿.然后连带着她也发一笔横财.因此也不在意她此刻的口气.

    她喜滋滋地凑上來.看着镜子里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笑不拢嘴地说道:“小祖宗哟.这次可不是往常那种货色.这回來的这三个客人.身上穿的都是虞裳坊最上等的料子.一出手就是一叠银票.而且其中一个长的特别俊.连妈妈我看了都动心呢.最重要的是.他们可是生面孔啊.恐怕是哪个大家族里出來的公子哥儿出來长见识的.我刚才给他们介绍了几个姑娘.但他们都一个个冷着脸推开了.指明要见你呢.”

    柳如烟闻言这才心里一动.生面孔.那就代表着他们不怎么出现在烟花之地中.而且有钱又有貌.符合自己的条件.或许确实值得一见……

    老鸨见她还在沉思.赶紧拉她起來说道:“我的祖宗哟.你还在考虑什么啊.你不是一直想找这样的好货色吗.如今机会就在眼前.错过这个村说不定就沒这个店啦.”

    “那几个人当真是有钱的公子.妈妈你沒骗我.”柳如烟再次确认地问道.

    老鸨一拍大腿.恨铁不成钢地保证道:“真的真的.妈妈还会骗你不成.你赶紧过去吧.他们就在厢房里等着呢.”

    她生怕去晚了那几个财神爷就跑了.于是赶紧催她走人.

    柳如烟见老鸨的样子也不像说谎.想了想又坐了回去.看到老鸨那急不可耐的样子.嗤笑了一声.说道:“妈妈急什么呀.好的东西总是要花费一些耐心和精力去等待的.男人都是贱的.越是花费了他们的时间精力.他们越是会上心.你且让他们等着吧.我要先沐浴梳洗一下.再重新添个妆.”

    老鸨眼珠一转.觉得有道理.于是便乐呵呵地说道:“那你慢慢來.我先去招呼他们.”

    柳如烟见到老鸨屁颠屁颠地离开了.这才讽刺一笑.命人先准备了沐浴用的热水.然后又对着镜子轻描红唇起來.

    虞城和罗挽音等人在厢房里等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好不容易那老鸨回來了.可是却又不见柳如烟的身影.在他们不悦和质问的眼神当中.老鸨连忙赔罪道:“哎呀.几位客官真是不好意思.真是不凑巧了.奴家刚才去叫如烟的时候她正在泡茶.沒想到我咋咋呼呼的吓到她了.结果害她一个不慎打湿了衣裳.现在正在沐浴更衣呢.要让各位客官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虞城一听急得差点沒忘记压低嗓子.赶紧问道:“那她沒事吧.烫着沒有.要不要让大夫來看看啊.”

    “放心吧.公子.如烟她沒事.就是被吓着了.一会儿你可得好好安慰她啊.”老鸨见到这财神爷这么关心如烟.嘴巴笑得都快要合不拢了.掩着嘴娇笑着道.

    她心里得意极了.看來这个财神爷对如烟那可不是一般的喜欢啊.那银子是跑不掉了.看來还是如烟有本事啊.要是她楼里多几个这么聪明机灵的好货色.哪里还会愁生意不來啊.

    罗挽音抽着嘴角看着老鸨那喜气洋洋的样子.她实在看不出她脸上哪里有不好意思的成分在啊.明显这柳如烟和老鸨已经合计好了.要晾他们一阵儿.让他们明白好的东西总是要等待的.这样才会珍惜.

    她和龙宇寒自然是不急的.他们这趟來本就是为了看看这柳如烟是什么样的人品.如今看來倒是一个懂得吊人胃口的女人.很符合青楼女子的风范嘛.怎么也不像虞城嘴里说的那种纯洁善良的小白花.

    但偏偏虞城像是被她灌了**一般.听到她被开水倒在身上.一直坐立不安.想了想还是站起來就要冲到如烟房里.嘴里一边说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我去看看她有沒有伤着.”

    其实他就是担心如烟就算受伤了.老鸨却会为了省银子不给她请大夫.

    老鸨一听忙拦住他嗔道:“这位公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现在匆匆忙忙赶去如烟房里于理不合啊.而且如烟这会儿正在沐浴.你说你冲进去看到不该看的.你可让如烟怎么活啊..”

    虞城闻言这才罢休.又看向老鸨再问一遍.“你确定她沒烫着吧.”

    老鸨信誓旦旦地说道:“放心吧.公子.奴家跟你保证.如烟她一丝一毫都沒受伤.”

    她在心里嘀咕.本來就是说來哄你们的.哪知这家伙就是个愣头青.竟然当真了啊……

    不过这个家伙这个做派倒是和以前那个虞公子很像.只要事关如烟的事情.他就会着急地找不着北了.

    想到虞公子.老鸨心里叹了口气.她倒也沒想过自己和如烟那一场戏会连累他丢了性命.但事已至此.她又在风尘当中沉浸许久.早已沒有了年轻时候该有的怜悯之心了.什么愧疚什么后悔都不会出现在她心里.要怪就怪虞公子太傻.识人不清才会被如烟哄的团团转.只希望他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想到这里.老鸨不动声色地打量了眼前这个和虞公子性格有些相像的男子.心中哂笑.希望这个财神爷不要和虞公子一样短命才好.只要他不死.以如烟的手段.他的银子还不是哗啦啦地朝他们涌來么.

    虞城听到老鸨的确认.这才放下心坐了回去.待对上挽音无奈的眼神之后他不由尴尬一笑.他也知道自己是大惊小怪了.但是事关如烟的事情.他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龙宇寒在一旁嫌弃地看着这个家伙.实在不明白挽音这么聪明.怎么会有这么愚笨的老乡.他们不是从同一个地方过來的么.按他们所说.那个地方如此先进.人人都那么聪明.为何他却会那么傻乎乎的.被人花言巧语哄骗几句就交付了自己的真心.